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半夏时节又逢君
半夏时节又逢君

半夏时节又逢君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2-20 14:34:42

给大家带来了《半夏时节又逢君》的主要情节:“姐,我听你的。”苏半青一双眸子闪闪发亮的盯着她,总觉得自从姐姐发了一次高烧后,整个人就不太一样了,没有过去那么爱钻牛角尖,人也变得精明很多。“这就对了,半青真乖。”苏半夏笑笑,下一秒,却因为脚下踩空,从山坡上直直跌落下去。麻袋散落一地,白白胖胖的竹笋滚落了不少。这山坡不算高,也就几米,但苏半夏跌下去后,扭到了脚,她吃痛的发出一声低呼。
展开全部

半夏时节又逢君第10章试读

“喜欢吃,就摘点回去。”

这会离吃饭的时间还早,苏半夏回去也并不着急,跟着弟弟两个人晃悠着下山,顺势摘了不少野果。

半青的口袋全都装满了,他露出纯真的笑脸。

“苏丽华,你不是说苏半夏被王光辉抛弃后,就成了个傻子吗,跑去淋雨高烧不退,整个人也失魂落魄,可我看着不是这么回事呢?”有女孩子的声音传来。

苏半夏抬眸对上了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村里的姑娘,面容姣好,在这几个姑娘中,就要属苏丽华最惹眼了。

虽然她的样貌不是特别的精致,好在五官拼凑在一块,还过得去。

最惹眼的就是她那略微丰满的身材,看着十分的有肉感,胸前的那一对,十分的波涛汹涌,这淡薄的衣裳根本都罩不住。

这几个姑娘,年纪均是在十八到二十二岁之间,苏丽华明显是那个最大的。

但她穿着不错,相对别人穿得破旧衣裳,她略微的打扮了下,也挺出挑。

同样都是苏家人,这个小姑的穿着好太多了。

“姐,小姑怎么不去下田,我要告诉奶去。”苏半青小声的愤愤道。

“要不然怎么说奶奶偏心呢?”苏半夏是最清楚苏丽华的。

她平日里也是跟大家一样,早早的就去了田地,但是每次都是干一会儿,就是生出一堆的借口。

什么肚子不舒服了,什么口渴了,什么累了歇会,这一歇就是几个小时不见踪影,这时间久了,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现在都是承包田地制度,若换成前几年还挣工分,苏丽华就是扯后腿的。

“姐,我们走吧。”

“嗯。”

“等一下。”苏丽华拦住了两人,先是夺了苏半青手中的野果,然后恶狠狠道:“回去后闭紧嘴巴,少乱说。怎么就准你们偷懒,就不准我歇会?”

“你……”苏半青气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想要跟她理论,就被苏半夏拉着走了:“走,咱不跟这种人见识,她爱怎么是她的事。”

“真是不公平,都是一家人,凭什么爸妈就成日的跟头黄牛一样的勤勤恳恳,不过是姐姐想要上学,就要被一通数落,奶真是偏心。”半青在回来的路上,握紧拳头小声的抱怨。

苏半夏看着弟弟气鼓鼓的样子,莫名想笑,看不出弟弟还挺有骨气的,这就好。

“好了,别抱怨了,咱们一定得争气,给爸妈长脸。”

“姐,我听你的。”苏半青一双眸子闪闪发亮的盯着她,总觉得自从姐姐发了一次高烧后,整个人就不太一样了,没有过去那么爱钻牛角尖,人也变得精明很多。

“这就对了,半青真乖。”苏半夏笑笑,下一秒,却因为脚下踩空,从山坡上直直跌落下去。

麻袋散落一地,白白胖胖的竹笋滚落了不少。

这山坡不算高,也就几米,但苏半夏跌下去后,扭到了脚,她吃痛的发出一声低呼。

“姐,你咋啦。”苏半青丢开手里的锄头,顾不得管什么竹笋,健步如飞的朝苏半夏这边跑去。

“我扭到了脚了,走不了。”苏半夏慢慢起身,试着走几步,脚疼的厉害。

“姐,我看看。”苏半青一脸的紧张,小跑过来后,掀开她裤脚,发现脚裸处红肿一片,有一处已经跟高高的馒头似的。

“都肿成这样子,还怎么走?姐,你等着,我去叫人来背你。”苏半青说着,一溜烟的跑远了。

留下独自暗叹的苏半夏愣在原地,她起身试了好几次,都走不了,这一折腾,脸上都沁出一层薄汗。

这时,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飘了过来:“你脚扭到了,别乱动。”

