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驻爱心间
驻爱心间

驻爱心间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0 13:25:28

小说《驻爱心间》主要讲的是:伊墨……我几乎是从牙缝中咬出这两个字,天知道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如同天雷劈身,那种疼,是灵魂碎裂的疼。跌坐在床边的水泥地上,失魂落魄的望着头顶的那一方小天窗,隐约透着几点星光。二十五年来,第一次我如此不愿意面对事实,想要逃避。脑中想着和伊墨相识以来的种种,人心居然可以叵测到这种地步,情爱都可以装的这么逼真。“陆心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只会害了你自己。”我现在终于明白,他这句话不是玩笑,不是威胁,更不是警告,而是他已经在做了。
展开全部

黑暗,誓死寻找的真相

伊墨……

我几乎是从牙缝中咬出这两个字,天知道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如同天雷劈身,那种疼,是灵魂碎裂的疼。

跌坐在床边的水泥地上,失魂落魄的望着头顶的那一方小天窗,隐约透着几点星光。

二十五年来,第一次我如此不愿意面对事实,想要逃避。

脑中想着和伊墨相识以来的种种,人心居然可以叵测到这种地步,情爱都可以装的这么逼真。

“陆心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只会害了你自己。”我现在终于明白,他这句话不是玩笑,不是威胁,更不是警告,而是他已经在做了。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对付我,连一点余地都不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阴谋,让他算计我至此,甚至不惜……呵!我笑了,失声笑了。

“哐当!”一声,还未来得及作何反应,眼前本就只有几点星光的光线也被阻断,一双皮鞋出现在我的眼前,接着,我的下巴被一只手抬起。

“还不睡?”他说,声音低沉,拇指的指腹划过我的唇,一丝钻心的疼让我皱了皱眉,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在等我吗?”

眼前的身影突然蹲下,下一秒,一张薄唇附上了我的,几许微凉,几许血腥,还夹着他独特的,让我眷恋的气息。

我有一瞬间的愣神,或者我大脑都是麻木的,根本就不知道反应。任由他摄着我的唇辗转索取。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下唇咬破了。

“疼吗?”半晌,他放开我的唇,却依然和我咫尺相对,目光紧紧的锁在我的脸上,语气极冷,可周身的气息却好像又回到了我们在一起时候的温柔。

说着又朝我吻了过来,这一次动作很粗撸,甚至来脱我的衣服,“给过你警告,为什么不听?”

带着怒气的质问,让我唤回了理智。

我猛地使出全身的力气将他一把推开,因为他刚刚抓着我的衣服,这么一撕扯,扯掉了两颗扣子,胸口的位置立刻崩开,若隐若现。

他没防备,被我推了个趔趄,但也马上就稳住了,反倒是看着我露出了一丝不羁的微笑。

“欲拒还迎,还是等不及了?”他再次朝我伸出手,被我挥手打开,站起身咬牙看着他。

“你是来看笑话的,还是来炫耀你的能耐?”

他咯咯一笑,却是自说自话,“忘记了,你就喜欢主动的火爆,一如当年那晚……”

“住口!”我扯了扯唇,几乎是吼出来的,“伊墨,你觉得很好玩是吗?”我扫了眼四周,“你是来跟我炫耀你的能耐,炫耀你把我耍了我都无处申辩是吗,看完了,可以走了。”

“嘘!”他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别这么激动。”

“敢做不敢当吗?”我拧着眉,“你真是玩的好手段,引诱我给你们做研究,成功了再把我一脚踢开,甚至为了解除后顾之忧把我送进监狱。

什么资料被盗,根本都是假的,是你,不,是你和陆家豪联手布的局。”我早就该想到,只怪我太傻,我以为我把陆家豪当作陌生人就可以相安无事。

“伊墨,你够绝情,明明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却还要做出一副我背叛你的伤心模样,我也是挺佩服你,为了利用我不惜出卖色相。”

“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伊墨的声音不高不低,“什么叫我引诱你,你似乎忘记了,当初是你自己千方百计的说服我要加入研究的,我从来没逼你做过什么。”他说着带着一种玩味的意为冲我挑了下眉,故意在我胸口的位置扫了下,“我是真的喜欢你,尤其是在床上……”

“啪!”我动作快于大脑的狠狠的扇了他一个耳光,“你觉得你很得意是吧?”

