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娇宠无度:总裁的复仇妻
娇宠无度:总裁的复仇妻

娇宠无度:总裁的复仇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4 15:57:19

小说《娇宠无度:总裁的复仇妻》主要讲的是:男子专注的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未曾看了她一眼,“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有磁性。苏子焱勾着嘴角浅浅的笑起来,“勋少是心血来潮,想看我跳一曲吗?”他是澄海最年轻的首富,也是最帅的首富,还是零桃色新闻的首富。关于他的传说只有八个字:心狠手辣,不近女色!他优雅的抬起手,浅浅的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不疾不徐的起身。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一步步走了过来,“听说,你刚才勾-引了我弟弟。”
展开全部

欲拒还迎

在魅夜领舞两年,这是苏子焱第一次被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驾着拖过通往至尊VIP包房的霓虹通道。

168的身高落在棱角分明的玻璃镜面上显得那样的渺小,像极了她这被人呼来喝去的十年。

“勋少,人到了。”两个保镖将她往VIP房间的地上一扔,转身便退出去守门。

幸好这里的地毯足够厚,否则一定会摔破皮。她揉着发疼的膝盖站起来,看着坐在昏暗灯光下的男人,感觉到一股冷意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

男子专注的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未曾看了她一眼,“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

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有磁性。苏子焱勾着嘴角浅浅的笑起来,“勋少是心血来潮,想看我跳一曲吗?”

他是澄海最年轻的首富,也是最帅的首富,还是零桃色新闻的首富。关于他的传说只有八个字:心狠手辣,不近女色!

他优雅的抬起手,浅浅的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不疾不徐的起身。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一步步走了过来,“听说,你刚才勾-引了我弟弟。”

他颀长的身形就那样停在她面前的一步之遥,她能闻到他呼吸里喷薄的淡淡酒香,香甜醇厚。

饱满的天庭,高挺的鼻梁,浓黑的眉毛,迷人的桃花眼。如雕刻般俊朗的五官全集中在这张脸上,再加上他的身家,放在任何一个女人面前,都足以让人血脉偾张。

可苏子焱却只想一拳打过去,紧攥的拳头已经骨节分明,指甲嵌进肉里的疼痛提醒她冷静。

她望着那双幽潭一样深不见底的眼睛妩媚一笑,“勋少的小弟弟不是好好在这里吗?”

她的眼睛上虽然罩着黑色的蕾丝眼罩,但还是能从她轻佻的语气中判断出,她如丝的媚眼,此刻正直勾勾的看向自己昂藏的下身。

叶世勋从容的伸出手,食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你知道我不近女色,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苏子焱收回视线,娇嗔的看他一眼,“哎哟,不看就不看嘛!难道你除了这个小弟弟,还有别的小弟弟吗?”

“就是刚才在吧台上那个穿白西装的。”

他这么一说,苏子焱总算想起来。那个一本正经的清俊少年,坐在吧台上的模样像极了坐在高档西餐厅里等着上菜的绅士。正因为他的格格不入,她才会多看他一眼,在谢幕的朝着他抛了个媚眼,吹了个飞吻。

“哦,原来你就是你的小弟弟是他呀……”

她故意拉长的尾音在他冰冷的眼神中戛然而止,她收敛起戏谑的笑意,“勋少,你也是咱们这儿的熟客,应该知道规矩,那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若是给令弟照成什么误会,我不介意当面跟他说清楚。”

“说清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算盘吗?再让你们见面,岂不是再给你一个勾-引他的机会?”叶世勋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但言语中的鄙夷真实而刻薄。

十年的时间,他从一个外地人到澄海的首富,占领这里的半壁江山,靠着就是一个狠字。

这一点,苏子焱深有体会,所以她暂时没打算得罪他。拳头再一次收紧,她按捺着胸中的怒火,“那勋少有什么好建议呢?”

他从口袋中抽出一张早已经填好的支票,“从明天起,别让我在这里见到你。”

看到上面的五个零,苏子焱终究是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天,堂堂的叶氏总裁,出手就只有区区十万吗?”

