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冷夫霸爱:萌妻别想逃
冷夫霸爱:萌妻别想逃

冷夫霸爱:萌妻别想逃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5:22:23

《冷夫霸爱:萌妻别想逃》以苍小豆 风禹尊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根据秦晋琛的说法,就在风禹尊操控飞机勉强脱离危险后的第一时间,他便是去见苍小豆。这样发展下去,秦晴真怕风禹尊会置身危险,而自己却全然不知。就在这个时候,秦晋琛突然拉住了秦晴的手臂,有意制止她,“晴姐,有些事情还是让禹尊自己跟爷爷说吧,更何况你现在根本没有证据,不能胡说。”“我只是想告诉爷爷那两个人还活着的事情,并没有打算把我的揣测也一并说出去。”
展开全部

15-枫叶林里的小木屋

就在风禹尊愣神的时候,苍小豆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了他的身后,趁着他不注意,将一整片枫叶贴在了他的脸上

风禹尊先是一惊,当他听见苍小豆的笑声后,便会心的勾了唇角,这才拿下枫叶。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苍小豆那张笑颜如花的脸,突然的凑到了他的面前。

“成功吓到你没有?”苍小豆双手插着腰,显然享受到了恶作剧的乐趣,“可是我总觉得你似乎是戴着面具的,因为表情实在是太少了!哟西,让我检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戴着人皮面具吧!”

她捧住风禹尊的脸颊,踮起脚尖,那态势无疑更像要强了吻他一般。

风禹尊配合着低头弯腰,任由苍小豆在他脸上摸来摸去,谁知苍小豆却突然说,“呀,帅哥,你皮肤可真好,用的什么保养品?还有这鼻子,有没有整容过呢?你这下巴,看起来……唔!”

一张樱桃小嘴,在他眼前吧啦吧啦的动个不停,让他没有忍住要吻住她的冲动。

每每到了风禹尊的手里,苍小豆觉得自己根本毫无反击之力,尤其是他的霸道攻势,根本就是吃准了她喜欢这一套嘛!

还有这眼皮子,几个意思?为啥每次他吻她,就会主动闭起来呢?

完了完了,她这还没有调戏调戏他呢,倒是先在他这里把自己的心思给弄丢了。

“暖暖!”

“嗯?”他的吻停得太突然,让她一点防备也没有,害得她差点反吻回去,真是羞死人了!

她低下头,干脆将猴子屁股一样绯红的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今天晚上,我们住这里!”

“就我们两个,住这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不成……为什么她想起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呢?

“暖暖!”

“啊?”

“你在这里等我!”

“那你去哪儿?”

“房子很久没人住……”

“是不是要打扫?”

风禹尊点了点头,苍小豆扭头便冲着那栋田园式的木头房子,撒丫子狂奔,“你不能跟我抢拖地板的活,否则我跟你急!”

“……”

木头房子格局倒是挺雅致的,典型的单身公寓构造,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黑白色的简单装修。

“这里简直酷毙了!”本就不大的空间,她反反复复绕着看了三遍。

推开所有的窗户,每一处她都站位,最终都感慨同一句话,“我一直都希望住在枫树林里,超级梦幻,写小说的时候,肯定思如泉涌。”

风禹尊看着她,心里满满都是欣慰,这里,本来就是他为她准备的,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曾经她说过的话,一点一点布置起来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大片枫叶林中,就建造这么栋小木屋了。

虽然她已经不记得他了,幸好,她所喜欢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

苍小豆转了好几圈,最后得到一个结论,“帅哥,这里好像没有拖把,怎么办?”

“车里有!”

“那我去拿!”

打开后备箱,苍小豆仿佛就像看到了一个百宝箱,但凡她能想得到的,里面几乎都有,还有吃的。

凭借超级娴熟的打扫经验,可是要将这几年没住的房子擦得没有丝毫灰尘,着实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搞定。

另一边,厨房里已经传来了阵阵食物的香味,苍小豆骑着拖把靠近,推开一点点的门缝。

都说男人在干家务活的时候是最帅的,果然说的有道理。

不过人称活阎王的风禹尊,身上围着围裙,手持这锅铲,在油星子刺啦刺啦直冒的厨房战斗,这一幕很珍贵,得记录下来。

苍小豆拿出手机,偷偷摸摸拍了一张,谁知道定睛一看,照片里的男人,简直帅得没边好嘛!

更重要的是,她要偷拍的是侧身啊,为什么他的脸却露出来了呢?

