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神墟
神墟

神墟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8 12:38:50

《神墟》的主要情节是:它看出来了,那个女的和江少流很亲,两个男的不像好东西。“全是废物!”李想眉头一皱,声音有怒气:“敢对小云的哥哥出手,自己不长眼睛,死了活该!”灰发青年微微一怔,两眼眯起,目光看向江少流。一眼之下,江少流表情不变,心脏陡然收紧。小白在他身后虎毛倒竖,眼中隐有惊恐!他很强!和灰发青年对视,江少流体内热流奔涌,将他目光中的压迫之力扛住。齐天衍圣诀暗暗运转,呼吸几次,闷郁之意消散,胸臆舒泰。
展开全部

神墟:宏发看门狗

和排长告别,江少流跨上虎背,小白一溜小跑,迅速离开。

围墙附近的重型热武器让它心惊胆颤,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排长,为什么不邀请他加入部队?”排长身边,一名年轻士兵有些疑惑:“部队不是一直在招揽强者吗?”

看着小白身后扬起的滚滚烟尘,排长沉声道:“征兵广告铺天盖地,这样的强者,要加入军队根本不需要邀请。我们得到他的好感就可以,多说无益!”

小白背上,江少流心情舒畅。

进入聚集区,没有怪兽威胁,道路依旧有些远,但能感受到烟火气。

是生活的味道,城市的气息。

越往前走,零零星星的住宅开始出现。住在里面的都是普通人,他们远远看着小白的巨大身躯,眼神里有些畏惧。一些小孩好奇兴奋,指着小白手舞足蹈。

有的家长则是搂住了身边的孩子,生怕小白暴起伤人。

他们猜测江少流是能够驯服怪兽的强者,看向他的时候,目光很是尊敬。

“你好,请问最近的公安局在哪儿?”在一位年轻妇女身旁不远处停下,江少流一脸温和:“能跟我说一下吗?”

妇女身边,两颗大眼珠骨碌碌直转的小男孩伸出小手,指着南边,声音稚嫩清脆:“叔叔,往前走很远,你再找人问问。”

说着,男孩目光在小白身上打量,一脸羡慕:“叔叔,你真厉害,能抓住大老虎!”

“小朋友,谢谢你啊!”江少流微微一笑,从手边花篮拿起一枚野果扔过去:“送给你!”

继续前行,人烟越来越密集。饱受怪兽摧残的城市正在逐渐恢复,没有闲着的人,灾难里的民族表现出了顽强的意志和韧性,他们从鲜血中站起,从废墟中走出,重建家园。

路边张贴着征兵海报,商场的广告屏上不时播放人类强者和怪兽战斗的视频,他们无一例外的获胜,给惶恐的人们最有力的慰藉。

江少流骑在小白背上,目光从那些征兵海报和广告屏上扫过,落在了一块公交站牌上。

公安局已经不远,再走两个路口就到,江少流脸上露出难色。

“补办身份证需要手续费,咱没钱啊!”江少流摸着小白的脑袋,感觉有些头疼。

身份证是放在钱包里的,两个月以前就跟手机一起丢失,江少流现在才想起来,补办身份证也得花钱!

小白摇头晃脑,它听不懂。

“算了,先借电话打给小云!”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江少流深深感受到了这句话的道理。

即便是在灾难之中,云港市的人们依旧保有着原本的友善和热情,江少流没用多久就跟街上的行人借到电话,接通之后,妹妹江小云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好,请问哪位?”

“小云,是我!”江少流声音平静:“我到市南区了,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听到哥哥的声音,江小云很开心:“哥,我现在有事情,你来宏发集团,我很快过去!”

说完,江小云挂掉电话,盲音嘟嘟响起。

看着手中屏幕暗淡的手机,江少流脑门一阵发懵:“这就挂了,够利索的!”

