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天医神尊在都市
天医神尊在都市

天医神尊在都市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0 09:17:23

最新小说《天医神尊在都市》主要内容为:王欢指了指惊慌失措的郑贤军,道:“要我出手也可以,先让他给我道个歉。”屋子里的人都惊愕的盯着王欢,这小子未免也太狂了,让郑秘书道歉,你要是治好了王老的病还好,治不好的话,你还不完蛋?屋子里嘲讽的目光落在王欢身上,这小子真的是得寸进尺,自作孽,不可活。王欢见到他迟迟没有动作,罢了罢手,道:“既然舍不下这个脸,那就当我没说过,再见!”“等等!”郑贤军阴沉着脸叫住王欢,突然大步走到王欢的前面,深深的鞠下一个躬,“王先生,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包涵,还请看在王老重病卧床的份上,把我刚才的话当屁一样放掉。”
展开全部

天医神尊在都市:我的规矩

屋子里的人听到王欢的齐齐一愣,在场的也有不少中医大家,像胡清泉等人听到王欢的话后,脸上也露出愕然之色。

“气血不通?”

聂斌细细的咀嚼这四个字,随后勃然大怒:“臭小子,你忽悠谁呢,一个气血不通谁还搞不定,还需要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你真把在场的人都当作庸医,就你一个人是神医是吧?”

一句话就把王欢推向所有人的对立面,可谓是用心险恶。

在场的人都是上京市有头有脸的杏林大家,王老爷子的病情把他们弄的焦头烂额,现在王欢说只是简单的气血不通,一下子便将所有人的脸都给打了。

谁会乐意?

一时间,王欢便处在风口浪尖。

胡志明在旁边急的跺脚,恨不的用胶布封住王欢的嘴,气的直哆嗦,道:“你懂什么,你懂个屁,这里轮的到你说话,赶紧滚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王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你家,你叫我出去,是不是有些越俎代庖了?”

“你……”胡志明一阵语塞,急忙转身,道:“王书记,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该带他来您家,玷污了你的耳朵,王书记,我这就把他这乡下小子赶走,免的脏了你的眼睛。”

“逆子,闭嘴!”

谁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胡清泉气的胡子直翘,道:“王欢是我带来的,要走我跟他一起走。”

有这样一个儿子,他实在没脸见人。

“胡老,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这小子没家教。”

“一个乡下来的,你能指望他有什么家教,胡老年纪大眼花看错人也很正常,切记,今后不要结交这样的小人。”

“气血不痛,要真的如此简单,我聂字倒过来写。”

王书记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身居高位的他,他的身份拿捏的很准,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去动怒,相反,他还有自己判断。

一个乡下来的小子,见到自己不是应该战战栗栗,巴结讨好吗?

可是眼前的这年轻人,一脸平淡,荣辱不惊,特别是看向自己的目光,没有其他人那种敬畏和讨好。

“小伙子,你说家父是气血不通,有什么根据吗?”

“王书记……”

很多人不解,没想到英明的王书记真的被王欢几言几句给忽悠了。

王欢也不客气,娓娓道来:“我没有看过病人,得出的结论是从他们话里面推论出来,如果我猜的不错,王老爷子在昏迷之前手脚无力,而且时而会出现麻痹的症状,这种症状很短暂,甚至连病人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其实这是气血不通的前期症状,而造成老爷子昏厥不醒的原因就是因为气血不通,造成大脑气血不足,所以出现昏迷。”

众人听闻,特别是在场的中医们脸上带着思索之色。

而那些西医的专家们却是嗤之以鼻,聂斌更是讥讽道:“一派胡言,这种话骗骗外行还差不多,能骗的了在场的众多名医吗?”

面对质问,王欢耸了耸肩膀,毫不在意的道:“反正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你们信不信与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他便转身要走。

“等等……”就在这时候,王书记忽然开口。

“小伙子,如果真如你所说,我父亲该怎么治?”

