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骁勇狂兵
骁勇狂兵

骁勇狂兵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2 09:07:58

《骁勇狂兵》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都市情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只见,陆骁一路脚点桌椅飞步而来,在邪魅的笑意中,猛地一把将鲍老二虎扑在地,刷的一下拔出别在后腰上的手枪顶在了鲍老二抽搐的肥脸上。“兄……兄弟,有话好好说,你还年轻,千万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啊!”鲍老二哆嗦着嘴唇,双眼惊恐的看着黑黝黝的金属枪身,一股死亡的威胁瞬间压迫在了他的心头。“少他妈的废话!叫你的人都给我闪开!全部靠边!”陆骁沸然变色,用枪狠狠的戳着鲍老二的肥脸,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展开全部

救人行动

话音未落,陆骁赶紧收住,差点说漏嘴了,于是立马心虚的埋头专心当个吃货。

不过,这种下一时的动作怎么会逃过唐妙彤这位美术老师的双眼,善于捕捉人物神态的她顿时脱口追问道:“执行任务?执行什么任务?你是?”

“我是学开挖掘机的,以前跟同乡一起去非洲修过路!”陆骁暗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惊呼一声好险,差点被识破了。

“开挖掘机?现在开挖掘机的都这么能打?什么时候兰翔改武校了?”唐妙彤颇为惊讶的嘀咕一句。

不过,当她转念一想到白天那茬子事,顿时玉面绯红的端起酒杯感激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今天白天为我出头,你……你打拳的样子好Man啊!”

闻言,陆骁微微一愣,随即将滑溜到嘴边的半截面条吸溜进嘴后,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算啥?不过是打一群土鸡瓦狗罢了!”

“唉……可我还是有些担心,听说洗浴城的老板来头很大,还在衙门抱了几根粗腿呢?”唐妙彤蹙了蹙秀眉,似乎有些胃口欠佳的搅着意面道。

“叮叮叮……”

谁知话音刚落,还没容陆骁组织语言宽慰几句,忽然唐妙彤摆在桌边的手机铃声响了。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顿时狐疑的接起电话道:“喂!晓晓,有事吗?你先别哭,慢慢说……什么?你和班上的同学被扣在洗浴城了?”

……

华灯初上,一辆Minicooper缓缓驶到洗浴城门口,随着性感的尾灯亮起,在阵刹车声中,陆骁缓缓叹气道:“你真的不打算报警?”

“报警?”唐妙彤神情忧郁的看了看洗浴城闪烁的霓虹灯,随即摇了摇头道:“算了!这些地头蛇滑的很,要是抓不住现行,警察也很难定他们的罪!

既然他们指明要我过来才肯放人,那说明他们可能还是想和平解决的?”

“不要对这些人渣心存太多幻想,我感觉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一时想不通其中关窍的陆骁颇为烦闷的摸出一根烟叼在唇间,不过随即他又将烟拿下,剑眉舒展的看向唐妙彤道:“走吧!我陪你进去瞧瞧!”

“可……可这并不关你的事啊!”唐妙彤欲言又止的看着陆骁,当她读到陆骁眼神里回应的坚毅时,她深知一切都已不必多说了。

随即二人因为心系被扣押的学生,当即也不便再迟疑下去,大步向着洗浴城内里走去。

一路上,出乎陆骁意料的是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前来消费的客人,从走廊两边到大厅各角落,均是分布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

虽说这群密密麻麻分布的壮汉们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言语和动作,但陆骁深知,当他们亮出武器,恐怕就是一支对付自己的生力军。

“唐老师是吧?请您跟我来,这边请!”大厅中央一位经理模样的男子客气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陆骁与唐妙彤相视一眼,为了此行的目的,二人毫不犹豫的跟着这位经理往另外一处拐角走去。

转过走廊,经理将陆骁带到了一处表演中心模样的大厅,在开门的一刹那,忽然聚光灯亮起,刷的一下笼罩在陆骁和唐妙彤二人的头上。

陆骁眯缝起眼睛,本能的偏头并伸手为唐妙彤挡了挡惨白刺眼的灯光,不过让他始料不及的是,随着“咔嚓”一声轻响,大堂经理反锁两扇特制钢板大门退了出去。

见状陆骁心下大惊,暗道一声糟糕,不过出于宽慰唐妙彤的关系,他并未露出任何声色,反倒是拍了拍吓得一脸惊骇的唐妙彤,示意她别紧张。

“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今晚的两个小宝贝儿入场!”