糟了,这是被发现了的节奏啊!

苍小豆心里惨叫一声,护着手机赶紧开溜。

这张照片必须留着,等到哪天她不想更新的时候,就发到读者群里收买人心。

苍小豆一头扎进了被窝里,盯着屏幕上的男人,不禁认认真真的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这个男人,他对我这么好,到最后真的会属于我吗?”

她不确定,因为对于她来说,她还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情,等于她的将来还是个未知数。

她肩膀上所扛着的,不仅仅是她自己的命运,就算哪天她累了,不想再为自己所受的那点伤害而为难自己去报复,也不能叫停。

因为她那可怜的母亲,每每发病,口口声声对她的说的,就是让她为自己向骆家讨回公道。

说白了,她能够活下来,就已经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

有风禹尊做菜的功夫,苍小豆脑子里搅成了一团浆糊,完了便再也转不动,浅浅的睡了过去。

待风禹尊将烧好的饭菜都端上了桌子,到卧室一看,这小女人竟然抱着手机睡着了。

他在床边坐下来,低身凑到她耳边,轻声的唤着她,“暖暖,该吃饭了!”

苍小豆蹙了蹙眉头,问,“今天晚上吃什么?面条,还是馄饨?”

风禹尊看了看桌上的准备,都是苍小豆爱吃的菜,于是便回了她一句,“今天晚上吃米饭……”

就在他准备再说点什么,苍小豆陡然间怒吼了起来:

“我不吃米饭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风禹尊眸子一紧,发现发脾气的苍小豆,仍旧处于睡梦中。

然而苍小豆,在吼过那一声之后,竟然被自己给惊醒了,缓缓的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风禹尊略显哀伤的眸子。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在跟我说话,对不起!”

苍小豆忙翻身下床,在床边站好,面对风禹尊,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我现在知道,你不吃米饭,爱吃面条和馄饨。”风禹尊起身,将苍小豆的一双手揉在手心里。

第一次,也是九年来的第一次,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苍小豆只觉得风禹尊是她心目中的冰山王子,符合她所有的幻想,可是她不曾想过,当冰山王子对她笑的时候,她竟然能感受到温暖。

“风禹尊,你干嘛非得对我好?”苍小豆扑进风禹尊的怀里,无赖撒娇,“我们才认识几天,你这样,让我都不好意思拒绝你了!”

风禹尊挑了挑眉头,温柔的嗓音,霸道的口吻,“你别无选择,只能是我的。”

16-活着,是好事啊!

此时,风家老宅内,秦晴和秦晋琛并排站着,对面太师椅上坐着的正是风禹尊的爷爷,风啸东。

风啸东虽已年逾古稀,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然而此时的他,噙着暴怒的神情。

“牧王蜂这帮人,难不成是当我这个老头子死了不成?竟然一而再的要害我风家的独苗,简直丧心病狂!”

秦晴同秦晋琛对视了一眼,由秦晴上前一步交代,“爷爷,这一次禹尊的飞机上混入了牧王蜂的人,是我和晋琛的责任,请爷爷责罚。”

风啸东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示意秦晴和秦晋琛不必自责。

“牧王蜂的人虽然不成什么气侯,但却是心狠手辣,你们要想彻底将牧王蜂这个黑道组织彻底扑灭,还得下点苦功夫。对了,这次活捉的那个牧王蜂成员,有没有吐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说到这里,秦晋琛不禁露出了笑容,“爷爷,这一次算是收获颇丰。”

“哦?说来听听!”

“据那人的口述,牧王蜂现在已经更换了头目,老头目牧邵威已经病入膏肓,为此牧王蜂内部出现了骚乱,似乎有人不满牧邵威将位置传给自己的儿子牧慕寒,蓄谋篡权夺位。”

“这么说来,这是个一举歼灭牧王蜂的好时机,你们要好好把握!”风啸东沉下眸子,沉吟片刻说道,“这次刺杀失败,牧王蜂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们要提醒风禹尊那臭小子长点心,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和晋琛一定会加强防范,绝不对不会再让类似危险的事情再发生!”秦晴上前给风啸东倒了一杯茶,“爷爷,你就放心吧!”

“你们两个做事我自然是放心的,倒是那臭小子,打小就不让人省心!”风啸东接过茶,送到嘴边最终还是没有喝,低声问,“晴儿,那臭小子最近在做什么?”

