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闪婚娇妻不好惹
闪婚娇妻不好惹

闪婚娇妻不好惹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10:25:05

《闪婚娇妻不好惹》主要说的是叶潇锦 顾泽琛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叶潇锦脑子一热,心里竟想着怎么把第一次交给他,并且脑袋里还想着与他做那种事的画面……身体里的血液忽然往脸上涌来。她不好意思的往他怀里靠了靠,不想让他看到她此时红了脸的样子。“你到底是什么人?雷林都这么轻松解决了。”“不简单的人。”顾泽琛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回答,只要她听话,他便可以保护她一辈子的人。“怎么样一个不简单的人?”叶潇锦继续追问,对于三年后的今天,她对新闻的了解并不多,甚至是什么都不知道。
展开全部

不负

闻言,顾泽琛有些意外,自己怎么不知道他已经把她最珍贵的东西拿走了?“哦?何时何地,又拿走了什么。”

叶潇锦也不畏惧他,扭头主动迎上他的视线,“我的初吻!”那天,莫名其妙的就被他给夺了,那可是她留了二十三年的初吻,三年前的那个大猪嘴都没有碰过。

听到‘初吻’二字从她嘴里说出来,顾泽琛微微有些愣,那是她的初吻么……这么多年没有交过一个男朋友?

“这个你觉得算么?如果都算的话,顾太太这个身份,你又用什么来给我换?你要知道,这个身份可是很多人想的都得不到的。”顾泽琛轻轻的捏住她的下巴,脸又靠近了些,几乎快贴上她的唇。

二人呼吸相互交错着,叶潇锦有些受不了他这么强大的气场,头想往后仰,但是顾泽琛却死死的捏住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顾太太这个身份,爱谁要谁要,我不稀……呃……”话还没说完,下巴就一阵疼,让叶潇锦难受的发出一声惨叫。

顾泽琛脸立刻沉了下去,对于叶潇锦每次说出的这种话,他真的讨厌:至极,“这种话,我不希望再听到第三次!”

见状,叶潇锦咽了咽口水,每次一说到这个话题,他好像都特别生气,可她说的都是实话,实话都不能说了?

“那你想要我用什么给你换?”

叶潇锦反问他。

紧接着,顾泽琛的视线往下移动,随后停留在她微微起伏的胸口,叶潇锦注意到连忙用双手护住,“你干什么!”

不会真的让她给他生孩子吧?

“你又不喜欢我,一定要这么祸害我吗?”她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她想以后有个幸福的家庭,并不想就这么毁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祸害?”顾泽琛皱眉重复了一遍她的话,“何来祸害之说?我是没有给你名分,还是不对你负责?”

“你对我负责吗?”叶潇锦楞楞的问,没想到他竟会这么说……做这些是为了什么?陌生人,对她一见钟情?

“……”顾泽琛没有再回复她这句话,手松开她的下巴,身子站直转了个身背对着她,“不负!”

说完这句话,便大步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叶潇锦也无所谓,因为她也已经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了,不过他能够想到替她报仇,很让人意外了。

雷林,当初可是你惹我的,现在不能怪我了,三年的牢狱,让你也好好体会体会这其中的苦!她不是圣母,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原谅。

离开后的顾泽琛,吩咐身边的保镖,“把当年雷林的事再给我好好查一遍,下午我需要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一个大男人,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而让一个女人坐牢三年。

“是,顾总!”保镖点头,立刻去执行。

顾泽琛的话,没人敢耽误一秒钟。

“顺便,把叶家近年的情况汇报给我。”女儿坐牢,家里人没有一个替她说话?叶家能力在这s市并不小,保释自己的女儿,轻而易举。

可偏偏选择让叶潇锦坐牢三年。

“是。”

这么些年,你究竟都受了些什么苦?

……

叶潇锦坐在餐桌旁很久没有动,脑子里过了一遍顾泽琛离开前说的话,‘不负’既然不负责的话,为什么开始又要说那样的话?

‘不负’你?

想到这句话,叶潇锦立马摇头,将脑子里的想法甩掉,立马起身离开,竟然想到让他负责……异想天开。

下午,叶潇锦将腿盘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手里拿着遥控器,盯着电视出神,以至于顾泽琛回来都没有任何察觉。

直到电视突然黑屏,她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扭头朝四周看了看,“停电了?”刚问完这句话,便看到已经脱掉外套的顾泽琛。

成熟的男性气质让叶潇锦看的移不开眼,刀削般的轮廓从侧面看别有一番滋味,忽然这道目光迎了上来,让叶潇锦立马撤开视线。

“电视是你关的?”