骤然之间,一声洪亮振耳的嗓音从音响中传出,只见昏暗的光线中,一位胖子模样的人跳上桌子操起话筒大吼道,周边看不真切的黑暗角落里更是传出潮水般的欢呼声。

不过,更令陆骁有些傻眼的是,忽然有个熟悉的身影跳到中间位置的沙发上,冲他们挥手道:“嘿!老婊子,我在这里呢!”

循声看去,陆骁和唐妙彤一时有些气结,原来正是今天白天挑事的沈芸菲。

然而,让他们更想不到的是沈芸菲旁边传来一阵哭腔:“唐老师,对不起,我把打这个电话的话,他们就要……就要集体折磨我和其他几个同学……还要扒光衣服扔到大街上去!”

唐妙彤一眼认出说话之人便是刚才打电话求救的晓晓,唐妙彤面对这呼之欲出的谜底,身心遭受剧烈冲击的唐妙彤本能的看向身边唯一能够依靠的陆骁,颤抖的娇躯更是忍不住伸出双手紧紧攀附住陆骁矫健有力的臂弯。

然而,此时此刻,陆骁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同,他仍旧像往常一样波澜不惊的笑着,丝毫看不出有半点紧张。

“唉……想请我们过来直接明说嘛!搞这么大的阵仗干嘛?都坐!都坐!咱们自家兄弟不搞那些排场!”

陆骁笑呵呵的拉起唐妙彤找了一处大沙发坐下,随即自来熟的挥手四下招呼道,仿佛今晚他才是这里的大哥!

“嘿嘿!小子,好胆色!就凭这一点,只要你愿意交出不属于你的东西,那许大鹏的位置我给你坐!”

肥头大耳的鲍老二再次拿起话筒冲陆骁隔空蛊惑道,不过似乎言语里多了几分真诚,似有真心招揽之意。

闻言,陆骁双脚惬意的搭在茶几上,仰身揉了揉头皮,看起来似乎像是有些心动了。

半响,众人怀着让其倒戈的心态,耐心的等待着,仿佛在煎熬和期盼中,时间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想问一句,我做人好端端的,干嘛要去当狗呢?”陆骁忽然斜眼环视众人,挑眉轻笑道。

然而,此言一出,顿感被戏耍的混混们一时之间群情激奋,纷纷振臂怒骂,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将陆骁大卸八块,方解心头之恨!

但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本该比他们还要震怒的老大忽然心平气和的发话了:“安静!安静!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鲍某人手黑了!

两个选择,一你们交出那天在刘天豹身上捡的东西,并且你身边那个妞保证别来挡我的财路,那么你在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后,就可以离开了!

第二个选择就是,我叫兄弟们亲自上来取!嘿嘿……你也看到了,今晚我备下了多少人手,还有很多你们想不到的手段,任你是黄飞鸿在世,恐怕今晚也难逃这一遭!”

话音刚落,早就蓄势待发的陆骁猛的一把抡起桌上的烟灰缸,转身宛如流星坠地般,嗖的一下将烟灰缸投掷了出去。

只听一声闷响,鲍老二肥胖的身躯猛地一头栽了下去。

全场在此刻忽然猛地一下变得鸦雀无声了,谁也没有料到陆骁竟然在此时此刻率先发难?简直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的命长!

