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高冷总裁荒唐恋
高冷总裁荒唐恋

高冷总裁荒唐恋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26 16:57:57

《高冷总裁荒唐恋》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莫羡 傅行简的故事: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一声声喘息,身子脱力似的陷进被褥里,干净的眸子因为疼痛而蒙上了一层雾气,毫无防备的模样诱人极了。在傅行简报复过后,两人间的气氛逐渐变得暧昧起来。可傅行简仍然在生气,莫羡究竟把他当做什么?面对何遇的羞辱,莫羡从没想过向他寻求帮助,他像是个外人一样,英雄救美变成了多管闲事。莫羡从没有在乎过他,这些天不管他在做什么,生气、发泄、报复,莫羡都是不闻不问,仿佛与自己毫无干系。
展开全部

10-你一直把我当什么

暧昧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酒吧,灯光昏暗,耳边奏响着不知名的欧美小调,张亦弛姗姗来迟了一步,到的时候傅行简已经喝空了许多瓶酒。

“哟,什么情况?”张亦弛蹭到吧椅上,摇了摇满头小辫子,凑到傅行简身边,“喝闷酒啊?一个人?今天不回去陪你的小娇妻?”

傅行简斜睨他一眼,手扶着吧台一转,背对着张亦弛不说话。

“你看你,把我叫来喝酒又不告诉我为什么,兄弟可是放着好几千万的单子来找你.......”

刚说完,一个冰冰凉凉的玻璃瓶被塞进了张亦弛手里,傅行简不知喝了多少,眼眸中闪烁着些许迷离,“别废话。”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遇见不顺心的事了?”张亦弛一面把酒瓶往嘴边送,一面对身旁站着的几个女人招手,“兄弟早就料到了,所以给你带了几个妞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鼻尖萦绕着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女人柔弱无骨的手臂刚刚伸过来,就被傅行简毫不留情地推开。

傅行简抬眸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将人一一推回了张亦弛怀里,“滚开!”

“这么大火气,究竟发生什么事啊?”

傅行简一反常态的举动让张亦弛咋舌,不敢再乱安排了。

两人一直在酒吧喝到凌晨,傅行简一句话也不解释,只是闷头喝酒,到最后还是张亦弛叫来助理把他送回别墅。

叮!

门铃声惊醒了沙发上浅眠的莫羡,她瞧见落地窗外停着一辆黑色宾利,她知道是傅行简回来了,于是拖鞋也来不及穿,赤脚跑去开门。

“唔……”

门刚打开,男人高大的身子便压了下来,莫羡猝不及防地接住他,两人在地板上踉跄了一下,莫羡背抵着墙才勉强站稳,“傅行简?”

男人身上的酒气很重,鼻间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莫羡脸上,让她有些难受,皱着眉问:“你喝酒了?”

腰间被一双大手紧紧环住,男人将下巴搭在她肩上,缓缓摩挲了几下,垂首不语,叹息声却让人听着心疼。

莫羡怔然,半晌之后缓缓抬起手臂想要回应这个拥抱,而傅行简却像是瞬间酒醒一样,重重推开了她。

莫羡闻到了,即使只有那一瞬间,她也精准地捕捉到了傅行简身上的香水味道。

他,和女人喝酒聊天,直到现在?

“我大概是醉了。”一片黑暗之中,男人的嗓音低沉性感,像是烈酒一样让人沉醉,而他只留下这样一句话便回房了,再没理会莫羡。

深夜里,莫羡独自站在墙边,被傅行简推开的手臂还僵持在半空中,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她很想问问傅行简今晚究竟做了什么,见了哪个女人,可她知道这一切她都没有资格过问。

一夜无眠,早上的时候莫羡让佣人煮了醒酒汤给傅行简,又为他做了些养胃的食物,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得到男人的任何回应。

之后的几天,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冰冷,即使在别墅遇见了也不说话,傅行简完全忽略了莫羡的存在。莫羡能察觉到男人在和她生气,可她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周末时莫羡照常去探望父亲,或许是听了莫氏平安度过危机这个好消息,父亲精神不错,病情治疗也小有起色,莫羡又和他谈了谈公司的近况,聊到黄昏时才离开。

穿过小巷子时,那日何遇在街角的画面又闪入莫羡脑海中,她脚步一顿,眉头紧蹙。

莫氏开始与其他小企业合作,运营也慢慢步入正轨,生活逐步平静,不过何遇这颗定时炸弹仍让她担忧。以何遇睚眦必报的性格,他一定还会伺机报复,莫羡实在不希望再有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忐忑不安地回到别墅,见傅行简还没回来,莫羡便想去小睡一会,她在浴缸放了水,准备着先泡个澡。

啪!

