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此情欲待流年
此情欲待流年

此情欲待流年

作者:

状态:断更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3:04:27

最新小说《此情欲待流年》主要内容为:他这样做已经给够了他台阶了,可是谁知道莫缜根本不领他的情:“我绝定好了,不会更改。”说完高贵的离开了,看也没有林海的脸色和不停呐喊着自己错了的林欣然,霍然跟在他的身后,对他今天所做所谓干到帅呆了。而一直为冯宇奔波的夏悠悠找遍了冯宇的亲朋好友,求他们帮忙,可是谁知道他们都避而不见,因为上面已经发话了,谁帮冯宇就是跟他莫缜过不去,谁会为了一个冯宇,去得罪莫缜呢?
展开全部

悸动

“莫缜,你干嘛,我说了我要回去守时东西。”

“你要什么,我给你买。”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的,大男人主义什么事情都不会考虑被人的感受,她根本就不想跟他多说点什么。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在说话,车里面的气氛下降了到极致,他的脸一直黑着到别墅,就不明白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要她乖乖的待在自己身边呢?

她想要什么自己都可以给她,可是为什么还是不知足的就是想要离开,他没有信没有他,莫缜要的东西,还得不到,就算是捆也要给她捆在身边。

下了车他一把抓着景澈菡给他拽到屋子里面,指着厨房说道:“你现在就去给我弄饭。”

她怒了她真的怒了,冒着火星的眼睛:“我不做,不做。”

“.......”

他眉宇之间散发寒意,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耐心,周围的佣人都看着景小姐跟三少撞上了,都她捏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惹了三少生气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景小姐还当众要三少下不来台,这跟玩火有什么区别,也可以说比火都恐怖啊。

莫缜突然嗜血的笑了一下,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毛骨悚然,他们都没有见到他笑过,从这个笑容的角度来说,景小姐完了。

他伸出一只手把她抱到自己的怀抱里,在她的耳边吹着青丝,让她感觉全身像被电触了一下,打了一个寒颤,他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趴在她的耳边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你不做,我就吃你。”

这句话确实吓到了景澈菡,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去厨房准备饭菜,他们都很诧异三少给景小姐说了什么,竟然这么快点转换自己的态度。

莫缜满意的看着已经在厨房里面忙碌的她,小样跟他刷小野猫脾气,道行还不够,也的想个办法把她脾气给改改。

冰冷的口气对着旁边的管家:“你现在去我的书房,把我电脑文件都给我拿到这里来,其它的都出去。”

“是。”只有管家上了楼,其它人都纷纷的出去了,这个景小姐真的很特别。

他坐在一个正好可以看见厨房里面的位子,时不时的抬头看着里面忙碌的人儿,嘴角扬起一丝幸福的笑容。

然后抵着头继续忙碌工作,差不多过了四十分钟左右,她把饭菜都做好了,看到他还在工作,并有打扰他。

莫缜感觉一直有双眼睛看着自己,侧过头看见她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他放下手中的工作,走了过去用了难得的温柔:“做好了怎么你叫我呢?”

她刚刚看他工作的样子看见好帅,比平时不说话的他帅了好多,还没有从刚刚的画面走出来的景澈菡,像个小女人一样的说道:“我不想打扰你工作,所以做好了等你。”

“吃饭吧。”

“嗯。”

这是他们第一次平心静气的在一起吃烦,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吃完饭她去厨房把碗洗了,而回到了房间继续工作。

景澈菡回到房间做什么事情都轻手轻脚,就怕打扰他工作。洗完澡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等莫缜洗完澡就躺在她的身边抱着她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的时候,莫缜已经去公司了,闻着枕边他留下来的气息,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以及经开始沦陷于他的温柔里面了。

到了公司的莫缜冰冷的问着霍然:“冯宇怎么样了。”

霍然平静的回答:“告了他和夏悠悠诽谤罪,还有就是景小姐在新闻发布会上提供的证据上来看,他有想侵犯景小姐的迹象,所以我们也控诉他强奸未遂罪。”

霍然说道后面明显感觉这个气氛冷了好多,莫缜的脸色显得特别的难看,阴霾的对着他:“告诉他们谁敢帮冯宇就是跟我莫缜作对。”

“是的,三少,我昨天在调查冯宇的时候,发现了林欣然小姐也参与了此事。不知道给该怎么处理。”霍然看老板这样就知道,他有多在乎那个景澈菡了,霍然昨天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同时也查到了冯宇和林欣然最近之间有一些频繁的互动。

“有证据没有呢?”

