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绝世弃少
重生之绝世弃少

重生之绝世弃少

作者:

状态:断更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4 12:45:21

林枫 谢雨轩在《重生之绝世弃少》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嘭嘭嘭……冲进院落的黑衣小弟,他们个个都是见过血腥的人,甚至有的小弟身上还背着人命,杀人犯法的事他们做多了,砍几条手臂对于他们来说司空见惯的小事。任谁也没想到结果被虐的人居然是他们自己,在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林枫怎么出手,他们已经倒飞出去。第二波、第三波……院落之中已是满满血腥,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黑衣小弟。迎来了短暂的停息,现场一片死寂,几乎能听到人与人之间的呼吸。
展开全部

叫人

一个酷炫的漂移,确实将阿斯顿马丁开的极为拉风,不过谢雨轩却是没有心情欣赏,因为林枫的车开的太快,就算她谢雨轩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不过这种急速奔行还是让她有着一种呕吐感。

林枫将车门关好,然后锁上车门,道:“谢雨轩,给我好好的坐在车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出来。”

林枫变成弃少之后,他们这一脉被赶出家族,还好有这么一套坐落在贫民窟中的祖宅。

林枫走进小胡同,两边都是红色朱漆圈出的“拆”字。

这一世,他还是回来晚了,这才即将造成一个新的悲剧结局,林枫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副副画面。

“嘭”的一声,他一脚踹开家门,三两步来到院落。

他的祖居虽然坐落在贫民窟,不过院落颇大,虽然没有亭台楼阁却是正房厢房,还有后花园,占地几十亩。

所以,自然而然就成了开发商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放在他林家还像从前那样有权有势,上京第一大家族家主,白汉天哪里敢动用社会闲散人员,进行强拆。

林小妹张着双手,护住父母,已经给她脸都气红了,“黄毛,你应该知道我哥的脾气,他马上就回来,如果你们敢强拆的话,我,我会……”

“你会怎么样啊?”

一个头发染成黄毛的痞子,看到林小妹就眼前大放异彩。在夜总会他没少玩莺莺燕燕的漂亮女人,她们虽然也很漂亮,不过每个夜总会的公主们身上都带着那种淡淡的骚气,仿佛闻到那骚味给人一种万马奔腾过的滥情。

而面前这个小姑娘则不同了,不但身上飘出淡淡的体香,让人闻着都有一种扑上去的冲动,那绝美的小脸,清新透彻、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看就纯情。

奶奶的,黄毛狠狠的抓了一把裤裆,只是看林小妹那山峦起伏的一对高耸,他就有着一种犯罪的冲动。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这小丫头越是生气那一对高耸紧绷,越是给人一种呼之欲出,让人血脉喷张,无法按耐的犯罪冲动。

黄毛抓了几把裤裆,连哪个都有所反应,若是不给这小妞就地正法,强行拉到屋子里,给她扒光,按在床上,疯狂的发泄,他就不是在这一片混的黄毛哥。

这个时候他两眼精光大放,满眼都是那晃来晃去的山峰,以及那曼妙的身姿。

“丫头,想要保住这座老宅也行,不过你得跟我玩几宿,只要把我伺候高兴,保证帮你保下这座院落,永远不拆迁。”

“你看行不行啊,如果同意的话,咱们到里屋谈一下,好吗,哥很疼女孩子的,保证让你欲仙欲死,还不疼。”

说着话黄毛双手开始动作,就连裤裆那个都已经不老实,他哪里会管正在干犯法的事。

“滚,你,你个臭流氓。”

林小妹的小身子都给气哆嗦了,小脸更是一阵青一阵红,嘴唇也在发抖。

“哥。”

林小妹看到林枫正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扑过来。

黄毛原本就是狠人,听到林枫的名字,他猛的一转身,从腰间拽出一把厚背砍刀,根本没管这一刀是否干出杀人犯法的事。

他若不给林家人放血,相信那林老头子也不会妥协。

“艹,林枫,今天就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告诉你吧,林小妹,爷是要定了。”

没等黄毛的那一刀真正的发力,即将捅穿林枫胸膛。黄毛的裤裆已经受力,整个身子形同穿天猴一般蹿起。

“嗖”的一声,他的整个身子在半空中一个诡异的翻转,眼前画面连续几个360度。

啪,啪,啪,黄毛的身子在半空中一个翻转,脸上就被抽了一巴掌,一连几巴掌,随后一个提膝顶。

黄毛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十几米,重重地砸在地上。

现场一片死寂,几乎能听到人与人之间的呼吸。

傻了,现场的所有人都傻了,林枫,不已经是废了三年的弃少吗,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在擂台上被虐吗?

他怎么回来了,他不应该在擂台上被王东阳虐吗?

