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萌宝强袭:总裁老爸太傲娇
萌宝强袭:总裁老爸太傲娇

萌宝强袭:总裁老爸太傲娇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13:34:03

萌宝强袭:总裁老爸太傲娇主角是叶子月 厉北言,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传闻,厉太太凶恶刁蛮。厉北言怒火冲天,“胡说!我太太温柔贤惠、善解人意、宜室宜家,事事以我为先!”萌宝撇嘴,“粑粑,麻麻说搓衣板跪够一个小时才能起来哦~”厉北言,“…老婆我错了!”
展开全部

大宝贝的惊人天赋

一大清早就做那种事情,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动物吗!

要做,也不关关房门,害她以为没人误闯了进来!

梦中模糊不清的面容,在此刻,渐渐和刚才厉北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重合了起来。

脑中浮现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那晚,他将自己压在身下时,是不会也这样面无表情呢……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叶子月狠狠唾弃自己一番。

心头,却浮现丝丝酸涩。

她端着咖啡正准备离开时,房门“咔哒”一下打开。

身材性感火辣的美女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见到叶子月时,狠狠剜了她一眼。

“都怪你害了我的好事!”

叶子月,“……”

“进来。”

男人磁性悦耳的嗓音从房间传来。

叶子月忙狗腿的跑进去,战战兢兢,“厉总您找我。”

离得近了,办公桌上摆放着的绿色植物气味飘了进来,并没有旖旎味道,叶子月心中莫名稍安。

厉北言起身,裁剪得体的西装衬得他更加丰神俊朗。

在男人强大凌厉的气场下,叶子月很没出息的腿软了。

“你,都看到了什么?”

他半眯着眼眸,平静的问道。

叶子月更加害怕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报告厉总,光线太暗,我什么都没看清!”

“是么?”

厉北言薄唇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一步一步朝着叶子月逼近,“我可不喜欢会说谎的秘书。”

叶子月哑然,默默吞咽了一下口水。

身后,再退无可退,叶子月脊背顶在冰冷的墙壁上,厉北言顺势将手撑在她弧线优美颈边的墙壁上。

她、她竟然被人壁咚了??!

叶子月震惊。

荷尔蒙无孔不入的钻入她的皮肤,叶子月莫名的心跳急促起来。

伸出葱白的手指推了推那人,有些慌张道,“厉总请自重,虽然你是我上司,也不能为所欲为!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在她的话语里,厉北言太阳穴跳了跳。

这女人在瞎想什么?

他刚刚是想仔细看看她的眼睛好么?

倏然,意识到两人的姿势过于亲密,厉北言身体僵了僵,却没退开,而且眯起晦涩的眼睛,意味不明的问道,“我们以前见过?”

糟糕,不会被认出来了吧?

林子月心里一慌。

随即想到前几次见面他都没认出,现在应该只是试探。

叶子月眨了眨眼睛,杏眸一片迷茫,“厉总您怎么会见过我这样的小人物?怕不是认错人了吧?”

厉北言沉默,犀利的视线在叶子月娇美脸上,直到盯得她手心发汗,才收回视线。

长腿迈开,人重新坐回老板椅上。

瞬间,又成了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恒瑞集团总裁。

“那厉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又过了两天,在叶子月的提心吊胆之下,发现厉北言那天似乎只随口一问,之后就没放在心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公司下班之后,叶子月拧起包包准备去私立幼儿园接两个小团子。

隔着一条马路,叶子月瞥见一群人围在幼儿园门口,像是出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糟了!

可别是轻轻和宸宸!

当初生下这个孩子,是因为子宫壁太薄,打胎后会有不孕不育的危险。

可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已然成了她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

赶到时,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躺在地上,叶宸宸小手捏着一根银针,正要往女人身上扎,却被一双手拦住。

“去去,小孩子一边玩去!手小又没个轻重,要扎出人命谁来负责?”

说话的人正是叶宸宸的老师,此刻看向叶宸宸的脸上也带着一股子讥讽的意味。

周围人纷纷附和。

只当这是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对对,还是等救护车过来,免得把人家一尸两命了。”

而老师,拦了他一把尤嫌不够,还重重推了叶宸宸一把。

小小的孩子,被推得坐在了地上。

叶宸宸稚嫩的小脸蹦得紧紧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在起来。

“哥哥!”叶轻轻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里水雾弥漫,抱紧了哥哥,在他脸上亲了亲,“亲亲就不疼了。”

这是老师该有的态度举动么!