“有相片。”

“好的,现在就去林家。”不管是谁只要敢动他的女人,他都要帮她一一讨回来。

到了林家莫缜一双深邃的眼眸看向前方,直接走到了林家的客厅,林老爷林海正在客厅看着报纸,看见莫缜来了,笑着对着莫缜:“大贤侄,你怎么有空来呢?”

莫缜瞄了一眼林海不想跟他说,直接问道:“林欣然在吗?”

他也习惯了莫缜对人的态度,也没有说什么,听见是来找自己女儿的眉开眼笑的对着旁边的佣人说道:“快去叫小姐下来。”

对着他说道:”贤侄来,喝茶。”

房间里面的林欣然还在冯宇进去的事情而担心呢?谁知道这个时候莫缜来她,什么烦恼她没有了,匆忙的跑下楼。

看见莫缜真的坐在客厅里面,欢喜的对着他:“缜,你是来找我的吗?”

莫缜看见林欣然来了,对着一直站在旁边的霍然试了一个眼色,霍然领会到了他的眼色,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叠相片递给他。

林海不解的看着他:“贤侄这是.......”

“......”

“你看下去就知道了。”并没有向林海多做解释,而是直接的把相片递给了林欣然。

“你看看。”

她看着他的眼睛心底突然感觉有点心虚,拿过相片吓得嘴唇发白,瞪着眼睛不解的看着莫缜,装作不懂的意思:“缜,你这是什意思呢?”

他的忍耐是有限的,他愿意在这里给她好好说话,可不是想看她装傻,阴沉着一张脸:“你真的想我把不们的录音当众放出来吗?”

她直接慌了,流着眼泪抓着他的衣袖:“缜,我是太爱你了,我才这么做的,我也只是想你看清楚,哪个女人的真面目。”

入狱

他莫缜的女人什么时候要被人来帮他看了,直接甩开了她的手,她穿着高跟鞋一个没有站稳,就摔倒在地上。

死号不在乎自己痛不痛,而是哭花了脸对着他说着:“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缜,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林海一头雾水的看着莫缜和摔倒在地上的女儿,语气中还是惨杂着一些怒气:“贤侄,我不知道,欣然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待她。”

他酷似老鹰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临海:“你问你的女儿吧,这一次我姑且饶苏她,我和你女儿的婚姻是我老头子跟你定的,不是我自愿的,我会找个时间把婚事退了。”

她听见要退婚,心里那是一百个不愿意,爬过去牵着他的裤腿说道:“缜,我知道你说是气话,我错了,我不会再做惹你不开心的事情了。”

他直接甩开黏在自己腿上的手,嫌弃的往后面退了一下,她现在哭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忍着疼痛的对着林海,求着他说道:“爸爸,劝劝,缜吧,他肯定是欺负糊涂了。”

虽然他很生气刚刚莫缜说的话,但是他要忍住,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快,而失去一个权大势大的亲事。

只好厚着脸皮笑着:“贤侄,这个事情是事关重大,你也不要因为欣然做了一些错事,就做出错误的决定。”

他这样做已经给够了他台阶了,可是谁知道莫缜根本不领他的情:“我绝定好了,不会更改。”

说完高贵的离开了,看也没有林海的脸色和不停呐喊着自己错了的林欣然,霍然跟在他的身后,对他今天所做所谓干到帅呆了。

而一直为冯宇奔波的夏悠悠找遍了冯宇的亲朋好友,求他们帮忙,可是谁知道他们都避而不见,因为上面已经发话了,谁帮冯宇就是跟他莫缜过不去,谁会为了一个冯宇,去得罪莫缜呢?

