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绝世灵武
绝世灵武

绝世灵武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9 14:21:23

秦放 牧湘是《绝世灵武》本书的主角,《绝世灵武》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净灵教虽然每个月初都会发放一定数量的辟谷丹,但也就那么两三颗,用个十天半个月没问题,可我现在需要的至少是半年的量,该怎么去弄这么多的辟谷丹呢!”辟谷丹是净灵教每个月都会发放给教徒的丹药,顾名思义,辟谷丹是能代替食物的丹药,吃上一颗就可以七八天不用进食,这对于想潜心修炼的人来说是极有助益的东西。因为辟谷丹很珍贵,所以每个普通教徒一个月也才能领到一颗而已,秦放身为弱水城第一天才,深受净灵教高层的关注,所以他每个月倒是比别人多领到那么两颗,这在以前确实也够用了,但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他需要更多的辟谷丹,才能全神贯注沉浸在修炼之中,一口气突破更多窍穴。
展开全部

公然挑衅

今天之前秦放也试过在宙光灵武之中修炼。

虽然修为也有一定的提升,但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已经达到某个界限,卡在了这个瓶颈上无法再进一步。

他猜测这个瓶颈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还没有觉醒灵武导致的,因为他发现宙光灵武这个先觉灵武并不能给他带来修炼上的帮助,似乎就是给他提供了这么一个奇妙的方寸之地。

今天觉醒了那个残废级别的白雾灵武之后,他再进入方寸之地修炼,没想到一下子就感觉到那个瓶颈松动了,只要一鼓作气就一定能够突破。

事实证明,即便是最低等的残废灵武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价值,关键还是得看宿主的意志和能力。

秦放压下欣喜的情绪,沉下心来继续修炼,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到体内那第四个窍穴竟然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将白雾灵武释放出来,缠绕全身,然后全身心沉浸在修炼之中,就连那个窍穴的蠢动他都强忍着没有去理会。

就在秦放全神贯注沉浸于修炼中的时候,他头顶上的那片星幕忽然洒落下来星星点点的璀璨光辉,点点滴滴没入他的体内。

这些星辉光点一进入他的体脉窍穴立刻便融入其中,在潜移默化中悄悄地改变着他的体魄。

秦放就这么深深沉浸于修炼之中,甚至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蓦地睁开眼睛,一道异芒在他眼里如游龙一般闪过。

突破了!

体内那第四个窍穴终于在这一刻被他冲破了。

通窍境四重天!

半年了,从半年前开始,秦放就一直卡在通窍境三重天不得寸进,今天一通过醒灵仪式就顺利地突破了这个瓶颈。

收敛起白雾灵武,秦放仔细地感受了一下,体内那股远比之前更加强大的力量确实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

每一个大境界都有九重天的门槛,而每三道门槛就会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只要能迈过这道鸿沟,后面那两个小门槛就会变得很轻松,秦放相信自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接连突破,至少达到六重天。

咕噜——

正在这时,他的肚子忽然发出了抗议的声响。

这一声响之后,他忽地感觉到一股难以忍耐的饥饿感袭来,仿佛已经饿了几天几夜了,饥肠辘辘。

“我这是不小心修炼好几天了吗?”秦放莫名地嘀咕了一句,肚子实在太饿,没办法之下只能暂时停止修炼。

当他收敛了宙光灵武回到寝室的时候才赫然发现,一个晚上过去了,外面天刚蒙蒙亮,院落里的梧桐树上传来小鸟吱吱喳喳的欢叫声。

“难怪肚子这么饿,不知不觉已经在方寸之地修炼了五六天啦!”秦放摇了摇头,赶紧出了院落直奔膳食堂去找吃的。

由于还时间还比较早,秦放只能找到一些粗粮填饱肚子。

“这样可不行,在方寸之地修炼时间过得太快,不知不觉肚子就饿了,可要是正好修炼到关键时刻又不能停下来进食,那样就麻烦了。”秦放开始察觉到这种修炼方法的麻烦之处,不禁有些头疼。

“净灵教虽然每个月初都会发放一定数量的辟谷丹,但也就那么两三颗,用个十天半个月没问题,可我现在需要的至少是半年的量,该怎么去弄这么多的辟谷丹呢!”

