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捡个娇妻放肆宠
捡个娇妻放肆宠

捡个娇妻放肆宠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24 12:51:44

《捡个娇妻放肆宠》的主要情节是:“我希望你的过渡期长一些……再长一些。”顾梵溪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这样?我都被迫转行了,你还取笑我。”“不是取笑你,而是你这样的助理比熊猫还稀有。”季子恒拿了件白大褂递给她,感慨的拍拍她的肩膀,“咱们又能回到上学的时候了,有没有点儿小激动?”顾梵溪被他的幽默感逗笑了。谁说他是鬼见愁,明明是个阳光乐天派的学霸!那些关于他的传闻是怎么来的?
展开全部

捡个娇妻放肆宠第16章试读

她还想以后?

陆北廷垂下眼眸,对顾梵溪下面的话毫无兴趣。

他吃相优雅,很好的贯彻了食不言,纵使顾梵溪有一肚子话,也只能默默吞回肚子里。

晚饭过后,她收拾好厨房便去给陆北廷换药,之后两人一整晚再没说过话。

转天到警局录完口供,顾梵溪提出去医科大学面试。

“应聘什么职位?”陆北廷以为她会坚持做医生,却淡淡的追问。

“在药剂实验室给教授做助理。”顾梵溪不是很满意这个职位,但她得养活自己,不能赖在陆北廷哪儿做米虫。

陆北廷知道她是个能吃苦的,可她找的工作太low:“不打算做医生了?”

“我背着官司,哪个医院敢用我?就算有人肯,我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警察刚才也说了,用不了多久我就从这个案子中抽身,到时候再重新开始也不晚。”

顾梵溪态度坚决,陆北廷便没有劝阻,吩咐魏宗泽送她去医科大学。

她到的时候林雅在校门口等她,见顾梵溪坐着几百万的奔驰车来应聘实验助理,第一个反应是她脑袋进水了。

“梵溪,你没事儿吧?”

对上林雅不可思议的表情,顾梵溪低头看了看自己。她的衣服没问题,难道脸上有东西?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你昨晚是不是跟陆家的太子爷在一起?”林雅自从听了她和陆北廷的事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他们之间没那么单纯。

“我们没有在一起,只是……”稍稍一顿,顾梵溪明智的改口,“我只是在他家借住,等洋楼的封条一撤就搬出去。”

“真的?”林雅一脸‘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的表情。

顾梵溪信誓旦旦的自我洗白:“陆先生有未婚妻,打死我也不可能做第三者,我们之间单纯的很,不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

要是被林雅知道她跟陆北廷同床共枕,不拍飞自己,也会惊掉下巴。

她摸不透陆北廷的心思,没办法解释他们的关系。

虽然在外人眼中,陆北廷帮她逃婚、给她办保释、替她还债,但顾梵溪清楚他做那些事是出于跟霍少棠的私人恩怨。

到现在为止,他一句都没提过那份协议。

除了怼她几句,陆北廷在其他方面堪称正人君子。可见,他不愿意被家人左右婚事才会把顾梵溪留在身边。

她要看清自己的位置,才不会辜负陆北廷对她的帮助。

林雅将她带到药剂系实验楼顶楼,指着走廊正中的办公室,推了推顾梵溪:“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你是介绍人,不进去吗?”她稳住身形,不解的看着闺蜜。

“实话实说啊梵溪,这个人号称鬼见愁,他的助理不是不堪冷暴力,就是被他骂的狗血淋头。虽然给他做助理待遇不错,但没人受得了那委屈。你进去看看,要是扛不住就闪人,我再帮你想办法。”

林雅如临大敌的躲在立柱后面,好像前方有致命的化学武器。

见她这副样子,顾梵溪哪儿敢请她作陪,笑呵呵的敲响了药剂系副主任的房门。

“进。”

清清爽爽的声音,让人耳目一新。

顾梵溪走进去,轻轻关上门,她扫了一圈儿也没发现人影,难道自己幻听了?

既然没人,她还是走吧。

带着些许失落,顾梵溪慢吞吞的转过身,暗暗嘀咕,做助理工作8小时,日薪200,待遇不错,可惜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而她刚转过身,涓涓细流般的声音再次从背后传来:“你是谁?”

愣了愣,她惊喜的转过身:“我是来应聘实验助理……师兄,你怎么在这儿?”

