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胭脂醉
胭脂醉

胭脂醉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14 16:33:56

嫣然 万枫是《胭脂醉》本书的主角,《胭脂醉》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你不懂,这臭小子看到美艳的姑娘都是这样。假正经。”方大娘忍不住也笑道。方天宇灵机一动,说道:“就叫月盈吧。多好听的啊。我一看到你就像起了天上的嫦娥仙子。”白衣女子低下头去,继续喝着米粥。不去理会他的赞美。方天宇看着她,心里琢磨着要是能娶到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就好了。喝完米粥,月盈抬头,说了一句让方天宇很为难的话。“我想吃肉。”方大娘直接回了句“没有。”末了,还说道“你当我们这里是皇宫啊。嫌弃这小米粥啊。肉我们都很少吃的到。”白衣女子委屈的低下头去,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看的方天宇心疼。毕竟伤才刚好,应该吃点肉,补补身子。方天宇把方大娘拉到一边说道:“娘,你不是替月盈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三百两银票吗?”方大娘把荷包紧紧握住,说道:“都给她用来治病了。”方天宇认真的看着方大娘说道:“我不信。娘,把剩下的钱交出来。我要给她买点肉,补补身子。”方大娘还是摇头说没有。方天宇就硬是把荷包抢了过来,发现还有五十两。方大娘有点生气的说道:“我们这些天,这么劳心劳力的救她,就一点报酬都没有。哎。”方天宇抱住方大娘说:“我娘是全天下最善良的人,不会介意这些的。”方大娘摇摇头,“傻孩子。就你这样想。你多半喜欢上那姑娘了吧。可人家未必会这样想啊。”方天宇摸摸头,有些害羞的说道:“娘,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我救她完全是看她可怜。”方大娘笑笑:“你是瞒不过我的眼睛的。这几日,你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娘亲都看出来了。喜欢她,就把她留下来吧。”
展开全部

16-友情同爱情的分量?

天上的云朵就像棉花糖一般挤在一起,白亚亚的一片片。顾宁打了个呵欠,然后有些不解的看着白墨尘,问道:“白公子,今天找我有事吗?”白墨尘先是点头又是摇头。弄得顾宁很不解。白墨尘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就开口道:“没事,就是好久没看到你,想和你聊聊。”顾宁一听高兴的挽着他,笑的像 个小孩般问:“白公子,是不是想我了。”白墨尘在她鼻子上轻轻一点,说道:“小傻瓜。自从你去了万府,确实很想你。夜里都没人给我送夜宵了。”顾宁低头,叹息道:“原来就为这个啊。”白墨尘答:“当然了。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好妹妹啊。”这句话白墨尘终于说出来了。顾宁重复了一遍“妹妹。”白墨尘笑着点头,说道:“是啊。你是个让人心疼的小妹妹啊。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我过去是不是有什么行为让你有所误会啊。”顾宁一听,尴尬的说道:“没有啊,怎么会。”可是顾宁内心却翻江倒海般的难受。白墨尘走近了问道:“怎么了,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然,我送你回家吧。”顾宁想忍住眼里的泪水,不料还是流了出来。她和白墨尘的故事并不能像李蓉蓉说的那般还有以后了。想起就难受,于是一下子扑在了白墨尘的怀里说道:“我真的不想只是妹妹那么简单啊。我一直都没有当你是大哥啊。我喜欢你啊。”白墨尘只好轻轻的抱住她,连安慰都不知从何说起。气氛变得伤感。可是在宋缇吟眼里,却是两人甜蜜的相拥。

