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锦绣江山庶女谋
锦绣江山庶女谋

锦绣江山庶女谋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4 13:41:41

这本书《锦绣江山庶女谋》的主人翁殷荃 夏侯婴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扁扁嘴,她眯眼盯着夏侯婴所在的房间看了好一会,继而朝隔壁看去,忽而挑起眉梢,唇角有一丝浅浅笑意正在缓缓积蓄。察觉到门外不再有任何动静,夏侯婴眉心微微一拧,唇角溢出一线黯然的红,顺着他下颚光洁的弧度缓缓延伸,妖艳夺目。面无表情的提起手臂抚上胸口,他走到榻边,盘坐调息。待到第二日他睁眼的时候,殷荃赫然凑在他跟前,她清甜干爽的香气呼出在他鼻尖,令他心尖微震,白皙的几近透明的面瘫脸上依旧还是那副冷冰冰的神情。
展开全部

锦绣江山庶女谋:幸福来的太突然

唇线抿直,夏侯婴手指用力,将她苍白的手指从自己手臂上捋下去,随即转身来到她背后,在她后心正中处重重一拍,“噗”一声闷响,殷荃又吐出一口血,这次吐出的血,是有些刺眼的猩红色。

这一吐,她顿时安静了下去,身子一歪,正要往墙上撞去,却被一只修长秀致的手及时拦住。

掌心触及一片湿黏,夏侯婴抿紧的薄唇忽的松了松,望向她苍白到几近透明的瘦削脸庞,神色忽明忽暗。黝黑的瞳仁间似升腾出一抹明亮的光线,蜿蜒如妖冶诡异的幽蓝火舌,映的他清冽俊雅的五官赫然就生出一丝微妙的邪魅。

将殷荃的身子放平,夏侯婴负手站在她榻边,神色漠然依旧。

无药可解,曾是世人对天下第一奇毒无涯的唯一评价。

敛着目光,他垂眸,视线在她身上停留。

她,将会是天下第一奇毒唯一的解药……

殷荃醒来的时候,彻底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什么情况?!

她这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瞪圆着一双美目,她苍白发青的嘴唇微微张着,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榻上地上到处都是大片大片的已经干涸发黑的血迹,她抬头望望,瞅了眼帷幔上流星般的喷溅式黑点,心里咯噔了一下。

难道上帝真的应了她虔诚的请求在她毫无知觉的时候把夏侯婴那个洁癖狂魔给灭了?还是这么血腥暴力的方式?

“阿门……”就在殷荃刚刚双手合十发出一声激动无比的祷告时,房门被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外面推开,来人正是卫钧。

“殷姑娘你醒了,你们都进来。”朝她瞥过一眼后,卫钧转身朝身后招呼了一声,紧接着,顿时有十几二十个身形健硕肌肉发达的大汉鱼贯而入。

纳尼?!!

这……这么多肌肉猛男?!

直愣愣的瞪着那些壮汉,殷荃几乎立刻就陷入僵直状态了。

眼瞅着壮汉们不断朝她靠近过来,她强吸了一口口水。

虽然她更喜欢纤细白皙易推倒的病态美少年,但筋肉系也不错啊!!

啊……幸福来的太突然,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啊咧……

张大着眼眶看着走进又走出的壮汉,殷荃困惑了。

这是……搬东西?

瞧着屋内的家具物什被壮汉们一件件的往外搬,她皱眉。

“那啥,卫钧?”朝守在门边的卫钧探探头,殷荃朝他招招手。

“殷姑娘有何吩咐?”白衣卫士很恭敬。

“这一地血,场面很惨烈?”

摸下巴,卫钧点头。  

一向洁净的主子被她抓着先后在身上吐了三次血外加一次胆汁,嗯,确实很惨烈。

见状,殷荃低头瞄了眼自己身上的血迹,心想:也算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那这些人是……”指指那些将皮肤晒成古铜色的壮汉,殷荃又问。

“他们乃是主子府上养的力士,专职负责房屋建造。”

“哦……”低低应声,殷荃突然有些惆怅。她抬头,目光诚挚的看向卫钧,郑重道:“虽然夏侯婴天生面瘫性格冷淡脾气比狗屎还臭装叉无耻无下限,但他与你终究主仆一场,请你节哀!”

