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都市狂傲仙尊
都市狂傲仙尊

都市狂傲仙尊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2 09:16:19

《都市狂傲仙尊》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异能小说,为大家带来了陈炎 韩玉的故事:淡淡的女性特有的体香漂来,闻得陈炎一阵头晕目炫。“吗的,枉我堂堂五百年修为,竟然会在这等事物面失去了定力,重生之后,连过去的修行也一并消失了吗?”陈炎目不转睛,心里却有些挣扎了起来。“听明白了吗?”韩玉老师讲完,问道,但是抬眼一看,竟然发现陈炎的注意力并不在课题上,以为是中署没缓过来,接着又关切地摸着陈炎的头问道:“还是觉得不舒服吗?要不到床上休息一会吧!”
展开全部

都市狂傲仙尊:韩玉老师的专职保姆

“陈炎?你个小混蛋……你怎么了?快起来啊。压到我了。”

韩玉老师此时心急如焚,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陈炎,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情,真是大逆不道。

“他的脸,竟然,就这样压在我的……”韩玉老师满脸通红,想要把陈炎推开,但无耐后者吨位实在太大,以韩玉老师娇小的身子根本无法发力从陈炎和地面之间挣脱出来。

“呃……”陈炎从卧倒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压在了哪种柔软之上,只是因为脑袋仍然有些沉重而无法抬起。

“这是……怎么了?”陈炎心里闪过诸多疑惑,但马上就想到,自己刚才突破了“主宰”之境,已然进入到那数万亿年来只有寥寥几人达到过的境地,可是,为什么却偏偏是回到了这里?

难道无数人所追寻的修真大道之止境,竟是女人的两朵……

这时,陈炎的大脑开始得以掌控身体,不知这两个柔软的肉馕是谁的,别不是哪个良家妇女,等会要招来调嬉猥谢之罪了。

迅速爬起来后,陈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韩玉老师。

在那一瞬间,陈炎明白了,自己并没有突破进入修真最高境界的颠峰,而是重生了,回到2015年。

韩玉就是他高中时的语文老师,现在是在韩玉老师的家里,陈炎是为了补课而来,却没想到就在刚才,自己从五百年后穿越重生回来,回到年少时的身体后陈炎一阵玄晕,晕倒在韩玉老师的身上,便有了开头那一幕。

“小混蛋,陈炎……快拉老师起来啊!”韩玉老师也不知叫了几声,慢慢透进陈炎的意识当中。

陈炎这才反应过来,韩玉老师还躺在地上呢。

低头看去,陈炎不由得热血膨胀,他想起来了,现在下是严酷夏末刚刚开学时,而且自己前世的这个时候老实天真,和老师的关系又比较近,其实算起来两人还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呢。

韩玉老师在家里面也就比较随意,只穿了件白色宽领的长T衅,不仅是半透明的而且还直套至大腿中部偏上一点的地方,所以以下的部份,也不见半分摭布,雪白的大长腿甚为夺眼,粉色的小拖鞋更是把人撩得心急如焚。

两肩处还挂着粉色的肩带,倒地后领口歪向一则,整个肩膀都暴露在外,韩玉老师仍然满脸通红,刚才她被那重达百斤的力道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直到陈炎起身回忆时她也没法缓过劲,是以便叫陈炎帮忙。

陈炎吞了吞口水,前世的今天以前,他可是不敢有杂想的,然而在经历了数百年的异界纵横后,也见过不少,自然懂得不看白不看的道理。

“哦~”陈炎马上反应过来,忙附下身去将韩玉老师从地上拉了起来。

“韩老师对不起,刚才我可能是中署了,所以才会……”陈炎忙解释道。

韩老师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听见陈炎说中署,忙说道:“啊?那你快坐下,都怪老师,没把风扇开到最大,把你热着了。”