这一幕被宋缇吟看到,气得咬牙切齿。手上的手绢都要被捏碎了。小离忙说:“小姐,我看那姑娘长的一般啊。还没小姐你好看。可为什么白公子就那么喜欢她啊。”宋缇吟答:“我哪里知道。多半是妖媚功夫高强呗。”这时,卖手绢的老板不耐烦的问:“我说小姐,你到底买不买手绢啊。我这手绢都要被你捏碎了。”宋缇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答:“你手绢质量有那么差啊,捏捏就碎了。我才不买呢。”老板也不甘示弱说道:“走走走,不买就不要挡在这里。”这时宋缇吟一转头,两个人就不见了。小离也无可奈何看着宋缇吟说道:“小姐,有的是机会遇到他们。”这时老板笑道:“我看你们想买的不是手绢,而是在跟踪人吧。”宋缇吟虽然被说出了心思,但还是笑道:“本姑娘就是跟踪人,怎么了。不行啊。”老板答:“我可以告诉你,那姑娘的住处。不过,你得把我这里的所有手绢买了。”小离惊讶的问:“什么?”老板答:“我看小姐可不像没钱的人哦。”宋缇吟听后,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金子。老板笑道:“城中的万府便是那位姑娘的住处。那位姑娘名唤顾宁,是未来万夫人的妹妹。而且听说那姑娘武功高强。我就知道这些了。”宋缇吟答:“知道这些就够了。”回蓬莱悦居的路上,宋缇吟对小离说道:“小离,待会你去找几个人。明天我们就在万府外守株待兔。我一定要整死她。”

今天白墨尘有的受了,刚回到府中,心里还在纠结顾宁的事。不料,京城就来消息说,宋缇吟小姐离家出走来到苏州了。并且丞相大人要求在这个月底必须找到人,不然,他这个知县都没法做了。都是为了宋缇吟那个女人他一再的贬官。心里的气真的是憋的慌啊。烦闷之下,来到庭院里舞起剑来。万枫看到后,笑道:“很烦闷啊。你的事我也听说了。丞相大人的女儿不好惹啊。她多半是来寻仇的吧。”白墨尘停下舞剑,看看万枫答:“她也许报复的不是我,而是蓉蓉。你好好照看蓉蓉。”万枫点点头答:“说的也对。女人的嫉妒心很强的。我早就看出你喜欢蓉蓉了。”万枫走到,石桌前,端起一杯酒就喝了下去。不料,一口呛了出来。问道:“天哪,你想呛死我啊。白墨尘。喝这么烈的酒。”白墨尘抹抹头上的汗迹,答:“我每次心情不好,都会喝这么烈的酒。你今天找我,不会是想看我笑话的吧。”万枫答:“不是啊。只是今天我看到顾宁回家的时候,眼眶通红。不知道你说了什么,所以想来问问。”白墨尘自顾自的饮酒,答:“我爱的不爱我,我不爱的偏偏又爱我。这不造成了伤害吗?”万枫笑道:“你就不能放下蓉蓉吗?不是我不让你,而是蓉蓉的脾气一个劲的要跟定我。”万枫一说完,便被白墨尘狠狠的打了一拳。万枫从地上站起来说道:“白墨尘你疯了啊?”

“以后不许再说把蓉蓉让给我的话了。”白墨尘气氛的说。他知道李蓉蓉最讨厌的就是万枫把自己当做礼物让来让去的。他还是那么在意李蓉蓉。还是忘不了她。万枫拍拍衣袖,说道:“原来在你眼中还是女人重要。你不要忘了不是我,你也不会有今天。”随后,便是一个气氛的背影在白墨尘眼中荡漾开来。万枫走的那么快,似乎很讨厌和白墨尘多呆一秒。本来是想看看白墨尘如何解决宋缇吟的事的,不料,却被一句玩笑话打了一顿。万枫一想起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白墨尘,心里就堵得慌。

今晚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我去看顾宁,不料,顾宁早早睡下。本来准备了一堆的话去安慰她那哭红的眼眶的。不料,还是只能吞回肚里去了。回房的途中遇到了万枫,他又在屋檐上喝酒。我搬来一个梯子,很费劲的爬了上去。想必是这个冬天吃的太胖,连爬梯子都显得那么费劲了。万枫伸出手来,紧紧的拉住我。然后,我便和他坐在了一起。我问:“你也有烦心事啊。过不了多久,我们便要成亲了。你还烦心啊?”万枫把我搂在怀里,答:“你说人之间的友情最终会输给爱情啊?”其实,这话问到了我的伤心处。我曾经的好友也同我一样的喜欢上了蒋铭。为了蒋铭她还偷了我的号,把蒋铭约了出去。然后,那天蒋铭在雨中等了我很久。实际上,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次我们还大吵了一架。差点分手。其实,友情有的时候会输给爱情的。