穿白大褂的英俊男子手里拿着一摞落了灰的资料,想来刚才他蹲在地上翻找,顾梵溪才没有看到他。

看着军医大学制药系的传奇人物季子恒,她脸上除了惊喜,更多的是发自心底的崇拜。

季子恒对这个辅修药剂学的师妹印象深刻,他曾经鼓动顾梵溪转系,但她的理想是做知名的眼科医生。

“我在这儿工作,你不是做眼科医生了吗?怎么想起给我做助理?”

“我……我的事情有点儿复杂。”顾梵溪垂下眼睑,害羞的挠挠头,“你要是觉得我不够格就算了。”

季子恒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但顾家的事情闹得那么大,他想不知道都难。

“我希望你的过渡期长一些……再长一些。”

顾梵溪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这样?我都被迫转行了,你还取笑我。”

“不是取笑你,而是你这样的助理比熊猫还稀有。”季子恒拿了件白大褂递给她,感慨的拍拍她的肩膀,“咱们又能回到上学的时候了,有没有点儿小激动?”

顾梵溪被他的幽默感逗笑了。

谁说他是鬼见愁,明明是个阳光乐天派的学霸!

那些关于他的传闻是怎么来的?

“师兄,我来的时候很忐忑,因为我听说……”咬了咬唇,顾梵溪一开口便后悔了。

“知道他们为什么说我是鬼见愁吗?”季子恒从书柜里拿出一个文件袋,似乎这个称呼早就习以为常。

顾梵溪拨浪鼓似的摇头。

“以前那些人不是靠关系被塞进来的,就是另有所图。我要的是能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哪有心思跟他们周旋,所以就想办法把他们挤兑走了,图个清静。”季子恒直言不讳,把怀里的两个文件袋塞给她,“这是我正在进行的课题资料,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实验室,然后你过来看资料。”

顾梵溪有种朝中有人好做官的畅快,却猛然想起在外面等消息的林雅。

跟季子恒打了个招呼,她放轻脚步走到立柱后面,突然跳到她面前:“小雅……”

林雅被吓得差点儿跳起来,狠狠的横了她一眼:“你想吓死我呀!”

话音未落,她就注意到顾梵溪身上的白大褂,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被录取了,这可是被正式录用才有的待遇。那个变态……呸呸呸,季教授是不是看上你了?”

捡个娇妻放肆宠第17章试读

林雅把顾梵溪问蒙了。

她木讷的表情印证了林雅的猜测,拉着好姐妹的手怒气冲冲的走向季子恒的办公室。

“你这是做什么?”顾梵溪拽住林雅,焦急的追问。

“替你讨回公道呀!他答应录用你是不是存了潜规则的心?之前被赶走的小姑娘跟你差不多年纪,我亲眼见过有哭着跑出去的。你别怕,我这就替你揍扁那个人渣。”

林雅露胳膊挽袖子,一副跟季子恒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顾梵溪被她逗笑了。

“你怎么笑的出来?你被欺负傻了,还是那个变态给你下药了?”林雅一口一口个变态叫得欢,她认为有必要为季子恒澄清一下,“季教授是我辅修制药系课程的时候带我的师兄。你忘了吗?我跟你提过他的。”

“他就是那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季子恒?怎么可能!?”林雅拒绝接受这个事实。

“你见过口中那个bt吗?”顾梵溪被她正义感爆棚的样子逗得哭笑不得。

林雅因为季子恒对整个制药系都没有好印象:“我跟他不是一个系的,光那些传闻就够我洗耳朵的,谁有空关心他长什么样子?再说,医学院那么多教授,我认的过来吗?”

“我亲眼见到了季师兄,你能不能给他有所改观呢?我还打算介绍你们认识,你这样岂不是让我坐蜡?”顾梵溪抱着双手拜托。

“好了好了,他能照顾你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林雅担心她被欺负,见她说的笃定便放心了。

她长得美,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百,学生时代就被星探相中。

可她生就招黑体质,静雅从认识她起,顾梵溪不是被欺负,就是行走在被欺负的路上。

她离开了奇葩朵朵的家,林雅真心希望她可以摆脱厄运,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这个变……季教授是校长的心头肉,你有他做靠山,保证在学校里顺风顺水。你的手不能再做手术,何不考虑下到学校当老师呢?”