伊墨没想到我会动手,这一下打的他愣神了好一会儿,才舔了下自己的唇角,“啧,还是这么火辣。”

我气结的吸了两口气,看着他很想哭,还是没出息的问出了心底的疑问,尽管知道着等于是自取其辱。

“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先不说你挖坑给我跳让我给你们做研究,就说你跟陆子琪之间是怎么回事?还有,当年我妈妈的车祸,是不是和你有关?”

这是我最在乎的,其他的就算被利用我也认了。进了这里,我想我是没有机会查个水落石出了,既然他来了,我不如问个清楚。

伊墨闻言愣了下,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好半天都不说话。

我心底抱着的最后一丝希望,在他的沉默中破灭了。

“怎么,你既然有本事把我弄进来,还怕跟我说一句实话吗?伊墨,我告诉你,你可以不说,但我一定会追查到底,就算是死,我也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依旧是沉默的,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开口了的时候,他突然又抬起头,朝我逼近,抓着我的肩膀把我按在那硬邦邦的床上,惯性的撞击,震得我胸腔一痛,闷哼出声。

“伊墨,你放开我。”我怒急,“怎么,在你眼里还没有王法了是吗,你要在这里杀我灭口吗?”

“嗤!”他嘲讽的一笑,“陆心悠,你就不担心小诺吗?”

“你想干什么?伊墨你混蛋,你别忘了他也是你的儿子。”

“我劝你什么都不要做,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小诺的安全。”他说:“至于你这条命,我还舍不得让你死,也没人敢让你死,至少我不点头,没人能动你的命。”他说着整个人压下来,在我耳垂上咬了一口,“你的命,是我的!”

“你……”

“好好在这待着。”他拍了下我的脸颊,唇角微勾,再次舔了下被我打的那边唇角,“但愿,你没忘记我说过的话。”

说完放开我,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几步跨出了牢房的铁门。黑暗中,星束的光辉随着他的移动忽明忽暗,就像是暗夜修罗,带走了这牢房里最后的一点温度。

我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会用孩子来威胁我,这个禽兽!

牢房里再次恢复安静,只是头顶的星光似乎更亮了些,而我,内心已然被掏空。

我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般,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无声的哭了起来。仅管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伊墨,竟然是我所有悲剧的始作俑者。

我深爱他,爱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昔日的温柔缱绻,此刻仍旧历历在目,全都变成一把把锋利的刀,刺在我的身上,让我体无完肤。

“伊墨,你到底是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哭了多久,眼泪都流干了,听到脚步声,我缓缓的抬起头,牢房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男人站在了我面前,银色面具遮住了他半边脸,就那么唇角微勾的看着我。

窗外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来到了伊腾公司大厦,站在门口,我重重的做了两个深呼吸,不管是为了正义,还是为了自己的公道,今天,我必将伊墨绳之以法。

此时的伊腾门庭若市,许多应邀而来的业界人士还有记者陆续往里走。

门口有保安人员把守,见邀请函才可以进去,带上宽大的墨镜,我今天是特意把头发散着的,这样遮挡了半边脸,以防有人在第一时间认出我,那样我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没错,今天是伊腾药品研究第一阶段的新闻发布会。

交了邀请函,顺利进入会场。

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所有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我混在人群中,看着伊墨和陆家豪坐在台上,陆子琪坐在陆家豪的身侧,目光始终盯着伊墨,笑的十分灿烂。

这样的组合,让我觉得讽刺。

看着伊墨,仅仅是几天的时间,我却恍如隔世。

这个男人,我本以为可以携手终身,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以为他正义心善,却只是一个利欲熏心的杀人犯。

发布会准时开始,系统的程序我并没有兴趣,在记者自由提问的时候,我慢慢的站起身,从一侧的通道走向台前了。

伊墨,你没想到我还能出狱,甚至出现在这里吧!

今天,我要为了我死去的妈妈,还有已经被我埋葬的爱情讨个公道。

“造福人类的好项目?!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其实做的都是为祸人间的勾当,这药品根本就不是抑制病毒而是传播病毒的!”

当我出现在人前,伊墨完全是不可置信的皱着眉头。那双如墨的眼睛,震惊的看着我,甚至闪过一丝恐慌。

伊墨,你是不是怕了!

伊墨,你这是做贼心虚吗?