我点点头答:“小枫,其实有的时候是这样。但有的时候又不全是。要分情况的。”万枫很认真的看着我:“你知道吗,亏我今天那么担心白墨尘,好心去看他。还想把蓉蓉让给他。不料,还被他打了一拳。你说,白墨尘那个臭小子是不是东西啊。”我低头笑道:“白墨尘本就不是东西嘛,他是个人啊。你那样说让,他当然很生气哦。一来你没有尊重他,二来更没有尊重蓉蓉。都快成亲了,你还想着把蓉蓉让出去。蓉蓉知道了,一定会难过的。”万枫在感情上就像个孩子,一点都不知轻重。只想着自己怎么看待就怎么做。上次为了如烟的事,害的自己落入了大牢。就是因为太过被表象所迷惑。有时候要用心去看待。“可是,嫣然他们只知道我娶蓉蓉做妾,让她委屈。实际上真的委屈的人倒是你啊。”我摇头,想不到万枫还有这等细腻的心思。在古代,无论是正室还是侧室都是很受委屈的。因为都要和别人分享一个丈夫。感情,若是有人分享了,那味道变淡了。没有先前的可口了。我不想讨论这些话题了。然后我便靠在他的怀里说道:“小枫,我累了。我只想靠在你的怀里好好睡下。”万枫轻轻点头,随即在我额上轻轻一吻。于是,花前月下是我们相依相偎的身影。仍是多年以后想起,都会感动的流几滴泪水来缅怀的吧。

万府外一白衣女子,轻纱蒙面。几个黑衣人说道:“姑娘,你要教训的女子顾宁。我们调查过,待会就要出来替她的姐姐选礼物。到时候,我们会在拐巷里把她打晕。”宋缇吟轻轻点头,笑道:“做的好。”随即,扔出一锭金子给他们。那些人看见,眼睛都晃花了。只要事成之后,就会给他们一千两银票。

顾宁边走边回头总是觉得有人在跟踪她,随后她把他们引到一个破庙里。那些人见身份败露,一一露出狠样。几个回合下来,那些人都不是顾宁的对手。都很狼狈的逃跑了。黑衣人甲说:“怎么办,没有完成任务。银票是拿不到了。”黑衣人乙说:“我们照常去后山集合,就告诉那姑娘。我们一不小心把这顾宁给杀了。劝她给钱。”黑衣人丙说道:“万一,她不给呢?”黑衣人甲阴笑着答:“那女的就一点三脚猫的功夫,若是不给,我们就抢。”

宋缇吟在后山等了很久,小离都还没有来。明明是一起出来的,可是一下楼就想上厕所。不料,只好自己先走,都等了一个时辰了。小离也没来,那帮黑衣人也没来。等的宋缇吟急死了。有三个黑衣人影,由远至近。宋缇吟也先从最初看到他们的身影感到高兴时,到最后转化为没看到想要看到人的失望。宋缇吟气愤的说道:“既然没办好事,还来干什么?”黑衣人甲说道:“姑娘,刀剑无眼。我们一不小心就把顾宁给杀死了。”黑衣人乙接着说道:“你还是把那一千两银票给我们吧。让我们好离开苏州。不然,县太爷追究下来,我们是要偿命的。”黑衣人丙也在一旁使劲的点头。宋缇吟冷哼一声答:“你当我是白痴啊。你们一定是没有办好事,让她给跑了。”黑衣人甲眼露杀气,答:“既然你那么聪明看出来了。那银票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兄弟们给我上。”随后宋缇吟便以一敌三和他们打了起来。不一会便落入下风。

眼看,离悬崖原来越近。三个黑衣人停下来,说道:“姑娘,不要为了区区一千两葬送了性命啊。你还是乖乖的把银票交出来吧。”宋缇吟做梦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自己请来的狗反咬一口。宋缇吟掏出银票,然后把银票往崖边抛去,说道:“我扔掉,都不给你们。”黑衣人甲怒了吼道:“臭丫头,老子我杀了你。”然后,一掌把宋缇吟打下了悬崖。

