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1-24 16:54:11

刘修 孙尚香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重生之三国枭雄录》:司马徽品读一番,眼中更是神采飞扬,赞扬道:“修公子的一首《红白莲》,雅俗共赏,简单却不失雅致,雅致却不失精妙,堪称妙品。”这一断定,其余人纷纷开口附和。刘琮面沉如水,眼中流露出一丝嫉妒,方才他赋诗完,得到了荆州诸多文士的赞赏,但他也听得出来,都是虚情假意,并没有阵阵赞叹的意思。刘修的一首《红白莲》,他觉得不怎么好,反而得到众人赞扬。
展开全部

机遇

蔡瑁微微一笑,回答道:“德公先生,这是主公的三子刘修,也在文会之列。”

刘修连忙道:“小子见过德公先生!”

说完,刘修又看向司马徽和黄承彦,拱手道:“德操先生、承彦先生,小子有礼了。”

庞德公捋须笑道:“老夫得知刘荆州举办文会,还在想小友会不会参加。没想到,小友竟是刘荆州的三子,真的是出人意料,令人想不到啊。”

司马徽打趣道:“小友,你不老实哦。”

一句话,带着打趣的意味,却透出双方的关系不一般。

刘修回答道:“都是小子的错,三位先生要打要骂,小子都认了。”

“罢了,文会见!”

庞德公哈哈一笑,带着司马徽和黄承彦上楼去了。

蔡瑁盯着刘修,忽然感觉看不透刘修了。从刚才庞德公三人和刘修的交谈中,蔡瑁可以看出庞德公对刘修非常重视,关系更非比寻常。然而,刘修无权无势,寂寂无闻,是什么时候搭上庞德公这条线的呢?

刘琮站在一旁,俊朗的脸已经铁青。他死死盯着刘修,沉声道:“三弟果真是好手段,竟然连庞德公等人也认识,令二哥佩服。”

刘修表情平静的道:“二哥过奖了,我是运气好,偶尔碰到过德公先生一次。”

刘琮一撇嘴,一副你骗鬼的样子。

仅仅碰到过一次,庞德公会是这样的姿态,绝不可能。

“老夫刚才看到庞德公他们了,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很高兴嘛。”不远处,刘表身穿锦衣华服,头戴进贤冠,腰悬佩剑,大步走来。

蔡瑁微微一笑,回禀道:“主公,莲湖的莲花竞相开放,今日正是观赏莲花的最佳时机。庞德公三人兴致高昂,颇为高兴。主公这次举办文会,时机正合适。”

刘修见礼道:“儿子见过父亲!”

多余的话,刘修没有说,也没有显摆和庞德公的交谈。

蔡瑁担心刘修乱说话,听了刘修的话,心中松了口气。可刘修表现出来的沉稳和冷静,已经不亚于一个成年人,让蔡瑁生出面对一只老狐狸的感觉,这小子不好对付。

刘琮也跟着道:“儿子见过父亲!”

刘表微微颔首,满意的看了刘琮和刘修一眼,问道:“刘琦呢?”

刘琮马上道:“大哥在楼上休息!”

一句话,刘表的脸上闪过一抹怒意,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刘修闻言,有了一丝的错愕,旋即又恢复平静。

听了刘琮的话后,刘修心中更加谨慎。他没有料到,一个简单的迎接,竟然也暗藏猫腻。接待的事情,刘表应当是全权交给了蔡瑁。但是,蔡瑁却让刘修和刘琦上楼去,让刘琮一个人跟着接待。假如刘修也去了二楼,那么现在,刘表也会迁怒刘修。

一开始的时候,刘修并没有洞悉蔡瑁的计谋,只是单纯的想多认识几个人,没想到现在会是这样的结果,幸好自己没上去,否则要被刘琮阴一把。

蔡瑁也看了刘修一眼,从刘修的眼神,他明白对方看出来了,但蔡瑁相信刘修是聪明人,不会乱说话。

蔡瑁摆手道:“主公,人已经到齐了,主公请!”