“这位女士,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能把话说清楚吗?”

“你的意思是这个项目有什么违法吗?”

……

永远都不得不佩服记者的脑洞,你只要上句话,后面他们就会帮你说出一大篇。若是以往,我很不喜欢这些记者的捕风捉影,但是今天,我反而感谢他们的一语中的,也省了我许多的口舌。

“陆心悠,你别在这胡说八道。”第一个沉不住气的就是陆子琪,她指着我大声喊道:“大家别听她的,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从小就对我和我妈充满敌意,不满爸爸把公司交给我打理,今天就是故意来捣乱的。”

我并没有打理她,公关危机而已,对于她,我一向抱着无视的态度。

看了眼四周那些透着挖掘的目光,冷冷一笑,“伊腾和陆氏合作的这个药品研究,某些程度上是违法的,我有证据。”

“陆心悠!”话音未落,伊墨一个箭步冲了下来,挡在我的身前,抓着我的胳膊,用一种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道:“你怎么出来的?先离开,别胡闹,有什么话我们私下里说。”

胡闹,我真是觉得好笑。

冷冷的甩开他,“伊墨,你当然不希望我出来,说什么胡闹?我只是在说事实,你心虚了吗?不要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没人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叫人送你走。”他自说自话,扬手就要叫人,语气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焦急。

我一把推开他,“上次送我去的是监狱,这次你又打算把我送到哪,还是直接灭口?”

“陆心悠!”

“怎么,急了,还是怕了?”我语调拔高,瞥了他一眼,径直走向一旁的放映仪,“这是有关这款药品的研究资料。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地方涉及违禁药品,就算是成功了,其过程需要很多卟啉症患者的血液做实验,请问,如何取血?”我说着看向伊墨,护城河连发两起抛尸案,一名死者患有卟啉症,另一名死者身上携带了卟啉症相似的病毒。伊墨,我真的很想问一句,这是不是你做的?

会场里已经一片嘈杂,众人开始议论纷纷,陆家豪和陆子琪看着我的眼神更像是要吃人似的,奈何众目睽睽之下,不能动手,此刻又被好多记者围了起来。

我就这么站着,看着这乱哄哄的画面,继续说着资料中涉及违法的相关问题,心里,并没有感到痛快,反而是说不清的悲凉。

眼看着场面就要控制不住,伊墨突然大吼一声:“保安,把这个女人请出去!”

下一秒,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冲到了我的面前,左右架着我的胳膊就要往外抬。

终于忍不住了吗?我冷冷一笑,“伊墨,你封的住我的嘴,封不住大家的眼睛!”

“住手!”随着一声低喝,门口处,冯队和林睿带着一行人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药品相关部门的执法人员。

我看了眼林睿,做的好,不愧是我的好搭档。

我在进入伊腾大厦前,已经做了准备,给林睿发了信息:我是陆心悠,伊腾研究药品涉嫌违法,有可能跟护城河两起抛尸案有关。

点击发送后,不到一分钟,那边就回了消息:你在哪儿,别轻举妄动。

果然是我认识的林睿,第一时间没有问我为什么会从监狱里出来。

之所以给他打电话,就是让他通知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而时间紧,加上我现在身份尴尬,只好借助他的手来办这些事。

“放开她!”冯队和林睿几乎是异口同声,迎面而上将钳制我的人给推开。

“你没事吧?”林睿将我拉到身侧,关心的问。

我摇摇头,抬头对上伊墨那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深不可测。

“伊总!”冯队将一张搜查令举到面前,“请配合调查!”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是冯队的性格。

白纸黑字的搜查令,让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陆子琪更是推开了记者冲了过来,一把抓过搜查令撕了个稀碎,扬手就来打我,被林睿手疾眼快的给挡了回去。

她气急败坏的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和你妈一样,就是看不得别人好过。”

说着还指着冯队他们嚷嚷,“记者朋友们,现在都没有王法了,陆心悠和他们都是同事,串通一气陷害我们,你们是正义的使者,要给我们讨个公道。”又指向我,“你们都不知道吧,这个女人千方百计的要参与试验,这些所谓的违法都是她动的手脚,我们根本就不清楚,她还盗取伊腾的商业机密去卖,好在伊墨及时发现了她的不法行为举报了她,她现在应该是在监狱的,却出现在我们的发布会上,还带了这么一帮人闹事,大家想想,这里面多黑暗,明明就是他们执法犯法,串通一气报复我们合法商人……”