叶世勋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漠的笑意,眼中含着更多的不屑,“原本你连这个数都不值,不过因为那个人是我弟弟。”

这根本是赤果果的蔑视,是对她身份的侮辱。眼罩下,苏子焱一双杏目圆睁。

“怎么?不想要吗?”叶世勋的手指一松,那张支票便轻飘飘的落下来,“你知道,不管你收不收这张支票,我都有办法让你消失。”

在支票落地的最有一刻,苏子焱弯腰将它捞在手中。她的脸上又恢复了妩媚不羁的笑容,“那么,就多谢勋少了。”

再无留恋,她转身,摇曳着纤细的腰身走出包房。长长的指甲在支票上抓出道道泛白的指痕。

叶世勋,我保证,不出三天你一定会主动找我的!

果然,三天之后傍晚,一辆黑色的奥迪A8停在苏子焱放学的必经之路上。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递上一张名片将她拦住,“苏小姐,我们BOSS要见你,请你跟我走一趟。”

总裁特助,周成。看着那几个关键的字,苏子焱冷冷的笑起来,“这就是不能拒绝啰?”

周成没有说话,她也没有矫情,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上了后座,“那就麻烦你开快点,我待会儿还要去健身。”

他们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叶世勋还在开会,周成送上咖啡便退了出去。

虽然已经看过她的资料,但打开门看到那个穿着运动背心,露出腰线,在自己的专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女人,叶世勋还是微微愣了愣神,“谁让你用我的跑步机,还带着我的耳机?”

高高的马尾甩过,一张如花的笑颜在他眼前绽开,“这叫资源的合理利用。”

苏子焱关掉机器,摘掉耳机,蹦跶到他面前,“我刚才跟你的助理说过,我赶着去健身,而你却让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小时十五分钟。我只是在我的健身时间里用了用你闲置的跑步机,这完全符合环保节能的概念。”

褪去浓妆艳抹的挑-逗,她素颜朝天,白皙的脸上因为运动而泛着自然的红晕,声音俏皮而可爱,完全和在夜店判若两人。

叶世勋真是很难将眼前这个伶牙俐齿的人和包房中那个语气轻浮、唯唯诺诺的人画上等号。不过,周成查到的资料也确实是这样写的。她家境不错,父亲是本地小有名气的建筑商,按理是不应该出现在夜店的舞台上。

“你这么嚣张,苏盛知道吗?”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而在宽大的沙发上落座,“你这么得罪我,不怕我中断跟盛世公司的合作吗?”

染指

苏子焱笑起来,还象征性的拍了拍手,“若是这样,那我真后悔没有早点来得罪你。”

她潇洒的往他对面沙发上一坐,端起早已经凉透的咖啡,“嗯,好东西就是不一样,凉了也这么好喝。”

摆明是在说反话,叶世勋按下茶几上的呼叫器,立刻就听见那头传来周成的声音,“BOSS,有什么吩咐?”

“煮两杯咖啡进来。”

周成用热气腾腾的咖啡替掉苏子焱手中那杯冷的,便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走到门边时,他“体贴”的将室内空调温度调到了18度。

苏子焱笑着,将先前放在沙发上的运动外套穿起来,“若不是知道勋少的为人,我会以为你想谋杀我。”

“怎么,你很了解我吗?”叶世勋端起桌上的咖啡,不动声色的审视着眼前的女人。

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白皙的皮肤,健康的气质。尤其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无暇。若不是知道她已经在魅夜跳了两年的舞,他或许真的相信她还是个清纯的大学生。

“当然,以勋少这样振聋发聩的身份,想要一个人消失,不放放火、撞撞车,都觉得有失身份呢!”

又跟刚才一样话里有话,可这一次叶世勋不懂。除了给她钱让她消失,他根本没做过别的动作。

“不懂?不懂就算啰!”苏子焱并不指望他还记得那些陈年旧事,调皮的一笑,“既然大家的时间都那么宝贵,不如我们直接入正题。不知道今天勋少请我来,有何指教呢?”

“我想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伎俩,能让我弟弟对你念念不忘?”要不是听手下说叶世朗这两天在魅夜从开门坐到打烊,叶世勋早已经把这个小插曲忘得一干二净。

苏子焱放下咖啡,睁着那双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勋少,难道这话你不是应该问令弟吗?”

