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09:31:18

小说《前夫请排队》主要讲的是:厉皓承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眉宇间有一份雾霾之色,眼底明显不悦,“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吗?”好吧,白晓只是一时无法适应而已,毕竟这个家一直都是她自己一个人,他忽然搬回来,她有种私人领地被侵略的错觉。这种不适应,在晚上的时候,愈发的强烈。身后浴室的门打开,白晓站在落地窗边拿着回头,看见厉皓承裸着上身,下身就围着一条浴巾,旁若无人地走了出来。
展开全部

前夫请排队:(19)没门!

莉娜被她一阵无视,顿时气得脸色煞白,有些委屈,“厉少……”

“你就是来说这个的?”厉皓承凝眸,他怎么感觉她今天有点不对劲呢?

白晓淡淡瞥了眼,温静的脸庞是凉凉的笑意,“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跟说,还要当着她的面?”

厉皓承将烟掐灭,冷冷薄情的语气,“竟然你有事,那就等我把事忙完了再说,厉太太。”

白晓像只慵懒又高贵的猫将自己埋进柔软的沙发里,挑了挑眉,不可置否,轻笑着,“你要是不让她走,我不介意亲自动手。”

意思已然很明显,要么你叫她滚,要么我动手撵她滚。

男人漆黑的眸牢牢锁住她的脸,“你到底发什么疯?”

疯?白晓扯唇冷笑,很好,他当她是在发疯,好啊竟然要疯,那就疯到底!

本想不插手他的事,可是没想都他除了白梓娜以外,用别的女人来羞辱她,这TM想想都觉得憋屈!

“嗯哼。”她从鼻息里哼了一声,唇边的笑容愈发浓烈,就在厉皓承眨眼瞬间,她已经端起桌上的水泼直接泼了莉娜一脸。

不等莉娜反应过来,一记耳光狠狠掴到了她的脸上,手抓住她的衬衫领,一使劲将她的衣服上的纽扣全都扯崩掉。

“白晓!”

厉皓承扼住她的手腕,头顶仿佛笼罩了一片乌云,眼神阴鸷吓人,声音也是凛冽刺骨。

白晓嘴角带着笑,淡淡的看了一眼花容失色的莉娜,还有她红肿的脸,心里竟有些痛快。

她抬起头看对上厉皓承的脸,“怎么心疼了啊?厉皓承。”

他眼底的怒火他看在眼里,手腕被他死死地捏住,痛得她蹙眉,“你这是在帮他出气吗?”

“你管不好你自己的手,那我来帮你管管!”

“你不就是想看我有这些反应不是吗?”白晓也不客气,睁着大大的眼睛与她对视。

两个人的争执,让空气变得紧张,可怕,也容不下其他人的存在。

莉娜实在受不了那么压抑的气氛,开口:“厉少,我没事……”

这柔柔弱弱的声音在男人听着充满了保护欲,可在女人听了却是火上加油,更何况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是白晓。

“你,给我滚!”白晓指着办公室大门,大吼着。

莉娜不服的咬着唇,眼里充满了愤怒和怨气却不敢表露。

“莉娜你先回去,我回头找你。”厉皓承的手松了些,目光异常的深沉,他也不看莉娜,满眼都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可……”看着他们僵持不下的模样,莉娜只好把挂在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轻轻应了一声就走出了办公室。

当门一关上,厉皓承将她推倒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究竟要说什么?”

白晓慢悠悠的坐好,揉了揉有些晕乎的头,对上他深邃的眸,“你确定要继续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厉皓承靠在桌子上,端着桌上的茶壶喝了一口茶,“你什么意思?”

“你俩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的,再继续被那些记者挖下去,难保厉少已婚的消息不会传出来,到时候对你家梓娜可是伤害不小啊。”白晓说得悠闲,可心里已经痛得开始麻木了。

厉皓承慢悠悠的将杯子放下,眉梢挑动了一下,“你不是应该很高兴,怎么会来阻止?”