把手机还给路人,江少流道谢之后跳到小白背上,按照路牌指示的方向,往宏发集团前进。

宏发集团坐落在云港市南区工业园,以生物制药为主体,原本占地1000多万平方米,员工超过一万,是云港市最大的集团企业之一。

自从天地异变之后,宏发集团老总李宏发大手笔收购了周围的许多中小型企业,建立起了巨大的宏发生物基地,员工继续从本地扩招,更是招揽了不少强者,组建起人数众多的安保部队,成为云港市四大势力之一。

整个云港市南区,军政为辅,真正掌权的反而是宏发集团!

宏发集团正门宽达两百米,光是门口的安保人员就有二十多人,队长孙勇彪五大三粗,肌肉把深青色制服撑的高高鼓起,腰间高强度警棍擦的雪亮,额角一道疤痕格外显眼。

“队长!”孙勇彪旁边,一个小保安伸手指向远处:“快看,有怪兽!”

孙勇彪皱皱眉头,顺着小保安指的方向看去:“在哪?”

二十多名保安全都挤到孙勇彪身后,争先恐后的往外看去。

“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孙勇彪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从安保室开门走出去。

江少流吃完嘴里的野果,从小白背上跳下,迎着孙勇彪走了过去:“你好,我找江小云。”

“江小云?”孙勇彪眼中精光闪动,从头到脚打量起来。

头发偏长,皮肤白净,身上衣服不少地方破损,还有些已经干透的血迹。这是江少流两个月的战果,没有钱,想认真收拾一下都难。

“路上弄的,没办法!”穿着这身装扮进入这么大的公司,江少流多少有些尴尬:“见了我妹妹,换身衣服就好了。”

孙勇彪伸手摸上警棍,双眼微缩,横眉一蹙:“你是江小云的哥哥?”

“嗯!”江少流点点头:“刚给她打过电话,让我来这里找她。”

老总独生子的女朋友,江小云的名字孙勇彪听人说过,他不知道江少流的话有几分真假,哼一声道:“宏发集团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没有领导通知,任何人不得入内!”

大公司有大公司的规矩,江少流点点头表示理解:“没关系,我在门口等。”

江少流越客气,孙勇彪越觉得有问题,目光越发不善,呵斥道:“一边儿待着去,别在这里影响我们企业形象!”

“嗯?”江少流眉毛一挑,心中顿时一沉。

小白在江少流身旁低吼一声,两只虎目死死盯住了孙勇彪,作势欲扑。

孙勇彪身后,二十多名保安相继从安保室冲出,个个手持警棍,一脸凶相。

“小白!”江少流手臂一摆,拦在小白身前,口中冷声道:“规矩这么大,我改天再来!”

说完,江少流转身就走,小白低低咆哮,有些不甘的跟着转身。

“等等!”孙勇彪看向小白的眼神闪过一丝贪婪,阴沉道:“你的驯兽意图伤人,根据公司规定必须扣留,小子,跟我走一趟吧!”

说着,孙勇彪伸手往江少流肩头抓去,手臂上青铜色已然亮起。

“滚!”江少流头都不回,肩膀一晃,猛地撞在孙勇彪青铜化的手臂上。

孙勇彪一声痛呼,手掌蜷缩着收回,疼的直打哆嗦。小白虎尾一甩,直接扫在孙勇彪腰间。

“嘭!”一百八十多斤重的身躯如同沙包,被小白一尾巴扫出十几米,重重落地。

孙勇彪从地面上挣扎站起,抽出腰间警棍,疯狂喊叫:“他敢伤人,给我打!”

二十多名保安嘶吼冲出,团团围上,手中警棍对着江少流和小白迎头砸落。

“都给我滚!”江少流一声怒吼,腰身扭转如龙,双掌交错轰出。

当先的一名保安前胸中掌,身形暴退,接连撞倒几人。

即将落到江少流身上的几根警棍被他一脚踢飞,几名保安痛叫出声,胳膊脱臼,身体踉跄倒退。

“下狠手!”孙勇彪手里拿着对讲机,狠狠咬牙:“出事儿我担着!”

