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

抓个妖怪来种田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仙侠武侠

时间:2021-01-27 08:40:47

《抓个妖怪来种田》主要说的是姜洋 许沫沫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几十米外一个死角阴凉处的姜洋翘着二郎腿,边吃苹果边饶有兴致地观瞧着那三人的表演,这不是表演还能算什么?要知道上古时候的息壤膨胀起来连洪水都能顶得住,凭三个人的三把铁锹也想破坏果园?简直痴心妄想!“我现在对息壤妖的控制还不够完整,这可是甲等妖物,肯定还有更大的本事…”姜洋吃完苹果盘坐着把桃木剑置于双膝,开始默念《大道长生诀》上的口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尝试去更深入地理解,好歹以前上学时文化课从来没落下,思维能力倒是强于一般的屯民。
展开全部

抓个妖怪来种田第14章试读

果园一侧,三个青年正抄着铁锹卖力挖掘,为首指挥的赫然是闫婆娘闫彩的儿子黑胖!

这黑胖上次被姜洋压了一头,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说好的日子快到了,姜家仍然没有交钱的意思,今天老妈闫彩终于放话要整一整姜家的园子,他立刻叫上两个兄弟偷摸溜过来准备泄泄愤,看着这些果树长得一棵比一棵茂盛,似乎比前几天看的时候更枝繁叶茂,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老子家的地越长越蔫儿,你家的果树反而越长越盛,贼老天真他妈不公平!”

黑胖一边铲土还一边低声骂骂咧咧,他才不管是不是自己平时不及时浇水、除草才导致家里的稻子长得不好,把所有理由都推到了姜家果园的头上。

电动车噪音小,黑胖三人这边又干得热火朝天,因此并没有察觉到姜洋已经悄然来到不远处观察,他们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多地把果树根系刨断,这样一来果园今年的收成将大大减少,姜家也会深切体会到得罪他们家是什么下场!

“真该用买车剩下的钱买个手机…”

姜洋看了看自己的蓝屏按键手机满心郁闷,这是多好的犯罪现场啊!居然由于手机的问题没法拍下照片,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这三个混球破坏果园?

没错,姜洋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哎?胖哥,你说我是不是眼花了,刚刚明明已经刨过那边了啊!咋的啥痕迹也没有…”

干瘦的刘巴撑着铁锹喘气,边擦汗边往回看,想瞧瞧自己费力折腾出来的工作成果,却愕然发现前一刻刨得稀巴烂的几个土坑全没了!平整得连个脚印都不存在,仿佛几十年没人来过似的…

“少废话!再偷懒的话晚上的烧鸡可没你的份儿啊!”

黑胖头也不抬,他最是了解刘巴好吃懒做的脾性,肯定又是在故意找借口,真真切切刨出来的坑还能自个儿填好?

另一边的李茂嗤笑了几声,同样没搭理刘巴,脑子里已经在想着晚饭要抢烧鸡的哪个部位了。

“怪事…真是我眼花了?”

刘巴揉了揉脑袋,只好嘀嘀咕咕地接着挖坑。

几十米外一个死角阴凉处的姜洋翘着二郎腿,边吃苹果边饶有兴致地观瞧着那三人的表演,这不是表演还能算什么?要知道上古时候的息壤膨胀起来连洪水都能顶得住,凭三个人的三把铁锹也想破坏果园?简直痴心妄想!

“我现在对息壤妖的控制还不够完整,这可是甲等妖物,肯定还有更大的本事…”

姜洋吃完苹果盘坐着把桃木剑置于双膝,开始默念《大道长生诀》上的口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尝试去更深入地理解,好歹以前上学时文化课从来没落下,思维能力倒是强于一般的屯民。

“姜大哥!阿姨叫我来找你回去吃饭呢~”

许沫沫的声音把姜洋从沉思中惊醒,他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钟头,临近黄昏,黑胖三人已由北挖到南,捣鼓自家庄稼地的时候估计都没这么卖力气…

视线落在许沫沫那精致的小脸上,姜洋笑问道:“沫沫这两天在屯委会干得有啥感想?”

“感想倒谈不上,就是以前没想到我居然会适合给人排忧解难,挺新鲜的…咦?”

许沫沫忽然轻咦了一声,转眼看见远处仍在使劲挥舞铁锹刨坑的三人,她蹙眉道:“这是在做什么?帮你家的果园松土吗?那个又黑又胖的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啊!是闫彩的儿子!他们是在搞破坏!”

看着许沫沫夸张的表情变化,姜洋忍不住笑出声来,许沫沫见状气恼道:“笑…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姜大哥准备什么都不做吗?”

