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医女不易
穿越之医女不易

穿越之医女不易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15:46:40

主角是宋延卿 慕昭的小说穿越之医女不易,是由作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嗯,娘亲爱花,所以常见的都种了点。”香菱在前头,替慕昭将帘子掀起,等她进去后,才将帘放下,将水放在了桌子上。慕昭接过帕子,在热水中加了点药粉,然后将帕子放了进去,泡了会儿,拧干,轻轻给李夫人擦拭起来。那药原本就苦的很,慕昭为了让李夫人的伤能好的更快,所以还加了点自己特意配制的材料,一放进去整间屋子都充斥着浓烈的药味,慕昭原先就是闻惯了的到也没觉得有什么,香菱和她娘亲有些受不住轻轻皱起了眉头,这药光是闻着都让人受不了了。
展开全部

她的药是极苦的

香菱关好门,又去了其他地方寻她,刚走了没几步却看到厨房内有个人影闪过,凝神一看,原来是慕昭,她不知道在厨房内忙活着什么,叹了口气,快步走上前去。

“小姐,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我爹回来了呢。”

“阿,不好意思了,我不是有点闹肚子嘛,就借用你家厨房烧了点热水好服用止泻的药。”

慕昭抓了抓头发,有些赫然,她也不想这样的,实在是迫不得已阿,也不知道吃了啥肚子一直咕噜咕噜响个不停,刚进厕所时她还以为很快就能解决问题了,没想到却没完没了的。

进进出出好几回,直到她腿肚子都蹲抽筋了肚子还是不舒服的很,没有想法她只好用身上带的药粉给自己配了个强力止泻的,这才出了厕所门。

可她的药都有一个特点,凡事加了特效或者强力的都苦的发慌,要不然就是一直去厕所,刚从厕所出来的慕昭肯定是选择苦这个特点了。

在没有水,加上气味独特的情况下慕昭硬生生的将药吞了下去,出门后就马上奔厨房找水去了,为了不再拉肚子她还特意烧火将水热了下。

“小姐,我不是那意思。”

香菱也抓了抓头发,小姐愿意用他们家的东西,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怪罪。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办正事要紧,你娘亲醒了嘛?”

慕昭拍了拍衣角,刚才生火时不小心把柴灰给弄身上了,她让香菱替她找来了皂角合着清水将手洗净后才跟着香菱一同去看望香菱娘亲。

进屋子时宋延卿正在研究他那把刀,看见她进来,没忍不住转过头笑了起来,一张脸由严肃变的柔和起来。

“你这是去哪了?刚才香菱还到处寻你呢。”

“没去哪,就是去厨房拿了点水喝。”

慕昭没再理会他,跟着香菱便去了内房,毕竟病人还等着的,早些看完就早些回去,她可不想再遇上那无赖了。

先前是趁着那无赖被太阳晒的昏头涨脑时激他他才做出退步的,若是让他歇息后反应过来又来找他们狮子大开口就不好了,慕昭心疼宋延卿的银子所以急忙进去探看。

香菱将李夫人扶起,半坐着,又拿了个布包在她右手下垫着,做完这些才让慕昭去帮她把脉问诊。

“之前是不是一直感觉心神不宁,睡不着觉,就算睡着也是零碎的,一会儿便醒了?”

慕昭静静地把了会儿脉,又让李夫人张嘴看了看她舌头,猜测她是因为香菱的事着急了,才会这样,所谓优思过度。

她又让李夫人把衣服脱了帮她查看身上的病情,却发现她有点抗拒,并不是很配合便将目光转向香菱。

“娘亲,你别怕,小姐是要为你看伤,伤好了你就不会再痛了。”

接收到慕昭的求助后香菱反应也是比较及时,马上安慰她娘亲,因为对女儿的信任所以李夫人也是放下了戒心乖乖的将衣服褪了下来。

慕昭将她衣服轻轻放在一边,仔细查看她身上的那些鞭伤,大概是当时情况紧急,李夫人也没有做出防卫,只是用自己的一身血肉去保护自己的女儿。

从肩胛骨开始,几条紫红色的鞭痕暴露在慕昭的眼前,因为挥鞭子的人下手很重,所以整个背都肿了起来,整个伤痕累累。

因为之前李夫人多穿了件长衫外表还看不太出来,慕昭还以为她体型比较圆润,眼下看着她身上的伤没忍住哽咽了下,一旁的香菱看见她娘亲这样早已经忍耐不住,哭了出来。

“娘亲,我对不住你,若不是当时为了护我,你也不至于被打成这样。”

香菱半跪在地,趴在李夫人的腿上哭的厉害,先前娘亲一直瞒着她,不让她知晓,只说自己只轻轻的挨了几下没有大碍,让她抓紧时间去凑钱,她信了,没想到娘亲却伤的这样厉害。

“没事的,香菱,娘没事,你别难过了。”