叶世朗要是肯说,他又何必再她身上费劲。他问过叶世朗一次,他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红着脸正襟危坐却不吭一声。

见他暗沉着双眸看着自己不说话,苏子焱心虚的将外套拉锁往上提了提,“勋少,我对天发誓,我那天只是跟平常的时候一样在台上跳了个舞。要不,我现在跳一个给你看看?”

魅夜是澄海最大最好的夜店,而苏子焱从第一天在那里跳舞就是头牌。她的舞叶世勋看过,凹凸有致的身材,灵活多变的舞步,风情万种的姿态,普通男人难以抵挡这个诱惑。只是他们叶家的男人,注定是不普通的。

他不说话,苏子焱就当他是默许,“那你稍等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看着她从背包里掏出蕾丝眼罩、黑色镂空的紧身裙,还有七七八八的化妆品,叶世勋的眼神变得冰冷异常,“够了,你不用在这里惺惺作态装无辜。我知道你们这些舞女唯一的目的就是傍上大款,找一张长期饭票。但这次,你的心思用错了地方。”

“我弟弟是个很单纯的人,他只是对你一时好奇。他有良好的修养和学识,不是你这种女人可以轻易染指的。我奉劝你一句,不要白费心机。”

如此让人难堪的话,他却说得理直气壮,丝毫没有考虑过会让听的人觉得多难过,这就是活在食物链上层和底层人的差别吧!

苏子焱原本是背对着他,此刻完全停下手上的动作,她看着透明玻璃上那个渺小的自己,然后缓缓的挤出一个笑意。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身,朝着冷得好像冰山的叶世勋走过去。

停在他脚对脚的位置,然后缓缓的俯下身去,“说到染指,我更愿意花心思染指勋少这样英俊多金的实权者,而不是那个空有虚衔的花架子。”

她完美的五官在眼前清晰,臻白无暇的肌肤在眼前放大。那个角度,叶世勋刚好能从她运动外套的领口看到她若隐若现的胸部,似乎沟壑还挺深的。

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叶世勋伸手一把拽住她的运动外套一拉的瞬间,从沙发上弹起来,转眼便从女上男下的姿势,换成了男上女下。

措不及防跌进宽大的沙发中,苏子焱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叶世勋的手撑在她肩头的沙发上,唇就停在离她脸不到五厘米的位置,只要谁轻轻一动,他们便会肌肤相亲。

“你、你想怎么样?”虽然极力控制,她的声音还是悲催的变了调。

叶世勋忽然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你不是说要染指我吗?怎么,这就怕了?还是这又是你欲迎还拒的伎俩?”

他的笑容那么好看,即便桃花眼中散发着从骨子里透出的鄙夷,他呼吸里喷薄的淡淡薄荷味刺激着苏子焱清醒,“什么都被你看穿,一点都不好玩。”

常年的舞蹈训练让她身体柔软异常,她抱着双肩一缩,便从叶世勋的腋下滑到地上。

她拍拍屁股站起来,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指向八点,“勋少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可就要走了。人穷志短,等米下锅。”

拜他所赐,从前她在魅夜两个小时就能挣到的钱,她现在要花上三到四个小时。而且,这个地方实在太危险,明知道叶世勋不近女色,她还是不能控制的害怕了。

“怎么,那十万你这么快就花光了?”像是到手猎物逃脱,叶世勋从沙发上直起身子的时候有点失望。

“勋少,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钱来得快、去得也快。何况我并没有别人那么多时间。”苏子焱专心收拾好散落在沙发上那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对了,勋少,不知道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自鼻腔中发出一声轻哼,叶世勋示意她说下去。

“请你别把我在魅夜跳舞的事说出去,尤其不要告诉苏家的人。”

她拎着装满各种衣服的背包站在那里,深垂着眼睑,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那一刻,似乎是有一只手,柔软的拂过叶世勋脑海中那些往事。

她名义上是苏盛的养女,却在苏家过着比佣人还不如的日子。所以一满十八岁,她就从苏家搬出来自立门户,勤工俭学。

多少有点同情,不过他到底是个成功的商人,自然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等价交换的原则,“保密可以,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江梓妍, 叶世勋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冷雁点评:

《娇宠无度:总裁的复仇妻》是很棒的一本书,虽然一开始没看过类似的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优秀的小说,让人挺热血的呢,作者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