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大明纪事
大明纪事

大明纪事

作者:

状态:断更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2 14:41:03

《大明纪事》以陆小猫 柳舒畅为中心,主要讲述了:陆小猫闭着眼,在脑海里迅速将半个月前听来的有关图家的一切都过一变。最后再睁开眼时,眼底闪过一抹亮色:图良,纨绔子弟一个,爱好,雀鸟,尤爱鲜艳羽毛的鸟。陆小猫以前跟柳小东称兄道弟时,最喜欢的就是一起偷鸡摸鸟蛋了,她自然很清楚,京城哪里有鸟窝了。离京城不过一个时辰的地方就有鸟窝。但是一来一去就要两个时辰,也就是说,她抓到符合条件的鸟雀,以及将图良引出来,再带到北镇抚司,需要在三个时辰之内完成。
展开全部

大明纪事:再次相遇

陆小猫即使早就想到了,可真的听到柳舒畅拒绝的话,还是不甘心。

“为什么?我有这个能力胜任,你不是不知道,柳大哥你……”陆小猫还想说什么,被柳舒畅打断了。

“小猫,你怎么还不明白?如今不是你能不能胜任,而是有我在,正指挥使不会让你进来的。就算是你进来了,正指挥使也会想办法将你赶出去的。再说了,那个地方,你进来……想要再出去,就不是这么轻易的事了。”柳舒畅劝解,除了私心,他说的也的确是真的,陆小猫虽然这两年跟着他进入过数次北镇抚司,但是她接触到的,都是锦衣卫所要面对的最表面的工作,若是他看到深层次那种脏污不堪的血腥……

他不认为对方能够撑得住。

“如今不一样,先前,我是为柳大哥办事,可这次我进锦衣卫,是为锦衣卫所用,他是正指挥使,也可以是他的属下,为何就不能去?”陆小猫不肯放弃这次机会。

柳舒畅头疼:“小猫,你为何非要进.去?”

陆小猫沉默许久,才哑声道:“我要找义父,只有通过锦衣卫,才有可能知晓。”

这也是目前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柳舒畅:“如果是为了这样的私求,你更不能进.去了。小猫,我不能害了你,你另想办法吧,陆伯父那里,我会帮你留意。”

柳舒畅不等陆小猫再说别的,很快离开了。

但是陆小猫不死心,又去围堵了柳舒畅几次,最终,柳舒畅看她态度坚定,只能硬着头皮给她指点了一条明路。

“如果你真的想进.去,还想明白着告诉正指挥使你这次与我无关,那么,你就只能越过我去参加锦衣卫今年的招人。”柳舒畅缓声道。

“锦衣卫要招人?当真?”陆小猫眼睛一亮。

“是,十日后,北镇抚司招三名普通的锦衣卫,如今报名的已经有三百名,你可以去报名.试.试看,如果你能通过审查与考核,那么就能进.去,但是前提是,百里挑一,小猫,你确定你能撑住吗?”每年锦衣卫的考核都极难加上血腥,他瞧着面前唇红齿白干净漂亮的少年,无法想象对方双手沾染上血腥的模样。

陆小猫攥紧了身侧的拳头,轻声道:“可不管再难……我也要试一试。”她要救义父,不能就这么让义父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某处,亦或者,义父还等着她去救。

柳舒畅看她心意已决,也不再强求,只能长叹一声,转身大步离开了。

就算是如此,等到了审核时,他会以更严格的方式,只希望,小猫不要真的趟入这潭浑水。

陆小猫翌日拿着良民证就去报名了,她这次直接用的她自己的名字,陆小猫。

报名倒是容易,只要有良民证,再查过无犯罪记录,也就通过了最初的筛选。

十日后,陆小猫穿戴整齐去了北镇抚司,一踏进.去,在校场正中央,果然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三百多人,却只选出三人,同时,还要排除这期间有没有空出来的那位锦衣卫的亲属会改变想法替补,如此,机会就更小了。

三百零一人十人一排,站了三十一排。

陆小猫个头小,排在最后排,被人高马大的壮汉一挡,完全挡住了。

很显然大多数人并未将陆小猫看在眼里,她个头小,模样又像是哪家的贵公子,根本不像是来当这杀人不见血的锦衣卫的,自然也没当一回事。

这次锦衣卫的甄选一共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考核,包括四项,事关逮捕、侦讯、行刑、处决;第二部分,是训练,所谓训练,就是经过最严格的身体素质特训以及审查挑选,才能最终成为锦衣卫。

考核的前两项逮捕与侦讯都难不倒陆小猫,行刑与处决才是难的。

行刑事关锦衣卫动用的私刑,那些刑具陆小猫曾经来北镇抚司的时候见过,五花八门残忍狠戾,她每次都会避开,并未真的见识过,可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竟然要亲自拿着那些刑具……行刑。