李夫人将香菱扶起,然后小心翼翼的帮她擦去泪水,在她心中,只要女儿没事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好了,香菱,你不要难过了,先去烧点热水吧,我帮李夫人把伤口清理下,然后再敷上点药,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慕昭在一旁看的也是泪水涟涟,但是她还是记得自己的任务是来帮人治病不是来看戏的,便让香菱烧了热水来。

“夫人,等会擦洗还有上药可能会有点疼痛还请稍微忍耐一下,若是我下手重了你可以唤我。”

等水烧开还有一会儿功夫的,慕昭将李夫人的衣服给披了回去,陪她闲聊了几句话,让她放松心情。

“您女儿倒是生的漂亮,又乖巧懂事,您真是有福了。”

“嗯,香菱这孩子从小就听话,小时候她爹经常不在家,就我们俩个人过活,有时候地里事多了,忙不过来,她还会帮我一起做事。”

李夫人笑着朝慕昭说道,眼里散发着慈爱,似乎是回忆起了往事,她轻轻一笑,“大概在她六七岁时,我在地里干活,因为活太多,忙碌起来就忘记了时间,也就忘记回来给她做饭了,那想到她居然自己做了饭菜给我送来。”

“那可真是够懂事的了,我六七岁时还什么都不懂呢,天天就知道跟着小伙伴们一起玩耍。”

慕昭忍不住在内心心疼香菱,小小年纪就要这样懂事,若是在现代,她这样的小孩应该还在读书,和朋友同学一起享受快乐的学校生活呢。

大概是说到李夫人伤心的点了,她忍不住又红了眼,“谁说不是呢,平常人家的姑娘被爹娘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唯独我家姑娘却被她爹厌弃着,一直不受待见。”

慕昭对于他们之间的事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先前听那些商贩八卦时说上过那么一嘴,所以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劝慰李夫人让她别胡思乱想,对于自己病情不利。

“好的,慕小姐,我都听你的。”

李夫人用帕子将眼角的泪水拭了去,嘴角上扬露出了苦笑,“听香菱说起,多亏了你们搭救她才能不被卖到那种地方去,这里我要多谢你们。”

“夫人不用那么客气,江湖儿女,助人为乐为快乐之本嘛,应当的。”

慕昭朝她摆了摆手,跟她嘱咐了几句,又去了屋外。

她掀开帘子后看到宋延卿已经不在屋子里了,抬眼望去正在院中伺弄花草,想来李夫人和香菱都是热爱生活的人,这院子打扫的很是干净整洁,布置的也是赏心悦目。

花草树木不是用的什么名贵物种,就是一些简单的花花草草,一叶竹还有龟背兰等等,一处空地上还种了许多薄荷,慕昭也去摘了里片叶子拿着手中把玩。

“小姐,水好了。”

香菱端着盆水从厨房走了出来,唤她一起进去,慕昭应了声,跟在她后面。

“你家里倒是种了不少花草。”

“嗯,娘亲爱花,所以常见的都种了点。”

香菱在前头,替慕昭将帘子掀起,等她进去后,才将帘放下,将水放在了桌子上。

慕昭接过帕子,在热水中加了点药粉,然后将帕子放了进去,泡了会儿,拧干,轻轻给李夫人擦拭起来。

那药原本就苦的很,慕昭为了让李夫人的伤能好的更快,所以还加了点自己特意配制的材料,一放进去整间屋子都充斥着浓烈的药味,慕昭原先就是闻惯了的到也没觉得有什么,香菱和她娘亲有些受不住轻轻皱起了眉头,这药光是闻着都让人受不了了。

“你们别看这药难闻,但是效果还行,等试用了就知道了。”

慕昭也没有跟她们解释太多,趁着水热,赶紧将李夫人的伤口给擦洗好,到时候再敷上特制的消炎去肿药就齐活了。

她动作很麻利,毕竟也是专业的,香菱在一旁想帮忙也没来得及。

擦洗好后,那伤口看着也没那么狰狞了,慕昭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罐来,里面装的是她自己做的消炎去肿的药膏。

她让香菱去找了干净的布条,将药膏给李夫人敷好,拿布条慢慢的缠了起来。

等全部弄好后慕昭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抬不起来了,她甩了甩酸疼的手臂,将剩余的药膏收好放回了袋中。

“好了,接下来隔一天换一次药,等过了半月应该就差不多好全了。”

慕昭拍了拍手,整理了下方才帮李夫人敷药而弄乱的衣服,要是李夫人最近睡眠状态再调养好些鞭伤会恢复的更快的。

“谢谢姑娘你了,你真是个大好人。”