辟谷丹是净灵教每个月都会发放给教徒的丹药,顾名思义,辟谷丹是能代替食物的丹药,吃上一颗就可以七八天不用进食,这对于想潜心修炼的人来说是极有助益的东西。

因为辟谷丹很珍贵,所以每个普通教徒一个月也才能领到一颗而已,秦放身为弱水城第一天才,深受净灵教高层的关注,所以他每个月倒是比别人多领到那么两颗,这在以前确实也够用了,但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他需要更多的辟谷丹,才能全神贯注沉浸在修炼之中,一口气突破更多窍穴。

“今天正好是丹药阁发放辟谷丹的日子,算了,先去把那三颗领了再说。”秦放这么想着,便一路疾走来到丹药阁。

秦放来到丹药阁的时候,门口已经排了一条长龙的队伍,都是今天要来领取辟谷丹的教徒。

看到秦放过来,不少人都对着他指指点点,小声地交头接耳起来。

秦放也不去看这些人,径直排到队伍的末尾,随着队伍缓缓往前推进。

领取辟谷丹也不需要什么手续,每个月初固定发放,凭身份牌就可以领到。

不过净灵教的教徒那可是分三六九等的,最低等的普通教徒每个月只能领取一颗辟谷丹,高一级的精英教徒可以领取两颗,也只有核心教徒才有资格领取三颗,因为核心教徒那可都是倍受关注的,实力自然也不是普通教徒所能相提并论的。

秦放当然也算是核心教徒,弱水城第一天才的名号不是白给的,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当圣女的姨娘,如果不是他一个月用不了许多丹药,净灵教主说不定每个月还得多给他一些。

队伍不断往前推进,原本站在最后的秦放身后也不知不觉排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片刻后,秦放终于来到领取丹药的窗口前。

当秦放向窗口内的药僮出示身份牌的时候发现,这个药僮看他的眼神颇有些微妙,一副有话想说但终于还是忍着没说的样子。

“给,这是你的三颗辟谷丹。”药僮磨磨蹭蹭地取出丹药,装在秦放自带的那个瓷瓶里递了出来。

“有劳了。”秦放兼逊地道了一声,接过瓷瓶转身就走。

“哟,这不是我们弱水城的第一天才嘛!”一个傲慢的声音适时响起,充满了讥讽的意味。

秦放一转身就迎上了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此人正一脸揶揄的表情上下打量着他。

秦放当然认识这个华服青年,他就是丹药阁长老的儿子欧阳杰,年纪比秦放大一岁,去年觉醒了一个普通级别的灵武,但因为这家伙迷醉风花雪月之事,根本无心修炼,这一年来也仅仅达到通窍境四重天而已。

欧阳杰向来不喜欢秦放,仗着自己早一年觉醒灵武,从去年开始就想找机会教训一下秦放了,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昨天秦放在醒灵仪式上从天才变成废柴的事迹被欧阳杰知道后,他就已经按捺不住想去找秦放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丹药阁前遇到,正好当着前来领药的教徒们的面狠狠羞辱他一番,岂不是大快人心。

“让开。”秦放当然知道欧阳杰这是来者不善,但他也不愿意惹麻烦,挪步想要避开欧阳杰,结果这家伙居然还故意挡到了他的面前。

“我听说你昨天在醒灵仪式上觉醒了一个残废灵武,这辈子就算是彻底废了!”欧阳杰一脸挑衅意味地说道:“怎么,以你现在的地位居然还敢以核心教徒的身份前来领取丹药,你觉得这样对其他人来说公平吗?”

漂亮的反击

欧阳杰故意说得很大声,这充满质问的说辞一下就吸引了丹药阁前所有人的注意力,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大家都来评评理,你们说,这个已经跌落神坛的昔日第一天才如今还拿着核心教徒的身份牌来领取修炼资源,这对大家来说公不公平?”欧阳杰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来了,干脆直截了当地扯开了说。

“不公平!”

“当然不公平啦!”

“他现在的资质连我都不如,好歹我还是一个普通灵武,他一个觉醒了残废灵武的人哪有资格当核心教徒,更别提还霸占着一份核心教徒的修炼资源了!”

受到欧阳杰的引导,一些旁观者也变得义愤填膺,纷纷指责起秦放来,甚至有人大骂他不要脸,仗着姨娘牧湘是净灵教的圣女就敢如此明目张胆,简直就是厚颜无耻。

欧阳杰见成功引起了公愤,心里那个得意,于是更加火上添油地说道:“你们看,他手里的瓷瓶就是那份核心教徒的辟谷丹,你们说他该不该把这三颗辟谷丹还回去,让给更加有需要的人?”

“说得对,他一个残废灵武根本就用不到这么多的辟谷丹!”

“逼他交出来,让给更有需要的人!”