“你来之前我确实什么也做不了,但既然你来了,就有解决办法喽~”

姜洋强忍住笑,一本正经地掂了掂手:“借你手机用一下。”

许沫沫不明所以,可还是立刻把手机递过去,姜洋有些生疏地摆弄了几下才找到摄像功能,将镜头对准远处的黑胖三人,停留了一会儿又左右照了照、以便认定这是姜家的果园,其间他动口型跟许沫沫说道:“沫沫,帮我做个证人。”

许沫沫的性子偶尔有点迷糊,但关键时刻的反应并不差,她立刻会意地点点头,见镜头慢慢转向这边,她脸上显出气愤之色地遥遥指着黑胖的身影,道:“看到没有,闫彩阿姨之前故意当众刁难姜大哥一家不成,现在又派出自己的儿子和两个帮手来姜家果园破坏果树,这种行为是在严重损害乡里乡亲的关系!于情于法都不能放任!”

听许沫沫义正词严地说了一大通,姜洋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最后再次朝向黑胖三人奋力挥舞铁锹铲土的情景录了片刻,一段清晰的现场罪证录像就采集完毕,随即他玩味地看着许沫沫说道:“沫沫啊,才知道你还有当领导的潜质~”

“姜大哥可别笑话我了…”

许沫沫俏脸微红,一把抢过手机晃了晃,道:“这个你打算怎么用?”

“当然是把效果发挥到最大的那么去用,这会儿还不能告诉你~”

姜洋故作神秘地卖了个关子,他拍拍屁股上的土,优哉游哉地从另一个方向往家走,许沫沫很奇怪为什么姜大哥会完全不在乎相当于姜家经济命脉的果园被破坏,似乎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人家暂时不愿意多说许沫沫也唯有压下好奇紧跟着姜洋离开。

半个小时后…

“胖哥…呼…不是我眼花了…呼…这真是有古怪啊!”

为了晚饭能多分点儿烧鸡,身型瘦削的刘巴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然而效果不太明显,或者说…根本就没什么效果!

李茂抹了把脸,颤声道:“咱挖了快一下午,咋的和没挖过似的?胖哥你说这…”

望着身后本该已处处狼藉、实则完好无损的百米区域,黑胖浑身僵硬,脸色更像是活见鬼一般,喃喃道:“这不是眼花…贼老天,肯定是贼老天护着姜家…”

……

抓个妖怪来种田第15章试读

不理会黑胖三人如何在那边疑神疑鬼,姜洋领着许沫沫开车回家,这还真是让小姑娘大吃一惊,倒不是车本身怎么样,是她印象中的姜大哥并非有点儿钱就胡乱花的人,突然买了车肯定不是只为了炫耀,忍不住追问几句才知道陪同考察队期间发生的事,不过姜洋是不可能全盘托出的,妖物这种事说出来有人信么?还是不要自寻烦恼的好。

把车停到院墙边,姜洋一进院门就看见老爸姜观山满脸严肃地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老妈薛梅坐在一边的小桌旁同样心神不宁,视线落在桌边的那包钞票上姜洋心中了然,笑道:“你们愁眉苦脸的干啥?挣钱了还不好?”

“你少跟我嬉皮笑脸!”

姜观山一看儿子终于回来了,绷着表情问道:“我问过杨二楞了,你们去给考察队帮忙只给八百块钱,这两万是哪儿来的?别说是山里捡的!”

“真和在山里捡的差不多…”

姜洋刚说半句瞥见老爸的神色不对,他连忙道:“我在山里搞了件稀奇山货,被考察队的人三万买走了,给了你两万,剩的钱我去县城买了辆电车,准备以后拉货用。”

“稀奇山货?”

“你买车了?”

姜观山和薛梅对视一眼,拉着姜洋好一通问东问西,旁边的许沫沫时不时帮忙解释几句,终于算是把钱的来历圆了过去,刚才还愁眉不展的薛梅顿时喜笑颜开,心想大儿子外出闯荡果然不是白混日子的,这刚回来几天就挣了钱、摆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了。

见父母情绪缓和,姜洋才提到黑胖带人刨果园的事,姜观山气得眉毛一竖就打算去教训那三个小兔崽子,薛梅好不容易把他拉住劝道:“咱不要跟那家人一般见识,反正现在手里有些钱了,要不就给闫婆娘一些,让他们消停点儿算了…”

“闫婆娘蹬鼻子上脸的事儿干得多了,咱越退,她会越进,哪能一直惯着她瞎闹?”