然而,陆骁正是趁着众人倒吸凉气的空档,猛地一下丹田提气,没容身旁唐妙彤有丝毫反应,当即一把裹挟住她纤细的腰身,宛如鬼魅一般,连翻七八处障碍,刷的一下跃到了歌舞表演的钢架台上!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豹老二在捂着满脸鲜血再次站起来时,当即发出了全场雷霆般的震怒:“给我上!死活不论!”

此言一出,哗啦一声,一直藏身在鲍老二周围护卫的一队武装忽然站了起来。

而此刻,陆骁刚拉开舞台化妆间的小门,不容分说的将唐妙彤推了进去,并叮嘱她锁门。

在其转身的那一刹那,他不禁面色有些抽搐了,纵然他一进门就开始观察环境,暗自构思了一个应对方案。

但当他真正面对的时候,忽然间他有些失算了,万万没想到鲍老二竟有如此实力!

只见卡座中央,两组身着防刺服,手拿防暴盾和月牙钢叉的壮汉正大踏步走来,单单不说具体实力,光是纵队行进那份威慑,就足以让陆骁动容了!

“妈的!这可是制服极度危险分子才有的待遇啊!没想到这个鲍老二竟然也敢照猫画虎?”

陆骁震惊的愣了愣神,随即习惯性抄起旁边的话筒架子,横枪跃马般严阵以待,经年累月的战场厮杀仿佛在此刻被唤醒一般,令他兴奋的莫名舔舐嘴唇,眼里散发出浓浓战意。

“咚!咚!咚……”

一连串沉闷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整齐有力的步伐无时无刻不在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然而此时身处中心位置的陆骁感受尤为明显,他眼看着两组重装队伍缓缓登上舞台后迅速变阵持盾,像是两堵墙似的,一左一右的压迫而来。

面对对方步步紧逼之态势,陆骁深知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的道理,在双方距离六七米的时候,他骤然动手了。

“嘭!”

只听一声闷响,陆骁瞧准时机,一话筒架戳翻了其中以为持盾人员,顿时包围圈中惊现一处缺口。

以一敌十

而下一秒伴随着对方防暴叉双叉并出时,早有提防的陆骁迅速利用话筒金属架长度的优势,噔噔两声挑开钢叉的威胁,风卷落叶般,顺势扫中左右二人的颈部。

不出陆骁所料,防刺服的薄弱环节依旧是头颈相连的活动处,一击之下,转眼间便将二人打翻在地,正面中门似有洞开之机!

眼见如此,陆骁暗自正想长舒一口气,然而忽然间四周风声起,原来不知何时,四柄防暴叉已经瞬时叉在了他的腰腹之处,当场便令他下身已然是动弹不得!

一见陆骁已然被叉住,看的颇为有些心惊胆战的鲍老二随即叉腰狂笑道:“哈哈……老子还以为你多能耐呢?小泥鳅终究是翻不起大浪……”

话音未落,鲍老二瞬间呆住了,他万万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变态之人!

只见陆骁虽然下身被数把防暴叉牢牢压住,但上半身自由的两手却丝毫没有空闲着。

在看到其余两把防暴叉飞刺而来时,他闪电般的探爪而出了,两手刹那间犹如铁钳一般牢牢将钢叉的主干握住,令其一时之间竟不能挺进分毫!

僵持数秒之后,陆骁深腰提气,扎马步的瞬间将浑身肌肉高高鼓起,像是灌入多少苍然劲道一般,顷刻间便借着钢叉杠杆将左右两位持叉人员高高举了起来。

两位双脚离地之人何曾见过如此阵仗,惊慌间竟然将钢叉脱手想要逃离,不过伴着陆骁一声冷哼,随之呼啸而来的钢叉扫棍迅速结束了他们的幻想。

在接连扫翻两人之后,其余几位死命压着陆骁下半身的持叉者各个面如土色,如若不是日常还算训练有素,现在早就想抛下与陆骁这等凶魔对阵的任务,转身撒丫子开溜了!