白晓目不转睛的注视他,脸上笑颜如花。心底却一片荒芜,“怎么会来阻止?那是因为我不想做这个草包厉太太了。”

“白晓!你再说一次。”厉皓承听见这个话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是那个那么爱他的女人说出口的话。

她笑了笑,站起身来看着厉皓承,“你不是想离婚嘛,我成全你啊,这个厉太太谁愿意做谁去,不管是白梓娜也好还是其他阿猫阿狗都好,我都不在乎了。”

厉皓承是怒到极致,轮廓分明的脸戾气蓬勃,他捏住他的下巴冷声喝道:“想离婚?做梦!”

“厉皓承,那么好的机会你不抓住,你的梓娜该怎么办?一直成为小三?”白晓从不是个畏惧威胁的人,面对他,她的倔强和坚强都被逼出来了。

厉皓承看他一脸的无所谓却有些开始惧怕,至于怕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字一句警告着,“告诉你,我还没有玩够你,你想逃没门!”

“呵……”白晓轻笑着,刚想说什么整个人都被他反推这向沙发。

被他紧紧按住趴在沙发上,裙子被他从下卷起,她惊呼:“厉皓承,你要干嘛?放手!”

“哼,说那么多不就是因为我最近没有找你不是吗?如你所愿!”厉皓承用膝盖顶开她的膝盖,拉下自己的拉链。

没有任何前戏,突如其来让白晓皱着眉,双手紧紧的扣住沙发的边缘。

白晓向转过头,却被压得死死,只好压低声音警告,“厉皓承你是猪吗?这是你的办公室!”

“就算是你也该受着!”厉皓承说话的声音虽然冰然如斯,但是他却依旧压不住身体里的那股燥热。

人的身体有一把钥匙,欲望一旦开启,真的是非常非常的难以控制。

厉皓承舒服的在心里叹。

低头眯眼去看,她的理智溃散,双眼迷离热切的望着自己,像是吃定他一样。

他很讨厌这种感觉,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她的那股迫切。他可以接受无爱的婚姻,虽然很抵触她这个人,却又抵触不了两人的身体。

这种矛盾的心里让他燥火更旺,他俯身靠近她的耳廓,薄唇轻扯,声音低低的哑着,“梓娜……”

前夫请排队:家了

果然,紧紧缠着厉皓承的人儿瞬间僵住,泛红的眉眼也木在了那。

他餍足又满足的将头埋在女人的颈和枕头间,心中稍稍解恨。

他知道,那个名字是白晓的痛。

白晓浑身的力气却被有心人给扯散了,那个名字喊出的瞬间,她疼的喘不上气。

没错,那是她的痛。

离开厉皓承的公司,火辣辣的太阳刺痛的她的双眼。

“嘀……”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她的身边,从车上下来的是穆勋翼。

“瘟神?!”

穆勋翼听见后半眯着眼睛,看着她稍微凌乱的头发,脖颈间有着红紫色的吻痕。

白晓注意到他的眼神瞪他,下意识的扯了扯衣领,“神经病啊,看什么看!”

“您好,穆先生厉总已经在里面等您了。”穆勋翼转过头,只看见公司里的人走出来的人是马钊。

白晓有些尴尬,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穆勋翼在离开的时候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只用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像你这样的有夫之妇,我不喜欢。”

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气得不行的白晓。

记得曾经有人说过,频繁遇见的人除了相爱的人,那就冤家了。

一个星期后。

从来不爱回家的厉皓承终于回家了。

白晓看着他堂而皇之地将东西全部搬进卧室,站在客厅里神情有些呆滞。

“你要回来住?”

厉皓承扫了她一眼,觉得她说的是废话,“我不能回来?”

“为什么?”

“我们是夫妻。”

“过去四个月我们也是夫妻。”白晓如实说。

厉皓承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眉宇间有一份雾霾之色,眼底明显不悦,“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吗?”