她不知道自己到时候能不能过了自己那一关,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第一部分审查,是十人一组,最后分出了三十一组,而最后多出来的陆小猫,自己成了一组。

陆小猫:“……”

先前还不明显,等三十一组人分别散开,站成一排的时候,陆小猫终于露出了面容,原本坐在首位上一排的统领里,一人不经意地扫过去,狭长的凤眸一眯,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低下头瞧了眼,眉头深深拧了起来。

陆小猫也看到了前方的身影,等快速看过去,等看到末尾坐着的一人也愣住了,总觉得有点眼熟。

等随着那人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抬眼,陆小猫就对上了一双幽幽的凤眸,眸底有浮光一掠,让陆小猫惊得迅速低下了头:这家伙怎么也在这?

不对啊,他不是大官么?

连汉王都对他礼遇有二,怎么突然跑到北镇抚司当统领了?

而且看位置还是排在了柳舒畅之后,那岂不是比副指挥使还低?

陆小猫满目的疑惑,毕竟,她初见男子时,对方可是……

陆小猫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偷偷抬头偷瞄了一眼,这下子看清楚了对方身上的衣服,竟然是千户的……不是吧?她记得第一次见对方的时候,衣服并不是千户的,甚至第二次在汉王府也不一样,这第三次,又是不一样。

真是见这人一回,对方的衣服就换一次啊。

陆小猫想到柳舒畅,突然一个想法诡异的在脑海里形成了:莫不是……这厮也得罪了人,被贬了?

楚天祈也看到了陆小猫,皱皱眉,显然没想到在北镇抚司会看到对方,微微仰着下颌,屈起手指点了点桌面,眯起了眼,只是随即视线就转开了,等再回过头,就看到对方偷偷瞄过来的视线里,带着……怜悯?

楚天祈瞳仁一缩,幽幽而动,不过陆小猫是没看到了。

她接下来倒是没时间再看楚天祈了,已经开始第一项了,第一项是有关逮捕的。

很简单,三百零一位待考核的人按照先前分成的三十一组,互相配合,在一日之内,分别根据等下在箱子里拿到的提示,找到所要逮捕的那个犯人,并将其逮捕,扭送到北镇抚司,则通过了第一项逮捕考验,才能进入下一轮,否则,则是会直接淘汰。

陆小猫听完之后,默默看了眼别人十人十人一组,再看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陆小猫:……

众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视线齐刷刷朝着陆小猫看过去。

在上方坐着的上峰们扫了一眼陆小猫,在柳舒畅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挑眉:“多出来一位,你可还要参加?”

陆小猫朝那人看过去,又迅速低下了头,北镇抚司的正指挥使薛同,与柳舒畅有嫌隙的上峰,她以前见过对方一两次,怕是对方这是对上自己了。

就算是陆小猫提醒不公平,怕是这薛同直接回来一句:那就直接刷下来吧。

陆小猫于是仰起头,不卑不亢道:“回薛大人的话,小的一人也能完成的,还是继续参加吧。”

薛同嘲讽地弯了弯嘴角,显然不认为十人都可能完不成的分量,仅凭陆小猫这细胳膊细腿儿是绝无可能的。

薛同朝着柳舒畅的方向看了眼,向后一仰,懒洋洋摆摆手:“那本指挥使就静等尔凯旋而归了。”

陆小猫垂眼,不必去看,也能感觉到所有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是。”

果然,抽逮捕的犯人的人选时,也是从前往后,等轮到陆小猫时,根本就不必去抽了,就剩下最后一张。

她将被封在一个圆筒里的信笺拿出来,里面只有一张纸,她打开,里面只有寥寥几句,几乎没什么提示。

陆小猫头疼:这要怎么查?

一行人重新归队,陆小猫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里,有种风萧萧的感觉,瞧着别的组威武嘶吼“保证完成任务”的大汉,再瞧瞧自己这弱鸡模样,陆小猫默默仰起头,轮到她时,不输阵势,只可惜,出来的效果,让人忍俊不禁。

陆小猫抿着唇,不经意朝着最尾端看过去,分明从那人的眼底也瞧见了一抹笑意,不过一闪而过,等她再去看,对方眼底只剩下沉冷的淡漠。

陆小猫也不吭声,憋着一口气,随后就跟在末尾走出了北镇抚司。

一日的时间,天黑之前必须回来。

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先前扫了一眼,那纸上的东西很简单,只有几句,她看一遍就记住了。

上面的一共写了四句话。

第一句,是一首类似于诗句的东西:园内荒芜怜冬眠。

第二句,则是: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

第三句,简单的一个东字。

第四句更是简单,直接画了一个X。

陆小猫瞧着前两句,第一句显然是猜字谜了,破解出来很容易,是个“图”字。

第二句,也很容易,是个“无赖”,看来是说要抓捕的这个人的身份了。

那这个无赖与图有什么牵扯?