叶子月怒气冲冲。

早知道宸宸宝贝总是面无表情,又沉默寡言,不会说好话撒娇,不太讨人喜欢,可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将两个孩子拢在怀里,叶子月冷冷的睨了一眼老师,“你刚才的举动我记下来了,想着怎么跟校长交代吧。”

说吧,她也不去管老师,而且看向地上的女子。

那人脸色苍白如纸,胸脯起伏不大,显然呼吸有些困难。这事拖得越就越危险。

轻推了把叶宸宸,叶子月道,“大宝贝,去救救她。”

看到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捏着针救人,一群人惊掉了下巴!

刚被威胁了的老师更是面色不善,语气生硬道,“叶妈妈,你怕不是疯了,怎么能让孩子乱扎针呢?要是有个好歹,你负责?”

“对,我负责!”

叶子月扬声说。

声音高亢、自信。

周围人一愣,不知道她这自信哪来的。

“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容不得你们乱搞!”这时,老师充当起了正义使者。

“她没怀孕,而是体内有痰让气无法流通,只得下陷,因而肚子变大!”

叶子月冷静的说着,提及所知的问题,眉梢飞扬。

自信得耀眼。

就在这时,没人注意的叶宸宸一溜烟地窜过去,手起手落之间,银针扎入肚子上的皮肤。

快、准、狠!

周围人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着叶宸宸再次落下一针。

“你胡说什么?她这肚子怎么可能不是怀孕?等下出了什么事,我看你怎么收场!”

老师俨然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语气里夹杂着隐蔽的幸灾乐祸。

叶子月微微挑眉,双手环胸,气定神闲的看着。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也不可能让大宝贝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可是,谁叫她家大宝贝智商测试为天才级别,三岁就表现出医学方面,特别是中医上的逆天天赋呢。

就连她在医学上堪称泰斗的老师,也对大宝贝赞不绝口,还非要收为亲传弟子。

良久,病人睫羽轻颤着转醒。

在周围人唏嘘的声音中,老师拉长了脸颊。

这时,救护车出现。

护士下来查看一番,松了口气,“急救做得很好,不过危险尚在,有人陪护吗?”

厉瞳心虚弱看向救了她的人,“你陪我去好不好?”

在大宝贝黑黝黝的注视下,叶子月无奈答应。

病人正在接受检查,两个小宝贝去了厕所,叶子月无聊的坐在走廊长椅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伴随着男人磁性、意味深长的嗓音,“怎么哪儿都能遇上你?”

惊险一刻

瞳孔紧缩,在没看到两个孩子时,叶子月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稍微落了一点。

两孩子是异卵双胞胎,叶轻轻像她,而大宝贝……

仔细看两眼,任何人都会怀疑到厉北言的身上吧!

她假笑着,心不在焉的问,“厉总怎么会在这儿?”

厉北言黑眸深不见底,大步向前,走到叶子月身前站定,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前边唯一一间诊室。

“里面那位是我姐,她说她是被救命恩人送过来的。这么说,是你救了她?”

最后一句话,厉北言说得又低又缓。

似深邃无垠的黑眸,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不动声色的审视着她。

上次,她替鹿萌的班被厉北言抓包,更何况,这会儿就算她否认,他姐那边也能让她露馅吧!

与其偷偷摸摸的,还不如让他大大方方的怀疑。

“这不是跟我学医的那朋友学了两手,我又正好撞见了这事,就顺手帮了一把,谈不上救命的哈——”

视线,越过厉北言颀长的身躯,落在医院长长走廊边上时,瞥见那一抹小身影,叶子月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既然厉总到了我就先走了哈,我家里还有点事儿!”

飞快的说完,叶子月就像被什么在身后追一样匆忙跑开。

厉北言望着她的背影,黑眸划过一抹暗色。

显然,她是看到了什么才会露出震惊慌乱的表情。

从大不列颠国文学系留学归来,却又会医。

她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目的,或者是秘密?

不管怎样,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更好掌控。

看到冒尖儿的小脑袋,叶子月心脏差点蹦出来,赶紧手忙脚乱的摁了下去。

想象着自己一头鸡窝般的发型,叶宸宸蹦着小脸,嫌弃挥开林子月的手掌。

叶轻轻也探出脑袋,兴致勃勃道,“麻麻,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带我一起玩呀!”

头一偏,叶宸宸傲娇脸,毫不客气道,“哼,我才不和幼稚鬼玩游戏!”

“宸宸宝贝等等妈妈!”

叶子月牵着女儿追过去,想着老师对待大宝贝的态度,顿时又是一阵胸闷气短。

她的儿子,怎能容忍得了别人欺负?!

这笔账,她一定要算!

受不了自家麻麻那疼惜到惊悚的目光,叶宸宸脚步加快,提醒道,“蠢麻麻,看路别看我!”

“哎,咋跟你妈说话呢,这熊孩子!”

