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神武王座
神武王座

神武王座

作者:

状态:断更分类:仙侠武侠

时间:2021-01-14 12:03:51

神武王座主角是楚暮白 柳溪画,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三万年前,曾盛极一时的神武皇朝一夕之间分崩离析,导致气运崩坏。无数诸侯争锋,万国争雄,被称之为后神武时代。 三万年后,神武历史上最年轻的星主大贤楚暮白,重生在了后神武这一动荡的年代,成为神武大路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国王。于是命运的轮盘开始转动,即将暴走!
展开全部

神武王座第6章试读

“哎,三万年,足足沉寂了三万年,没想到你我还有相见的时刻。”

“我既然承载真龙天命,自会让你绽放出三万年前还要璀璨的光辉。”

楚暮白眼瞳坚定无比。

他眼瞳之中一缕淡淡的星辉跳动,那天上已经黯淡了三万年的噬星都在闪闪发亮。

“修炼,修炼。”

神武浩瀚,百万侯国,土地亿万,孕育亿万生灵。

这一片土地经历了不知多少悠久的岁月洗礼,几乎无尽的岁月中,神武土地上,无数天骄如恒海星沙一般,层出不穷,争锋天下。

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套特有的修炼体系。

但凡人想要超脱却并非那么简单,需要经历八灾九难,天雷罚世才有可能,可谓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万中无一。

武道入门为后天凡境。

淬体为先,是为重中之重。

尔后方才是武道九重,超脱凡俗,是为先天武境。

先天武境之后便是引星力入体,凝结本命星魂为唤星境。再接着,星力演化,迸发无限可能,让武者生命层次提高,内体凝结星核,星力与武者完全融为一体,演化第二分身达到星辉境。

星辉境界之上还有星主神境,楚暮白未曾陨落之时便是在一百五十岁的时候达到了星主神境,诸天星辰,他独取一颗,被称之为神武历史上最为年轻的星主大贤。

而这一境界也被称之为贤者境。

武者本命星魂与诸天星辰连接一片,能够驱使如臂,延寿万年。达到这一境界,哪怕在神武漫长的历史中也只有少数强者能够站在这里。

星辰不灭,武者亦是不灭。

至于其上,楚暮白隐隐觉得贤者境之上仍有更加广阔为之的境界值得他去探寻。

不过可惜。

楚暮白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走上武者之路,修炼的只是普通的引星决。他能够凭借这种大陆货色修炼到星主神境已经压榨了引星决几乎全部的潜力。

加上楚暮白意外的捅破了天机,导致盛极一时的神武皇朝分崩离析,提前陨落,也就没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想不到转世重生,我竟然有一日能够重修武道,这对我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番造化。”

楚暮白抬头望着夜色天穹上与之血脉相连的黯淡星辰,心中呢喃。

在他看来,转世重生这对他而言绝对是一桩大造化。

当日他踏入星主神境之时不过一百五十岁,但是其后百年无论楚暮白如何修炼,揣测天机亦是无法突破星主神境,更近一步。

而如今。

星魂未灭,道法自然。

楚暮白转世成为天武国的国主,拥有真龙气运,加上他曾踏遍八山九海,寻得至尊古经。超过原本低劣的引星决不知凡几,更是拥有无穷的潜力,被称之为神武大陆上最神奇的法门。

这法门唤作‘蛮骨八荒动’。

楚暮白记得三万年前曾有一位不世星主修炼的便是蛮骨八荒动,修为滔天。而他也是同样唯一能够与楚暮白近身肉搏的唯一存在,就算楚暮白施展本命星魂吞噬特性,也是无法战而胜之。

对于那场大战,直至今日楚暮白仍然记忆犹新。

简直是不讲道理的人形暴徒。

而据他所言,这部蛮骨八荒动,他还未曾修炼完全。

“蛮骨八荒动,也不知舍何等神妙。”

