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出版图书 >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出版图书

时间:2021-06-11 11:47:09

完结小说《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由网络作者所编写的出版图书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追马 芦雅,内容主要讲三根儿鉄条,很快砸出寒气逼人的锋芒,闪闪的亮光,直灼人的肉眼。我把它们插进铁砧的圆孔,弯成屠宰场用来钩挂猪肉的鱼钩状,然后再取出来,在尖刺下端平着砸出倒刺。这只小小的副钩,一旦扎进肉体,就像蟒蛇的嘴巴,死死咬住不放,直至骨肉断裂。另人一见就毛骨悚然的三个巨型铁钩做好后,我回舱取来五根长长的木棍条,用细铁丝将它们绑接在一起,再将三个铁钩像花斑一样摆开,牢牢固定在十米长的棍条一端,蹂躏生命肉体的工具,应运而生,握在我手上。
展开全部

8-生命的盲点(3)

一个人走上大厅,那些蹲坐的女人,装着已经消化空的胃,还游离在清冷的梦中。推开弹药库的门,我悄悄走到沧鬼身边。这个老贼,此刻应该是最怕冷的。他带领的那帮恶棍,估计在女人经期失血的时候都不会收住魔爪,此是正好也让他感受一下,做女人挺凉的滋味。

既然充满生命交替的森林不允许我靠近取食,那我就来个将计就计,诱敌深入。

我拎着板斧,从高高的鉄柱上砸下那个禁锢女性的铁笼。它就像个高宽各一米的箱子,装沧鬼进去再合适不过。

我抬起的脚,在沧鬼的腰眼儿上小劲儿蹬了蹬,见他尚有一丝残喘,倒使我孤独男人的心散去了些许寂寞。

这一大堆刑具,多是由钢板铁条制成,我抡起板斧,狠狠敲下三根比我拇指还粗的钢筋铁棍,每个四十公分的样子。我又去了动力舱,从那里的工具箱内找来沉重的铁锤,抱着铁砧便上了甲板。

清晨的光亮里,还夹杂些夜的黑暗,安静很多的河流,使曦凉烟似的水汽不断铺盖到我赤裸的前胸后背,如无数冰做的小手儿,要把人逼回温暖干燥的被窝似的。

为了抵制阴冷的寒意,我把五六十斤重的铁砧放在船头,左手握紧一根钢筋鉄棍,使劲儿压在砧头,右手抡着铁锤猛挥起来。

“叮叮,当。叮叮,当。”本来可以在弹药仓加工这些铁器,只是不想搅扰了女人们的清梦,怕她们醒来更饿,只好转战到船头,将尖鸣的噪音转嫁给两岸树林中尚未睡醒的鸟兽。

此时,应该是整座森林最安静的时段,因为奇形怪状的杂色小虫,已经躲在草丛和枝叶上聒噪了一夜,它们正好借着凉爽的露水,润润干燥的嗓子,歇了这凑鸣的夜班。

只那些借助黑暗捕食满胃肚的小兽,刚想回窝美美发上个梦,就被金属刺耳尖锐的剧烈撞击干扰了。它们一定缩躲在干草燥叶里,牙齿咬的咯咯响,生大了我的气。

平日早起的水鸟,也没能由自己的生物钟唤醒,全扑棱着满载惊慌的翅膀,从河水两岸同时群飞逃窜。

“叮叮当,叮叮当……”我越砸手感越稳,背也不凉了,额头上开始冒热汗,随着我身体升温,金属棍条的一端,也渐渐形成锋利的尖刺。

锤头隔着金属棍条,生猛地砸击在铁砧上,迸出无数细碎的火星,直往我肌肉凸鼓的胳膊和胸膛上跳。身上挂着的凉凉露珠,正好沏灭这些小灼屑,吸收它们的温度后,传导给我壮硕的身体。

“咕咚,噗。咕咚,噗。”渐渐平静的河面上,熏着缕缕白烟,那些像和乐起舞的鲶鱼、龙鱼,不断窜跳起来,身子拧着圈圈乱翻,像在兴奋的配合我打击铁器的节凑。

三根儿鉄条,很快砸出寒气逼人的锋芒,闪闪的亮光,直灼人的肉眼。我把它们插进铁砧的圆孔,弯成屠宰场用来钩挂猪肉的鱼钩状,然后再取出来,在尖刺下端平着砸出倒刺。

这只小小的副钩,一旦扎进肉体,就像蟒蛇的嘴巴,死死咬住不放,直至骨肉断裂。

另人一见就毛骨悚然的三个巨型铁钩做好后,我回舱取来五根长长的木棍条,用细铁丝将它们绑接在一起,再将三个铁钩像花斑一样摆开,牢牢固定在十米长的棍条一端,蹂躏生命肉体的工具,应运而生,握在我手上。

把沧鬼塞进了铁笼后,我将他拖拽上了甲板。“沧鬼老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净化你那污浊内脏。”此刻的沧鬼,脱离了温室般的仓库,他猥琐地蜷曲在笼子里,整个人因虚弱而颤抖得更厉害。