“本王天生面瘫性格冷淡脾气比狗屎还臭装叉无耻无下限还真是……抱歉。”

只听似笑非笑的清冽声音从房外传入,殷荃头皮一紧,豁然抬眼朝前方一瞧,只见夏侯婴挺拔笔直的身影像由一线天中迸射万丈的雪亮月光,清冷疏离,淡漠孤高,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脸色竟比往常更加白皙,甚至泛出一抹冷蓝色的微光,像冬日积结的冰雪,美至冷酷。

“你没死?!”殷荃惊。

“你很希望本王去死?”反问一句,夏侯婴面无表情。

“想啊……你死了我就自由了。”她点头,爽快的让进屋搬东西的壮汉手指打滑,险些摔破了赵国进贡的景泰蓝对生花瓶。

闻言,卫钧唇角抽了抽。

难怪从进屋的时候开始,他就觉得她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能走么?”夏侯婴忽而转了话锋,冷飕飕的声音像深秋的风。

“嗯?”听罢,殷荃下地踩了两脚走了两步,没啥特别。

“你吐血玷污了此处,故而拆了重建,自己搬东西去新住处,卫钧会带你过去。”说完,夏侯婴步履缓慢,高贵冷艳的负手离去。

怔怔的瞪住那抹逐渐消失在重叠回廊中的雪色身影,半晌后,殷荃才气沉丹田仰天咆哮:“夏侯婴!我又没强x过你老爸老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啊?!!”

谁都可以,快点来收了这只妖孽吧!

愤恨不已的收起视线,殷荃扭头朝卫钧看去,蠕动了一下嘴唇,问道:“地上的那些血迹,都是我吐的?”

“不错。”

“什么时候,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转转眼珠,她望天。

“昨夜子时。”场面壮观……将后四个字咽了回去,卫钧抿抿唇,继续道:“请殷姑娘随在下前往新住处。”

“这些东西……”两眼冒火的朝那些摆了一院子的家具物件扫去一眼,殷荃一脸的怨念。

“主子吩咐了,被血腥沾染过的东西摆在家中不吉利,都烧掉。”卫钧如是答。

殷荃沉了脸。

不吉利!他才不吉利!他都死了七个老婆,现在才来谈什么吉利不吉利?!啊呸——

跟着卫钧在九曲十八弯的走廊上兜转了许久后,她终于来到了自己的新住处。

花园,假山,池塘,庭院,神马都有。

眉心微皱,她暗暗捏了把自己的大腿。

会痛……看来不是幻觉。

“卫钧,你确定你没带错路?”她歪头看向前方的白衣卫士,语气困惑。

“主子交代,殷姑娘易受外界诱惑,故需由主子亲自看管。”语气如常,卫钧对答如流。

“吓?!”猛地张大眼眶,殷荃只觉头皮一麻。紧接着,夏侯婴那道天神般的笔挺身躯已然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修长清冽的五官,白皙如冰雪般冷酷至极的肌肤,以及那一抹艳丽到惊心动魄的绯红薄唇。

他像神,却不是神。

他是妖孽,却投身凡胎。

他,让她心怀恐惧,却又满心怨愤。

“卫钧,你可以退下了。”漠然的声线划破短暂的沉默,白衣卫士应声而退,精致优雅的庭院内只剩下站在门前台阶上俯瞰众生的夏侯婴,和台阶下挺直腰板桀骜仰望的殷荃。

锦绣江山庶女谋:不守规矩的惩罚  

面无表情的瞧着她,他很快收起视线,转身朝屋内走去,在迈过门槛前身形忽而一顿,轻飘飘的开口:“不得窥视本王,不得踏入本王的庭院,不得大声喧哗,不得随意走动。”

说完,他走进,“砰”一声将门关起。

瞪着那酸枝梨木镂花的精美木门,殷荃一边做鬼脸一边狠狠的比了两个中指。

“不得做奇怪动作。”房内传出夏侯婴冷飕飕的声音,殷荃顿时僵在原地。

这也行?!