一切不是在计划之内吗,擂台上打废林枫,奥莱斯顿大酒店在给他们安排一个香艳的场景,记者曝光,谢家和林家反目,林家祖宅这里也开始强拆,这种三位一体的立体行动,一套组合拳下来就算他林枫不死,也是家破人亡,从此以后上京这个地界上再也没有他林枫的立足之地。

绝逼得天衣无缝,怎么就给改变了。

黄毛是西城区的小头目,多少也知道一些上京小圈子里的事,天衣无缝的计划他也知道,否则他哪里有胆子敢对林小妹这等放肆,就算借他十个胆也不敢想象着把李小妹按在床上就地正法。

“啊,你,你不能打我了。”

黄毛疼得满地打滚,裤裆里的小鸟怕是保不住了,满口牙齿也给打脱落了,不过,当他看到林枫负手踱步,正一步一步的向他悠闲走来,林枫每进一步,黄毛的心就是猛抽一下,那是一种即将面临死亡的感觉,仿佛他正向死亡迈进一步。

黄毛哪里还顾得上裤裆的疼痛,以及满脸满嘴都是血沫子,他的脸已经吓得死灰。

“哦,黄毛,你说说我为什么不能打你,给我一个不能打你的理由,如果你说的合情合理,我就不打你。”

林枫的嘴角似笑非笑,给人一种和蔼的姿态,可是看在黄毛的眼里却仿佛正向他走来的死神,那哪里是似笑非笑,而是越来越冷漠,几乎向他宣判了死刑。

“啊,我的老板是白汉天,他是西城区老大,有望冲击四大家族,手下小弟万万千,你不能动我。”

“哦,听你这么说,白汉天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此时的林枫已经走到黄毛身边,脸色稍有缓和的说道:“黄毛,你告诉我你是用哪只手企图咸猪手?”

“只要说了,我就不打你。”

黄毛几乎没考虑就伸出了右手。

“这只。”

在他刚刚扬起手臂,叶天同时抬手,只见他那条手臂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模糊不清的残影,一抓一掳,顺手向外一掷。

只听得“咔嚓”一声,黄毛的那条手臂被林枫硬生生的扯断,半个肩头被鲜血染红,连骨头都露出来了。

现场无比狰狞恐怖。

“林枫,你tnd不是说了只要我说,你就不打我吗?你,你不仗义。”

“哦,黄毛,你傻逼了吧,我是说过绝对不打你,不过我没说过不扯掉你一条手臂。”

强,实在太强了,随便一抓一拽,就是硬生生的撤掉一条手臂,这tnd什么实力,还是人吗?

黄毛的小弟都给吓傻了,呆愕的看着林枫,没有一个敢出手装逼。

“林枫,白爷不会善罢甘休,你若是有种就别走。”

“走?这是我家,你们是悍匪,我为什么要走。”

林枫就这么搬了一个小凳子,淡然的坐在院落里。

林家父母见状却是傻眼了,知道儿子惹大祸,弄不好要闹出人命,恐怕连林家这座老宅院都保不住了。

白汉天什么人他们比谁都清楚,那是吃人不吐骨头,西城第一大枭,手下上千个小弟,是真正的帮派老大,这些年干了不少狠事,大约二十几天前,因为拆迁,活生生的把拆迁户给打死了,并且用铲车把那家三口都拍在棚户房里。

最终的结果,上面给出的答案是重大工作失误,必须安抚家属,给出一定的赔偿。

一家三口活生生的打死一人,用铲车拍死两人,哪还来的家属,赔偿个屁啊!

结果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大片大片的棚户区就给他用铲车推平了。

白轩铭经常在棚户区里跳着脚叫嚣,西城区他白家就是道理,所有的规则都由他白家来定。

“法”?这个问题说得太可笑,西城区他白家就是法。想到这里林父的老脸都垮了。

“小枫,快出去躲躲,这里有爸爸顶着,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活得差不多了,就算死又怎样。”

上京大鳄白汉天

林枫坐在小板凳上,动也没动,依然神色淡漠的盯着黄毛,他在目光中带出的那种漠视,让原本还在叫嚣的黄毛感到越来越恐怖。

不过即使极大的恐怖,白爷这个靠山还是给他莫大的底气。

一个人再能打,能打十个八个,能打得过上百小弟吗?

只要白爷发话,能派来上千小弟。

况且,白爷手下那个供奉,他可是真正的武者,否则白爷怎么可能屹立不倒,做了十几年的西城区老大。

“嘭”的一声,林家院落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密密麻麻的黑衣小弟手中拿着棍棒刀枪,冲入院落。

“谁特么这么大胆,敢打白爷的人,难道不想活了。”

鱼贯而入的黑衣小弟不由分说上来就打,他们是真正有组织有纪律的帮会成员,或许早就得到上头的命令,借此机会把林家铲平。

冲入院落的黑衣小弟猛的提起手中薄刀,是见人就砍,这一下可把林家父母给吓坏,林父大声的叫道:“不要打了,我赔偿,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

“赔你妈,就连这房这院赔进去都不够。”