刘表道:“走!”

刘表一步当先,蔡瑁紧随其后,刘琮和刘修走在最后。

上了二楼,刘表在正中央的主位落座,蔡瑁、刘琮依次落座,都是很靠前的位置。唯有刘修的位置,在右侧的最末尾。

这一情形,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庞德公、黄承彦和司马徽见状,相互笑笑,并未说话。

刘表作为荆州之主,出席今天的文会,没有任何的客气,拿起酒樽致开场词。一番开场词后,刘表挥手道:“今日欣赏莲湖,以文会友,希望诸位尽展才能,各展所长。”

蔡瑁附和道:“主公言之有理!”

刘表摇了摇头,道:“今天是以文会友,不谈正事,不以官职论身份。”

蔡瑁明白刘表的意思,知道刘表既要有州牧高高在上的地位,又要显得平易近人,让气氛热络,马上改口道:“景升公,在下便不拘礼了。今日莲湖当中莲花盛开,不如以莲花为题,请诸位贤达吟诗作赋,以文会友。”

刘表微笑道:“德珪言之有理,正该如此!”

庞德公嘴角噙着笑意,他们和刘修见面的时候,也是在这里,也是以莲花为题。现在刘表召开文会,又是以莲花为题。

司马徽低声道:“德公,你说,那小子还能做出一首关于莲花的诗吗?”

黄承彦看了眼刘修所在的方向,道:“可能有,不过这小子吃亏一点。毕竟,他已经做了一首诗,再作一首有些难了。”

庞德公小小,道:“拭目以待便是!”

“在下有一首诗,请诸位鉴赏。”

说话的人是蒯家子弟,名叫蒯澈。他站起身,走到靠近莲湖的窗户旁,驻足片刻后,开始高声吟唱。蒯澈的声音洪亮浑厚,吟唱诗句的时候,更添气势。

一首诗吟完,在座一片赞扬声。

蒯澈谦虚的推辞,脸上挂着谦和的笑意,回到坐席落座。

“在下也有一首诗,请诸位鉴赏。”

说话的人事蔡家子弟,名叫蔡祯。他也走到莲湖旁,仔细的观察窗外莲湖后,开始吟诗。相较于蒯澈的诗,蔡祯的诗风格不同,不过两人倒也难分高下。

蔡祯退下后,又是一阵赞扬鼓舞。

有了蒯澈和蔡祯登场,文会的气氛渐渐热闹了起来。

各家的年轻子弟,纷纷吟诗作赋。

此次参会的人,伊籍、蒯良、庞德公、司马徽等人都是一等一的名士,如果得了其中一人的赞赏和点评,那便是平步青云的机遇。

忽然,刘琮站出来,道:“小子刘琮,也做了一首诗,请诸公点评。”当着所有人的面,刘琮朗声将自己早早准备的莲花诗吟唱出来。

诗句一出,赞扬的人更是无数。

刘琮是刘表的儿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总得照顾一下刘表的面子。不管如何,都必须夸赞一番。刘琮听了众人夸赞的话,脸上有了一丝得意,看了刘修一眼便径自坐下。

刘表此时的心情,也颇为舒畅。

儿子受到赞扬,他这个当父亲的与有荣焉。

忽然,刘琮拱手道:“父亲,三弟才华出众,不如让三弟也赋诗一首。”

刘表微微蹙眉,刘修的才华如何他不知道。当着所有人的面,刘表不能拒绝刘琮的请求,问道:“修儿,可有胆量吟诗一首?”