她震惊。

张大双眸盯着那镂花的木门看了许久,她摸摸下巴,随即用手指把眼角往上推,舌头也伸出老长,心中大喊:我好惨……

“再做奇怪动作,就把你削成人棍。”冷冰冰的声音像一桶凉水从镂花的木门内泼出,把殷荃从上到下浇了个透心凉。

扁扁嘴,她眯眼盯着夏侯婴所在的房间看了好一会,继而朝隔壁看去,忽而挑起眉梢,唇角有一丝浅浅笑意正在缓缓积蓄。

察觉到门外不再有任何动静,夏侯婴眉心微微一拧,唇角溢出一线黯然的红,顺着他下颚光洁的弧度缓缓延伸,妖艳夺目。

面无表情的提起手臂抚上胸口,他走到榻边,盘坐调息。

待到第二日他睁眼的时候,殷荃赫然凑在他跟前,她清甜干爽的香气呼出在他鼻尖,令他心尖微震,白皙的几近透明的面瘫脸上依旧还是那副冷冰冰的神情。

“本王说过,不得窥视。”幽黑目光里沉敛着的是深不可测的冰冷怒意,夏侯婴看着她,视线里含着细碎的冰。

“我没窥视啊,我正大光明的看。”挑挑指甲,殷荃懒洋洋的答。说着,她忽而掀起眼睫,专注而认真地望住他,似乎又朝他靠近了些,近到夏侯婴几乎能在她璀璨明亮的黑眸里瞧见自己的影子。

唇角上挑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殷荃在夏侯婴菲薄的唇畔间吐出一口温热气息,语气幽幽然:“你刚刚在说梦话……”

不待她说完,只觉身体一轻,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夏侯婴用白绫卷住,吊在了房梁上。

束手束脚的漂浮在半空中,殷荃咬唇,第一次色诱失败!

一定是领口敞的不够大!三指深沟不明显!总结下来,她要找人做bra!

正想着,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人是卫钧。

瞧着姿势古怪的殷荃,卫钧微微一怔。

他似乎错过了什么……

视线并未在殷荃身上多做停留,卫钧径直朝夏侯婴走去,略一躬身道:“主子,国师来了,现在大厅候着。”

闻言,夏侯婴抿抿唇,继而下榻,缓步朝外走去。

“慢着,你就打算这么一直吊着我啊?!”

眼看夏侯婴没有将自己放下来的打算,殷荃大喊。

“这是你不守规矩的惩罚……”冷飕飕的开口,夏侯婴说着顿了顿,继而语调微变,似戏谑,似轻蔑:“此处房梁距地面有两丈高,你想逃也无妨,最多断手断脚而已。”说完,他拂袖而去,带起一阵凉风。

“夏侯婴!我一定会让你跪在我脚下唱征服!一定会!”

奋力的在空中扭着身子,殷荃愤怒咆哮。

浓黑的水磨石地面上倒映出华丽修长的影子,那影子仿佛一抹浓烈的雾,从沼泽深处走来,从深海泡沫中走来。

“国师大人,别来无恙。”踏在浓稠的几乎深不见底的黑色水磨石地面上,一袭白袍的夏侯婴缓步走来,绯红的唇角缓缓掀起一个细微的几不可见的弧度。

闻言,华丽修长的人影转身,在瞧见那一霎雪白笔直的身影时身形微弓,颔首道:“微臣见过端王。”

“国师你日理万机,怎么有空到本王这小小的王府来?”夏侯婴看向一袭华丽紫袍的顾楼南,唇角微挑,却不似往常般讥诮。  

“王爷言重,微臣乃是奉命前来督办您与将军府九小姐的婚事。”稍稍向下垂了垂视线,顾楼南声线缓慢,含着不予掩饰的笑意。一双狭长的凤眼也是微微眯着,眼尾上翘。

“父皇将此事交付于国师,本王自然是……”

“太阳出来喽喂!喜洋洋喽喂!……”