苏半夏循声望去,就见一抹挺拔的身影越走越近。

来人是一名高高大大的男人,身高目测有一米八多,年纪二十七八,脸部轮廓立体,肤色是健康的麦色,浓眉挺鼻,唇瓣厚薄适中。

一双眼睛深邃如海,细碎的阳光落进他的眼睛里,如盛满了星辰。

苏半夏认出了这个一身灰色中山装的男人,正是她上辈子擦肩而过的秦立恒。

跟上辈子的初次见面方式不太相同,她惊愣的想,是不是因为自己重生了,就连命运行驶的轨迹都变了。

怎么这次秦立恒出现的这么早。

“你……”苏半夏的面容隐隐带着几丝激动。

可在秦立恒眼里,她只是个陌生人。

这在外面打拼久了,他身上的那股侠义不会让他袖手旁观,当即蹲下身来,检查她的脚裸。

当小巧白嫩的脚,被他的大掌一把握住,苏半夏的脸腾的一下,不争气的红了。

秦立恒自然注意到这一现象,他知道自己的长相不俗,在外面倒卖商品时,也经常有女人对着他脸红心跳。

但像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位姑娘还能对他犯花痴,这让秦立恒的眉头蹙起,也将苏半夏归类到那种花痴女中。

秦立恒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一双沉静的眸子波澜不惊。

面前的姑娘虽穿着朴素,打扮普通,一张营养不良的脸还算精致。

眼睛很大,清澈透着不染尘世的光辉,鼻子小巧又挺,唇瓣有些干,但不失饱满。

两条麻花辫就这么垂落在胸前,透着恬静与美好,但即便如此,也不让让秦立恒有特别的对待。

“你放心,没有伤筋动骨,只是扭到了脚。算你运气好,碰到了我。”秦立恒说着,就咔嚓一声,将她的骨头归位,就见苏半夏疼的像杀猪叫。

这男人是故意的,是在埋怨她上辈子拒绝了他吗?

可是想想,人又不能自带记忆投胎。

苏半夏压下内心的悸动,感激道:“多谢你,请问怎么称呼?”

“没事,都是十里八乡的,帮个忙不过是举手之劳。”秦立恒低沉有力的声音落下,那略有磁性的音调,听得耳朵都有些酥麻。

苏半夏看着他的侧脸,以及他那双修长的手,不知怎么得就心跳加快。

同时还在心里低呼,她上辈子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错过这样的好男人,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了解他。

虽说上辈子就认识了,可对于他的一切,她似乎都不清楚,比如他谈过几个对象,家里有几口人,怎么靠倒卖商品,白手起家,到后面的霸道总裁等等都一无所知。

半夏时节又逢君第11章试读

不过,不要紧,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慢慢了解。

“那个……”苏半夏正说话,就被秦立恒一口打断:“你站起来看看,应该能走路的。”

苏半夏将信将疑,刚想扶着他的手臂站起,却不想秦立恒像是意识到了她这个举动,身形退后了一步。

没了支撑物,苏半夏直接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手掌都磨出血来了,也没见他过来扶一把。

这人是木头疙瘩吗?还是说秉着古人的那一套,男女授受不亲?

这个秦立恒真的好冷,比上辈子还冷,一双幽深的眸光,看着她时,不带一点感情温度,跟上辈子的痴情人判若两人。

见他这样,苏半夏咬咬牙自己站起来。

“很好,能走路了。”既然没事了,秦立恒也没有久留,转身就走。

“你……”苏半夏气结,大喊道:“恩人,你还没有告诉我名字呢?”

“不留名。”秦立恒的声音越飘越远,一双长腿就跟上了油轮似的,等半夏看去时,他已经走出了好远。

直到他笔挺的身姿看不见了,半夏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眸光,

呃,看对方对她那冷淡的样子,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一见钟情。

她突然就有些缺乏自信了,上辈子的秦立恒和她只有一面之缘,就提出要娶她,后面又找过她几次。

那时候的苏半夏一心扑在渣男身上,硬是拒绝了命中的真命天子。

以至于后来面对他的帮助,都是自卑的出于感激。

上辈子的她,爱的太晚,直到过得很凄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其实是爱他的,但已经伤痕累累的她,又如何配得上这份迟来醒悟的爱?