顾梵溪从未想过转行,更别说跨界了:“你让我想想。”

夏日炎炎,傍晚下起了雨,雨势越来越大,顾梵溪边看资料边做笔记,没有注意到这些。

此刻,陆北廷烦躁的看着前方的车龙,再次打给顾梵溪,她的手机依然无人接听。

“调头走辅路。”

“是。”

司机听命调转方向,副驾驶位的江天还是第一次见到陆北廷为堵车烦心。

少爷离开家后直奔医科大学,只怕是为了接顾小姐下班吧?

这本该是好事,可少爷为什么不通知顾小姐呢?

迈巴赫绕到制药系实验楼所在的东门,陆北廷看着雨帘遮蔽中的建筑,发现不远处有两道人影朝这边走来。

宽大的黑色雨伞遮不住顾梵溪精致俏丽的脸,而她身边撑伞的男人太过碍眼。

那人的衣服低调不张扬,看似简单,但陆北廷看得出那是意大利小众设计师的手笔。猫头鹰手柄的定制款雨伞,没有几百万身价的人用不起。

顾梵溪跟他有说有笑,他们很熟吗?

陆北廷收回目光,嗓音冰冷如水:“开车。”

江天想着不能白来一趟,转身请示:“少爷,顾小姐正走过来,要不要我去接她?”

“开车!”陆北廷闭上眼睛,不再说话,车内的气氛瞬间冷下来。

原来,口是心非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用起来更得心应手。

江天默默叹了口气,示意司机开车。

顾梵溪远远看到黑色迈巴赫,借了季子恒的雨伞小跑着奔出校门,隔着一段距离看到后座的陆北廷,她兴冲冲的朝男人招手,脚步不停的往前跑。

可陆北廷始终没有看过来,迈巴赫开得飞起来,甩了顾梵溪一身雨水。

她认得陆北廷的车牌,自信不会看错。

他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吗?

自己只是陆北廷用来打压霍少棠的棋子,还奢望他接自己下班?要摆正位置啊顾梵溪!

压下心里的酸涩,她决定绕个大圈去南门坐公交车。

东门地势偏低,雨水顺着坡度恣意流淌着,刚折回校门,她的鞋就被雨水湿透了。

衣服被溅起的水花打湿,加上雨势越来越大,顾梵溪腰部一下像被水泡过,雨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淌。

季子恒透过车窗看到她这幅样子,忙把人拉上车。

“不是说看到你朋友了吗,怎么淋成这样?”他皱着眉,回身从后座拿来干毛巾。

用毛巾擦了擦衣服上的水,顾梵溪的牙齿开始打架:“我看错了……车子的型号相同,但车牌不一样。”

她的身体很好,平时就算淋雨也不会出问题,今天不仅浑身发冷,小腹还下坠似的绞痛。

算了算日子,生理期就在这几天。

她点背的撞上淋雨,这不是找麻烦吗?

刚找到工作,她还没熟悉工作岗位就歇了菜,她怎么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越着急,顾梵溪越难受。小腹的酸胀感迫使她弓着腰,脑袋抵着储物柜,像只被煮熟的大虾。

“你怎么了?”季子恒慌了神,关切的给她披上外衣。

“师兄,能不能送我去同学那儿?她就住在附近,不会耽误你太久。”顾梵溪并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可季子恒被吓得不轻,“我还是送你去医院,你的情况看上去很不好。”

顾梵溪摆摆手,惨淡一笑道:“我能拜托你件事儿吗?”

“什么事?”

“你能不能研制一种缓解女性生理痛的药……如果你研制成功,不知有多少女同胞对你感恩戴德呢!”

季子恒被她逗笑了,秒懂了她的窘迫:“我会让你成为第一个受益人。”

“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会成为妇女之友。”顾梵溪脑补着他被前千万女粉丝追捧的画面,姨妈痛在无形中减轻。

苦笑着摇摇头,季子恒经历过N个不靠谱的女助理后,让他对女人产生了心理阴影。

当然,顾梵溪是个例外。

顾梵溪被季子恒送到林雅家里,林雅的室友被高颜值的季子恒秒成了花痴,直到他离开,她们还没回过神儿来。

她终于明白季子恒为什么说那些女助理另有所图了。

面对高智商、高颜值,又前途无量的禁欲系教授,哪个妹纸不动心?

冲了个热水澡,顾梵溪把自己扔在床上,拿出手机打算向陆北廷报备自己的行踪,然而悲催的是……

顾梵溪, 陆北廷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捡个娇妻放肆宠》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