小离很无奈的看着白墨尘说道:“我真的不是什么宋大小姐的贴身丫鬟,你真的找错人了。”白墨尘直视她的眼睛,一种被骗的愤怒溢满整个眼眶。小离吓的低下头去不敢直视。白墨尘抬起她的头答:“这些天,我找你们找的好辛苦。你还狡辩。快说,宋小姐去哪里了。不然,我把你押往大牢。让你受受牢狱之苦。”小离早就听说,大牢里像蟑螂老鼠那些的东西最多了,于是吓的哭了出来。说道:“白大人,小姐是来苏州了。可是今天小姐没有和我在一起,她去城外的后山了。”白墨尘已经感到了宋缇吟来者不善,于是问道:“她去后山做什么。”于是,小离便把宋缇吟要划花顾宁的脸的消息告诉了白墨尘。白墨尘一听,马上跑到万府。去找顾宁。连自己真正要找的人应该是宋缇吟都忘了。他的担心着急出卖了他不愿承认的心思。此时,他知道顾宁在他心中的地位远远超出了妹妹那份感情了。

白墨尘一进万府,就撞到了万枫。万枫在他背后破口大骂:“白墨尘,你当我家你是后院啊,想来就来。”白墨尘就仍由万枫的吼叫也不在意,他只想找到顾宁。我看到白墨尘匆忙的神色于是问道:“怎么了?”白墨尘眼中尽是着急,问:“顾宁呢。我要找顾宁。我要看到她,马上,立刻。”这下,我愣是没明白。顾宁好好的呆在房里呢。他找她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我指指他前边的那间卧房,我说道:“那就是顾宁住的地方了。”白墨尘一听冲了进去。然后一声尖叫,再然后是白墨尘脸红通通的跑出来。我很好奇的走进去,想看个究竟。不料,原来是顾宁在换衣服哦。白墨尘看到顾宁没事,就安心的离开了。我倒是不解的跟了出去,问:“你那么急的来找顾宁,就为看一眼啊。”白墨尘的脸还是那么红,刚才的东西也不知看到了多少。我打趣的看着他,说道:“娶了顾宁吧,你看到的会更多哦。”白墨尘的脸更红了,像个害羞的小媳妇。随即说道:“我只是听说宋小姐要伤害顾宁,所以想来看看有没有事。”说完,他便跑开了。那模样好像我非礼了他一般。万枫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说道:“你非礼白墨尘那小子啦,他干嘛脸那么红。”我瞪了他一眼,说道:“不是我非礼他,而是他非礼了某人。呵呵。”

白墨尘一想起,顾宁换衣服那一幕,头就不自觉的低了下去。回到府里,张捕头神色慌张的说道:“白大人,不好了。宋小姐怕是遇害了。我们在崖边只捡到一双绣花鞋。小离说,那双绣花鞋是宋小姐的。”小离哭着跑了出来,说道:“白大人,你一定要找到小姐。小姐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小姐虽然平时野蛮了点,但是对我们下人还是很好的。求你一定要找到小姐。”白墨尘看着绣花鞋暗自出神,想不到自己当初的拒婚竟会害死一条人命。惭愧啊。