这辈子的剧情很明显的不一样,不过未知的故事情节,才令人充满探索。

但也不能对她这么冷漠啊,苏半夏小声的龇牙。

今个遇到的,可是你未来的妻子,你居然还不撩一下。

等着吧,秦立恒,等姐把你给收了,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冷。

苏半夏哼着小曲,心情还算不错。

她将散落在地的竹笋一一捡起来后,就见一道小身影远远的跑过来。

苏半青是个瘦弱的孩子,跑得一头是汗,小脸红扑扑的跟高原红似的。

他拉着气喘吁吁的青年道:“刘山哥,我姐扭到脚了,你赶紧给看看吧,若是看不了,背回家也成。”

苏半夏一瞧,是一个肤色黝黑,身材结实的小伙。

这是村里人,名叫刘山,二十出头的年纪,住在村子的中央,家里条件一般。

刘山跟村里的小伙不太一样,平日里除了干农活外,还会偷偷的倒卖一些商品。

什么鸡蛋,精面粉等等,都在倒卖,还经常上山砍柴,捆好去县城里卖。

“不用了,刘山哥,我刚试着走了一下,脚没事了。”

刘山却将肩膀上的柴火丢了一地,快步走过来,直到苏半夏能走动,他这才放心道:“能走就好,来,这袋子我帮你扛,正好一起下山。”

“好,谢谢。”苏半夏是能走,但若不是苏半青找的这个帮手,她背一大袋的竹笋回去,肯定够呛。

再说她也不忍心瘦的跟豆芽菜似的半青,被这重量给压垮。

“不用客气。”刘山扛起一捆干柴,单手拎起麻袋,轻松的走在山间小路上。

“刘山哥,你上山砍柴呢?”瞧他这挑在肩膀上的干柴,全都是劈得整整齐齐的,光是看卖相就很不错,也难怪能卖掉几个钱。

刘山穿着打有补丁的衣服,好在个子高,人年轻,看起来精气神不错。

他颠了颠肩膀上的柴火笑道:“是呢,我经常给一家饭馆送柴火,虽然不多,但也是一笔固定的收入。”

当同村的小伙,每天埋头苦干的挣工分,刘山已经知道通过这个挣钱,这注定他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刘山哥,你可真能干,厉害。”苏半夏竖起了大拇指。

刘山不好意思的挠头发:“这也没啥,我不是想着挣了点改善家里的生活吗?对了,半夏,我听说你的事了,那个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刘山说的,自然是指苏半夏跟王光辉分手的事,整个人村里的人都议论纷纷,这名声也算是坏了。

但他知道半夏不是这样的人。

听说她也因此生了一场大病,盯着她的眼眸浮现几丝心疼。

这情绪也只是一晃而过,便很快的压下。

他关心的问;“半夏,你身子好点了没,是王家那小子没福气,你放心,像你这么好的姑娘,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对象。”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我只想好好读书。”苏半夏解释道,跟某人已经划清了界限,提都不想提。

刘山自打了一下嘴巴,笑着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半夏,你瞧我这张嘴,嘴上没把门的。读书好啊,不像我这个大老粗,书本都看不进去,初中都没有读完。”

初中那会就听说半夏读书挺好,只要她肯好好读,若是能高中毕业,那就不同了。

但也跟他的距离有些远了,刘山又黯然失神的想。

他又道:“半夏,那你是准备去学校吗?但这学期已经开始一半了,若是插班进去的话,可能知识上会有些跟不上,需要我找人借一些书跟笔记给你吗?”

“刘山哥,这怎么好意思?真的不用。”

“客气什么?既然你叫我一声哥,那就是我妹妹,作为哥哥的理应照顾,你若是心里过意不去,就当好好学习了。”

“好吧,那就先谢谢了。若是方便的话,帮我借高一,高二还有高三的书。”

“好的,没问题。”

一行三人下山,刘山回去后,骑着自行车出来的,经过半夏家里,就喊了一声。

苏半夏出来后,就见将他车座后面挂着大堆柴火,车架的篮里捆着厚厚的一摞书本。

他随手卸下递过来:“给你。”

天色还早,他准备将这捆柴火拿去县城里卖,说了一两句就走了。

“谢谢你,刘山哥,路上小心点,对了,方便的话,帮我带两个泥坛子回来。”

“好咧。”

苏半夏, 秦立恒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福小姐姐点评:

《半夏时节又逢君》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