这些小弟就是过来砍人的,他们不砍了林家人的手脚,回去怎么向白爷交代,以后怎么在西城区混。

嘭嘭嘭……

冲进院落的黑衣小弟,他们个个都是见过血腥的人,甚至有的小弟身上还背着人命,杀人犯法的事他们做多了,砍几条手臂对于他们来说司空见惯的小事。

任谁也没想到结果被虐的人居然是他们自己,在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林枫怎么出手,他们已经倒飞出去。

第二波、第三波……

院落之中已是满满血腥,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黑衣小弟。

迎来了短暂的停息,现场一片死寂,几乎能听到人与人之间的呼吸。

血腥、狰狞、极度的恐惧。他们的脑海之中依然凝固着林家人被砍断手脚的场面,怎么就变成了他们是断胳膊断腿儿的画卷。

“轰”的一声,林家大宅院的院落墙都给人撞塌,一辆巨大的铲车就这么推墙而入,密密麻麻的黑衣小弟足有上千人之多,他们手中清一色的是开山刀,利刃寒芒借着月色显得更加阴森恐怖,这是密密麻麻开山刀形成的刀气,是不用打就能把人吓得手软脚软。

“枫儿,快走,怕是白汉天来了,快,快带着小妹从后门走,这里有爸妈顶着,大不了赔了这座宅院,在赔他们性命。”

林志安急了,张着双手猛的跨出一步,把林枫护在身后,大声喊道。

林志安的声音还没落下,一个声音已经从院落之外响起。

“呵呵,想逃,可笑,真是可笑,把我白汉天的人给打了,还想逃。”

密密麻麻的黑衣小弟立刻闪开一条道路,齐刷刷的颔首,大声的叫道:“白爷。”

白汉天仿佛习惯了小弟们喊破喉咙的声音,看也不看的负手而行,极为高调的排众而出。

他一身棉麻的白色蜈蚣扣休闲服装,个子不高,却是显得粗壮,留有胡须,不过胡须打理得非常精致,给人一种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和霸气。

紧随白汉天身后是一名老者,刀削般的消瘦脸,留着一戳山羊胡,只在白汉天左侧位让出半个身位,想必此人的身份在白家极高。恐怕白公馆除了白汉天的身份地位外,就顶属于这名老者,就算白轩铭也得尊称他一声伯伯。

“后门?林老头,你觉得我白汉天混一辈子江湖,能给你林家留后门吗?”

哈哈哈……

“可笑,真是可笑。”

现场一阵嘲讽之声,每一名黑衣小弟都在哈哈大笑,在他们眼中林家父子早已经是死人了,林枫在能打,能打过成千上万的小弟吗,况且,白爷身边哪位供奉可不是吃醋的,他是真正的武者。

吴博的功夫,隔山打牛,这是任谁都见识过的,那一道凝炼成实质的匹练白气从手掌中心横贯而出,就这么一掌劈死一头成年的老牛。

况且,林家最能打的那位弃少,现在恐怕正在擂台上被虐呢,林家老头子找来的这个功夫高手,再能打能打过这么多人一起上吗?

一个人能打过十几个人,再给他高估一点能够一次性解决掉几十人,能打过车轮战术上千个黑衣小弟吗,就算累也能把他累死。

这是所有的黑衣小弟共同的心声,况且他们还有最终的底牌,那就是白爷的供奉,这位老先生可以说在上京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否则白爷也不可能从街头小混混做到这种场面。

如今白爷的身份地位可是能和局长、书记谈笑风生,就算区里的那些大员也能说上话,平辈相交。

地皮开发,就要涉及到挨家挨户,老百姓的个人利益。人在利益面前都是自私的,长久以来,在地皮开发这项工作方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开发一个工程,只有三人的意外死亡。

白汉天一期开发拆迁工程已经告馨,不多不少正好死了一家三口,今天林家大宅子闹事,林志安老两口再加上他身后的一对年轻男女,算是多出一人,不过那个小姑娘长得水嫩光鲜,煞是惹眼,灭了林家之后,收个干女儿也可以。

白汉天比谁都清楚,林小妹是林志安的干女儿,是很小的时候林枫捡回来的妹妹。能做他林志安的干女儿,现如今林志安已经是死人了,怎么不可能做他白爷的干女儿。

白汉天大手一挥,道:“把那小丫头给我抓回去,其他人你们懂得怎么做吧。”

他久居上位,不但物流公司做得风起云涌,每年都有上亿的收入,如今又拿下了棚户区的开发权,如果这几个地皮都变成大楼,他白汉天想要不成为上京四大家族都不可能。

白汉天的脑海之中已经勾勒出一副绝美的画卷,那就是林小妹爬在他的大水床上,全身光溜溜,那曼妙的身姿,那绝美的小脸……

想想就让人血脉喷张。

白汉天毕竟是几十年的城府,久居上位,他一甩袍袖,颐指气使,便将后背留给了林家人。

林枫, 谢雨轩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涵姑娘点评:

《重生之绝世弃少》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