一招得手,陆骁再不迟疑,手舞双叉,凭借昔日战训时的记忆,迅速找准防刺服的薄弱点,或挑或刺,或抡或劈,宛如切瓜砍菜一般,眨眼便将台上的两组重装队伍收拾了个干净。

一见此变故,鲍老二惊骇之余连忙挥手大喊道:“保安队拿电棍上,给老子电瘫他!”

闻言,早就将手里电棒嗞嗞开启的保安队伍迅速蜂拥而上,各个似乎都对手中的家伙展露出信心百倍的模样!

见状,陆骁有些暗自懊恼自己太轻敌了,没想这个小小的洗浴城老板竟然如此财雄势大!

不过,既然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多想也无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心念及此,陆骁顿感豪气冲天,拎起话筒金属架,不退反进的迎了上去。

他只觉周边都是人声呼啸,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带队冲锋的时刻,一股有敌无我的悲凉之感瞬间涌上心头,浑身上下更是肾上腺素瞬间飙升的令人发狂。

只见陷入众保安围困的陆骁枪出如龙、身快似魅,在左冲右突之间,迅速腾挪闪躲出了一片空地。

不过,奈何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纵然棍扫一大片,但难免有部分漏网之鱼滑入内围,压迫的陆骁周边活动范围越来越少,金属架的长度优势更是无从得以发出。

到了如今这步田地,即便看起来越战越勇的陆骁也深知,再拖下去,自己稍有不慎,便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一想到这里,陆骁瞧准时机,猛地一甩棍锋,在轻挽枪花逼退众人之际,噌的一下便是一招鱼跃龙门,曲腹展臂的一下抓住了中央空调的通风口,似乎想要借机跳出包围圈再来与之周旋。

不过,当他仰起身躯准备蓄势荡出去时,忽然脸上神情一愣,随即眼中大放异彩的看着身下挥舞电棒的保安森然一笑,让人顿觉面对血海修罗般,忽然心生不寒而栗之感。

然而,不待众人浑身的冷颤打完,忽然身形矫健的如同灵猴一般的陆骁以一种奇怪的壁虎攀爬之势顺着排风通道爬去,并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一脚一个,将沿途的消防喷头悉数蹬了个干净!

“哗~”

密如牛毛的细雨瞬间井喷而出,像淋雨花洒一般转眼将懵逼的众人浇了个通透。

不过,最要命的并不是惨如落汤鸡,反倒是他们一直嚣张开启,并引以为傲的高压电棒瞬间导电反噬,呼吸之间便被电的抽搐满地,口吐白沫了。

“妈的!开门再放人进来!一起上,老子不信他是铁打的!”鲍老二看的是又惊又怒,当即慌张的大喊道。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厚实的演艺厅大门被打开了,走廊之上无数手持片刀棍棒的混混鱼贯而入,犹如汹涌的人潮一般向着舞台之上扑来!

不过,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陆骁似乎并未有任何惊慌的模样,反倒是根据消防喷头的距离在用手机电筒搜寻着什么?

终于他贴在墙壁上摸索的双手忽然感到一丝诧异,随即他兴奋的涨红着脸,一把拉开消防栓壁箱,抄起一瓶灭火器转身大喊道:“嘿!来尝尝这个!”

说话间,陆骁猛地将气压阀门拨到最到,冲着最前排有些始料未及的混混们喷去!

“噗嗤!”

混合着干粉和二氧化碳的味道,一大团乳白色的泡沫直接扫喷入人群之中,一时之间,混混们顿感视线受阻,呼吸困难,更有甚者直接呛翻在地。

“别急!还有更好玩的!”

话音刚落,陆骁猛地搂抱起消防栓的橡皮管高压水枪,犹如犁庭扫穴般哗啦啦的冲倒了一大片,随即他水龙头往下一压,当即将台下众人冲了个人仰马翻!