“ 什么,宋小姐死了。”我一听到宋缇吟死了的消息,不禁直冒冷汗啊。万一丞相大人归咎到顾宁头上的话,顾宁又只有亡命天涯了。这件事不但顾宁脱不了干系连白墨尘也赖不掉。他们要作一对亡命鸳鸯了。我身旁的李蓉蓉眼圈红肿的,似乎马上要哭出来了。我连忙问道:“蓉蓉啊。你怎么了,别哭啊。这个时候我们都要坚强。”李蓉蓉一下扑在了我的怀里说道:“嫣然姐,这事是因我而起。这次宋姑娘要找的人是我,不料,却误以为是顾宁姐。害的顾宁遇到了麻烦。”万枫在我面前来回的走,很是着急说道:“丞相大人发话了,若是找不到宋小姐。就拿顾宁陪葬。可是这么久了都没有找到人,多半凶多吉少了。”我还预料对了,这不,认定了顾宁就是害宋缇吟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了吗?宋丞相一心恨的人本是李蓉蓉的,恰好被宋缇吟那么一闹,最后倒成了我那可怜的顾宁了。顾宁这会儿还像没事人一样给白墨尘煲着鸡汤。因为每次白墨尘遇到烦心事吃不下东西的时候,都会喝顾宁亲手煲的鸡汤。不过,经过这次,白墨尘看顾宁的眼神里有了更多的关心。我知道那叫在意。就像我失踪了,蒋铭满世界的找我一般的在意。

“白公子,吃不下,总该喝点东西吧。你说过我煲的鸡汤很有娘亲的味道的。”顾宁温柔的看着他,把碗递到他的面前。白墨尘抬头看了看继续低下头去,对着那双绣花鞋发呆了。顾宁想,定是自己害的他失了官位。不料,白墨尘想的却是,自己不仅害死了宋缇吟,还会害死她。两个人的心意彼此都不明了。但两个人都在为彼此担心着。风轻轻的自窗户刮了进来,带点些许初春的寒意。顾宁紧了紧身上的外衫。白墨尘看到后,把自己的披风批在了她的肩上。“披着吧,虽说是入春了,还是有点冷的,尤其是这夜里。”白墨尘拿起公文,打了个呵欠,“夜也很深了,你还是回去吧。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顾宁还想说些什么,但看他处理公文严肃认真的 模样,她只好欲言又止,不便打扰。回到房间,顾宁闻着披风上白墨尘淡淡的味道。久久难以入眠。

17-失去记忆的宋缇吟,也就是月盈

“ 头好痛,我这是在哪里啊”白衣女子摸着脑袋看着眼前的穿着粗布麻衣的方天宇问道。方天宇端来一碗米粥说道:“这里是我家,姑娘,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还是来喝点东西吧。”白衣女子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很饿。可是手上又使不出力气。方天宇笑着说道:“还是我来喂你吧。大夫说,要是你再醒不过来,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啊?”白衣女子回想着自己的名字,以及如何掉下来的。可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她面无表情的答:“我记不得了。我只知道我的头很痛。”

“听大夫说,你若是醒过来了,多半会暂时性失忆。”方大娘走了过来,还带来了几件旧衣服。“若是,想不起来了,倒也是件好事。说不定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跳崖自尽呢?”白衣女子低头沉思。方天宇看见她不开心,便说道:“娘,你就不能少说一点吗?哪有人会希望自己生的不明不白的啊。”白衣女子苦笑道:“是啊。现如今我连自己是谁,是怎么摔落下来的都不知道。”男子安慰道:“不怕,还有我在。不,我的意思是还有我们在。我们都会好好照顾你的。”方大娘脸上露出不悦,“我们这里可不收白吃白住的人啊。”白衣女子答:“我会帮你们干活的。”男子有些心疼的说道:“还是等身体养好再说吧。我叫方天宇,你既然忘了名字,我就给你取个吧。”白衣女子看着他低眉沉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一个名字而已啊,还要想那么半天。”