说着,韩玉老师便过去给陈炎倒了杯水,“慢点喝。”同时转身去调节风扇的档位。

接过水杯,陈炎发现这竟然是印着粉色卡通图案的瓷杯,是韩玉老师专用的。扭头想看看韩老师有没有注意到,却是发现,她竟然在弯腰按档位……

昂起头咕噜几下就把水喝个精光,总算是把妖火给压了下去,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刚才以前的自己了。

不过重生一次,自然是要把日子过足了的。

再次坐回桌前,韩老师已经把风扇调到三档,同时也把窗给全开了,可是陈炎此时却如同屁股坐在火炭上面,变得十分不自然起来。

因为韩老师来到身边,弯下腰,那像白葱被剥去外皮般白嫩的玉手指着书本上的题目,口吐兰气地在给陈炎讲解诗的意境,可是此时的陈炎一点也听不进去,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韩老师宽松的衣令里头,那浩瀚隆起如白玉的皮肤下血管看得一清二楚。

淡淡的女性特有的体香漂来,闻得陈炎一阵头晕目炫。

“吗的,枉我堂堂五百年修为,竟然会在这等事物面失去了定力,重生之后,连过去的修行也一并消失了吗?”陈炎目不转睛,心里却有些挣扎了起来。

“听明白了吗?”韩玉老师讲完,问道,但是抬眼一看,竟然发现陈炎的注意力并不在课题上,以为是中署没缓过来,接着又关切地摸着陈炎的头问道:“还是觉得不舒服吗?要不到床上休息一会吧!”

我去。

这里只有韩老师专属的一张床,可见韩老师对陈炎是多么的关心。

但这毕竟是韩老师的床,自己躺上去休息干嘛呢?糊思乱想只会让陈炎觉得自己很猬锁。

于是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有点口渴。”

“啊~瞧我这记性,忘了天热是要多喝水的。”韩老师说着,便再次拿起刚才给陈炎喝水的那个杯子去打水,这一次她是背对着陈炎,弯下腰在饮水机那里打水,身上的衣服也随着弯腰的动作往前拉扯,后面就照顾不到了。

穿的竟然是一条运动紧身短裤,小三角的轮廓竟然也给勾勒出来了。

槽。

陈炎发现自己那异界五百年全特么白活了。要说以前,在异界什么场面没有见过,怎么这回竟被韩老师的这两个动作给收服了?

一杯水下肚,总算是把刚刚燃起的妖火再次浇灭了。

陈炎默念着前世熟记的《静心诀》,这才将心里的部份杂念去除,应该是刚刚重生,意识和接受力都有些混乱,所以才会总是将目光锁定在韩老师身上。

念完《静心诀》,陈炎的精神就好多了,同时感受着体内的真气,结果发现那移山填海的浩翰之势竟然只剩下“聚气期”的黄阶,最底一阶,真真是让自己从头再来啊。

前世在异界,修真者主要分为聚气、金丹、元婴、融天、化天、通天、真虚、大乘、主宰等九大境界,每一个大的境界又分别有天、地、玄、黄四个小境界,天阶为最高。

但即便是在最低一阶,也能随意施展一些小法术,混身力量可一掌削去大理石的一角,在地球这个地方算是神人了。

幸运的是灵魂的感知力也跟随着记忆一起回到少年,只是因为在突破之时损伤过大,从当时的最高层九段跌落回如今只的一缕残能,最多也就二层的力量,即便是在异界,也是相当高的成就了,更别提如今的地球。只要他集中精力,三米外的蚂蚁调情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起码让陈炎知道,重生是真的,并不是什么心魔劫。

“前世我虽是不世之才,但也因此傲慢膨胀,修练精进之时为求快而忽略了部份道级的巩固蕴养,在后来的道级突破中甚至直接跳级突破,等级实力虽然提升,却也因为过于增进而空墟了根基。”

“而且前世只顾在修真路上高歌猛进,忽略和失去了太多,悔恨之时已无法换回,终成回忆,百年的遗憾叠加之下,铸成了心魔,也许,这就是我无法实破主宰颠峰的原因。”