“对,这种废物根本就是浪费资源,按我说就是一颗辟谷丹也不要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原本排在秦放身后的几个普通教徒一下就被刺激到心中的不满情绪,纷纷叫嚣起来,有的甚至直接要过来抢夺秦放手中的药瓶了。

哪知道这个时候,欧阳杰却是往前一站,拦下了那两个想要出手夺丹的教徒,说道:“两位不要冲动,人家毕竟是咱们净灵教圣女的外甥,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对他下手的。”

他这话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们两个只是普通教徒,要是对秦放出手哪怕真的抢丹成功事后也会被圣女追究,吃不了兜着走,要是换成他欧阳杰来,那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

怎么说他爹也是丹药阁长老,背景也不弱,他欧阳杰出手对付一个已经名不符实的核心教徒,事后若是圣女追究起来,他也有一定的底气和对方理论。

当然,欧阳杰也不是为那两个普通教徒着想,他只是想要亲自出手教训秦放罢了,要知道,“第一个敢对昔日弱水城第一天才的秦放出手的人”这个名号听起来总是很顺耳的。

“请欧阳兄为我们讨个公道!”那两个不明所以的教徒被他这么一引导,顿时便是异口同声地请求道。

“这个当然。”欧阳杰口头上爽快地答应下来,心里却是十分得意。

他只不过是随便说了几句话就把这些愚民糊弄得团团转,甚至还请求自己为他们讨公道,这样一来自己再出手教训秦放那就是顺理成章了,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替天行道的意思在里面,他怎能不得意。

“欧阳杰,你想干什么?”秦放看到这里自然也明白欧阳杰葫芦里准备卖什么药了,他当即便沉声喝问道。

“你说呢?”欧阳杰反问,随即又马上答道:“如果你肯乖乖自己把丹药交出来,再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承认一遍错误,那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给你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秦放眼里闪现出一丝怒意,声音也变得凌厉起来,说道:“这些丹药是属于我的那份,我为什么要交出去!而且,我也没有犯任何错误,凭什么向你们承认错误?”

欧阳杰冷笑道:“你这就是典型的冥顽不灵了。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言罢,欧阳杰赫然出手,手成爪状迅雷一般抓向秦放。

他这一出手直接就是一招“擒龙控鹤”的体术技,而且由于两者距离较短,这几乎是眨眼间就能将敌人拿下的一记狠招,干净利落。

欧阳杰之所以一言不合就立刻动手,是因为他自己都怕秦放就这么认怂了,他反而没有教训对方的机会,虽然看秦放窝囊认错的样子也不错,但狠狠教训他一番那才是真正的大快人心。

然而令欧阳杰意想不到的是,他引以为傲的“擒龙控鹤”还没抓到秦放身上,突然就被一只刚劲的拳头砸到了手肘上,痛得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那擒龙控鹤的爪子便反折回来,照着自己的面门狠狠抓了下去。

“我的眼睛!”

欧阳杰痛苦地惨叫起来,因为他自己的擒龙控鹤爪就这样把自己的脸给抓破了,其中一只眼睛还被抓出了血,痛得他鬼叫连连。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秦放一脸轻松自在的神情站在原地,一边转着手腕一边用批评的语气说道:“像‘擒龙控鹤’这样的体术技只要被人察觉到意图,提前反击你的肘关节,就能一击破解,甚至将攻击反弹回去。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看来你这些年的体术技可以说都白学了!”

“你……”欧阳杰强忍住疼痛,用一只眼睛恼怒地瞪着秦放。

这一幕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看懵了。

谁能想到,欧阳杰志在必得地出手,结果却以这样一种结局收场,不但攻击被化解,还被反弹回来伤了自己一只眼睛。

“秦放这家伙果然不愧为昔日弱水城第一天才的体武者!”

“确实,他刚刚后发先至,一招就破解了欧阳杰的近距离‘擒龙控鹤’,简直堪称完美的演绎。”

“是啊,据说他四岁就能识字,六岁熟读武经,八岁习武,十岁已将十八般兵器全部烂熟于胸,十二岁开窍,这些年不但一年开一窍,甚至还有闲余功夫将各种体术技钻研了个透彻呢!”

人群里几个核心教徒看出了刚刚那一瞬间的微妙变化,不觉便小声地议论起来了。

但是他们这话却是清晰地传进了欧阳杰的耳朵里,这让他更是愤恨难当,顿时强忍着疼痛,指着秦放咬牙切齿道:“秦放,你竟敢伤我一只眼睛,我要让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话音甫落,欧阳杰便是一声厉斥,顿时全身激荡出一股凌厉的气势,与此同时,一道凶戾的虚影蓦地从其天灵盖处冲出,在其头顶上盘旋,化作一头浑身漆黑、豹头人身的异兽,腥红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对面的秦放。

秦放, 牧湘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丹旋点评:

《绝世灵武》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