王欢回过头,笑了笑,道:“简单,推拿按摩,十分钟见效。”

众人听到这里,齐齐摇头,年轻人就是满嘴跑火车,十分钟就能治好让他们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这听着好像天方夜谭一样,而且这治疗手段还是推拿按摩。

实在有些胡闹。

胡清泉皱着的眉头绽开,想到王欢能够一眼认出张大千真迹,这样的年轻人绝不是他那儿子嘴里说的乡下野小子,没有高超的眼力,绝不能做到这点。

现在又见到王欢那自信的口吻,忽然觉的这年轻人变的神秘了许多。

“王书记,既然只是按摩推拿,而且他说十分钟就能见效,要不让他试试。”胡清泉建议道。

王书记听到这儿还有些犹豫,倒是旁边的聂斌已经开口:“胡老说的有道理,是真是假,一试便知,用事实来揭穿他的真面目,让他无话可说。”

他的算盘打的很清楚,自己那套电击疗法虽然被他吹嘘的很神,但他也没有把握,让这小子打头阵,如果失败了,在采用自己的方案,成功是自己的功劳,失败的话可以将责任完全退到这王欢小子的头上,这样以来,他便万无一失。

“我也赞成,我也想看看他的医术多高明!”

“呵呵,一个泥腿子,还装什么神医,待揭穿他的面目,看他还如何狡辩!”

旁边的几位医生在打着帮腔。

王欢那一句你们吹牛逼,已经把在场的医生都得罪的差不多了。

“小子,你死定了!”胡志明幽怨的看着王欢,那副模样就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

王书记心动,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对于电击治疗还是有些不放心,眼下又有这么多人赞同,也好让他看看这年轻人的手段。

“小伙子,那你就去试试吧。”

王欢笑了笑,摇头道:“现在叫我试,晚了。”

“呃……你耍我们?”

聂斌眼睛瞬间通红,恶狠狠的道:“王书记,他这是怕谎言被拆穿,故意找借口溜走。”

哪怕王书记的涵养再好,此时也动了怒火,一股威严提起,道:“小伙子,家父卧床不起,你觉的开这样的玩笑好笑吗?”

屋里的气氛变的压抑,很多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王欢,王书记动怒,甚至不需要他开口,上京市就有无数人主动站出来弄死这乡下小子。

王欢道:“我没功夫耍你,只是刚才已经有人要赶我出去,我现在死皮赖脸的留下来,不妥。你有你的规矩,我也有我的规矩,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这便是对我的不信任,我们这一门有这个规矩,心诚则灵,你们心不诚,我当然不出手。”

旁边的郑秘书脸色一慌,当初就是他自做主张要把王欢赶走,现在听这小子的意思,似乎所有责任都在他身上。

王书记脸色一沉,道:“我是这里的主人,我没开口,谁有权利赶你走?”

“王书记,我,我我……”这时候,郑贤军知道躲不过,主动站出来。

王欢指了指惊慌失措的郑贤军,道:“要我出手也可以,先让他给我道个歉。”

屋子里的人都惊愕的盯着王欢,这小子未免也太狂了,让郑秘书道歉,你要是治好了王老的病还好,治不好的话,你还不完蛋?

天医神尊在都市:推龙手

屋子里嘲讽的目光落在王欢身上,这小子真的是得寸进尺,自作孽,不可活。

王欢见到他迟迟没有动作,罢了罢手,道:“既然舍不下这个脸,那就当我没说过,再见!”

“等等!”郑贤军阴沉着脸叫住王欢,突然大步走到王欢的前面,深深的鞠下一个躬,“王先生,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包涵,还请看在王老重病卧床的份上,把我刚才的话当屁一样放掉。”

他很清楚自己的前途全靠王书记,如果王欢真以为自己的原因离开,王书记嘴里不说什么,但是心里肯定会有疙瘩。

所以,他很干脆的道歉,如果这小子做不到,现在受的委屈,他有一百种方式讨回来。

郑贤军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一愣。

聂斌冷冷笑道:“王欢,现在歉也道了,你还有什么借口?”

王欢懒的跟他计较,大步向前,边走边说道:“带我去病房。”

“哼,先让他神气一会儿,待会看他如何下台!”聂斌看着王欢的背影一阵冷笑,然后讨好道:“郑秘书,让你受委屈了。”

郑贤军的脸色很不好看,当着这么多人给一个乡下小子鞠躬道歉,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淡淡的道:“无妨,一切都是为了王老爷子。”

“是是。”

旁边的人跟着点头。

屋子里的医生大多数都冷眼旁观,对于王欢自寻死路的做法没有一点同情,相反,每个人心里还有几分期待,等着看他倒霉。

“爸,你这下把我害惨了!”胡志明低声的抱怨,他现在半句话不敢说,只希望自己能彻底的跟王欢撇清,毕竟这家伙是自己带来的啊。

胡清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才是自作孽!”