楚暮白眼瞳闪亮。

“如是我闻,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天地同仁,万物同为刍狗。”

“仁或不仁,存乎一心,我心不闻,静如尘埃。”

楚暮白的心神不由沉浸进去,仿佛正在推演,而他闭目之时,无穷的神妙都在他的身躯上迸发出来。

时间缓缓流逝。

两个时辰之后。

楚暮白起身,两膝微曲而立,两手结成玄奥的手印,按照心法传授的法门引导体内血气。

轰隆隆…

楚暮白刚刚结成手印,经穴内的血气便猛地一颤,全身筋骨轰鸣,血气滚滚在体内奔涌,一股股氤氲的气体从头顶冒出,甚至是眉心都有一丝丝暗红色的血迹溢出。

这暗红色的血迹,是他内体之中无用的废血,被那滚滚如火般肆虐的血气给挤了出来,排出体外。那些废血滴落在行宫的地面上,猛然发出撕拉撕拉的白烟,仿佛带着无穷的热力。

随着血气沸腾,楚暮白本命星魂中的星力也逐渐开始沸腾。

楚暮白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这滚烫的血气改造,体表的皮肤开始龟裂,随后又在滚烫的血气作用下愈合,焕发出新的生机。

轰隆。

晴天霹雳。

一缕无垠的星光从天际洒落而下,无穷的星力似乎霎时间变得欢愉起来,楚暮白不必抬头看都能够感受到那天穹上原本无比黯淡的噬星正在发出夺目的光芒。

“这功法…简直太神奇了。”

楚暮白脸上露出极度震惊和欣喜之色,心中原本的忐忑一扫而空,再次沉入了修炼之中。

又是三个时辰的时间。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只不过就算是破晓的晨光依旧掩盖不住楚暮白本命噬星发出的咄咄光芒,似乎那星辰一夜之间要将积累了三万年的沉寂都宣泄出来一般。

“噗嗤!”

楚暮白吐出一口鲜血,从修炼中醒来。

“看来目前只能修炼到这里了,一夜之间,从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普通人成为后天巅峰的武者,距离后天极限只差半步,已经是耸人听闻的事情。不过还是太慢,我不惜耗费本命星魂施展吞噬特性,将那刺客的所有力量吸收,破开人类极限,成为武者,但是一夜之间只是达到这样的地步还是难免有些落差。”

楚暮白摇摇头,似乎有些不满。

只不过偶尔眼瞳中露出的欢喜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后天凡境乃是武者入门,淬体为先,打熬筋骨,奠定根基。

对于任何武者来说,后天凡境都是十分重要,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根基最为重要。后天凡境便是通往武道的根基所在。

后天凡境分为初窥,了然,巅峰和极限四个小境界。

他白日里以吞噬特性吸收黑脸刺客的全部修为纳入自身开启武者之路,一夜之间能够踏入凡境巅峰,拥有千斤力量,这的确是已经超过了楚暮白最初的预计。

“罢了,这具身体还是太弱了一些。五日之后便是我接受册封,加冕天武国主的日子,想来梧侯国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凡境极限对于寻常普通的九品国王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但是仍不保险。”

“去老地方瞧瞧,这具身体可经不起玩命的修炼,还需要一些辅助才是。”

楚暮白眼瞳一亮,心中生出一些期许来。

神武王座第7章试读

神武大地,气运崩碎。

百万诸侯裂土封王,占据一方疆土,共享神武真龙气运。

朔月古国是八品诸侯国,虽然这样品阶的诸侯国对于如天武国这样如星沙般的九品诸侯国而言已经算是高高在上,十分广阔。但相比于偌大的神武土地,依旧显得单薄。

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而神武皇朝气运的崩碎,导致了万国争霸的场面,但是依旧有一些超然的势力在哪怕经历了三万年的漫长岁月之后也保持着足够的竞争力。