十几名保安互相对视几眼,目光涌出狠辣,其中一人掏出了别在后腰上的匕首,寒光闪闪,冲刺起来,对着江少流小腹扎去。

小白身躯后蹲蓄势,当即就要扑出。江少流一手压住小白额头,手臂一扭之下激起劲风,右手紧握成拳,径直轰在匕首尖上。

“咔嚓!”

匕首激飞,保安倒地哀嚎,一条手臂诡异的向后扭曲,森白骨茬刺破皮肉暴露在制服外面,鲜血四溅。

五根警棍落在了江少流背上,江少流若无所觉,腰身一弓,后背肌肉一绷一弹!

五名保安手臂往后暴甩,警棍脱手飞出,虎口血光迸现,抱着手掌直抖。

“兄弟们马上过来!”孙勇彪扔掉了手里的对讲机,整条右手臂和半边肩膀全部青铜化,上衣撕碎扔在地上,嘶吼着往江少流冲上:“跟我弄死他!”

孙勇彪拳头表面,四根尖刺泛着冷光,是合金材料。

“找死!”江少流心头怒发,手上再不留情,小腿旋转半步,无穷劲力凭地起,浑身热流涌向手臂,肌肉爆鼓,一拳轰出!

“嘭!”

二十多名保安瞬间睁大了眼睛,有的人忍不住弯下腰呕吐,一地狼藉。

孙勇彪的整个右半边身躯没了,骨肉粘连的狰狞伤口里面心脏砰砰跳动,倒在地上抽搐,瞳孔已经放大。

江少流身上染血,双眼血红一片,孙勇彪的血水顺着他手臂跌落,上面还沾着一些紫红色碎肉,散发血腥气。

小白在江少流身后匍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嘴角涎水从牙缝不住滴落,喉咙里“嗬嗬”作响。

远处,上百名保安握着警棍,从四面八方嚎叫着蜂涌而来。

有的握着警棍,有的攥着匕首,有的更是端着防暴枪械。

江少流双掌盘旋交错,脚下步伐变化,双臂劲力排山倒海,空气在他身边扭曲,湍急气流环绕,烈风呼啸。

以一敌百,又有何难!

神墟:灰发李白龙

呼!

一名保安手中警棍离江少流还有半米,就被激荡的气流冲击的倒飞出去。

劲风中心,江少流双掌齐出,口中一声大喝:“撒手!”

冲在最前方的十几名保安握不住手中警棍,虎口撕裂,惊恐往后倒退,眼中满是骇然!

随后冲上的几十名保安或是中掌,或是被江少流拳脚碰到,骨断筋折,在地上挣命,爬不起来。

“滚开!”江少流刹那间转身,轰出七拳六脚!

十多名保安脚跟离地,身躯平行地面,往后倒飞出十几米,胸前制服的扣子都崩碎,口中全部吐血,有的直接昏厥。

“他太厉害,开枪!”有人大声喊叫:“打他的脸!”

江少流瞳孔微微一缩。

一百多名保安如潮水般散开,给枪手留出射击空间,强化橡胶材质的防暴弹如同暴雨,从二十多名保安手中的枪口往江少流身上倾泻!

“嘭!”

江少流眼中厉光一闪,身形暴冲,迎着防暴弹挥拳,连续轰在好几名保安手中的防暴枪上。

“啊!!”

防爆枪碎裂炸飞,几名保安踉跄倒退几步,两条胳膊无力耷拉下来,哀嚎着,身体瘫软倒地。

江少流出手显然留了分寸,不然,这些保安必死!

小白的巨大身躯从江少流身旁扑出,狂风呼啸,尖牙上寒光闪闪!

无数防暴弹在小白身上集火,雪白皮毛表面荡开无数层涟漪,气浪倒冲。

“吼!”小白双眼血红,血盆大口往前方的一名保安当头咬下!