话说到一半,赫然有一阵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的呼喝声在众人耳边响起。

顿时,整座大厅内气压骤降。

夏侯婴眉心皱皱,忽然之间就抿紧了唇线。

她,到底想做什么……

听见那一曲清亮高亢的声音,顾楼南眉峰微挑,看向夏侯婴的视线里染上几分疑问和戏谑。

“看来,除了微臣之外,王爷还有其他贵客……既然……”

“既然如此,依本王看,国师不便在此逗留,庞班,送客。”将顾楼南的话接过,夏侯婴负手站在他身前,漠然的神色中带着点凌厉,像蓄势待发的冰锥,仿佛只要他稍稍往前挪动一下,他就要当场将他戳成四面透风的筛子。

像是全然没听到夏侯婴的逐客令般,顾楼南站在原地,两人面对着面,视线互相摩擦着,仿佛能发出“滋滋”的响声,火星四溅。

“既然王爷有客人,那微臣也不便再做打扰……”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蓦地,那高亮的女声再次响起,登时令顾楼南一顿,看向夏侯婴的神色比方才更加变幻莫测了起来。

“王爷这位客人,似乎挺特别……”顾楼南挑眉,说着,他一撩袍摆跨过门槛,却在门口处停了一停,似自言自语般开口:“听闻前日,将军府二夫人暴毙身亡,可真有点蹊跷,王爷,您说是不是?”

言罢,他笑着越走越远,直消失在夏侯婴视线里。

瞧着顾楼南消失的方向,夏侯婴负手转身,面无表情的清冽五官上仿佛染了重重青霜,冷的刺骨。

“天天都需要你爱!……”

“砰!”

就在殷荃刚开始嚎第五首歌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只是那人力道略大了些。

“怎么样?听到了嘛?我唱的好不好?”被白绫吊在房梁上的殷荃荡来荡去,兴奋的满面红光。

只听一声布帛撕裂的闷响,未及她反应过来,身子猛地向下坠去,眼看着就要撞在那冰冷漆黑的水磨石地面上。

“夏侯婴你来真的啊!!”惊吼出声,殷荃在仓惶之间闭了眼,却是等了许久也没有想象中的痛感传来。

小心翼翼的张开一只眼,她发现自己距离地面仅有一指宽的高度。眨眨眼瞧着浓黑水磨石中自己略显惊惶的倒影,殷荃皱皱眉,忽而想起先前某次与之相似的惨痛经历,立即调整了一下姿势,确保自己不会再次脸着地。

不料就在她刚刚调整好姿势的时候,身子竟缓缓向上升去,张大着眼眶瞪向那雪白笔直的身影,殷荃火气大增。

“夏侯婴!”

“你刚刚都在唱什么?”

“嗯?”火气升到一半被那冷冰冰的语调浇熄,殷荃歪了脑袋,有点怔。

“以歌言志!说了你也不懂!”

“你是我的小苹果?”

“……”蹙起眉心盯向夏侯婴,殷荃突然开始想象他穿着缀满金色亮片的演出服身挎吉他边弹边唱《小苹果》的模样,突然一阵恶寒。

瞧着她遽然变得干瘪的表情,夏侯婴知道,她又在幻想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了。

“喂,你别往里走啊,快放我下来啊!”

眼看着夏侯婴那道不染纤尘的雪色身影就那么朝前走了过去,殷荃急道。

“你想下来?”脚步虽顿住,夏侯婴却并未转身过来。

“想啊!”冲那雪白笔直的背影拼命点头,殷荃哀嚎。

闻言,夏侯婴薄唇微抿,慢条斯理的转身朝她走去。

大张着眼眶盯住他,殷荃做震惊状。

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夏侯婴被人掉包了?!!

正歪歪间,只见那抹清冽笔挺的身影忽而停下,黝黑至深不见底的眸子朝她扫视过来,几分漠然几分冷淡。

“继续以歌言志,言完了再下来。”

殷荃, 夏侯婴完本试读结束。

永嘉mm丶点评:

作者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锦绣江山庶女谋》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