浴缸的泡沫刚刚被吹起来,头顶的大灯突然熄灭了,在一片黑暗中莫羡愣了愣,该不会停电了?

“怎么回事?”

她坐在浴缸里试着朝外面大喊,然而并没有人回答,应该是佣人们没有听见。

莫羡想了想,围着浴巾站起来,摸索着来到了门口,“停电了吗?”

仍然没有回答,一片漆黑让莫羡没什么安全感,于是她扭开门把手,摸索着向外面走,谁知忽然脚下一绊,整个人朝前面栽去。

“啊!”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在倒地的前一刻她被男人拉进怀里,接着打横抱起,扔到了床上。

莫羡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借着男人身上的淡淡烟草味来分辨他的身份,她的手被男人紧紧抓着,她试探道:“傅行简?”

“你已经忘了这是我的手。”

听到熟悉的嗓音,莫羡堪堪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她想到她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时候,心跳又开始加快。

“你,唔......”

刚要开口,男人的吻便落了下来,霸道又不讲章法,一点点地侵占肆虐。

她的声音被堵在唇瓣间,喉咙里发出一声声呜咽,像是被欺负的小动物一样。

过了不知多久,莫羡白皙的脸颊因为这个吻而泛起红晕,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男人终于肯放开她,分开时候报复似的在她下唇重重一咬,疼得莫羡大声叫喊出来。

“你干什么!”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一声声喘息,身子脱力似的陷进被褥里,干净的眸子因为疼痛而蒙上了一层雾气,毫无防备的模样诱人极了。在傅行简报复过后,两人间的气氛逐渐变得暧昧起来。

可傅行简仍然在生气,莫羡究竟把他当做什么?

面对何遇的羞辱,莫羡从没想过向他寻求帮助,他像是个外人一样,英雄救美变成了多管闲事。

莫羡从没有在乎过他,这些天不管他在做什么,生气、发泄、报复,莫羡都是不闻不问,仿佛与自己毫无干系。

他们之间真的什么都不剩下吗?一直是他自私的绑着这个女人,他错了吗?

“你一直把我当什么?”

挣扎半晌,男人突然停下了动作,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让莫羡心头一颤。

11-不要走,我怕

“朋友?路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提款机?”

在这锋锐的目光注视下,莫羡心中所想仿佛皆要被傅行简看穿一样,无所遁形。

瞳仁微缩,莫羡猛地推开他,冷声反问:“那么在你眼里,又把我当成什么?”

他们之间早该在三年前就结束了,而现在他还不肯放手,一次又一次地威胁她,妄图将她据为己有……

啪——

突然来电了。

暖黄色的灯光自头顶倾泄下来,映出了傅行简那张阴云密布的脸,莫羡还未有半点喘息的时间,就被男人大力推倒在床上。

“想知道是吗?我成全你。”

男人用力地拥着她,扑面而来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冲撞得她头脑发昏,紧接着单薄的睡裙被狠狠撕开……

“放开我!”

莫羡狼狈极了,使出浑身解数挣扎,没想到反倒激怒了男人,傅行简眼眸中的幽光浮现,复杂的情绪让人看不透,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霸道地吻住了她。

强迫着自己反抗,莫羡害怕极了,心中又气又急,不一会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

澄澈的水眸中蒙上了一层雾气,渐渐地眼泪越积越多,顺着巴掌大的小脸缓缓流了下来,莫羡奋力地推搡着他,带着哭腔乞求他,“傅行简,你不要这样……”

傅行简又一次被她该死的眼泪打败了。

灯光映照在女人精致的脸庞上,她鼻翼一下一下地煽动着,低声呜咽着,对上那双哀伤委屈的眸子,傅行简就心软了。

心底翻涌的怒火和情欲渐渐消散,他烦躁地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噼啪!

落地窗那头传来一阵爆裂的声响,紧接着蛛网一样的裂痕扩散开来,寂静的深夜里这声音让莫羡吓了一跳,手脚并用地缩进了被子里。

傅行简脚步未停,丝毫没兴趣关心那边的玻璃到底发生了什么。

哗啦啦!