大明纪事:一具尸体

陆小猫在脑海里筛选了最近京里发生的事与图有关的,发现根本找不到。

更不要说后面的两个,一个“东”,一个“X”,根本提供不了任何线索。

东街?还是对方的名字里有个“东”字,陆小猫头疼不已。

干脆找了一个小摊坐了下来要了一碗小馄饨,边吃边思考。

只是等陆小猫吃到一半,她对面坐下了一个人,陆小猫本来不以为意,只是一抬头,对上对方那双极具辨识度的凤眸,陆小猫差点将嘴里的小馄饨给喷出来。

她连忙转过头,被一口汤给呛到了,半天才拍着胸口好了一些。

哑着声音瞧着淡定的坐在对面的楚天祈:“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楚天祈漠然地看了陆小猫一眼:“我为何不能在这?”

“不、不是……”陆小猫想说什么,想到对方如今可是她半个“顶头上司”,默默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默默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几乎埋在了汤碗里,扒着小混沌。

就听到对面再次传来楚天祈慢悠悠的嗓音:“我以为,先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嗯?”陆小猫抬眼,满眼疑惑。

“不过很显然,你没把我的话听进.去,想进锦衣卫……你是觉得自己死的太慢?嗯?”低沉冷漠的嗓音,让陆小猫默默将嘴里的小馄饨吞下去。

“我这是为国效力,当锦衣卫怎么了?”她终于想起来离开汉王府时,这人警告的话。

让她不要再插手这些事。

“是吗?”对方漫不经心的两个字,听得陆小猫一阵心惊胆战。

只是……

“先不说这个,你……怎么会成了千户?莫非……你也得罪人被贬了?”陆小猫凑过去,小声道。

大概是对方从一开始就表现的不如面上冷淡,陆小猫并不怕对方。

楚天祈看了对方一眼,脑海里闪过一开始对方在北镇抚司见到他时的怜悯,眯了眯眼:“你觉得我被贬了很可怜?”

“怎么会?你就算是被贬了,这不是也比我混的好?要不……你想办法把我弄进.去,我帮你再升回去怎么样?”陆小猫拍着胸口,开始忽悠面前这位不好惹的大人。

“你胆子倒是不小……你可知道上一次跟我合作的人的下场吗?”

“……”陆小猫默默吞了吞口水,却并未被对方吓回去:“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不合作一把,你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更上一步对不对?”

“对不对我是不知道,不过……你同时得罪了汉王与薛同这两位能随时将你捏死的人,倒是真的。”楚天祈漫不经心吃了一枚小馄饨,大概是味道不如他以为的美味,可瞧着先前这少年吃得很香,不知不觉竟是走了过来。

楚天祈将汤勺放了下来,从袖口里拿出一块雪缎般洁白的锦帕慢悠悠擦拭薄唇。

让已经打算随便呼啦一下的陆小猫动作就那么僵住了,默默舌忝了舌忝唇上的汤渍,觉得有种此刻她是深处一品斋的包厢,而非路边小摊的错觉。

楚天祈大概知道说不通,站起身。

陆小猫指了指对面只吃了一枚的小馄饨:“你这太浪费了吧?”

楚天祈:“浪费你要吃?就给你了。”

陆小猫:“!!!”哪个要吃他剩下的啊?

陆小猫看对方已经转身走了,赶紧放下银钱追了上去:“喂,我先前的提议如何?你考虑考虑呗?”

楚天祈头也未回:“还有五个时辰。”

“什么?”陆小猫一愣。

楚天祈长腿迈开,很快拉开了距离:“……你逮捕犯人的时辰。”

陆小猫:“……”差点把这个忘了!

陆小猫遗憾地看了对方的背景,总觉得这厮是个关系户,否则,以汉王那性子,左右不可能先前对对方那般礼遇。

不过如今却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她如何在天黑之前将人逮捕回去,是正事。

可说起来容易,真的要办起来,却是难了。

陆小猫脑海里思索着这四句话,却是毫无头绪。

陆小猫最终忍不住又走回到了陆氏茶楼,站在一个巷子里,远远瞧着,许久,才慢慢转过身,仰起头,透过巷子望着上方的天空:义父,你到底在哪儿?