“没想到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世我定然事事珍惜,不再留下任何的遗憾。”

陈炎心中想着,这一世定要步步稳扎稳打。

“别以为你刚刚中署了,就可以不用干活哦!”韩玉说道,也许是因为数百年历练的气质,韩玉发现灰复精神后的陈炎竟然有种其怪的魔力,她觉得刚刚的晕倒对陈炎来讲并无大碍。

陈炎闻言一愣,他想起来了,韩老师给自己补课可不是免费的,而是让陈炎为她洗衣服作为韩老师的幸苦费,除了洗衣服外,自然还得帮忙打扫房间。

而最匪夷所思的是,韩老师竟然连小内内也是要陈炎来洗。

“存了三天的,哇嘎嘎!”韩老师摆出一个得意的表情,往卫生间一指,门打开着,里面有两个桶塞满了衣服,各种少女喜欢的颜色。

陈炎那个成吉思汗啊,他每隔三四天就会过来补一课,可是现在才三天,竟然就换下来这么多衣服,这女人一天得换多少套衣服啊?

而且,三角、文胸随意就挂在桶边……韩玉好随便。

“今天的课讲完了,去吧。”韩老师大手一挥,像指挥战场上的小兵似的,说道。

不过陈炎却乐此不彼,毕竟这可是女性的衣服,而且竟然还有最为贴身的小三角,虽然已经放了三天,但是上面仍然保留着身上的香味,以前趁韩老师不在的时候,陈炎还会仔细地感受着那种迷人的香味。

陈炎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倒洗衣液将衣服归类分好,韩老师拿着刚才给陈炎喝水的杯子饮水,说道:“哼,这就是你平时不好好学习的结果,不然也不用替我洗衣服来换取补课了。”

摇了摇头,罢了,洗衣应该也算是一种修行,陈炎心道。

“你怎么也不买个洗衣机,冬天的时候这么洗可是会冻伤手的哦。”陈炎说道。

“有你就够啦,谁让你不好好学习哒。”

汗啊,还真把自己当奴隶使唤了。

“我总不能一辈子都给你洗衣服吧。”

“哎呀,冬天还远着呢,赶紧洗,一会陪我吃晚饭逛街!”

“呃……”陈炎发现自己成了职业保姆了。

都市狂傲仙尊:我们要订婚了

衣服洗好,由陈炎负责挂到阳台,韩老师则是进去洗澡,也就是陈炎的前世憨厚老实,韩老师才会对他这么放心。

但陈炎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憨,心底下不知动着什么心思,他又何曾不对韩老师动过杂念?

通俗地来讲,陈炎应该也算是在暗恋着韩玉,但毕竟高考在即,陈炎也没敢动更多的歪心思,只想着要把高考弄顺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来韩老师这里补课了。

不过这回不同,吴可儿虽是自己的最爱,但遇到她之前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期间自己也不能太过寂寞。

凉完衣服后,韩老师仍然在浴室冲凉,透过磨砂的玻璃门,里头嫚妙的身影若隐若现。

“哇靠,老子纵横异界数百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却没想回来后,又再次给韩老师这个小妞给迷上了。”

而这时,陈炎也回想起前世,发生在韩玉老师身上的悲剧——韩玉老师被人强歼致死,但这件事情后来却不了了之,凶手也找不到。

因为在所有的老师里,只有韩玉老师对自己最好,也没有看不起自己,这么热的天还要给自己补课,而且韩玉老师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比褚岩大不了几岁,靓丽动人,情窦初开的褚岩自然也是对韩老师有那么一点小情素。

在得知她受辱死后,褚岩还郁郁寡欢了很长一段时间,仿佛自己失去了亲姐姐一般。

但这一世,褚岩决不希望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算起来现在刚刚开学不久,离那天也不远了呢,管你是哪个王八蛋,这回我不可能再让你逍遥。