刘修起身,道:“父亲有命令,儿子便献丑了。”

刘琮心头激动不已,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庆灾乐祸的神色。但当着众人的面,他做出期待之色,道:“三弟,为兄期待你的佳作。”

刘修心中冷笑,刘琮的目的,是想让他当众出丑。

刘修面向厅中众人,拱手行礼,不卑不亢的说道:“小子才疏学浅,请诸位先生多多指教。”

说话不卑不亢,举止得体,这份气度,令众人暗赞。

莲君子

司马徽坐在庞德公身旁,低声道:“德公,那小子的情况有些不妙啊。父亲不喜,哥哥不爱,真是为难他了。”

庞德公道:“德操,分清场合,别乱开口。”

司马徽点头,便不再言语。

庞德公看向刘修,又看了眼怀疑中带着一丝嫌弃眼神的刘表,忽然明白了刘修当日拒绝说媒的事情。以刘修的情况,成婚的事情,恐怕不是自己能做主的。

“这小子,会做出什么样的莲花诗呢?”

庞德公心中隐隐担忧,却又满含期待。

刘修坐在最末尾,本身就临近窗户,望着窗外的朵朵莲花,刘修仔细的思考着。当着荆州文士的面,刘修选择的诗必须契合场景。

和上一次来莲香楼相比较,莲湖中的莲花已经竞相绽放。

红的,白的,交相映辉。

片片莲叶,铺盖在碧绿的湖水上,景色怡人。

许久不见刘修开口,刘琮忽然插嘴道:“三弟,蒯家澈兄、蔡家祯兄登场,都是才思敏捷,轻松赋诗。你望着窗外好半响了,仍然迟迟不开口,如果想不到,承认不幸也不丢人。”

看似是解围的话,实则暗藏机锋,有暗讽刘修的意图。

蔡瑁呷了一口酒水,道:“修公子读书不多,实在做不出,料想在座的诸公也不会怪罪的。修公子,不必担忧。”

这一开口,在座众人都听出了话外之音。

表面上是宽慰,实则针对。

如果刘修真的不能作诗,在座的谁都不会为难刘修,但谁还会高看刘修一眼呢?在荆州士人的眼中,刘修就是不懂诗书的粗鄙之人,不值得尊敬。

刘修心中冷笑,刘琮和蔡瑁是穿一条裤子的,针对的意思他已经听出来了。

蓦地,刘修斜眼看了刘表一眼。

此时的刘表,面色略显阴沉,似是不喜,似是发怒,仿佛是觉得刘修丢了他的脸一般。

刘修见状,心中已不抱希望。他站起身,朗声道:“诸公,小子想到一首诗,请诸公鉴赏。题为《红白莲》 ”

庞德公微笑道:“老朽洗耳恭听!”

司马徽道:“快快道来!”

刘修向两人微微躬身,便朗声道:

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

恰如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妆。

一首《红白莲》吟诵完,刘修不卑不亢的道:“小子才疏智浅,请诸位前辈点评。”

司马徽品读一番,眼中更是神采飞扬,赞扬道:“修公子的一首《红白莲》,雅俗共赏,简单却不失雅致,雅致却不失精妙,堪称妙品。”

这一断定,其余人纷纷开口附和。

刘琮面沉如水,眼中流露出一丝嫉妒,方才他赋诗完,得到了荆州诸多文士的赞赏,但他也听得出来,都是虚情假意,并没有阵阵赞叹的意思。

刘修的一首《红白莲》,他觉得不怎么好,反而得到众人赞扬。

心中,非常不舒服。

蔡瑁事先得到了蔡氏的告知,知道刘修读书不多,原以为刘修被刁难后肯定会丢尽脸面。没想到,刘修竟然如此的出色,一首《莲花诗》的意境远超其他人,连蔡瑁心头都赞赏不已。

赞赏归赞赏,双方的立场却不可能改变。

蔡瑁仍然是风度不该,道:“修公子一首诗,冠压众人。在吟诗这一环节,修公子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接下来,仍然是以莲为题,写一篇关于莲的文章。既然修公子在赋诗一环拔得头筹,这一次就从修公子开始吧,修公子认为如何?”