好吧,白晓只是一时无法适应而已,毕竟这个家一直都是她自己一个人,他忽然搬回来,她有种私人领地被侵略的错觉。

这种不适应,在晚上的时候,愈发的强烈。

身后浴室的门打开,白晓站在落地窗边拿着回头,看见厉皓承裸着上身,下身就围着一条浴巾,旁若无人地走了出来。

厉皓承的身材保持的很好,倒三角的身形每一处都是散发着阳刚气,结实硬朗,腹部的六块腹肌棱角分明,下身只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身上的水珠未擦干,晶莹的痕迹顺着他的人鱼线一路蔓延,滑进他的浴巾里。

美色纵横。这一个词蓦地就跳进了她的脑海里,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挪开了视线。

即使两人有过肌肤之亲,但这般性感站在她面前的模样,白晓霎时就红了脸。

厉皓承盯着她的脸几秒,扔掉擦头发的毛巾径直朝她走来。

白晓感觉腰上一紧,男人沐浴后的清新热气就覆盖过来,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她的后背清晰感受到他的温度,灼灼逼人。

“你干嘛?”白晓声音紧绷着,看着窗外不敢回头。

厉皓承低头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侧过脸,唇就印上她细白的脖颈,若有似无地划过她的皮肤,引得她一阵轻颤。

他轻笑了一声,声音低沉沙哑,“你不是嫌我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吗?”

“我没有。”白晓微微挣扎,欲避开他的唇,

哪知他蓦地用力将她的身体扳过来,低头强吻上了她的唇瓣,强势而凶猛,直接的掠夺了她的呼吸。

白晓脑袋,蓦地一片空白。

察觉到她的不专心,他捧起她的下巴,强势的夺去她的一切,纠缠住她,然后沿着她的下巴一路吻下。

白晓被他撩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脑袋里乱成一团浆糊。

她浑身一颤,他不是有洁癖吗?

她伸手拦住,微喘着说:“不要……我没洗澡……”

厉皓承呼吸急促,眼底的那一簇火苗熊熊燃烧着,他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引得她一阵惊呼,双手紧紧的圈住他的脖子。

他大步走到床边,毫不客气的将她往床上一扔,柔软的被褥铺垫着,她不觉得疼,刚撑起身体,又被他结结实实的压了下去。

铺天盖地的吻密密麻麻而来,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他说:“哼!我现在就要。”

整个房间,有热火燃烧,宛如地动山摇。

激情退却之后,白晓全身痛得要命,望着窗外她十分的清楚他为什么要搬回来住。

白梓娜早就打了警告的电话来,虽然不确定但是看见他真正回来的时候,她依旧很惊讶。

搬回家住,无谓就是为了孩子,有了孩子以后她就是个没有用的人了。

早上,阳光从窗户一路蔓延至床边。

厉皓承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头柔顺乌黑的青丝,女人白皙素净的脸蛋,睡容绵长,呼吸均匀,长睫毛下的眼睛紧闭着,静静地睡在他身边,没有丝毫醒来的痕迹。

息间是属于她身上特有的女人馨香,淡淡的,若有似无。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她也有如此柔软安静的一面,闭上那双倔犟的眸子,就不覆平日里的咄咄逼人。

昨天晚上他有些失控,在她身上留下不少痕迹,他低头看着她露在外面的肩膀上的淤痕,伸手轻触。

以往他只是在她身上发泄,带着恨意,可昨晚不同,他有享受,想到这里,他心头竟有些满足。

床头柜上一阵铃声突兀响起,身边的人条件反射的睁开眼。

四目相对。

白晓一怔,脑中蒙圈的无法正常运转,就那么直愣愣盯着厉皓承的脸,以为自己在做梦。

直到厉皓承被那铃声闹得不耐烦的蹙眉,摸到把叫命的闹钟关掉,白晓才蓦然清醒。

“早。”白晓脸上微红轻声说。

她看都没看一眼伸手捞过一旁的睡衣套上,然后掀开被子率先走进了浴室。

一个星期后,是白晓的生日。

快要下班的时候,打了电话个给厉皓承。

白晓身边很安静,吃了一会儿才听见她说:“今晚上你回来对吧?”

厉皓承一手拿着电话搁在耳旁,一手转着签字笔,“怎么?”

白晓, 厉皓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看了《前夫请排队》这本书后,感觉作者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