江少流一手陡然伸出,扯住小白尾巴,疯狂扑击的巨大身躯被他一把拽回。

“嗷!!”小白转头,眼中血色消退,青铜化的虎脸上满是疑惑。

江少流微微摇头,身形电射而出,一连打倒几十名保安。

远处,更多的保安还在继续冲击过来,人数越来越多。

“麻烦!”江少流身躯站定,脸色如冰霜。

小白在他身后摇头甩尾,急的连连咆哮。

江少流不许它出手,自己又一直不下重手,那些保安肆无忌惮,嘴里吆吆喝喝,拿警棍往江少流身上疯狂招呼。

“呼!”江少流深深呼吸,双腿微微下蹲,暖流在体内周天流转,两条胳膊如封似闭,划过一条条浑圆古朴的轨迹,气流纵横肆虐!

小白眼睛亮了起来。

“斗战御魔拳!”

离开山洞之后,江少流第一次施展!

配合齐天衍圣诀,呼吸之间,丝丝热流在四肢百骸间传递,体如山岳,臂如蛟龙,周身毫无破绽!

一些警棍还没有碰上江少流的身体,就被气流冲击脱手,有些保安冲的太急,身体被弹飞,重重摔落在地。呼啸而来的橡胶子弹都纷纷弹射开,打不进去。

运气不好的保安,手臂筋骨扭曲,剧痛难当,在地上打滚惨叫。

几百名保安楞是拿江少流没办法,围着江少流团团转,手里警棍蠢蠢欲动,却不敢再往前冲。

“嗯?”江少流心头一紧。

不远处,一名保安悄悄取出了防暴枪里的橡胶防暴弹,换上了十几厘米长的合金子弹,泛着冷光。

“找死!”江少流拳法一变,口中怒喝,身形腾空跳起,弹头从他身下一闪即逝,拳头边缘狂风激爆!

半空五米高处,江少流伸展臂膀,如神猿舒腰,身体后仰如弓,折出一个极为夸张的弧度,而后猛然挥拳,凌空轰下!

山洞壁画上,巨猿降服雄狮,用的正是这招!

不同的是,巨猿用的是掌,江少流用的是拳!

“轰!”阴险保安头颅爆碎,脑浆激射四溅,无头尸体还没倒地,又被江少流一脚踹上!

砰砰砰砰砰!

软成一团烂肉的尸体撞在不远处的一名保安身上,口中鲜血狂喷,继续往后倒撞,六七人不由自主倒退,全部倒地吐血,昏死了四五个。

轰死保安队长孙勇彪,江少流再杀一人!

几百名保安吓破了胆,瑟缩着往后退,不敢再上前半步。

小白仰天咆哮,声如滚雷震动四方,额头王字青光大放,威势惊人!

“吱——”

一道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响起,空气中传来刺鼻的橡胶焦糊味,黑色卡迪拉克越野车在地面刹出几十米长的痕迹,停在了江少流不远处。

“哥!”车门打开,一道俏丽身影跑向江少流:“你没事吧!”

小白陡然转头,望向那道跑近江少流的身影,威胁吼叫。

江少流手臂轻轻一摆,阻止小白的行动,迎着那道身影面露笑意:“小云。”

江小云长发及腰,扎在脑后飘起,月白色中短裙,很漂亮,腿很细长,身高将近一米七,比江少流矮半头。

她跑到江少流身前,焦急的擦拭着他脸上鲜血,眼泪都快流出:“怎么搞的啊,哥,你伤在哪儿,怎么这么多血。”

“不是我的!”江少流身躯爆开劲力,原本沾满血污的残破上衣震的粉碎,露出线条流畅的肌肉,皮肤盈润洁净,没有半点伤痕,指着远处倒了一地的保安:“是他们的!”