那等势力在楚暮白那个年代便是能够与神武皇朝皇室鼻尖的存在,底蕴深厚,如同巨无霸一般,俯视着偌大的神武大地变迁,任凭其沧海桑田。

至尊堂便是其中之一。

一个充斥梦想,拥有让人难以想象底蕴的存在,让人为之疯狂。

至尊堂是一处买卖丹药的地方。

要知道,无论王公贵族,不论贫民乞丐,对于任何一位武者来说,星力乃是基础中的基础,亦是成就天路的唯一法门。而汲取天地元气提升修为,除了传承之外,最主要的手段便是依靠各种灵丹妙药辅助。

这些灵丹妙药,能够给予武者不可想象的帮助。

让人脱胎换骨的惊世神药!

还死人百骨的绝妙仙丹!

每一种都让人垂涎欲滴,堪称价值连城。

而至尊堂的存在甚至要比神武皇朝崛起之前还要悠久,至少楚暮白成长起来之前便已经存在了,如今更是遍布偌大的神武土地。

当然这有着严格的要求,任何一方诸侯国都以能够拥有至尊堂的存在而引以为荣。

朔月古国是八级诸侯国,拥有万年的底蕴,至尊堂倒是存在

至尊堂坐落在朔月古国城池的最中央。

站立在至尊堂堂皇的大门前,楚暮白眸子遥遥望向面前大气磅礴至尊二字,表情淡然。

楚暮白不是第一次来到至尊堂了,三万年前,楚暮白便于至尊堂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此处不过是至尊堂的一处微不足道的分部,自然引不起楚暮白的注意。

反倒是跟随在楚暮白身后的一个壮硕有力的大汉探头探脑,满脸都是新奇的表情。

“我说大牛,你不用这么探头探脑吧。这里虽然有不少的珍贵草药,但是不过都是凡品而已,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

这大汉名为大牛,乃是此次跟随楚暮白前往这朔月古国接受册封来保护他的亲兵头领,别看他人高马大,其实不过是十八玖岁的年纪,只是修为出类拔萃,已经接近后天极限。

原本楚暮白并不想让他人跟随,只可惜自己那位皇后哭的梨花带雨,楚暮白心中不忍,只得带上他。

“陛下,可不是俺大牛少见多怪,这可是至尊堂啊。”

“从小俺就听俺爹说过这里可都是大人物来的地方,俺可是从未来过。”大牛憨厚一笑。“陛下您瞧,那一位似乎就是凌云国的国王,似乎拥有先天武境的实力呢。”

大牛手指的是一个身着锦衣劲装的中年人,楚暮白眉目一扫,便知道这中年人的实力大概在先天三重左右。这等修为对于九品的小小诸侯国国主而言已经算是了不得了。

想到这,楚暮白心中仍旧有些腹诽。

他这一路行来,倒是见到了不少所谓的小国国主,似乎一块板砖拍下去就能够砸死一片,这让他心中难免有些落差。

不过楚暮白想想也就明白了。

九品小国在偌大的神武大陆上如恒海星沙数不胜数,多如牛毛,单单是朔月古国这等八品诸侯国旗下就统领着十几个九品诸侯国,天武国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加上至尊堂入驻的最低要求便是八品诸侯国,万年底蕴,而这方圆万里之内仅有朔月古国一座八品侯国,能够在此处见到扎堆成群的小国国王也在情理之中了。

振兴天武国。

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楚暮白望着那群诸侯国王猛的翻了翻白眼,他也懒得理会大牛,吩咐他在门外等候便转身迈步进入至尊堂的大门。

接待他的是一位穿着制式服饰的年轻伙计,见到楚暮白进了大门,很是热情的迎了过来:“呀,这位不是天武国的国王吗,您好,我是至尊堂的伙计,您大驾光临,真是在下的荣幸!”