我也佩服她这反应能力和现场编瞎话的本事。

这一番颠倒黑白的强词夺理,瞬间把问题就给转移了,要知道现在的百姓对执法部门真的是误会太多,再加上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的添油加醋,一时间记者们全都炸开了锅。纷纷要求真相什么的。

陆子琪更是趁乱拿了旁边一个摆件又来砸我,这一下反应不及,直接砸在了我的头上。

顿时鲜血直流,慌乱的场面也因为我的受伤安静了下来。

“陆心悠!”

“陆法医!”

警局的同事们见此,纷纷过来查看我的伤势,其中一个将陆子琪反手按压在地上。我捂着额头晃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眼角的余光瞥见伊墨的手在半空中僵了一下。抬头,他已经转身去扶陆子琪,我暗嘲自己可笑。

冯队到底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了,直接低喝道:“有什么疑问可以等新闻部统一回复,但现在请你们都让开,否则一并以妨碍公务处理。”

冯队的气场还是有一定的震慑作用的,众人分分让开,冯队带着相关部门的人员在我的带领下,进入了伊腾的实验室,并且获得了相关资料。

伊墨,陆家豪,陆子琪都被依法带回了警局协助调查。与此同时,另一组人员前往伊墨的住所进行搜查,找到了那件黑色的风衣,上面的确少了一颗纽扣,和我之前在护城河死者手中发现的那枚纽扣完全吻合。

审讯室里,伊墨面无表情,那双眼睛,似乎藏着很多东西,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我推开门走进去,这一次面对他,心里的滋味真是五味杂陈说不清楚。

紧紧攥着手里的手机,心脏都是颤抖的。

我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向他走近了几步,却也保持了一米远的距离。

“伊墨,四年前我妈妈的车祸是不是你?护城河的两起抛尸案,是不是跟你有关?”我没有绕弯子,单刀直入。

或许,我对他还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吧,我想亲口听他说出来,才会死心。

“我要说不是呢?”伊墨的声音和平淡,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

“到了现在你还不承认吗?”我说:“刑侦小组已经从你的住所搜到了那件黑色的风衣,上面少了一颗纽扣,而那可纽扣,经比对,就是护城河案第二个被害人手里攥着的那枚。”

“那也只能说明我去过现场,最多我和死者有过接触,并不能代表什么。”伊墨不卑不亢的说。

“那么这个呢?”我举起手机,点开视频,“这个你怎么解释?这辆车,四年前撞了我妈,四年后出现在护城河抛尸现场,伊墨,你为了你的利益,草菅人命!”

我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如果面对的不是他,我不会这样。心痛,堵心,失望……所有的情绪都包围着我。

伊墨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变化,他盯着手机屏幕,又抬头看向我,声音透着异常的冰冷,“这东西你哪来的?”

“哪来的不重要,也无可奉告。”

“陆心悠,你告诉我谁给你的?”伊墨的语调突然拔高,“告诉我,哪来的?”

他的表现,让我彻底的绝望了。

“老天开眼,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吗?你以为你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我紧紧的攥着手机,几乎要把手机捏碎。

那视频是四年前我妈车祸的现场画面!

是昨晚保释我出狱的那个男人给我的!

当我被保释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我的眼前。

“陆心悠,上车!”后车座的车窗摇下,露出男人那张戴着半边面具的脸,借着岗哨上的探照灯,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

从右侧的面容看,应该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长的很年轻,但从法医的专业角度开看,这个男人应该在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

“不必了。”对于这个一句话都不说就把我从监狱里保出来的陌生男人,我本能的戒备。

“刚把你保释出来,受了我的恩,连句谢谢都不说吗?”他意有所指的看了眼我身后的铁门,推开车门,身子往里挪动了一下,很明显的邀请。

我抿了抿唇,看着茫茫黑夜,又看了看他,那眼神是那么的势在必得。

小说《驻爱心间》 第15章 黑暗,誓死寻找的真相 试读结束。

是天祥吖点评:

我最喜欢的婚恋生活文,木有之一。没办法,的感情描写的很细腻,《驻爱心间》的故事戳我萌点,emmmm总之就是作者大大太厉害啦,我老喜欢这篇文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