其他的灯都亮着,就唯独电视没电?

“偶像剧看多了人会变蠢,你不知道么?”

“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道理,是你顾泽琛自己这样说的么?”偶像剧,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来说,正常的很。

“是又如何?”

顾泽琛一双黑眸紧盯着她,一副就是我说的怎么样的表情,高傲自大的不行,叶潇锦面对这样的他,能做的也只有服从,否则换来的又是一阵阵的讽刺。

叶潇锦没再开口说话,跟他聊天,等于就是自找没趣,他三言两语就可以让她无地自容,甚至是更惨。

“跟我上来。”

顾泽琛命令了一声,便朝着电梯走去,叶潇锦心里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服,那也得跟上去,他说过……只要她听话,他不会亏待她。

再次同他站到电梯内,叶潇锦觉得气氛压抑的厉害,于是便主动找话题,“你要带我去哪?”

“……”

顾泽琛看都没看她一眼,直直的盯着电梯门,单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毫无任何表情。

叶潇锦默默的收回视线,尴尬的撇了撇嘴,四周打量了一遍,这时电梯门打开了,正当她准备回过头出去的时候,一只手拽住她的手臂就往外拖。

“急什么?”叶潇锦被他拖的几个踉跄,就差直接摔倒在地了,辛亏及时抓住他的手臂。“顾泽琛你干什么?”

她又不是不能走路。

他接下来的脚步并不是很快,但手依旧拽着她,硬是一直把她拖到书房才松手。

叶潇锦被这偌大的书房给震惊到了,只是书房么?用图书馆来形容都不足为过吧,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叶家与这里比起来差太多了。

这男人到底什么来头,有空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不能让自己活在云里雾里。

顾泽琛坐在办公椅上,像是发落犯人一般看着她,而此时的叶潇锦依旧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图书馆’。

“啪!”

桌子突然被拍响,吓得叶潇锦连忙朝着顾泽琛看去,回想到上次那个夜晚,这个男人差点让她被疯狗撕碎,心不由自主的有些畏惧。

“是有什么话说?”

说吧,她乖乖听着就好了。

“过来坐。”

这句话一出,叶潇锦一刻都不耽误朝着他走去,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停住,这没有一把椅子,她坐地上么?

“我坐哪?”

地上?

“……你爱坐哪坐哪。”说出这句话之前,顾泽琛沉默的片刻,对于这个愚蠢的女人,他懒得再开口。

闻言,叶潇锦一屁股在地上坐下,但屁股还没有碰到地,就被一只手扯过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嗯?叶潇锦本能性吓得想挣脱开,但是那两条有力的手臂怎么推都推不开,最后她放弃了挣扎。

坐在他的腿上的这种感觉,好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差,甚至感觉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将她包围。

叶欣然

将她没有再挣扎,顾泽琛双臂松了松,薄唇微掀,脸上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雷林的事,我替你办妥了。”

这句话一出,叶潇锦从他怀里错愕的抬起头,“真的?”速度这么快吗,没错的话,应该是今天早上他们才说到的这个话题吧,才一天不到,竟然就直接给解决了。

“难道是假的?”顾泽琛眉头微皱,显然对于她的质疑,让他觉得非常不爽,他的能力,没有人可以质疑。

叶潇锦顿时不知道怎么感激他,瞬间觉得自己好崇拜他,就像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崇拜!同时也有感动,自己的家人都不愿意出面帮助她,反而这个认识不到三天的陌生人,替她讨回了公道……

“你为什么会帮我?”

叶潇锦疑惑,那天晚上他确实阴冷可怕,差点让她被狗撕碎,那时候她真的特别讨厌他,但是现在仔细一想,好像他并没有其他对她做事很极端的地方,有时候并且对她还挺好的。

“我说过,用你最珍贵的东西来跟我换。”顾泽琛盯着怀里的人,她眼中有着一层淡淡的泪光,感动了吗?这就感动了?