香菱扶着李夫人,一同向慕昭道谢,还说要亲自去给屋外的宋延卿道声谢因为她身体有伤慕昭便让她不要太过折腾,她帮李夫人转达就是了。

等忙完这些,天色也不早了,夕阳正散发着它最后的余晖,阳光撒落在那些绿植上,黄绿相间格外好看。

宋延卿伸手将余晖握在手中,又轻轻的放开,阳光在他的刀问反射不停,最后停在了不远处的墙上,明晃晃的像个月牙似的。

“夫人,我后天再来为你换药,你先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慕昭看了看外头,时候不早了,得回家了,她之前去了好几趟厕所,这会儿肚子早就饿了,想赶紧回家做饭吃。

宋延卿对她生疑

“你娘亲的病没什么大碍,过段时日就会好了。”

慕昭手里拿着一把薄荷叶子,那是香菱见她在花坛徘徊时摘给她的,正好遂了她的心意。

因为李夫人身体不适,所以慕昭便让香菱留下来照顾她先,因为怕赖三回来后看见后悔,她还特意让李夫人再写了个卖身契,这样的话赖三嫌钱少想反悔也是不成的。

李夫人听了也觉得有道理,让香菱拿了纸笔来,写了封契约,这一点倒让慕昭有些差异,她本来是想帮她代笔的,谁知道李夫人自己会识字,在这个朝代还是很难得的。

想来香菱这个名字也是她取的吧,生于夏季,虽然是普通的农作物——菱角花,但是添上个香字便显得与其他不同了。

慕昭不知道李夫人这么一位知书达理的姑娘是如何跟了那无赖的,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去仔细打听,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遗憾,若是换了其他家庭李夫人和香菱这样的好女子必定是能得到疼爱的。

“多谢小姐了。”

香菱朝慕昭和宋延卿行了个礼,面露感激,小姐给她留了几天时间,她可以好好的照顾娘亲一直到她痊愈了。

“这薄荷有清热解毒凉血的作用,对于止咳,消炎效果也不错,你可以摘了些薄荷泡水喝。”

“好的,我记住了。”

“哎,还有,记得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阿,不然会影响药效的。”

慕昭跟她叮嘱完注意事项后,便拉着宋延卿离开了李家小院,香菱一直站在门旁直到看不见他们人影了才转身进屋。

夕阳时的天空很美,大地像是被笼罩了层淡金色的薄纱,落日躲在大山之间,欲语还休。

因为临近傍晚所以气温也不像午时那样炎热,不少村民都出来忙活了,等到天空彻底黑透时就收工回家吃饭,与老婆孩子一起玩闹一会儿便上床休息。

慕昭不知道这个时代是否也有夜生活,好奇的向宋延卿打探,“你们亥时以后一般会做些什么呢?”

“这话说来奇怪,你往日做些什么?我们大概也是一样的。”

宋延卿暼了慕昭一眼,见她面露尴尬便接着说道,“左不过是用膳休息,遇上节日了便去街上逛逛。”

果真像她想的这样,慕昭轻扯了下嘴角,“那还真是有趣的很。”。

古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吗?她记得南宋大概都是不曾宵禁的,人民群众的夜生活丰富多彩,天天歌舞升平,酒楼店家也是很晚才会打烊关门。

这里的规矩居然这么严格,夜晚除了吃饭睡觉就无其他了,那她在这里不是得郁闷死,之前是因为对于陌生环境的畏惧所以不觉得有什么,等熟悉几天了,她就觉得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我说着玩的,安义县虽然不如京城那样繁华,但是好吃和新奇的小玩意儿还是挺多的,你若是想看看我们可以晚些回去。”

慕昭是个心里装不住事的人,她这一皱眉宋延卿就猜到她的想法了,好不容易到城里一趟,她若是想到处逛逛也是可以的,本来先前就答应过的,只是今天因为香菱的事给耽误了。

“这样好吗?等下城门就要关闭了吧。”

慕昭心里想去看看这里的夜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但是又担心等下晚了回不去了,这让她很是纠结。

“晚了就去客栈开间房吧,反正今天也花费了不少不差这点钱了,走吧。”

宋延卿拍了下她肩膀,率先走了,慕昭叹了口气跟了上去,今日他是要大出血了。

以前慕昭在学校时,晚上的娱乐活动就是在图书馆背书,要不然就是和朋友去打会儿篮球,好友林子常说她们这一行以后会经常熬夜,猝死的人很多,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得将身体练强壮了才行。

