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醉爱当年
醉爱当年

醉爱当年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短篇

时间:2021-01-20 16:40:50

小说《醉爱当年》主要讲的是:靳传星怒不可遏的提住她的肩膀,扔到地上。“快起来,汐儿,伤着没有?靳传星你个臭小子还不快叫医生。”“尚云汐,别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让人恶心!”靳传星站在原地,眼神冰冷地扫过她,“爷爷,今天我话就说清楚,我要取消和尚云汐的婚约!”“放肆,婚事怎么能随便取消!我们靳家的男人......”靳渝山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靳传星打断,“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人家干干净净的姑娘,清清白白的身子给了我,我必须负责!爷爷既然想让尚云汐做您的孙媳妇,那就让博伦娶她吧。”
展开全部

.天真的幻想

“尚云汐,你找死!”

靳传星怒不可遏的提住她的肩膀,扔到地上。

“快起来,汐儿,伤着没有?靳传星你个臭小子还不快叫医生。”

“尚云汐,别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让人恶心!”靳传星站在原地,眼神冰冷地扫过她,“爷爷,今天我话就说清楚,我要取消和尚云汐的婚约!”

“放肆,婚事怎么能随便取消!我们靳家的男人......”

靳渝山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靳传星打断,“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人家干干净净的姑娘,清清白白的身子给了我,我必须负责!爷爷既然想让尚云汐做您的孙媳妇,那就让博伦娶她吧。”

他丝毫不在意的口吻,像商品一样,把她转给别人。

这个认知,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攫住了尚云汐的心脏,让她连呼吸都困难。

只是,不等她回答,门外,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我愿意娶云汐!”靳博伦高瘦的身影走进来。

“爷爷,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云汐,既然大哥有喜欢的人,想要取消婚事,那爷爷您就成全我吧!”

自己两个孙子的一连串消息,靳渝山震惊不已,视线透过老花镜,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靳博伦,你可想好了,这种低贱肮脏的女人,简直就是侮辱我们靳家的门楣。”靳传星讥讽至极。

“大哥,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云汐,在我心里,云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靳博伦清俊的面容,看似坚定无比,他牵起尚云汐的手,“云汐,你愿意和我订婚吗?”

尚云汐惊愕不已,怔怔半天。

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靳传星冷哼一声,“我提醒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水性杨花,表里不一。”

他一字一句,像一把又一把利剑,直插尚云汐的心脏,她终是回神,哑声道,“对不起,靳爷爷,我辜负了您的期望,请您取消......婚约吧......”

这些话,仿佛用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她的眼角忽然落下泪来......

靳传星,你知道吗,我整个青春的爱情里只有你,可是我又要拿我的爱情来欺骗你。

从十岁那年遇到你,只因为你一句:别哭了,我带你回家。

从此一颗心沉沦在那个叫做家的童话里,天真的幻想爱情。

可是,到头来,始终是没有资格拥有一个家......

像狂风暴雨海面上的一叶孤舟,失去了所有的依靠。

尚云汐单薄而纤瘦的身影,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极度贫血加伤心过度。

靳爷爷和靳博伦都在病房内,一脸担忧,她虚弱的开口,“抱歉,靳爷爷,博伦,让你们担心了。”

她有些过意不去,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呵,尚云汐,你是在博取谁的同情吗?谁会关心你吗?”忽然靳传星面色冰寒的走进来,盯着她苍白的脸,贫血?还是极度贫血?

尚云汐无奈牵唇,她此刻,很累,只想好好睡一觉。

“你给我留在医院好好照顾云汐,等她什么时候好了,你再去公司,否则以后你都不用去公司了,暂时由靳博伦打理。”靳渝山放出狠话。

靳传星嘴角冷笑,“爷爷以为这样的威胁我就有用?陪这个女人在医院?”

老爷子简直是恨铁不成钢,“你这个混小子,爷爷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你该好好查清楚!”

靳渝山的一番话让靳传星瞬间哑口无言,他的脑子里像是突然扎进了一根刺,疼得他意识混乱。

靳博伦清俊的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大哥,既然爷爷发话了,我就先去公司了,你好好照顾云汐。”

靳传星冷冷看着他这个城府极深的弟弟,“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有些东西,一旦碰了,就是自取灭亡,好好掂量,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闻言,靳博伦的身形微微一顿,脸上的表情瞬间凝住,眼底滑过一丝狠戾,与他清俊斯文的外表极不符

.扭曲的事实

尚云汐睡得迷糊中,突然耳边一阵嘈杂的声音,她惊的睁开眼,就看到尚安妮发疯一般的把水果篮全部砸到地上。

“尚安妮,你又想干什么,快点把你答应还给我的东西给我!”

