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
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

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27 16:54:56

给大家带来的《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讲述了苏夏 君墨尘的故事:但她并没有发现从一开始便有一道玩味的目光注视着她。“王爷,听说苏家的女儿都有一种本领,难不成方才苏夏使用的便是轮回之术?”侍卫单膝跪地说着心中的不解,方才他明明察觉到苏家三小姐没了气息成为了一具尸体,怎么眨眼间就活了过来。“苏家的女儿么!”此时,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似水波一般渐渐泛起涟漪。一匹脚下踏着火焰的赤兔红马霸气生风,马背上坐着的男人更是有着一股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息,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生朝拜之意匍匐在脚下俯首称臣。
展开全部

1-灵魂重生

王都西郊。

嘶——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袭遍全身,苏夏瘦小的身子蜷缩在杂草堆中,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头,好晕。

耳边,好吵!

“废物,小杂种,在本少爷面前拽弄不死你。”

砰!

王天和一脚踹在苏夏的身上,这一脚着实的用力准确无误的踢中苏夏的脊背。

而苏夏被这一脚踢中蜷成一团,疼的哼了出来。

“哈哈哈小杂种,都说你们苏家的女人身体柔软的很,今天本少爷帮你开开荤,让你也尝一尝男人的味道!”

王天和眼中淫·荡的笑意猥琐的恶心,一边说着话一边解开长袍的带子,口中更是污言秽语不断。

城郊西外荒草丛生,偶尔路过的三三两两路人瞧了一眼那草堆的方向转头就走。

虽然心中也为这小女娃子可怜可叹,但他们只是寻常的小老百姓,怎么敢和王天和这种恶霸抗争。

王天和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一身五花三层的肥肉让人看了就没有食欲。

“小杂种,本少爷来了!”

嘿嘿的笑着搓着双手,嘶啦一声,王天和撕开了苏夏的衣衫,肥硕的身子和瘦小的苏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怜的小女孩若真的让这个禽兽玷污了,不仅仅后半生毁于一旦,就算活下去也是个问题。

就在王天和更进一步想要侵占身下的苏夏之时,那闭着眼睛的少女睁开双眸,任谁也没有看到,当眸光浮现在生无可恋的眼底之际,光华闪现。

“想死么?”

被一只猪压着,苏夏觉得自己呼吸都是个问题。

头疼,疼得撕心裂肺,就像被车裂了一样。

咔嚓——

突然间,清脆的声音清晰的回荡着,那声音就像人的骨头被折断的脆响。

随着什么东西被这段的声音落下,王天和杀猪般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

“太吵了,闭嘴!”

啪的一下子,苏醒后的苏夏一巴掌拍在王天和的脸上,这一巴掌并没有用力,可王天和的下巴却是被卸了下来。

痛苦的声音从王天和的口中发出变成了呜呜呜呜含糊不清的词语。

苏夏并未理会面前这头死猪,摇摇晃晃站起身认真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还以为是个梦,没想到她真的穿越了成为苏家三小姐、

穿越,成为另一个人?

哈哈哈哈哈哈……

苏夏笑着,笑的疯狂,笑的歇斯底里,笑的让人心生寒意,笑的眼中亦是红了一片。

二十一世纪古医特工,异时空王朝苏家三小姐苏夏。

老不死的,你们费尽千万苦让她身死道消,却不曾想到如今的她灵魂重生。

何其可笑,何其可怜,何其可悲!

闭眼之前,睁眼之后,苏夏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苏家废物三小姐。

此时此刻的苏夏身体林面的灵魂是二十一世纪的古医特工,代号修罗的女子。

“呜呜呜呜~~~”

一旁被卸了胳膊和下颚的王天和猛地站起身冲向苏夏,小杂种竟然敢伤他,不可饶恕!

可不等他站稳身体,便被苏夏一脚命中子孙根。

砰——砰——

两道什么物体碎裂的声音,王天和疼得来不及嚎叫双眼一翻昏死过去。

这一脚的力度只用了不级穿越前的十分之一,却着实的踹在王天和的痛处。

苏夏缓缓的抬起手看着纤细肮脏的十指,眉梢勾起一抹寒意。

苏家废物三小姐么?

呵呵!