“你不懂,这臭小子看到美艳的姑娘都是这样。假正经。”方大娘忍不住也笑道。方天宇灵机一动,说道:“就叫月盈吧。多好听的啊。我一看到你就像起了天上的嫦娥仙子。”白衣女子低下头去,继续喝着米粥。不去理会他的赞美。方天宇看着她,心里琢磨着要是能娶到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就好了。喝完米粥,月盈抬头,说了一句让方天宇很为难的话。“我想吃肉。”方大娘直接回了句“没有。”末了,还说道“你当我们这里是皇宫啊。嫌弃这小米粥啊。肉我们都很少吃的到。”白衣女子委屈的低下头去,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看的方天宇心疼。毕竟伤才刚好,应该吃点肉,补补身子。方天宇把方大娘拉到一边说道:“娘,你不是替月盈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三百两银票吗?”方大娘把荷包紧紧握住,说道:“都给她用来治病了。”方天宇认真的看着方大娘说道:“我不信。娘,把剩下的钱交出来。我要给她买点肉,补补身子。”方大娘还是摇头说没有。方天宇就硬是把荷包抢了过来,发现还有五十两。方大娘有点生气的说道:“我们这些天,这么劳心劳力的救她,就一点报酬都没有。哎。”方天宇抱住方大娘说:“我娘是全天下最善良的人,不会介意这些的。”方大娘摇摇头,“傻孩子。就你这样想。你多半喜欢上那姑娘了吧。可人家未必会这样想啊。”方天宇摸摸头,有些害羞的说道:“娘,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我救她完全是看她可怜。”方大娘笑笑:“你是瞒不过我的眼睛的。这几日,你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娘亲都看出来了。喜欢她,就把她留下来吧。”

月盈穿着碎花裙子走了出来,说道:“都躺了三天了,全身都软绵绵了。想出来走走。方天宇哥哥你带我到处走走吧。”方大娘小声的在方天宇耳边说道:“看吧。机会来了。还不去。”方天宇一个劲的点头,“好啊。我这就带你去小西湖。”月盈开心的挽着方天宇就走了。方大娘想,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儿媳也不错啊。

小西湖四周开满了桃花,粉嫩嫩一片,似乎轻轻一碰便会漫天飞舞一般。月盈轻轻的踮起脚尖,轻盈的舞了起来。碎花裙子翻飞,有花瓣抖落了下来。随风飘在了她的发髻上,脸上,衣袖上,裙摆上。方天宇仿佛在欣赏一个仙女的舞蹈般,看的如痴如醉。待月盈舞累了,就和方天宇躺在了花从里。月盈看着蓝蓝的天,说道:“天宇哥哥,我要是能在这里过一辈子就好了。这里好美。”方天宇惊讶的啊了一声。月盈侧过脸去问:“你不愿意我留下来吗?”方天宇摇头道:“我当然愿意啊。要是你的父母找不到你,一定会很伤心的。”月盈想想,说道:“那倒也是。那就趁他们还没有找到我,我就在这里好好的玩一阵吧。”方天宇第一次听到这么自私的话,不过出自于她的口,他也不忍心说什么责骂的话。只当听众。他想,也许她先前的父母带她并不好。不然怎会跳崖自尽呢。他越想越离谱,比如家里逼婚,逼她嫁一个有钱少爷,她不愿,于是就跳崖了。月盈拍着方天宇的脸,疑惑的问:“天宇哥哥,你在想什么那么出神。还笑的那么开心。”方天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看见这蓝天,心情好,便笑了。”月盈看着天空里的那两朵紧靠着的两朵白云,说道:“天宇哥哥,你看那两朵白云和我们是不是很像啊。”方天宇把身子往旁边移了移。月盈偏又靠近,笑道:“天宇哥哥,我知道这几天,你一直陪着我。我都看到了的。你的关心让我很感动。而且我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方天宇被她这么一表扬,心里乐开了花。月盈把头靠在方天宇的胸口说道:“天宇哥哥,无论我家人能否找到我。你都要娶我,好吗?”这话,让方天宇听的受宠若惊。但是,现实却是他不能娶她。他知道她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而自己不过是一个乡野村夫而已。月盈看他沉默,问:“你不喜欢月盈吗?”方天宇有点无奈的说道:“傻瓜,喜欢又能怎么样,如果你家人找到了你。我就不能娶你了,你知道吗?他们会把你带回家,给你更好的归宿。”

“我不要什么更好的归宿,我只想和你在这山涧里过一辈子。”月盈紧紧的靠在他的怀里,倾听他的每一秒心跳。方天宇只好无奈的看着天,想,一切就听天由命吧。但愿,离别的那一天晚一点到来。