尚安妮放肆的大笑,“尚云汐,你就是个蠢货,我只是随便威胁,你就真乖乖的去梦爵,台词还背的挺熟悉!怎么样,这一瓶一瓶的酒从头顶洒下来的滋味不一般吧!”

“所以,你满意了?”被子里的手握紧,尚云汐反问。

那时在电梯里,尚安妮逼迫她去梦爵,为的就是演一场戏,把那场从一开始就错误的判断,扭曲成事实。

指示者成了受害者,受害者成了臭名昭著的女人。

尚云汐忽然一笑,心底生出凄凉,他们拿捏着她最珍贵的亲情,威胁她,一次又一次的把她推向危险的深渊。

当尚安妮拿着剪刀剪向项链的时候,她惊慌的跳下床,伸手去夺,尖锐的刀口在手背上滑下长长的口子。

“你们在干什么?”靳传星一进来,就看到两人在争抢什么东西,地上七零八乱。

尚安妮没想到靳传星会突然出现,两眼一挤,眼泪就唰唰的下来了,“靳少,姐姐她要抢我的项链......”

崩——

忽然一声崩裂,项链,断了。

“啊......我的项链断了......姐姐你为什么要把我的项链扯断?”尚安妮痛哭流涕,身子软绵绵的倒下,落在靳传星怀里,瑟瑟发抖。

“尚云汐,你......”靳传星扶起尚安妮,刚要发火,却在看到她手背上一道长长的血痕时,眼神敛了一下。

怎么会受伤?明明他看到是尚云汐发狠一般抢夺抢尚安妮手里的项链。

“靳少,刚才姐姐要用剪刀威胁我,把项链给她,却不小心伤了自己的手,都是我不好,是我应该把项链给姐姐的。”尚安妮哭的越发汹涌。

尚云汐看着尚安妮伪装的像个十足的受害者,她紧紧攥着手中断了的项链,所有的隐忍在那一刻爆发。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快步上前,抬手煽在了尚安妮的脸上。

“尚云汐!你疯了吗!”靳传星不可置信的瞪着尚云汐,被她的举动震惊。

“没错,我疯了。”尚云汐冷冷几个字,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唯有眼睛,带着锋芒的光。

她眼里的神情让靳传星的心狠狠颤了一下,那是一种他看不懂的......

等他日后有一天明白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

脸上的疼痛让尚安妮几乎当场就想撕开面具,狠狠掐死尚云汐,她挤出泪珠,“姐姐,是我做错了什么,你要抢走我的项链,还这般羞辱我?”

她的话让靳传星猛地回神,他强迫自己把视线从尚云汐的脸上移开,安抚尚安妮,“项链是我们的定情信物,无论谁想要夺走,我都不会允许。”

尚安妮把头埋在靳传星怀里,朝着尚云汐露出挑衅的神色,眼里极快的闪过一抹狠毒。

这一幕,深深刺痛尚云汐,定定的看着,心弦紧绷,可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怔怔道,“靳传星,你说项链是你和她的定情信物,那你还记得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细节?”

靳传星眉宇一凝,她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还记得发生的细节?

脑子里忽然闪过那夜的场景,他确实伤害了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

“尚云汐,你外婆病危,需要紧急做手术!”

突然,医院的护士跑来,打断了所有人。

像是一个重磅炸弹在脑子炸开,尚云汐迅速冲出去。

外婆怎么会突然病发?

上午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她拼命的往外婆的病房跑。

因为是突发手术,没有院长的同意,谁都不敢贸然准备,尚云汐拉住临床手术医生的衣角,几乎跪在地上哀求,遭到了无情的拒绝,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帮她外婆准备手术。”一道沉着有利的声音响起,如同救星,是尾随而来的靳传星,以及尚安妮。

很快,院长和整个临床科的医生都迅速赶来做这场手术。

手术室前,尚云汐紧紧握着手上断了的项链,她想起外婆曾经告诉她要好好留着这条项链。

如今项链断了,外婆,对不起,是云汐的错,可是你不能有事......

小说《醉爱当年》 第10章 .天真的幻想 试读结束。

孝礼少爷点评:

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推荐《醉爱当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