这时,韩老师打浴室出来,陈炎眼睛移过去,不由得混身一紧,韩老师竟然只裹着一条浴巾出来,胸膛的上半部份全都张扬在外,肤质象素细腻光滑,此时她正抬起双手盘着头发,那动作别提有多撩人了。

陈炎赶紧把头扭向一边。

“小混蛋,居然还懂得害羞呢!”韩老师嘲笑道。

“该你了,赶紧进去洗洗吧,过来的时候出了一身汗。”

“啊?”陈炎完全傻了,居然要在这里洗澡?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啊,而且里头还存放着韩老师刚刚换下的贴身衣物呢。

“愣着干嘛,混身汗臭,想熏死老娘……师啊。”韩老师说着,一面走到房里找吹风机吹了起来。

刚才讲课的时候也没见把你给熏到啊。不过能在韩老师这里冲个凉水澡,也算是不错的福利。

吞了吞口水,陈炎像木偶似的走向浴室,里头还漂浮着淡淡的香味,已经无法分清是体香还是沐浴液的香味了。

房里吹风机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韩老师说道:“我警告你啊,没我在场可别乱动我的衣服哦,虽然有我身上的味道,但你最好老实点。我会知道的。”说的时候小粉拳还往门外挥舞着,想要让陈炎知道她的历害。

真是五体投地晕死啊!这小妞怎么知道我想要干什么?陈炎满面黑线。

不过经韩老师这么一说,也就变得老实起来了,别看韩老师娇小文弱,历害起来,那可是连学校的那头看门狼犬都怕的。

进去后发现那些布料都摆在最显眼的地方,这小妞就不知道藏起来吗?这是故意的吧!

不由得又要默念一遍《静心诀》,这才把心里蠢蠢欲动的念想给压制下去。估计韩老师已经记住这些衣服的摆方位置了,如果自己乱动被她发现了,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但,手不能动,鼻子总能凑过去吧!

陈炎心里突然坏坏地笑了起来,那一段《静心诀》可算是白念了,这次就当是给自己重生的一次福利吧,一次神不知鬼不觉的秘密行动正在进行着。

陈炎没带衣服,所以还是得穿回刚才那套,虽然有些汗臭,但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浓重了,而且刚也用了点沐浴乳,也把一部份的臭味覆盖住了,剩下一点,当做是男人味吧。

出来后发现韩老师已经穿上一套比较少女的束腰长裙装,上面的图案和花坠把韩老师点缀得灵动可人。

她靠在给陈炎补课的书桌上,说道:“我的衣服你没动吧?”

“没,没动啊,我动你衣服干嘛。”虽然真没动,但是陈炎仍然一阵心虚,仿佛刚才偷偷干的坏事被韩老师发现了一般。

“算你老实,来。”然后韩老师把陈炎拉进房里,拿起吹风机就给陈炎吹起了头发。

两人稍做打扮,便出了门,打车往绿城新区的五马广场奔去。

前世的大道真法修练,陈炎的灵魂力量一度练到最高的第九层,早在第二层的时候他就可以一心二用,所以在车上虽然与韩老师有说有笑,但另外一部分神识却是在感受着路过的地方哪里灵气比较充足。

如今地球不比上古时代,仿佛在有记载的历史时开始,地球上的源气突然枯竭,那种凭人力就可移山填海的浩瀚的洪荒时代切底结束,当然也有一些残存的源气存在于藏风纳水之处,或高山峡谷间,或深海幽冥里,或平地聚气之处,只要用心寻找,总会找得到的。