秦晴不禁嗤笑,爷孙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总是有点不对盘,性格又都极为强势,谁也不愿意饶过谁。

不过爷爷和孙子之间总是血浓于水,虽然从不主动嘘寒问暖,然而也都经常通过她和秦晋琛两个人,互相打听对方的近况。

“爷爷,有件事情,我想有必要和你汇报一下!”

根据秦晋琛的说法,就在风禹尊操控飞机勉强脱离危险后的第一时间,他便是去见苍小豆。

这样发展下去,秦晴真怕风禹尊会置身危险,而自己却全然不知。

就在这个时候,秦晋琛突然拉住了秦晴的手臂,有意制止她,“晴姐,有些事情还是让禹尊自己跟爷爷说吧,更何况你现在根本没有证据,不能胡说。”

“我只是想告诉爷爷那两个人还活着的事情,并没有打算把我的揣测也一并说出去。”

秦晴内心里对风禹尊的担忧,远远胜过了理智,她一把甩开了秦晋琛的手臂,“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你都得相信我的直觉,并且要和我站在一边。”

“等到有了证据,我肯定无条件相信你,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保持客观的心态看问题。再怎么说,你也得为禹尊的心情考虑!”

“心情重要,还是生命重要?他出了事情,秦晋琛,你能承担得起吗?”

两个年轻人在他面前,差点就吵了起来,风啸东起身,一手搭着一个人的肩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秦晋琛撇开了头,他不打算说,作为男人,作为单恋者,他比秦晴更了解禹尊对苍小豆的感情。

那种深深藏在心底,浓到化不开的爱,如果得不到,真的是致命的煎熬。

如今,那个牵绊着禹尊的女人还活着,成为了承载禹尊爱情的希望,作为朋友,他更愿意相信并祝福他们两个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爷爷,晴姐,你们聊,我有事先走了!”说罢,他迈开大步子的离开。

风啸东不禁皱起了眉头,“晋琛这孩子,难得会有这样的情绪,就连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也不见他如此。把事情说来听听,我看看你们两个,到底谁对谁错。”

秦晴抿着嘴,看着秦晋琛那落寞且孤独的背影,默默道:不是她不能感同身受,是她得到过爱情却又失去了,她不希望禹尊在没有分清对错的情况下,便将整颗心交给死而复生的那个女人。

“丫头,怎么发呆了?想什么呢?”风啸东拍了拍秦晴,使她回神,“跟爷爷说说,风禹尊那臭小子又给你添什么乱子了。”

“爷爷!”秦晴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指着其中的一个女孩问,“爷爷,你还记得她吗?”

“记得,是禹尊母亲闺蜜的女儿,也是禹尊在乎的女孩,那时候他还扬言长大后要娶人家,要不是因为阴差阳错,这女孩说不定还活着……”

“她的确还活着!”秦晴拿出另外一张照片,照片上是苍小豆和莫曼丽的合影。

秦晴秀眉都已经竖了起来,可见她对待这件事,用了万分的严肃。

“不仅她活着,就连她那个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病的母亲,也还活着。她们母女两个都还活着,并且出现在了禹尊的面前……”

“活着,是好事啊!”比起秦晴的激动,风啸东却出奇的淡然,“晴儿,如果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因果报应,那你担心那女孩回来伤害禹尊,或者严重一点是针对风家,那其实是我们应当承受的。”

秦晴不禁愣在了原地,那么在意禹尊安危的爷爷,这一次竟然和禹尊说了同样的话。

“可是那只是一个意外,没有人知道她就是骆家的私生女……”

“生活就是无数个意外组合成的,比如说你和我们风家的缘分,那不也是一个意外吗?所以,意外它仅仅是意外,不代表好也不代表坏,但意外一旦发生了,我们就应该面对,而不是回避!”

“那就这样放任禹尊和她们母女接触吗?”秦晴咬着唇,不甘心的问道。

“即便你和我极力阻止,禹尊他会听从我们的吗?”秦晴摇了摇头,对于这一点,她深有体会。

风啸东由衷劝说秦晴,“你和我都了解禹尊,这么多年,也看见他因为那个女孩而煎熬,也觉得这辈子他都会困在里面。如今那女孩还活着,便是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就让他自己处理,我们呐,只能旁观!”

小说《冷夫霸爱:萌妻别想逃》 第15章 枫叶林里的小木屋 试读结束。

永嘉mm丶点评:

《冷夫霸爱:萌妻别想逃》的文章不够生动,细节描写有点少。故事本身还是不错的,继续努力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