叶潇锦脑子一热,心里竟想着怎么把第一次交给他,并且脑袋里还想着与他做那种事的画面……身体里的血液忽然往脸上涌来。

她不好意思的往他怀里靠了靠,不想让他看到她此时红了脸的样子。“你到底是什么人?雷林都这么轻松解决了。”

“不简单的人。”顾泽琛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回答,

只要她听话,他便可以保护她一辈子的人。

“怎么样一个不简单的人?”叶潇锦继续追问,对于三年后的今天,她对新闻的了解并不多,甚至是什么都不知道。

“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个女人,好像从来没有没有想试着了解他,如果真的好奇的话,为什么不去查,这句话未免问的太多余了些。

“不是。”

叶潇锦识相的闭嘴,知道他已经不耐烦了,看着顾泽琛忽然低下来的头,叶潇锦本能的想要躲开,但是下巴却被一只手掐住,吻扑面而来。

这个吻没有那天那么急促,反而很温柔,像是品尝食物一般,一点点的深吻着,叶潇锦竟莫名其妙的深陷其中。

这段长吻结束已经五分钟后了,看着她小脸上染着绯红,紧接着她连耳根子都开始红了起来。

顾泽琛被她这个样子逗笑,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怎么,接个吻就让你害羞成这样?”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单纯。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让叶潇锦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你放开我!”说着就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但是顾泽琛的手却死死的搂着她的腰,让她动不了。

“怎么,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就安耐不住了?”顾泽琛刻意的道,眉头轻佻,脸上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吻都吻过了,你还想怎么样?”叶潇锦底气不足的道,一边说着一遍躲着他的视线。

“进来!”

顾泽琛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并且大了许多,显然不是对她说的,叶潇锦朝着门口看去。

只见那个三年不见的人,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从外面进来,没了当年的风火,整个人变得畏畏惧惧的——雷林。

见到这个人,叶潇锦情绪就变得激动起来,她恨不得上去狠狠地给他几巴掌,当年她做错什么?非要用她的青春来作为惩罚?

顾泽琛没有继续抓着她不放,叶潇锦气势冲冲的朝着雷林走去,还不等她抬起手,面前的人‘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

看的叶潇锦有些蒙圈,紧接着一阵带着哭腔的男声在书房内响起,“顾夫人,对不起,当年的事情是我的错,对不起,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这条不值钱的命!”

“大人不记小人过?”叶潇锦可笑的重复了他的其中的话,蹲下来看着那张她这三年来,日日夜夜都想报仇雪恨的脸!“三年,你是认为这三年时间很短对么?你知不知道我这三年来都是怎么过的!”

叶潇锦声音几乎是从嗓子里吼出来的,声音都快破了音,这三年来,压抑的太久了,可是没有地方发出来。

听到这话,雷林恨不得直接给她磕头,“顾夫人,我也是受人指使的,这些都不是我的意思,是叶欣然指使我的,一切都是叶欣然安排的,她说她想毁了你,一辈子不让你好过!”

听了雷林的话,叶潇锦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神情十分意外,几乎没想到这件事是叶欣然安排的,“你说什么?叶欣然?”

虽然她和她的关系一直不好,但是也没有理由让叶欣然讨厌她到这种地步,怎么会是叶欣然?忽然,叶潇锦指着雷林的鼻子,怒吼道:“你别想栽赃陷害!”

“我没有我没有!”雷林疯狂的摇着头,猩红的眼睛瞪得极大,“是叶欣然,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您撒谎啊!”说着眼神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椅上的人,吓得立刻收回视线。

看到雷林这么认真的脸,叶潇锦往后退了一步,怎么可能是叶欣然……怎么会是她呢,自己从来没有做过有害她的事,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家,没有了,名誉扫地。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叶潇锦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她想不到这其中的原因。

“我不知道,我也只是被她利用了而已。”说到这儿时,雷林的目光有些闪躲,手足无措。

“雷家,在这s市的地位不低,而你雷林也不蠢,怎么会被一个女人利用?你跟她是什么关系?”雷林会被叶潇锦利用?呵,谁会信!这个说法未必也太荒谬了些。

问到这儿时,雷林身子猛的一震,根本没想到叶潇锦会这么问,“我跟她只是是朋友关系。”雷林在说的时候头低的不能再低,手都在颤抖。

“朋友?”这种荒唐的话他都可以说得出口!“跟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一旁的顾泽琛双手抱胸一直默默地看着他们,叶欣然,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是叶潇锦的亲姐姐,在他回国之后,三番五次的找他。

“没有没有没有。”雷林双手不等的摆着,嘴上做着否认,很明显,他跟叶欣然之间的事情不简单。

“啪!”

叶潇锦一个巴掌下去,狠狠地打在雷林的脸上,根本就不够解恨,再次抬手的时候,顾泽琛站了起来。

叶潇锦, 顾泽琛完本试读结束。

书錦少爷点评:

文笔很好,《闪婚娇妻不好惹》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