眼见局面失控到如此地步,鲍老二顾不得理会被冲的落花流水、七零八落的手下,更顾不得去管龙震霆所交待的任务,当即掩面带上几个心腹便想趁乱先撤出去。

然而,不等鲍老二甩着肥胖的身躯迈开几步,忽然顿感身后脚步轻点、劲风暗袭!

当他本能的回头去看时,脸上的表情忽然间僵住了,瞳孔瞬间扩张到无线大!

只见,陆骁一路脚点桌椅飞步而来,在邪魅的笑意中,猛地一把将鲍老二虎扑在地,刷的一下拔出别在后腰上的手枪顶在了鲍老二抽搐的肥脸上。

“兄……兄弟,有话好好说,你还年轻,千万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啊!”

鲍老二哆嗦着嘴唇,双眼惊恐的看着黑黝黝的金属枪身,一股死亡的威胁瞬间压迫在了他的心头。

“少他妈的废话!叫你的人都给我闪开!全部靠边!”

陆骁沸然变色,用枪狠狠的戳着鲍老二的肥脸,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而此时的鲍老二哪还有半分先前的枭雄之姿,吓的他浑身抖如筛糠的扯着嗓子大喊:“快!都他妈愣着干什么!照他说的做……老子出事,你们都他妈喝西北风去!”

此言一出,顿时吓得众小弟元神归位,生怕陆骁一个冲动把他们的饭碗给砸了,于是各个乖巧的像只小猫咪般退到了墙脚。

“唐老师,你可以出来了!把你的学生带上!咱们走!”

陆骁猛地提一口气放声高喊道,声音宛如洪钟大吕一般,顿时将整个大厅振的嗡嗡作响,似乎还形成了音浪。

“咔嚓!”

舞台化妆间的小门打开了,唐妙彤探头探脑的往外看了看,似乎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场景,这还是自己刚进来时的演艺大厅吗?整个就是一片狼藉!

随即,她顺着众人聚焦的目光,忽然发现喊她的陆骁正像一只下山猛虎一般将鲍老二摁在地上,而且鲍老二的脑门上还顶着一把漆黑的手枪!

“唐老师,别发愣啊!赶紧带上你的学生走!”陆骁眼见唐妙彤神情恍惚的模样,不由的暗自着急道。

闻言,唐妙彤如梦方醒般跌跌撞撞的走下台子,径直走到几位早已吓的魂不附体的女学生面前,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拉起她们往外走。

而此时,一旁环抱双臂的始作俑者沈芸菲仍旧不忘冲着唐妙彤射出一阵怨毒之色,似乎她还有些不肯善罢甘休!

不过,这点小心思怎么会逃过陆骁的法眼,在捕捉到沈芸菲脸上的阴沉之色后,他用枪敲着鲍老二的肥脸道:“喏!看到没有?叫那个小贱人给我滚到大街跪着,自己扇耳光认错!快点!”

闻言,鲍老二先是微微一愣,不过眼瞧着陆骁意有所指的方向,瞬间会过意来,当即讨好式的冲陆骁点了点头,转头对着沈芸菲怒斥道:“还他妈傻杵着做什么?木头人吗?快去照做!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此言一出,浓妆艳抹的沈芸菲瞬间有些崩不住了,眼泪犹如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下,转眼便闹了一个大花脸。

不过,即便如此,迫于鲍老二的淫威,她只得忍气吞声的默默向着门外走去……

随即,陆骁一把拽起鲍老二的衣领,以他为人肉盾牌,带着唐妙彤和几个女学生沿着来时的路缓缓退去。

一路上,或是因为被陆骁凶悍的气势所吓住了,又或是因为老大被人用枪顶着,总之陆骁顺利的从众目睽睽之下将鲍老二提溜到了大街上。

“啪!啪……”

轻脆的耳光声恰当好处的响起,在夜里静谧的大街上显得如此的怪异……

陆骁, 唐妙彤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author所有书都刷完了,真的超爱《骁勇狂兵》这个文风,男主不种马不圣母,各类女主之间也不会互撕勾心斗角,真的是很棒的作者很棒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