小离在后山一个劲儿的哭道,小姐,都是奴婢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说完,便准备跳下去。幸亏白墨尘赶来及时,不然小离也要葬身山崖了。“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呢?再说呢,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我会像丞相大人说清楚的。”小离瘫软在地,哭道:“你以为丞相大人会放过我吗?不会的。还不如死了算了。”白墨尘从袖里掏出五百两银票说道:“拿着,若是月底再找不到宋小姐,你就拿着钱离开苏州。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好好的活下去。”小离感激的看着他,问:“那你和顾宁小姐呢?”白墨尘把目光移向远方答:“我会和顾宁回京。一起接受处置。”小离问:“何不同顾宁小姐一起逃跑。”白墨尘摇摇头答:“我做错了事必须承担。只是苦了顾宁。放心,我会告诉丞相大人你和宋小姐一同跌入山崖摔死了。你就放心的过你的日子吧。”小离想不到白墨尘的心思如此细腻周全。对自己的事也如此上心。原本以为自己是非死不可的了。看来还有一线生机的。小离起身,对白墨尘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

回到衙内,张捕头说,还是没有找到宋小姐。白墨尘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挥挥手,示意张捕头下去。顾宁这几日也住进了衙内。一来看看有没有宋小姐的消息,二来可以天天看到自己心爱的人。

夜很深了,顾宁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于是,便推门而入。发现白墨尘爬在桌上睡着了。顾宁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脱去身上的披风披在了他的肩上。顾宁看着他紧锁的双眉,忍不住用食指轻轻的抚平。不料却惊醒了白墨尘。醒来的白墨尘发现自己正握着顾宁的手,于是有些难为情的放下。白墨尘打了个呵欠问:“这么晚了,还不睡。”顾宁弯下身子仔细的看着他的眼睛答:“睡不着,然后出来逛逛,不料看你书房的灯还亮着,于是想来看看你。”

“还是在为宋小姐的事烦心吧。你放心我会陪你一同上京。我不会让丞相大人伤害你的。”一字一句说得顾宁很是感动。顾宁想,若是不能活着回来,一同死去也好。其实,白墨尘究竟爱不爱自己又有何妨呢。白墨尘把身上的披风披在顾宁的身上,说道:“看够了吧。该回去了。你 半夜跑到男人房里来成何体统。要是外人看到了,该如何想。”顾宁调皮一笑,“那你就把我娶进门呗 。”一说完,就跑开了。留下了白墨尘无奈叹息。

“大人,有消息了。”张捕头一大早就跑进书房,惊得白墨尘不得不睁开疲惫的双眼。

“什么消息?”白墨尘着急的看着张捕头,希望宋小姐还没有死。

“昨晚,有个赌徒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后来,用一块玉佩做抵押。不料,那块玉价值连城,属于皇宫里的宝贝。于是,我们的人便把那人抓了回来。”张捕头慢慢禀报着。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玉佩定是宋小姐的,你去把小离叫来。”白墨尘吩咐道。张捕头一听,便去蓬莱悦居找小离了。

“白大人,就是他,当初就是他答应替我们办事的。说,你把我的小姐怎么了。为什么我家小姐的玉佩会在你的手里。”小离看着这个赌徒疯狂的质问着。白墨尘示意小离安静点。小离的疯狂,都要把白墨尘的思路扰乱了。

“小的该死,没有办好宋姑娘交代的事。由于我们拿不到银票,我们便情急之下,把宋姑娘打入了山崖。”白墨尘一听,这下宋缇吟的死不关顾宁的事了。他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既然宋小姐是你杀死的,那么隔日就随我回京吧。我要把你交给丞相大人处置。”白墨尘说道。赌徒一听,万分悔恨自己当初杀了宋小姐。不料,那女子居然是丞相的女儿。这下,自己定死的很惨。他早就听闻丞相大人做事极其心狠手辣。想到此,不免毛骨悚然。然后,很快的抽出张捕头的刀,自杀了。白墨尘连忙吼道,快叫大夫。他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张捕头也慌了,小离则被吓的晕了过去。

白墨尘依然愁眉紧锁,顾宁端来参茶。安慰道:“没什么的。死了就死了呗。这不给宋小姐报仇了。”