说完不在理会一脸苦相的儿子,跟在众人后面走进病房里面。

这件病房不大,十来个平方左右,装修很简洁,一张床还有一个衣柜,一个电视剧,几张椅子就没有其他家具。

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年纪八十左右,面容枯瘦,皮肤干瘪皱起,安详的躺在病床上。

王欢直接走到病床的前面,先是认真的打量了病人一眼,随后才开始把脉,一切做的都有模有样。

王欢一边掀开被子,将王老身上的衣服脱掉,一边吩咐道:“给我那一瓶消毒酒精过来。”

旁边的人很配合,很快就按照王欢的吩咐去做。

“你们退开一些。”王欢看了看凑在床前的众人,把酒精倒在手上,开始来回的互搓动摩擦。

这个时候,一些人还是选择退开,当然很多人都在抱以冷笑。

“腾!”

就在这时候,王欢的手掌忽然燃了起来,手掌上燃烧着淡蓝色的火焰,这是酒精点燃后的火焰,只是他们没有看到王欢是什么时候用火的。

“呵呵,视觉效果不错,就算做不成医生,还可以做一个耍杂的。”聂斌冷笑,不以为然。

然而,王欢并没有理会他。

他的双手忽然飞快的抓住王老的肩膀,随后沿着手臂向下一拉,咔嚓的一声,众人听到炒豆子一样的声音。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王欢所注视着。

只见王欢的手指非常的灵活,或掐,或捏,或推,或按……十几种手法分别在病人身上施展出来,快的让人目不暇接,好像手指都绞在一起打了结一样。

这让周围的人只觉的眼花缭乱。

而在王欢的手法施展过后,众人发现王老的皮肤上青筋一根根的鼓起,十分的显眼。

“推龙手?天呐,他竟然用的是推龙手?”病床后面,胡清泉先是被王欢的手法给迷住,当看到王老身上青筋一根根鼓起之后,发出一脸惊讶的尖叫声。

“胡老,什么是推龙手?”旁边一位老中医问道,显然他也沉浸在王欢的手法之中。

“推龙手,这是中医按摩法中失传的推拿法,有着圣手之称!”胡清泉不顾众人的脸色,惊讶的道。

“贞观年间一代神医孙思邈和袁天罡的推龙手?可是据古典记载,这门医术不是在安史之乱的时候失传了吗?”旁边一位中医皱眉,忽然绽开眉头大叫。

聂斌听到这里,不屑的道:“什么推龙手,你们都已经说过失传了,这小子怎么可能会?”

“先不说是真是假,就算他是真的,这也是近千年前的老医术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聂斌的父亲摇摇头说道。

“你们不懂。”胡老眼睛盯着王欢的手法,一眨不眨,道:“我从古籍上见过推龙手的介绍,把经脉比喻成龙脉,推龙手施展期间,手法如电,精准到位,可以激活血气,就算僵死之人,也能将他身体里面的血液推活,曾经有人死去半个时辰后,被推龙手救活,要知道那个时代,可没有什么抢救手段,比你刚才所说的电击胸口要高明无数倍,领先好几百年!”

“不过听闻这门推拿手法,必须要以真气辅助,难道他还会内功?”

听到胡清泉的话,有人相信也有人怀疑,毕竟这些都是他从古籍里面看来的,并没有人任何的证据。

就在他们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王欢的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水。

显然,这个过程不像外人所看到那般轻松。

“呼……!”

就在这时,王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将王老摆放好。

“王欢,怎么样了?”看到的王欢收手,而且满头大汗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没事了,应该快醒过来了。”王欢说道。

“笑话,就让你这样几下,王老就能醒过来,这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王欢,你这方法没有半点科学依据,纯粹就是骗子手法。”聂斌一脸怀疑的道。

“嗯,不靠谱,王老爷子都这把年纪了,身子骨脆弱的很,他这样折腾,恐怕只会伤上加伤,让病情更加严重。”聂斌的父亲也在旁边呼喝着。

其他人都用质疑的目光看向王欢。

王欢冷笑一声,不屑的道:“不好用你们那些浅薄的见识来衡量未知的东西,哪样只能降低智商。”

“你,我们只是阐述事实而已。”聂斌冷笑:“难道我一个哈弗医学院的高材生还没你懂医术吗?”

“学校是好学校,就是你没学到家而已!”

聂斌脸上勃然色变,直接冲到面前,手指发抖的指着前方的王欢道:“你算老几,也敢教……”

“吵……死……了……”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病床上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顿时,病房里面一片死寂,针落可闻。

小说《天医神尊在都市》 第11章 我的规矩 试读结束。

元洲小仙女点评:

《天医神尊在都市》这本书情节各种好,反正连接得天衣无缝,内容新颖!作者的文笔也很好,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