唇角的笑意冷的比秋意更寒冷,身着破碎衣衫的苏夏走上前看着躺在地上昏厥的王天和,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眼神凝视着他。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杀的第一个人,因此,你死也荣幸了。”

咔嚓——

又一声脆响,苏夏徒手掐断了王天和的颈椎。

身为二十一世古医特工,她精通人体各部分的构造,知道如何能用最小的力气将人大卸八块置人于死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涯海角也要将你置于死地。

她苏夏不是圣母,穿越异世重生为人,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半分。

身着破烂的衣衫,可阳光之下的那女子却遗世独立,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转移目光的美感。

仿若死神与圣洁的天神交织在她的身体里。

王都西郊外,苏夏循着脑海中的记忆朝着苏家走去,直到瘦弱倔强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内。

但她并没有发现从一开始便有一道玩味的目光注视着她。

“王爷,听说苏家的女儿都有一种本领,难不成方才苏夏使用的便是轮回之术?”

侍卫单膝跪地说着心中的不解,方才他明明察觉到苏家三小姐没了气息成为了一具尸体,怎么眨眼间就活了过来。

“苏家的女儿么!”

此时,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似水波一般渐渐泛起涟漪。

一匹脚下踏着火焰的赤兔红马霸气生风,马背上坐着的男人更是有着一股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息,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生朝拜之意匍匐在脚下俯首称臣。

男子俊美的容貌让神都嫉妒万分,一双不浓不淡的剑眉恰当好处的描绘着他的俊朗,眸光如寒冷的夜空仿佛有万千星辰闪耀着,又仿若燃烧着熊熊的烈火,随时要将人焚烧殆尽。

可即便是这样,也让人忍着被烈火烧尽的危险去看上一眼,哪怕一眼也知足了。

“王爷,属下已经检查了王天和的尸体,死因颈部致命一击。”

王天和是王都一恶霸,又是土灵根的玄修之人,按照道理来说苏家三小姐是个废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反而却被一招致死。”

不解,满脑子不解。

苏夏,苏家三小姐,整个王都都知道苏家三小姐一脉是苏家的耻辱,灵根废脉武修无为,但方才那一幕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他们眼前。

如果不是王爷刚回王都恰巧路过此地,他们也不会看到这一幕。

一个瘦弱的一根手指便可捏死的女子徒手杀了土灵根玄修的王天和。

越是深想越是疑惑,越是疑惑越是不解,单膝跪在地上的侍卫陷入了无限的循环怪圈中。

“有趣,回城。”

男子声音再起威严无比,侍卫尽管不解还是站起身恭敬地跟在其后进入了王都。

跟在后面的侍卫没有看到自家主子眼中那一抹猎狩的笑意,反之进入王都的苏夏没来由的脊背一寒,那种感觉怎么形容……感觉自己像是猎物一样被什么猛兽盯住了。

这种感觉……很是不好!

2-废物三小姐

记忆中,苏家是王都四大家族之首,也是沧澜大陆名门望族,历代都会出现玄修灵脉的强大玄修者。

到了这一代,苏家更是人才济济,但偏偏苏夏这一脉人丁单薄且玄修武修皆废。

在王都乃至整个沧澜大陆,人们崇尚强大以强者为尊,身为弱者就要被欺负。

苏夏,一个毫无灵脉玄修资质的子嗣尽管身体里面流淌着苏家的血,但还是被家族无情的抛弃视为耻辱,驱赶到了后山陋室居住。

刚刚穿越成为苏家三小姐,又经历了王都西郊那件让人倒胃口的事情,苏夏有些疲累,循着记忆回到了后山小屋中。

一间小小的简陋屋子四处漏风,秋意森森,苏夏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木板床·上。

阳光从窗子照了进来,照在桌子上那一盆开的旺盛的植物上,绿意悠悠,像是在庆祝苏夏重生一般。

砰——

“好啊你个小杂种,偷懒不干活跑来睡觉,看我不打死你!”

正当苏夏闭上双眼想要休息的时候,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身穿蓝色棉衣的中年妇人一脚踹开了木屋的木门,木门被中年妇人一脚踹的吱嘎吱嘎响大敞开来,秋风从门外吹进陋室。

“衣服没洗完,水没有挑满,木柴没有劈完,我看你是要上天了,今天若不好好的教训你个小杂种你就不知道天有多高。”

说着,中年妇人大步流星走到苏夏床前,熊掌抓住苏夏的衣襟。

半空中的弱小女子被中年魁梧的夫人拎在半空中,感觉就像小鸡子被老鹰抓住一样。

“松开。”

半睁半闭的眼睛看着中年妇人,苏夏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告诉她面前的这个人叫刘婶,是苏府的厨娘,经常与其他吓人一起欺负苏夏,并且克扣苏夏的月钱。

有一句话说得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冷声的两个字从苏夏口中缓缓流出,没太多情绪。

抓住苏夏的刘婶愣了那么一刻,不知道为何在看着小杂种的时候她竟然有些慌了。

呸!不就是一个小杂种有什么好怕的!