一整扇玻璃瞬间倾倒在地毯上,飞溅起的碎片在窗外烟火的映照下闪烁着奇幻的光彩,五光十色,亦真亦幻。

不知是谁在放烟火,打碎了玻璃。

“等一等。”莫羡裹紧了被子,颤抖着叫住傅行简,带了浓重的鼻音听起来更像是撒娇。

男人一手拧开门把手,对她的叫喊置若罔闻。

“能不能别走,我怕……”

莫羡觉得自己疯了,刚刚还拼死拼活地要男人离开,这会又尊严全无,求着人家留下。

可她实在是害怕。

母亲去世得早,小时候每晚都是她自己睡,后来家里经常有个阿姨来拜访,她不喜欢这个女人,没想到这个女人打碎她的玻璃示威。等她怒气冲冲跑下楼,才发现父亲正和那个女人在沙发上缠绵,吓得她又跑回了房间。

冷风顺着窗口呼呼往里灌,那天晚上她傻傻地守着满地碎玻璃哭,直到第二天惊闻父亲要和那个女人结婚的消息。

在莫羡的记忆里,破碎的玻璃就和即将失去最重要的人划上了等号,她讨厌也害怕这样的夜晚。

被子蒙过了头顶,依稀能听见男人沉闷的脚步声,她知道傅行简一定是离开了,于是眼泪流的更凶了。

“幼稚不幼稚?”

男人冰冰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闷闷的有些听不真切,他在和自己说话?

紧接着被子外面一股大力扯着向外拉,莫羡哪肯放手,于是用尽全身地力气和那股力量抗衡。

面对着落地窗,寒冷刺骨的风吹在脸上难受极了,于是她拼命地吸了吸鼻子,心里又难过了几分。

这时,莫羡只觉得整个身子一轻,竟然被傅行简连同被子抱了起来!

“别乱动,安分一点!”男人的声音出现在头顶,冷冷警告她。

接着傅行简把她抱去了另一间客房,温暖干燥的空气让人冷静了不少,她被轻轻放到床上,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这样不害怕了?”

耳边响起男人戏谑的声音,即使隔着被子,她也能感觉到男人正用无可奈何的目光打量自己,她真是糗大了!

“谢谢你……”

刚说完,身后的床垫突然一沉,傅行简竟然躺在了她的一侧,伸出手臂掀开了她的被子,强迫她躺在身边,相拥而眠。

“不,不用这样,我……”

“闭嘴,睡觉。”

起先莫羡满身防备,生怕傅行简又要故计重施,可傅行简只是简简单单地抱着她,一言不发,渐渐地呼吸平稳,合眸浅眠。

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令人安心,耳边是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地莫羡也陷入沉睡。

一夜好梦,第二天醒来傅行简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枕边的余温证明曾有人在这里睡过一晚。莫羡若有所思地抚摸着枕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弯起嘴角自嘲一笑。

周末莫羡不用去公司,下楼时正撞见佣人拿吸尘器打扫,见她下来,那女佣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拿着吸尘器就撞了过来,刷头狠狠擦过莫羡的脚踝,瞬间见血。

“唔……你干什么?”莫羡眉头紧蹙,勉强扶着栏杆站稳。

而那女佣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声你走路小心一点,态度高傲得很,仿佛莫羡才是那个撞人的。

“徐薇薇。”莫羡从她胸牌上念出了名字,强忍着不适对她耐心道,“请你下次注意点好吗?另外可以帮我拿酒精棉和创可贴来吗,我受伤了。”

徐薇薇一挪吸尘器,斜睨了她一眼,理直气壮道:“抱歉,这不是我的工作。”

莫羡挑了挑眉,心道自己和这女佣无冤无仇的,她怎么态度这般傲慢?

还想叫住她,徐薇薇已经挪着吸尘器走了。莫羡被撞伤之后连句道歉也没有得到,她实在委屈,于是翘着脚追了上去。

“不好意思,您被解雇了。”

徐薇薇听后一愣,不敢置信地抬头看莫羡。

莫羡又冷声重复了一遍,“我不需要这样蛮横无理的员工,很抱歉您被解雇了。”

“呵,你也配?”徐薇薇用肩膀狠狠撞了一下莫羡,用吸尘器反复在莫羡踩过的地方清洁。

小说《高冷总裁荒唐恋》 第10章 你一直把我当什么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晓枫公子点评:

《高冷总裁荒唐恋》很好看啊,没有书评里说的那么不堪。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