“你不懂,他若死了。丞相又只好归咎到你的身上。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到时候。”白墨尘有些难过的看着顾宁。顾宁只是莞尔一笑,端起参茶一勺一勺的喂他。白墨尘避开她的参茶,有点不解的问:“这个时候了,我哪有什么心情喝茶。我都要为你的事急死了。你倒像个没事人一般。”顾宁放下碗,说道:“生死有命。我不在意。”白墨尘起身,抱住了顾宁,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在一起。”他的这一句,我们都要在一起好过了千百遍的我爱你。他的心思,顾宁此刻已经明白。不需要再询问了。

“天宇哥哥,你炒的菠菜好好吃啊。”月盈吃的津津有味。方天宇一边笑,一边给月盈夹菜,“多吃点。昨天的肉已经吃完了,就只剩下这蔬菜了。”

“这很好吃啊。比肉还好吃。”月盈埋头于碗里。方天宇笑道:“你上辈子肯定是吃肉吃伤到了,才会说这样的话。”方大娘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人,就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像这月盈一般美丽,而丈夫也像天宇那般贴心。

“月盈,明天我们去小西湖钓鱼好不。我让娘亲给你做红烧鱼。我娘做的红烧鱼才叫真正的好吃。比那蓬莱悦居的还好吃。”方天宇夸起了方大娘的手艺。

月盈一听蓬莱悦居,就觉得好耳熟啊。然后陷入了沉思,她想起了有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子唤她小姐。她想起了窗外的 月亮。不过,越想越头疼。方天宇看她捂住脑袋,着急的问:“月盈,不要想了。你才刚好。记忆需要慢慢恢复。”月盈点点头,漫不经心的吃起菜来了。

“天宇哥哥,你追不到我吧。”月盈调皮的在前面跳着说。方天宇在身后气喘吁吁的说道:“是啊,你走慢点。前面路滑啊。”这一滑字刚好说完。这月盈就摔了个跟头。摔的跟个小花猫似的。方天宇跑过去看她怎么样了。不料,被月盈扔了一身的泥土。月盈瞪着他说道:“都是你诅咒我,才害得我摔了个跟头。我这衣服都脏了。你给我洗。”方天宇从未洗过衣服,于是脱口而出:“好啊,你嫁给我我就给你洗。因为我娘说,男人只能给自己的老婆洗衣服的。”月盈狠狠的戳了他脑门一下,答:“想的美呢。你想娶,我还未必想嫁呢?”方天宇略带失望问:“你是不是想起了你的身份了。有点瞧不上我了。才不想嫁的啊。”月盈听后,低头浅笑。方天宇有点捉摸不透她的心思。月盈趁他发呆之际,迅速的吻了上去。方天宇先是一愣。后来,便又回复过去。使这个吻更加的缠绵了而已。当然,两人只是吻吻,什么也没做。方天宇知道,在月盈还没有想好自己的身份的时候,他是不会乱来的。他怕,将来恢复记忆的月盈难过。

“今天的鱼,好大啊。这回有你口福了。”方天宇边走边说。月盈一个劲的点头。眼看,就要到家了。就要看方大娘做鱼了,月盈的心就更加乐了。不料,一回家就看到晕倒在柴房的方大娘。方天宇急忙把方大娘抱上床去,替她捏好被子。有些遗憾的看着月盈说道:“红烧鱼怕是吃不成了。明儿个我还得去城里把鱼卖了,换药钱。”月盈看到那条大鱼,吞了吞口水,笑道:“没事。给方大娘治病要紧。”方天宇把月盈搂在怀里,说道:“想吃,我改天给你钓吧。如果现在真的很想吃,就咬咬我吧。”话一完。屋子里就响起了方天宇的惨叫声。方天宇不得不感叹,这月盈还真能咬啊。看来真是个馋猫啊。

小说《胭脂醉》 第16章 友情同爱情的分量? 试读结束。

乙未少爷点评:

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胭脂醉》这本书,作者的文笔很好,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故事,里面的人物性格很鲜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家人,让他们相聚在一起,成为爱人,很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