现在的他,早没了当初的强盗气焰,我当初虐待俘虏的手段,再结合上此情此景,真另我觉得酣畅淋漓。

9-租借生命的红线(1)

弹药库有很多结实的绳子,我取来两根之后爬上炮台,将绳子栓牢在上面。甩下的绳尾,一端穿锁在杆头的鉄钩,一端绑在装有沧鬼的铁笼上。

死了一夜的狐猴,身体变得僵硬,断头脖子的边缘,冒出的腥血早已干涸在前肢后面的毛发上,像打了红色发蜡的猬刺。

我揪着小兽的长尾巴,用匕首剖出它的五脏六腑,那骚臭的尸味,比先前浓烈颇多。

嫩墨色天边,肉红的初阳又开始了对世界的窥视,我回到舱内,叫醒了迷梦中的芦雅和伊凉,两个小丫头打着瞌睡,揉着尚未摆脱缠绵的眼皮,跟我来到弹药库。

“这是一箱狙击子弹,五千头装,你俩搬抬去甲板,天黑之前,打光所有子弹。”两个女孩知道今天的训练任务后,并未显现出昨日的兴奋。

芦雅和伊凉,吃力的合抱那箱子弹,开始往舱门口移动。她俩都很瘦弱,由于伊凉特征部位发育充分,身体显得比芦雅饱满。芦雅力气最小,弯腰使劲儿的时候,背部脊骨细长的凸起,一直延伸到她圆小的屁股。

芦雅的母亲,是个前凸后翘丰满十足的女人,等到芦雅再成熟一些,一定不逊色现在的池春。

现在对两个小丫头而言,重要的是体魄的强健,她俩的生命,自从和我纠结在一起,便不再朝着供人玩味的花瓶发展,而我也不会用可以逃避磨练的诱惑,去套牢小女孩的世界。

我又下了大厅,池春抱着孩子,闭着粉色的眼皮,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她睡着的板床对面,是那位红发俏女郎,正是因为她和池春在清除鬼猴时有了些默契,才要好的如女同事般,睡在了一个舱室。

“河水恢复了平静,多了些捕捉的契机,剩余的獭肉,你给大家做成早餐,让她们都吃饱,利用今天的时间,把整个大船里可能感染细菌的地方,都用消毒液抹洗一遍。”

池春下了床,睡意好似又弹了回来,勾住我的玉臂不仅迟迟不肯放开,反而主动将娇美的脸,往我赤裸的胸膛上贴,撒娇般的闭上粉色眼皮假寐。

“嗯,嗯。”她柔软的嘴巴和鼻息,在我胸口呢喃着,像是对我话的应允,又像是小孩的叛逆,不愿接受的太快,脱离我胸膛的温热。

池春的老公,不知在多少迷幻的夜和酣足后醒来的瞬间,被眼前这个妩媚摄魄的女人如此缠眷过。

我再次回到甲板时,伊凉和芦雅正趴伏在船头,平稳连贯的练习着射击。我轻轻走到两个女孩的后面,慢慢蹲下身子,伸出双手握摆了一下伊凉稚嫩的脚丫,纠正她执拗的姿势。

“砰,砰,砰……”俩个女孩持续着交替射击,并未回头看我,那箱五千头的子弹,想在天黑之前有目的的射光,并非一件易事。

“我可以射击附近的海豚吗?”芦雅扭过拭去睡意的小脸,认真的看着我说。她的询问,另我有些疑惑,大船在森林中央的淡水河流,海豚不会窜游至此。

拿起望远镜,站在高高的船头,我确实看到五六十米远飘着断枝残叶的河面上偶尔跳出只海豚,尖长的嘴巴和翻甩的鱼鳍,就像漂亮的小姑娘刚学会游泳,急于展示给别人看自己水中的舞姿。

这群淡水豚靠拢近大船并无恶意,或许它们是想与这艘大船沟通,表达友好的欢迎。

“这不是海豚,是淡水豚,它们可能听船上的声音,好奇被吸引过来。你俩的任务是射击五百米左右的生命目标,记住我昨天讲过的话,切勿无意义的射杀生命。”

“可淡水豚的肉能提供给我们食物啊!”芦雅的反问,简单明确,没有因为昨天的痛打和我夜里的爱抚而变得唯唯诺诺或有恃无恐,这令我很欣慰,就耐心的对她解释。

“傻丫头,你将远处的河豚射杀,它的腥血会立刻蔓延,把平均分布在河段中的鳄鱼,集中招致来哄抢,使大船周围形成不劳而获的食区,鳄鱼的爪子不能攀爬,对我们构成的威胁,虽不显而易见,但某些可以上船的东西,是很难预料的。”

“嗯,明白了,狙击手无意义的射杀,只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就像遭受诅咒一样。”伊凉若有所思的说着。

“是的,这只是一个简单例子,你们将来用狙击步枪化解危机时,一定要善于分析和推理,任何一颗子弹,都不是因为你的手指掌控了扳机才射出的。”

两个小丫头因进一步领略到狙击的境界,不约而同的点着头,嘴角泛上满意的微笑。

“来,给你俩的左手每人绑上一条。”

追马, 芦雅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立群郎点评:

作者写的《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追马 芦雅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