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君心难候
君心难候

君心难候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09 09:50:02

君心难候主角是温宁 薄如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薄如年从火海里抱出那一堆焦尸,胸前刻着的那个薄字灼伤他眼。泣不成声,只有一腔悔恨。她没了亲人,没了爱人,没了孩子,却还是逃不脱那宿命。一场大火,是她的救赎。一场大火,是他的悔恨。
展开全部

悄然出府,夫人出事

小云见状,眼中担忧:“夫人,你可千万要保重身子啊,别冲动。”

“不,不,我要回府,见父亲。”

父亲的伤是战场上留下的,那是内伤,母亲已经走了,孩子没了,她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

由于温婉昏迷,所以府中丫鬟小厮都去伺候着,薄府守卫松动,再加上有小云的帮助,温宁悄然出了薄府。

却不知,这是温婉有意安排的。

主院内,薄如年因有急事处理,见温婉未醒来,吩咐丫鬟好生伺候着,便离开了。

房间里,梅香禀退了丫鬟,她来到床榻边:“小姐。”

床榻上睫毛动了动,美眸微睁:“如何?”

梅香恭敬回答:“林申已经按小姐的吩咐办妥了。”

温婉手摸到手腕上的伤,眼中阴毒,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这一次,我要让温宁跟整个温家一同消失。”

忽又想到什么,她吩咐着:“去告诉二爷,我醒了。”

梅香顿时明白温婉的用意了,她笑着点头:“还是小姐,想得周道。”

说着,就跑出房间,嘴里喊着:“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果然,不出半柱香的时间,薄如年就赶了过来,见温婉面色苍白,眸中心疼:“婉儿,还痛吗?”

温婉摇了摇头,摸索着:“如年,姐姐呢?姐姐没事吧。”

“她?”薄如年脑海浮现温宁那狼狈的身影,瞳孔一收,却又瞬间回神:“死不了。”

确实是死不了,他已经被小云去照顾她了,那样死,岂不便宜她了。

温婉看出薄如年的出神,她顺势靠在薄如年怀中,婉惜着:“如年,我好想再看看你。”

当时,她确实是昏迷了,听梅香说,如年让人把温宁的眼睛挖了还给她,真好,如年,心里她最重要。

温宁,你拿什么跟我争。

薄如年轻轻安抚着温婉:“放心,等明儿一早,你身体好一点,我就让李大夫帮你换眼睛。”

“真得。”温婉的激动不假。

“嗯。”

不知为何,薄如年竟有些失神。

李大夫命人呈上来的眼睛,红布之下,他却不敢查看,那一刻,,脑海里浮现那张娇俏的面容,灵动的双眼,他竟退缩了。

忽,管家慌忙跑了进来,他面上难看,吞吐着:“二爷,出事了?”

薄如年鹰眸蹙起,有些不悦:“何事?”

管家犹豫的看了眼温婉,低下头,怯怯说了句:“是关于夫人的。”

听到是关于温宁的,薄如年手一僵,那血红有身影,竟有些心慌了,怕……怕温宁出事。

或许是怕温婉多想,他扶着温婉身下后,温声:“时辰不早了,好生休息。”

薄如年若走了,她的计划不就失败了吗?她委屈的拉着薄如年的衣角:“如年,能陪陪我吗?我怕。”

虽然,两眼无神,可是那梨花带雨的样子,还是让人怜惜,薄如年眼中松动了下,叹了叹气,压下心里的不适,吩咐:“让李大夫去瞧瞧她。”

管家身体去不动,为难的说着:“二爷,夫人出府了。”

赶尽杀绝,温府大火

“什么?”薄如年激动的撇下温婉的手,用力极大,差一点让温婉滚下床,阴鹜着眸子:“敢逃。”

周身戾气让温婉都害怕。

最后,看都没看温婉一眼,只嘱咐着:“好生伺候小姐,若有差池,绝不姑息。”

温婉坐起身来,阴毒的抓紧床单,她恶狠狠说着:“告诉林申,绝不能让温宁活着回来。”

梅香被温婉眼中的杀气给吓着,立即低头应声,出了房间。

薄如年来到后门,瞧见后门青石板让的血迹,脚底无力,顺着血迹,他们来到大街上。

看着这方向,薄如年心里已经有了猜想,冷哼声,如今的温府,再也护不住你了,温宁。

这时,天边一处火光。

暗卫面上一惊,上前:“主子,好像是温府。”

听到温府两字,薄如年脚下一颤,心里慌乱,根本顾不得什么,飞奔骑马,朝温府奔去。

温府不远处,小云看着大火,她呆滞,不动了。

温宁拉着小云的衣角,疑惑:“小云,到了吗?”

怎么没有让人开门呢?

父亲,女儿回来了,自从薄母死后,她就被薄如年囚禁了,别说回温府,就算房间门都极少出去。

嘴角一勾,正准备出声时,却听到惨叫声划过黑夜,像是从府中传出来的,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沙哑着音色:“小云,是府中出事了吗?”

小云捂住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扯了一个谎:“夫人,时辰已晚,想必老爷已经睡了,不如,我们先回去,明早再来。”

虽然小云的声音很温和,温宁却听出什么不对劲。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走水了,温府走水了。”

瞬间,温宁没了力气,摔倒在地,耳边是那声声惨叫声,她哭喊着:“父亲,父亲,救救我父亲,救救我父亲。”

不要,不要。

她从地上爬起来,眼前一片黑暗,她凭着感觉想要冲进温府。

小云却拉住她,恳求着:“夫人,别去,火太大了。”

进去只有一死。

温宁死死挣扎着,她释然一笑:“就算死,我也要跟父亲死在一起。”

父亲,母亲,孩子,都死了,她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那扑面而来的灼热感,她也能感觉出来,火势有多大。

突然,温宁挣脱掉小云的手,顺着那灼热感狂奔,父亲,母亲,对不起,我该听您们的话,如果,听您们的话,不嫁给薄如年,您们们都还在我的身边,我还能承欢膝下。

近了,近了,她都能感觉火烧伤她的衣服。

身后是小云的嘶吼声:“夫人,你快回来,快回来。”

“温宁。”

她似乎又听到那熟悉的戾力声,只是这一次,有些害怕。

忽想到这,她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薄如年,不可能害怕的。

‘呯’旁边的大门已经烧落,差一点打在她的身后,她并不害怕,依旧朝火中走着。

忽腕上一紧,耳边传来暴怒:“温宁,没有我的允许,你敢死,我不准。”

小说《君心难候》 第5章 悄然出府,夫人出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凝静呀点评:

刚刚看完《君心难候》,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