姜洋看了一眼许沫沫的手机,笑道:“你们放心吧,这事我心里有数,肯定不会让闫婆娘占了便宜。”

薛梅还想多说,这次则是姜观山把她拦住,半年不见,大儿子变化的似乎不止是身材,整个人表现出来的自信都不可同日而语,老姜想看看这小子能不能真的处理好。

暂且放下麻烦事,一家四人围坐下来一起吃饭,无论姜洋怎么解释,二老心底仍是把许沫沫当成了大儿媳的人选,自然是“家人”,尤其通过这两天的了解他们更是看这懂事的小姑娘顺眼,薛梅甚至暗想着尽快选个吉日把婚事办了,否则拖得时间长人家跑了咋办?

见老妈不停地给许沫沫夹菜,姜洋哪能看不出这是啥态度?无奈只好转移话题道:“俊杰咋样?最近打没打过电话?”

“昨儿个还打过呢,说是挺好的,但我听着他好像有点感冒,唉,这孩子从小就多灾多难…”

薛梅搁了筷子叹气,姜洋笑道:“俊杰现在还没过多病的年纪,再长几岁就好了,我原来不也老病么?现在啥事儿都没有~那两万咱家放下些,给俊杰打过去五千吧,在大城市念书没钱可不行。”

薛梅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如果二儿子也能像大洋一样强壮起来,她也算放下一桩心事了。

吃完晚饭看天色还没全黑,姜洋帮着收拾完碗筷就领许沫沫出了院子,凑在她耳边叮嘱了几句,许沫沫被那热气吹得脸颊痒痒的,神色微微有些羞意,不过还是把正事听得清清楚楚,连连点头朝着屯委会那边跑去,而姜洋则去了反方向,直奔屯支书牛阔的家!

归水屯尽人皆知牛阔的后台很硬,在这儿几乎和土皇帝一样能为所欲为,牛阔的宅院正如其名,既牛气又阔气,光是纳凉的花园就有一亩地大,正屋三座、侧房八间,其实平日里住的只有他和媳妇、秘书一共三人,多余的房子是为了放些“不值钱的土特产”。

当姜洋来到牛家的大院中时,那二十来岁的女秘书正在晾衣服,年纪不大却身材饱满,上身连内衣都没穿只套着一件宽大的衬衫,其内春光若隐若现,察觉到有人进来也不避讳,反倒朝着姜洋柔媚一笑,看得人浑身发酥。

“怪不得牛阔老婆天天骂这是个狐狸精,比上次看见时候狐得更厉害了…”

姜洋连忙收回目光,脚步停也不停地往花园那边走,明眼人谁都晓得这秘书和牛阔是啥关系,论样貌在归水屯算是数一数二的,不过他对此类骚里骚气的女人可没有丁点儿兴趣。

姜洋知道牛阔每天吃完饭习惯在花园的躺椅上喝茶听曲儿,果然一走进园子就瞧见那副德行,明明才三十多岁,偏要装出一副老成的模样,姜洋忍着反感走过去打招呼:“牛支书,半年没见你真是风采依旧。”

牛阔微抬眼皮瞥了瞥姜洋,自然知道这恭维话绝对带着讽刺的味道,皮笑肉不笑地回应:“大洋啊,来找我啥事?尽快说,今天瞌睡得不行,再过几分钟估计就要睡着了。”

家里养着只狐狸精,你不瞌睡才怪…

姜洋暗骂了一句,耸耸肩道:“没啥大事,牛支书应该也听说了闫婆娘…哦,你丈母娘和我家出了点儿矛盾,之前刨了几十米的地我们没计较,今天你小舅子黑胖又领着俩人去刨,这实在是有点不厚道了,我来找牛支书评评理。”

“哦,这个啊…确实不是啥大事,黑胖年纪比你小一岁,做事儿也不稳重,刨了点儿地不算多大损失,你让让就得了~”

牛阔本就是知情人,听完没露出丝毫意外的表情,反倒是更昏昏欲睡了。

姜洋见状内心冷笑,故作气愤道:“屯子里这种事天天有,受损失的是我们,痛快的全是你丈母娘家的人!牛支书,你不能因为是亲戚就偏袒吧?”

“姓姜的,你甭在我这儿大呼小叫。”

牛阔打着哈欠道:“我丈母娘家的事儿没法管,天王老子都不行,你说再多也没用。”

“那可未必。”

姜洋忽然挑了挑嘴角,牛阔心头一跳,难道这小子有啥后招?

……

小说《抓个妖怪来种田》 第14章 天佑姜家?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其实《抓个妖怪来种田》这本书里面的事是真是假我们不清楚,不过有好多在新闻上都有过报道,将生活中的不解之迷用自己的想法去把他解释清楚,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亮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