学校外面就有条美食街,天天晚上都是人声鼎沸,卖烧烤的和章鱼小丸子的摊位挨在一起,天天为了客人争执不休,旁边麻辣烫得了便宜,许多大学生为了省事经常去他那凑合。

虽然经常可以听到家长说起,街边的食物很难有干净卫生的,但是因为味道好,调料放的足,孩子们还是会前拥后挤的去买。

慕昭小的时候也没少吃,小学的时候,能够天天放学了在学校门口吃一串烤香肠是她最开心的事了。

可这种开心的日子没有多久就结束了,偶然一次机会,她看见那卖烤肠的大婶将掉落的烤肠又给放回了烤箱之中,又在上面撒了许多孜然和辣椒做掩饰。

慕昭不知道那根烤肠会被哪位倒霉的同学买到,她突然没了继续吃的欲望,她将钱要回,也不管那大婶如何在后面抱怨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么多年了,她都很少去外面吃饭,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吃的是否是干净的,还是那店家用来滥竽充数的。

今天吃了那饼也是让她肚子疼了好久,还跑了好几趟厕所,这会儿她是说什么也不敢再尝试了。

街道左侧有个商贩面前摆了几个大桶,桌子上放了个招牌,上面写了几种汤品的种类和名字。

旁边有几个小孩正捧着碗喝的舒畅,只喊着再要一碗,但是因为喝多了会闹肚子所以家长们并没有允许。

“那是卖了甘汤的,你要尝尝吗?”

看出了慕昭眼中的好奇,宋延卿没来的觉得疑惑,这姑娘聪慧过人,又见识广泛,怎么一些基本常识都没有。

“好啊,正好走的累了口渴的很。”

慕昭舔了舔嘴唇,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卖果汁的,她开心的走到小贩面前,要了两碗甘汤。

小贩动作很麻利,几下就帮他们装好了,两个人坐在一旁开始享用起来。

这古代的果汁味道也是不错的,因为是夏季,所以小贩还在里面加了点冰块进去,这样整道汤都是冰冰凉凉的,加上果汁酸甜可口难怪那些小孩吵着要再来一碗。

“小哥你这道甘汤倒是好喝的很呢。”

喝完一碗的慕昭感觉整个身体都舒适起来,毛孔中透着凉意,这夏天就是要喝些冰冰的饮品才好。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想念现代的雪糕空调了,那才是夏季必备神器。

大概是心情好了,她开始与贩卖汤品的小哥开始搭话,也是刚刚忙完有了点休息时间,所以小哥也乐意与她闲聊几句。

“姑娘不知道,我这汤里用的花粉都是我家娘子亲手做的,精细着呢,再加上我又特意加了道香料进去肯定是要比其他家的好喝多了。”

“是嘛,费了那么多心思,我说怎么那么好喝呢。”

慕昭以为这冰雪甘汤是需要买了新鲜花果然后现榨的汁,没想到是将花果用盐腌好,再去晾晒制干,碾成细粉,装进器皿之中,等要食用了再拿出来,用水泡成饮品,跟现在的袋装奶茶一样方便省事。

“不要贪多,忘了前车之鉴吗?”

宋延卿伸手阻止了慕昭想要再来一碗的想法,之前就已经肠胃不适,还是不要再刺激它了,这冷饮尝下味道就可以了。

“噢,好吧。”

慕昭放下碗默默的回到位置上,这人说的没错,前车之鉴还是要注意的,毕竟大街上厕所还是比较难找的。

她趴在桌上看宋延卿喝汤,大概是出生于世家,所以家教也比较严格,之前吃饭也见他比较缓慢,不像她这样着急忙慌的。

“你这样盯着我看,我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

宋延卿放下了汤勺,用手往脸上摸去。

“没有,就是有些好奇罢了。”

慕昭挪了挪身子,将视线移开了,她自然是不能告诉他原因的。

“是嘛。”

“嗯,你快些喝完,我们等下去逛街,我早就想去逛逛了。”

“总感觉你好像未曾出过远门一样,对什么东西都好奇的紧。”

宋延卿笑道,喝完最后一口甘汤,走到小哥那付了账。

“是啊,我父亲管的比较严,我也没什么机会出门游玩。”

慕昭随口应了句,毕竟她又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对于什么东西都好奇都是正常的嘛,也不能怪她是土包子,换了宋延卿到了现代还不是得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目不暇接的看花了眼。

“那你怎么又会到了这安义县,莫不是有什么隐情?”

宋延卿根据这段时间的相处知道她这是在瞎扯,所以故意问她,本来她孤身一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就显得很奇怪了,对于她之前所说的慈溪太后也是未曾听闻,种种一切显示这姑娘很是奇怪。

若说她是有其他目的的话,那应该也是该小心谨慎行事的,可她偏偏却惹是生非,还喜欢助人为乐,先是从那乱葬岗里救出了他,又帮那香菱和她娘亲治病。

小说《穿越之医女不易》 第9章 她的药是极苦的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是用心去写《穿越之医女不易》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