当天晚上,哄着两个孩子睡着之后,叶子月立马给幼儿园负责任打了电话,在那边说了一定会严肃处理之后,才满意挂断电话。

……

厉北言进门时就瞥见叶子月低着头,神情认真严谨的写着什么,露出的一截脖颈优雅雪白,窗外金光落在她的侧脸上,衬得她光彩照人。

让人移不开眼。

厉北言眸色微暗,走过去敲了敲她的办公桌,“今晚的酒会,你陪我参加。”

“啊?”叶子月睁圆了杏眸,下意识拒绝,“可是我没有参加过这种酒会,怕给您丢脸,您还是找那天早上的女人吧?”

再不济,也有秘书长在啊,叫上她算什么。

厉北言倏然眯了眯眼,沉声道,“你不说你什么都没看到吗?”

“我……现在立马忘了!!”

叶子月恨不得给自己两大耳瓜子!

“她被辞了。”

“啊,为什么?”

“我的身边不留图谋不轨的女人。”

厉北言挑眉,破天荒的的解释道,“你救了我姐,而酒会上,有许多勋贵,认识他们对你职业生涯有好处。”

都说这话了,要是在拒绝就显得太不识抬举了。

叶子月抿唇,挤出一个字,“好。”

下了班之后,叶子月急忙赶到菜市场做好了饭菜,又和叶宸宸打了招呼,让他们自己回来。

小孩子没大人带着回家不安全,但是没时间,鹿萌那也是经常忙的昏天黑地的,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人家,只能这样了。

想象着这鱼头就是厉北言,叶子月剁得咚咚响!

回到公司,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瞅见坐在上方,一脸阴沉的厉北言。

“你去哪儿了?”

男人声音冷得像破碎的冰渣子。叶子月打了个寒颤,十分狗腿的笑着,“回家拿礼服去了。”

说着,抖开手提袋,露出里面一团黑漆漆的衣服。

“这是什么鬼东西。”厉北言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顿时大手一挥,“我让人重新给你准备一套。”

片刻后,秘书长陈姐捧着礼盒走了进来,眼中浮现几许震撼。

“你去试试。”

闻言,陈姐偷偷觑了叶子月一眼,撇撇嘴离开了。

什么东西?也配她来跑腿?

就算暂时抱上厉总大腿又如何?以色侍人,也不会长久!

叶子月打开礼盒,只见蓝色丝绒盒子中包裹着一条冰蓝色礼服,裙摆处,隐约可见细碎的钻芒。

手一抖,她连忙合上,“厉总,这太贵重了,我不敢穿。”

“让你穿就穿!”

厉北言不耐烦的睨她一眼,不耐烦道。

叶子月“……”

几分钟后,休息室大门打开。

只见叶子月一袭冰蓝色抹胸晚礼服,映得她礼服如初雪般白得莹莹发光,修身设计,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勾勒得几近完美。

裙摆处的碎钻闪闪发光,行走间格外牵动人心,美得宛若落入凡尘的精灵。

意识到自己的失神,厉北言轻咳一声,淡淡道,“还好,不算跌了这件礼服的身价。”

叶子月,“……”

想让叶轻轻小宝贝萌死他怎么破?

奢华水晶灯悬挂在金碧辉煌的大厅内,底下社会名流觥筹交错。

从不带女伴出席的厉北言,一进来就引无数人侧目,连带着身边的叶子月也被人追捧得有些飘飘然。

倏然,两个身影相携迎面而来。

男人一身整齐西装,看起来还算俊秀,身边弯着一个身材火爆女人。

这不是她那渣渣前男友和背叛她的闺蜜么!

靠,真真是冤家路窄!

渣前男友白浪举起手中的酒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落在耀眼的叶子月身上,笑道,“厉总,我是呈金集团的白浪,久仰厉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厉北言并未理会白浪伸过来的酒杯,而是轻啜了一口香槟。

被忽视掉的白浪面色尴尬,也没收回手,转而看向叶子月举杯,笑得那叫一个如沐春风,“月月,好久不见。”

“你们认识?”厉北言忽然诧异挑眉,心头莫名升起一丝微妙感。

冷眼瞅着那酒杯,叶子月一点没有要碰上去的打算,她正要回答,就被示威一般靠在白浪身上的夏雪抢先。

夏雪皮笑肉不笑道,“何止认识啊,我们还很熟呢。厉总您不知道,六年前,我和白浪情投意合,可这叶子月啊,非要插足我们,可惜啊,小三终究是没好下场的。”

小说《萌宝强袭:总裁老爸太傲娇》 第6章 大宝贝的惊人天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写得很入人心,一天看完都哭了很多次,真的还想再看一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