有雪花一片片落了下来,飘在陆小猫的额头上、鼻梁上,一点点消融,她像是感觉不到冷,许久,才慢慢低下头。

伸.出手,看着雪花在掌心汇聚,最后被掌心的温度融化掉,成了雪水。

不知过了多久,陆小猫瞧着雪花与雪水,一个是固态一个是液态,却是同一样的东西,她突然想到什么,猛地站直了身体,眼底有异光闪过。

她怎么忘记了,第一句的图,不一定就是图啊,还可能是姓氏啊。

只是因为图这个姓氏不常见,她先入为主的以为这个“图”就是跟图纸有关的东西。

她与义父在爷爷死后就开了这间茶楼,为的就是因为茶楼更容易打探消息。

所以,对于京城的大多数的事她是了如指掌的。

也包括半个月前京城图家发生的一件事。

这图家说起来还与北镇抚司的一位总旗有姻亲关系,而犯事儿的这位爷正是这位梁总旗的小舅子。

图良,是满族图家的最小的小少爷,不过这位说是一位贵族少爷,倒不如说是一个无赖混混,整日溜猫逗狗,无恶不作,不过先前因为对方不好惹,也无人说出来,不过半个月前,这图良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出来游玩的时候,在画舫调.戏了一位女子,这女子不愿受辱,也是烈性,直接投了湖。

虽然最后救了上来,却只是一具尸体了。

只是当时画舫混乱,人有多,加上图良有位在北镇抚司当总旗的姐夫,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却是苦主闹了起来,只是因为没有证据,一直就拖着……

也无人敢去图家真的将人给绑来。

陆小猫慢慢睁大了眼,图家的确是在东街巷尾,第四句那个“X”,莫不是意思是证据确凿杀无赦?

陆小猫抬起手臂撑住了额头。

她现在终于知道薛同最后为何这般好心跟她说话了。

对方怕是确定自己完不成。

如果她真的将图良抓了,那么,她也就是间接得罪了顶头上司梁总旗;她如果不愿意得罪不抓人,那么,她就完不成这第一项的考核,同样无法进入锦衣卫。

陆小猫咬牙:这薛同可真够女干诈的!

只是,明明前方就是康庄大道,让她在这时放弃,她怎么甘心?

陆小猫看了眼还在落雪的天空,咬咬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先将图良想办法抓了,到手真的能进了锦衣卫再说了。

只是,想抓图良哪里容易?

她现在绝对怀疑,薛同就是故意将这个棘手的犯人让她抽到的。

图家哪里是想闯就能闯的?更何况,她如今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像是图家那种大户,她怕是还没进.去,就直接被赶出来了。

陆小猫闭着眼,在脑海里迅速将半个月前听来的有关图家的一切都过一变。

最后再睁开眼时,眼底闪过一抹亮色:图良,纨绔子弟一个,爱好,雀鸟,尤爱鲜艳羽毛的鸟。

陆小猫以前跟柳小东称兄道弟时,最喜欢的就是一起偷鸡摸鸟蛋了,她自然很清楚,京城哪里有鸟窝了。

离京城不过一个时辰的地方就有鸟窝。

但是一来一去就要两个时辰,也就是说,她抓到符合条件的鸟雀,以及将图良引出来,再带到北镇抚司,需要在三个时辰之内完成。

如今还不到五个时辰了。

陆小猫几乎是瞬间租了一匹马,扬起马鞭就赶紧出城了。

陆小猫紧赶慢赶用了一个半时辰赶了回来,中间加上捉鸟雀耽搁了一些时辰,好在在两个时辰内,回了城。

她专门找了一家店铺买了个精致的笼子,随后将雀鸟放了进.去,用黑布放上之后,这才提着,悠哉悠哉的去了图府外。

她的打算很简单,不知道图良此刻在什么地方。

那就想办法将他引出来好了。

陆小猫找了个位置落座之后,就提着被黑布挡着完全瞧不见里面情形的笼子,吹着哨子,引来笼子里鸟雀的啼鸣声。

她选的这一只叫声极为悦耳,不多时,就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这位小哥,你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有人好奇询问出声。

“鸟啊。宝贝,好看着呢,绝对是你们从未见过的!”陆小猫用夸张的说法引来了这人的好奇心。

“真的假的?真的有这么好看?你将黑布掀开,让我们瞧瞧到底长得什么样?”其余人起哄。

“这可不行……要是随便就让看了,倒是没什么稀罕的了。这鸟我可是打算卖的,一千两银子一只,你们想看啊?成啊,先掏银子,我保证让你们看!”

“你这小哥怎么不去抢?一千两,你疯了吧?不就是一只普通的斑鸠么?”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鸟还分种类的,你怎么就知道是普通的斑鸠了?你听声音就知道了?”陆小猫目的可不在这,越是夸张,传到图良耳边的可能性最大,也最快。

如今已经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了,若是这图良再耽搁耽搁,可就来不及了。

陆小猫, 柳舒畅完本试读结束。

骊燕小哥哥点评:

《大明纪事》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