现在陈炎借助前世超强的灵魂感知力捕抓着周围漂浮的灵气,神识沿着灵气激射出去,发现车子所经之处灵气希薄,有的甚至没有。

凡尘俗世虽然总是要走一回的,但却也不能因此误了修练。

就在车子路过南湖公园的时候,陈炎突然一个机灵。

源气?还真被我找着了。

于是陈炎神识往外一撒,便马上就找到了哪个地方源气最为充裕,他生活在这个城市,对这里也很熟,往车外瞄了一眼记住这个位置,便继续和韩老师谈笑风声。

五马广场,在绿城算是城市的另一个中心,才建设十几年,各方面娱乐餐饮设施都比较齐全和集中,而且现在正是开学季,附近的大学生中学生很多,十分的热闹。

下车之后,两人吃饱饭准备逛街购物。

韩老师便是一把挽住了陈炎的胳膊,陈炎愣了一下,还是那样柔软,韩玉老师可是个大美人儿,不由得则眼看了一眼,老师今天穿的清凉简约,胸膛半摭半露,也只是在放松的时候才有这样的福利,上课的话老师穿的都是比较正统,现在看到那北半球,陈炎喉咙顿觉一阵干渴。

“小混蛋,眼睛往哪看呢?”韩老师突然在陈炎的手是狠狠地掐了一把。

“啊~没有啊,我有点渴,想看看哪里有水卖。”陈炎忙解释道。

“你往我脖子下看就能找水吗?真服了你;等着,我去买水。”韩老师知道现在的陈炎大不如前,所以没打算让他花钱,左右看了看,马上就在不远处看到了有卖水的地方,便往那边走去。

陈炎心说你要是愿意,我还真能找着水。

打量着四周,五百年了,终于又回到这个地方,虽然自己曾经在这里生活,但过去这么久,倒也觉得新鲜,而且在这新鲜当中也有一种亲切,这让陈炎感觉很温暖。

却在这时,一辆野马在他前面不远的路边停下,一个青年打车上走下来,约摸二十岁的年纪,着装很低调时尚又豪气,手戴江诗丹顿脚踩贝路帝,陈炎马上就认出来是谁。

“陈松木?”

“我们要订婚了。”那人一下车就说道。

陈炎没有像上回听到这个消息那样痛苦和绝望,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因为在后来的某一天,陈炎偶然得知正是此人的老爹联合其他几个老板下套,搞得父亲破产的,而现在,陈松木要跟本来是于自己的未婚妻订婚,虽然她才刚满十七岁,但是双方家族间有生意上的来往,必须要马上把事情确定下来。

而这事能成的关建原因还是,夏雨柔并不反对。

而前世,陈炎不知怎么就去了。

“没错是我,十月一号下午两点开始,桃源路希尔顿大酒店二楼,鉴于你跟雨柔以前的关系,你来吧。”陈松木略带着挑衅的语气,说道。心想过来我就让你吃屎。

“若不是我父亲破产,你现在应该是坐在我的车里吧!不过,这让我看清了你的面目。”陈炎心道,以这种方式来往高处爬的女人,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贫贱。

今时的陈炎已然大不相同,上回你让我屈辱一生,这回,我要让你尽数奉还。

“好啊,我一定到。”陈炎两手插着裤代,淡淡地说道。

陈松木也是为之一愣,在这之前陈炎可是和夏雨柔有约在先,现在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陈松木没想到陈炎能保持这么心平气和。

陈松木打了个响指,说道:“等你。”

坐上车,夏雨柔轻声说道:“干嘛要邀请他啊?你看他那样多寒酸,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出现在那里,咱们的订婚酒会多掉档次啊!”

这话虽然说得很轻,但是站在不远的陈炎却是听得真切。

“他要不来,订婚酒会就显得无聊多了!他以前也是个身家千万的公子哥呢,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啊!”陈松木带着轻蔑的语气说道,这意就是这次得搞他个外燋里嫩。

远处的陈炎知道,陈松木就是想拿自己来寻开心,那好吧,这一次,我将让你身败名裂。

不过还有一个月,离那天还有点远,陈炎的心思马上就放回到当前,一会回去之后,定是要勤加修练的。

陈炎, 韩玉完本试读结束。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都市狂傲仙尊》的文章不够生动,细节描写有点少。故事本身还是不错的,继续努力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