似是询问,刘修却明白不容更改。当着刘表、庞德公、伊籍、诸葛亮等人的面,一旦刘修拒绝,就是承认自己能力不足。

刘修面带笑容,道:“多谢德珪先生,小子便再一次献丑了。”

庞德公说道:“修公子,老朽更是期待了。”

“先生赞誉,小子愧不敢当。”

庞德公当众支持,令刘修心中生出丝丝暖意。他和庞德公只有一面之缘,仅仅是当日在莲香楼一番畅谈,便再没有任何交集,然而,庞德公无私的支持,令刘修心中感动。

刘修身材颀长,器宇轩昂,今天更是穿着华丽,器宇不凡。他目光扫过厅中的众人,不卑不亢,思考片刻后,道:“诸公,小子的文章题为《爱莲说》。”

众人看向刘修,静静等待。

刘修心中的情绪平静了下来,更显得从容淡定,朗声道: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繁。”

“楚屈原独爱菊,自秦汉以来,世人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屈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写莲花最出名的文章,周敦颐的《爱莲说》便是其中之一。

这篇文章,堪称千古散文。

刘修诵读完毕,面向众人,拱手道:“小子献丑了,请诸公品鉴。”

“莲好,文好,人更妙。”

徐庶眼中,流露出浓浓的赞赏和钦佩。

庞统嘀咕道:“此文一出,今日咏莲的文章,再无兴趣。”

诸葛亮俊朗的面颊上,也流露出浓浓兴趣。关于州牧府的情况,他也有所了解。刘表三子,长子刘琦不受器重,无人问津;二子深受刘表喜爱,炙手可热;三子刘修却是庶出,籍籍无闻。

没想到,刘修却是文采斐然。

孟公威、石韬等人,眼中也流露出好奇之色,佩服刘修的文采。

短短时间,便做出如此精彩的文章,令人折服。

厅中众人,纷纷赞扬,更佩服不已。

文会只是单纯的以文会友,刘修的文采,博得了众人的赞赏。

庞德公捋须道:“借物言志,做人当如莲,出淤泥而不染,中通外直,修公子当得起‘莲君子’之称。”

司马徽附和道:“对,对,莲君子之称,名副其实。”

众人听了后,抚掌大笑,都称呼莲君子。

一时间,刘修的莲君子称呼,便得到了众人的认可。

庞德公看向刘表,又道:“刘荆州有子如此,可喜可贺,真是虎父无犬子。”

刘表自谦道:“庞公夸赞了!”

虽是自谦,谁都看得出,刘表很高兴。荆州年轻一代,卧龙诸葛亮、凤雏庞统,都不是刘表的人,也不愿为刘表所用,这是刘表心头的疙瘩。如今,当着荆州所有文士的面,刘修文采冠压众人,刘表心中的得意可想而知,心情更是舒爽万分。

蔡瑁看到刘表的表情,心中轻叹。

他的本意是让刘修难堪,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成就了刘修。

刘琮的眼中,怒火更甚。

以文会友的提议,是他向蔡氏提出来的,他认为刘修不通诗书,想借此发难。没想到,这一次露脸的人,反而成了刘修,他反而成了刘修的垫脚石。

庞德公忽然道:“老夫也有一首莲花诗,但不是老朽所作。今日难得相聚,老朽也说出来,请诸位点评一番。”

刘表心情正好,道:“能让庞公都记在心中的,必然不凡。”

众人附和,脸上流露出期待神色。

庞德公在荆州士人中的威望非常高,一方面他是隐士,超然物外,不为名利所动;另一方面,庞德公博古通经,文采斐然,更胸藏韬略;再者,庞德公更出身荆州庞家,威望无比。

他一开口,即便是刘修的风头,也被压下。

庞德公扫了刘修一眼,道:“诗的题目为《观莲湖有感》!”

刘修神色古怪,《观莲湖有感》,这不正是他见到庞德公等人写下的吗?莫非庞德公要将他的诗再一次搬出来,目的是什么呢?

刘修, 孙尚香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天祥吖点评: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这本书文采不错,挺好看的,虽然结尾匆匆,但结局完美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