这伙计的声音热情却不谄媚。

楚暮白目光一扫,脸上表情不变,只是点头。

心中却是感到有些吃惊。

这处事圆滑的伙计竟然是一位先天二重的武者。

如此实力已经不亚于一些小国的国王了。

若是放在一些成立不久的小国中恐怕当个将军也可以,而在这里却只是一个跑腿的伙计。

“三万年了,看来至尊堂的那个老头子真是混的是越来越好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

楚暮白摇摇头,他随意的观看了一番,随手指着被放在柜子上的草药说道。

“赤云草,蛮牛骨,黄金叶,凌云香。”

“这些材料每样一斤,什么价格。”

楚暮白报出需要的草药材料,却半晌没有听到伙计回应,他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伙计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为难,脸色十分古怪。

“没有?”

楚暮白开口说道,他所报出的材料,在三万年前都是人品之上的草药。草药分为四品,凡,人,云,神。根据炼制品阶的丹药种类不同,价格也不同。

楚暮白原以为至尊堂这等地方应该有云品以上的草药,谁曾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亏得他出来的时候对着柳溪画死磨硬泡搬空了半个天武国国库。

楚暮白有些无奈。

“嘿嘿,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大言不惭要跟博文兄打赌,要以一座城池作为赌注的天武国主吗?”

“真是个白痴,赤云草,蛮牛骨,黄金叶这些东西,连喂狗都闲狗不吃,没想到咱们这位天武国国王竟然跑到至尊堂来购买,真是丢人丢到朔月古国来了。”

恰在此时,一个倨傲的大笑之声响起。

楚暮白回头一望,却见一个衣着光鲜,头戴紫金冠的青年翩然而来,在其身旁,还骚包是的搂着两个姿色上佳的侍女,正一脸倨傲的望着自己。

“啧啧,美人,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差距,一个傻子就算是成为了一国之君也是傻子,看来此番博文兄的赌注是赢定了。”

“看来我们要提前摆酒庆功才是。”

那青年高昂着头,斜眼扫了一下楚暮白,冷冷说道。

“李三才”

楚暮白抬头看了看来人,心中微冷。

这李三才楚暮白认得,他曾仔细的研究过当日陷害自己的几个诸侯国,其中以梧桐国为主,而还有其他的三国作为帮凶。这李三才便是其中一个名为日化国的皇子。

而李三才口中的博文兄正是梧侯国如今的国王,孙博文。

看来要提前收一些利息才是。

楚暮白的眼瞳划过一抹冷光。

不过。

这些不重要。

“他说的是真的?”

楚暮白似乎扭头对着身旁欲言又止的年轻伙计问道,后者苦笑一声,点点头。“李皇子说的没错,方才天武国陛下您说的几味草药的确都是随处可见,漫山遍野都是,陛下您若是需要只需要吩咐侍卫便可,根本无需购买。”

谁知,楚暮白不怒反喜,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惊喜来。他顾不得身前冷嘲热讽的李三才,而是急迫的连声开口问道。

“那么落月羽,银屏果,凝血紫金呢?”

伙计的表情更古怪了。

“这,也是最低级的草药,我至尊堂没有。”

闻言,楚暮白恨不得立刻哈哈大笑三声。

他方才所问的可都是三万年前堪称云品的上佳草药,棵棵价值连城,万金难求,就连楚暮白曾为神武历史上最为年轻的星主大贤也甚少接触,没想到三万年后竟然沦落到连入品都不如的地步。

一想到那些以前连他都无法随意炼制,肉疼不已的丹药即将可以随意挥霍,楚暮白就忍不住心情愉悦起来。

“你们瞧,这傻子已经疯了。”

李三才顿时哈哈大笑。

他怀中的两个姿色姣好的侍女更是笑的花枝招展,望着楚暮白这位天武国君仿佛是乞丐一般。

楚暮白眼睛微咪,紧紧盯着李三才,嘴角下意识勾起,露出一个莫名的笑。

“看什么看!”