两人从越野车走下,一人深黑西装笔挺,灰白短发,往江少流看去,脸色阴鸷。

另一人穿着浅色休闲服,对西装青年看似随意的挥了挥手,走到江少流兄妹身边。

“哥,我来介绍!”江小云拉起江少流手掌,笑容有些勉强:“他就是李想,对我很好。”

江少流目光平静。

这个李想比他略矮,脸上带笑,中短发三七分,梳理的一丝不乱,相貌还算不错。

“你好!”李想伸出手:“小云经常提起你,兽医,有爱心。”

江少流伸手和李想握在一起,话语若有所指:“现在的怪兽不需要看病,杀死它们靠拳头,爱心没用。”

李想收回手掌,微微一笑:“我们宏发集团的强者杀死的怪兽更多,保护和帮助民众,才是最大的爱心。”

江小云在旁边看看江少流,再看看李想,有些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是爱心,还是别的?

灰发青年检查了保安们的伤势,走到李想身边,沉声道:“想哥,死了两个,重伤十几个,其他人不严重。”

小白走到江少流身后,身躯低伏,口中低低咆哮,看向李想和灰发青年的目光很是不善。

它看出来了,那个女的和江少流很亲,两个男的不像好东西。

“全是废物!”李想眉头一皱,声音有怒气:“敢对小云的哥哥出手,自己不长眼睛,死了活该!”

灰发青年微微一怔,两眼眯起,目光看向江少流。

一眼之下,江少流表情不变,心脏陡然收紧。小白在他身后虎毛倒竖,眼中隐有惊恐!

他很强!

和灰发青年对视,江少流体内热流奔涌,将他目光中的压迫之力扛住。齐天衍圣诀暗暗运转,呼吸几次,闷郁之意消散,胸臆舒泰。

“咦!”灰发青年有些惊讶。

江小云有些紧张的抱紧了江少流的手臂,气氛不太对,她有些喘不过气,很难受。

李想面色一沉:“白龙!”

灰发青年“白龙”低下头去:“想哥!”

“小云,你哥哥远来是客,路上肯定辛苦。”李想换上一副笑容,声音很轻:“你先带他休息,我去安排宴席。”

江小云目光有些祈求,拉着江少流手臂:“哥……”

“小白,走!”江少流看了白龙一眼,跟着江小云离开。

走出不远,李想怒斥保安的声音传来:“知道他是小云的哥哥还敢动手,是不是不想干了……”

江少流面无表情,任由江小云拉着手掌,平静前行。

……

宏发国际酒店一楼套房内,浴室间水雾升腾,温水沿着江少流平滑的肌肉线条流淌到地面,多日以来的疲惫随流水冲走,身心舒畅。

“呼!”即便是在洗澡,江少流都没有停止齐天衍圣诀的修炼,呼吸间,隐约有白色气流喷吐,胸腹间鼓荡如滚雷,浑身骨骼微微鸣颤。

客厅里,地毯又绵又软,比山洞里冷硬的地面舒服太多。小白懒洋洋的趴在地毯上,两眼眯起,享受着江小云的抚摸。

江小云对小白很是喜欢,抓挠着小白的毛发,脸上笑盈盈的。

“小云!”换上一身干净衣物,江少流走出浴室,毛巾擦拭着头发:“你和那个李想,认识多久了?”

江小云笑着回答道:“我们是大学同学啊,他一直在追我,不过我没有答应。天地异变的时候,他找到了我,一直保护到现在,对我特别好。”

江少流沉默不语,江小云站起身来,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杀了宏发集团的人,不要紧啊,让李想处理就好。灾难爆发的时候,我见过很多……”

说着,江小云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哥,你还没跟我说呢,你怎么那么厉害了,还有小白,你是怎么驯服的?”

路上的时候,江少流已经告诉江小云它叫小白,是进化过的猛虎,实力很强。

“小白的事,过会儿再说。”江少流扔掉手里的毛巾,表情有些严肃:“小云,李想身边那个叫白龙的,是什么人?”

江少流, 尹曼姝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神墟》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