夏悠悠感到万分的沮丧来到了监狱等待警察门把冯宇带出来,没过一会冯宇就被警察带了出来,看的出来他憔悴了好多。

夏悠悠直接扑到了玻璃抓起旁边的电话:“冯宇,冯宇,你在里面过的怎么样啊。”

冯宇看见夏悠悠来了心里无比激动,他不知道只是想诬陷一下景澈菡,没想到变成强奸案来处理,而且这几天他在这里面待着真的不是人过的日子。

“不好,悠悠救我出去,我在这里面待着好难受。”冯宇现在的希望全部在夏悠悠的身上,可怜的对着她说道。

夏悠悠什么时候见过冯宇如此可怜啊,她好像摸一摸他的脸,流着眼泪对着他:“对不起,冯宇,我......我根本救不了你出去。”

听见这个噩耗的他在玻璃里面显得特别的不淡定,不停激动的敲打着玻璃:“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你塞点钱啊。”

“我塞了,人家根本不受,我跑遍了你们家所有的亲戚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说你是得罪了莫缜,所以大家都不敢帮忙。”

冯宇的眼睛一下变得阴恨,在看了一眼玻璃外面的那个蠢女人,只好委屈自己在匡她一下,总之自己出去再说。

“悠悠,你知道吗?我在里面好担心你,我怕你出事,你什么都不会做,我又出了事,你怎么照顾自己啊。”他使劲的几滴眼泪,温柔的看着她。

她在外面哭的已经伤心不已:“我给怎么办,我怎么才可以救你,冯宇。”

他听见她这样说,眼底呈现一丝笑意:“不,你已经够辛苦了,你就好好在外面等着出来。如果......如果你实在等不了,你就找个人嫁了吧,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找一个可以照顾你一生的人,可以给你幸福的。不要我担心好吗?”

她的心被他说的感动不已,一直手按在玻璃上,流着眼泪笑着对着他:“不会的,没有你,我一辈子也不会开心的,你先在进去了,我又怎么可以弃你而不呢?我会等你出来,不管多少年,我夏悠悠都会等你出来的。”

看见计谋的成,对着她说着:“悠悠,只要你愿意求一个人,我就可以早点被放出来。我们就可以团聚了。只是有点委屈你。”

现在的夏悠悠只希望他可以早点出来陪自己,哪管什么委不委屈的:“是谁,我不委屈,我只要出来。”

他看见时机差不多了,成不成功就看这最后一次了。

“景澈菡。”

“什么,是她?”她大吃一惊,怎么回是她呢?

他看见夏悠悠的表情,皱了一下眉:“只要你叫她放了我,我绝对就可以出来了,但是你要是感觉委屈的话,我不勉强。”

她虽然心里很不情愿的去找她,但是事到如今了,她又不想冯宇被关在里面,只要她把冯宇就出来,这仇她迟早会还回去的。

“我愿意,可是什么求她呢?”

他听见她愿意帮助自己,心里开心极了,可是又嫌弃她的智商,怎么笨啊,但是还是装作很有耐心的样。

“你刚刚说过了,找遍我所有亲戚朋友都没有人愿意帮忙,那是因为他们都斗不过一个人,放眼K市只有一个有这个权利的只有莫缜,再加上莫缜和景澈菡有过关系,我得罪的是景澈菡,她没权没势,除非就死有人在暗地里帮她,哪个人除了莫缜,我想不到是谁了。”

被冯宇这样已解释她恍然大悟:“那行,只要可以救你,我就去求她。”

“委屈你了,悠悠,我冯宇发誓,这辈子只会对你好的,我只爱你一个人。”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特别的煽情。

“冯宇,我爱你,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一个人了,所以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相信我,我现在就去找她,求她放了你,你出来以后,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他的身上,虽然知道他很花心,但是只要自己在危难的时候,依然的站在他的身边,他就会明白谁才是最爱他的人。

小说《此情欲待流年》 第19章 悸动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白少女点评:

《此情欲待流年》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