李三才接触到楚暮白的眸子,顿时浑身一颤,只感觉一股冷意从脚底升起,瞬间奔腾向四肢百骸。这一瞬间,他竟然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含意。

然而,待回过神来,他顿时暴怒。

自己,堂堂日化过大皇子,竟然被一个废物吓到了!

“你这个废物,马上就要国破人亡了还在这里装腔作势,真是不知死活。”

“我说,楚暮白,你们天武国要是真的穷到这等地步,需不需要本皇子将你要的草药都买来送给你啊。省的到时候和博文兄赌斗连一个回合都撑不过去?”

“两位贵人”

眼瞅着两人的火气越来越大,一旁的伙计的一脸苦涩,看了看楚暮白,又瞧了瞧李三才,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至尊堂的确是势力超然,但是他不过是其中一个可有可无的伙计罢了。这两位爷混的再差,也是两个九品诸侯国的国王,他一个小小的伙计哪里敢插嘴。

谁也得罪不起啊。

“好!”

“大气!”

“不过你确定?!”

楚暮白一笑。

“那是自然,本皇子金口一开,哪里有不作数的。”

“若是本皇子食言,至尊堂大可以为你作证。”

李三才哈哈大笑,一想到方才楚暮白报出的那些连猪狗都不吃的草药,一边心口开河的承诺。

他怀中的两个侍女笑的越发花枝招展了。

“赤云草。”

“猪吃的东西,送他一百斤。”

李三才想了一下,大手一挥。

“蛮牛骨”

“狗都不闻的东西,送他两百斤。”

李三才再次一笑,十分豪气。

“黄金叶”

“送,送,送,一百斤。”

“…”

楚暮白一连串爆出自己需要的草药,开始李三才还略微思考一下价值,不过到了后来,听到楚暮白口中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连脑袋都懒得转上一转,直接允诺。

“赤阳鎏金果。”

楚暮白连续报了十几个草药名,猛的眼瞳一冷。

“赤阳鎏金果是什么东西?”

李三才皱了皱眉,不过想到方才送出的东西恐怕价值还不值得一两黄金,不由得允诺道。

“十个,送给他了。”

谁知,他这话音一出,非但是李三才怀中的两个侍女长大了嘴巴,这至尊堂的伙计更是猛的翻了翻白眼,露出一副见了鬼的神情。

李三才疯了吧。

赤阳鎏金果,乃是真正神品极限,只存与天地初生,拥有超凡的造化,任何一枚都价值连城。十枚赤阳鎏金果的珍贵,几乎是连日化国的全部基业也无法媲美其价值。

楚暮白不信,就算那些原本品阶不凡的草药在三万年之后已经不再如最初那般珍奇,但是能够称之为神品的绝世宝药,还能烂大街不成?

“你听到了?记得打包给我。”

“至尊堂可以给我作证的。”

楚暮白嘴角挂着愉悦的笑容,仿佛是中了大奖一般对着伙计说了一句,随后扭头大笑着转身入了丹药阁。反观李三才仍是一脸没反应过来的意思,有些懵逼。

“怎么回事,赤阳鎏金果很贵?”

李三才左顾右盼的询问,却惊愣的发现就连一直对他陪着笑的侍女都厌恶的离开了他几丈距离。

一想到这个傻不拉几嘲笑着别人的皇子一下子将日化果千年累积的基业都一句话随手拱手让人,就连周围那些因为权势而对其攀附的卖笑侍女也懒得理会这个已经成为了穷光蛋的皇子了。

“那是神药。”

伙计看着这个傻的带冒烟的皇子,有些于心不忍,勉强提点了一句。

“神药,神药?”

李三才听到话音,只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十分光棍的直接昏死了过去

楚暮白, 柳溪画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合瑞baby点评:

强烈推荐一下《神武王座》这本书,就是喜欢大大加油,非常好看哦!人物情感描写的非常细腻!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