“胆儿肥了,竟然敢跟我叫嚣起来,看我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松开。”

依旧是冷冷的两个字,依旧是没有任何温度,可屋子里面的温度却硬生生的下降到了冰点以下。

砰——

不过眨眼,只见被拎在刘婶手中的苏夏一个利落的反转,抬起膝盖随着翻转的力道狠狠的击中刘婶的腹部。

身形魁梧的了刘婶被踢中腹部连连后退到木门边,身形摇晃了两下倒在了地上,一双鼠目不可置信的同样惊恐的看着苏夏。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苏夏抖了抖长发上的灰尘缓步走向刘婶,居高临下的看着愣神的中年妇人,抬起穿着旧布鞋的小脚踩在刘婶的肩膀上

“第一,我不喜欢有人打扰到我睡觉。”

“第二,你的声音很难听,我不喜欢吵。”

“第三,我饿了。”

苏夏是那种能动手绝对不哔哔的人,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是揍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如果再有,那就继续揍。

直到对方臣服或者死亡。

她本可以杀了刘婶,但现在留着这妇人远远比杀了她的价值大的多。

咔嚓一声,苏夏脚下微微一用力便卸了刘婶的肩胛骨。

“还有,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第三个人知道,否则断的便是你的脑袋,明白么?”

苏夏的声音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回荡在刘婶的耳边,许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有许是刹那之间,当刘婶从愣神慌乱的状态回过神来的那一刻连连点头,跪在地上朝着苏夏磕头认错。

那是弱者求生的本能,是对强者的恐惧敬畏。

刘婶连滚带爬的跑了,一刻钟之后又再次出现在后山陋室。

只不过这一次刘婶用那只健全的手臂拎着食盒,食盒中整整齐齐摆放着精美的食物。

“三小姐,您慢慢吃,以后想吃什么跟奴婢说就可以,奴婢一定好好伺候你。”

小桌子旁,苏夏吃着刘婶送来的食物抬眼看了一眼说话的中年女子并未理会,只是有些意外她的态度。

这妇人倒是聪慧!

“三小姐,以前奴婢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都是奴婢混账,奴婢是王八蛋是畜生,还希望三小姐大人有大量能原谅奴婢,奴婢在这里给你磕头谢罪了。”

说着,刘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吃饭的苏夏磕起头来,一下一下又一下,直到额头上出现了血色这才站起身卑微的笑着。

“三小姐您慢慢吃,以后奴婢每天都给你送好吃好喝来,还有今天的事情奴婢发誓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若违背了誓言天打雷劈!”

刘婶伸出手发着毒誓,看了一眼并不理会自己的苏夏默默地转身离去。

而走到陋室院外的刘婶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了一眼苏夏,眼中一抹常人看不到的狡黠之意。

她曾经无意间路过老夫人的房间,听到老夫人说起三小姐这一脉的事情,虽然并不理解当时老夫人说的觉醒是什么意思,可想来与今日苏夏的改变有着密切的关联。

若真是三小姐一脉觉醒,那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甜头,她一定要好好的抓住这艘大船翻身。

苏夏并不知道刘婶内心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但刘婶态度的转变太让人在意。

吃饱喝足的苏夏回到了破旧的小屋中盖着被子睡了过去,这一觉便是一夜,直到第二天再次被刘婶吵醒。

“三小姐,您别睡了,快起来!奴婢已经准备好了洗漱的温水和饭菜,您吃完后快快去比武场。”

“去哪里?”

苏夏有个毛病,起床气很足。

忍着将刘婶暴走一顿的怒意,半眯着眼睛看着把她拉起来的中年妇人不解的皱起眉头。

“比武场啊,今日是苏家十年一度的比武盛世,凡是苏家子嗣都要参加!”

苏夏, 君墨尘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残王诱宠:绝世狂妃三小姐》的文章不够生动,细节描写有点少。故事本身还是不错的,继续努力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