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26 13:04:59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的主要情节是:等她跑出那个压抑的仿佛在尖笑的片场,她终于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这时左脚上的伤痛了起来。“月白!”她正准备走,却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她转过身来,看着慢慢走近的林沫沫。林沫沫满脸愧疚:“对不起,月白,你知道我在片场地位很低,所以刚刚导演那样我也……”“没关系,我能理解。”也许她们这个圈子就是要有很多身不由己吧。“你接了这个角色,挺好的,是一次机会。”
展开全部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四处碰壁

“恩。”安月白心里一阵失落,整个人像瘪了的气球,但还是强撑起笑容,说,“恩,没关系。打扰了。”

“哎,下次有机会我就找你。”

“恩。谢谢。打扰了杨导演。”安月白鞠了个躬,出了会场。她的脚伤还没好全,但那个会场座位离导演太远,她就只好站着等,谁知道一下子等了这么久,左脚又有点撑不住了。

她咬着牙走到马路边上,拦了辆的士就回家了。

没关系,不就是丢掉一次机会吗?手头上还有接的十几个单子呢。那十几个单子全是龙套角色。但是没关系,总会有下一次机会的。

安月白宽慰着自己,尽量让自己重拾信心。

她回到家,半躺在床上,一边揉揉脚踝一边翻手机的通讯录,这时一个短信发了过来。是陆子建。

他们一个星期至少四个晚上都会聊天,但这十几天她每天回家都累得要趴下,就没怎么和他聊。

安月白愉快地翻开一看:“你是怎么得罪的杨帆啊?”

“恩?”安月白看到这,心里一惊。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杨帆的事情?已经穿的这么远了吗?可是为什么?

她打了句“为什么这么问”过去,对方很快就回了过来。

“他说你不好相处,爱摆架子,还有接了戏临时反悔。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为什么……

安月白心里一阵紧张。

为什么要这样……我不过是不想做那样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她突然想到今天杨辉的事情。

她知道杨辉最后一句找她合作不过是客套。因为杨辉连她名字都没问,连她联系方式也没问呢。难道……可是杨帆影响力有这么大吗?杨帆是新晋导演而已啊,杨辉可是在世界上也小有名气的大导了啊。

她问陆子建:“杨帆和杨辉有关系吗?”

“他们是兄弟啊。不过年龄差距大了点。”

安月白要不是坐在床上,一定会摔下去的。

所以恶果现在才体现出来吗?

她没来得及理会陆子建,赶快给之前说好的导演打电话。

“喂,请问是陆导演吗?您好,我是安月白,我的那个角色是什么时候来演?不、不用我了吗?是选好了别人还是?好、好的,再见,打扰您了……”

“喂,请问是林导演吗?您好,我是安月白,关于我的那个角色……啊?已经请了别人来吗?可是我们不是说好了?好、再见……”

“喂,请问是……”

“……”

“喂,请问是陈导演吗?您好,请问关子兮服毒那一场戏什么时候拍?今天下午?好的。对,我是群演……好,马上到……”之前的那些电话,对方听见她的名字便开始含糊其辞起来,于是安月白便留了个心眼,换了个方式问。结果不一样。

安月白看着手机上,之前接的十几单,只有几个导演会让助手来发短信告诉她角色已经有人,不需要去。更多的,是像林导演、陆导演、陈导演这样,她打电话过去问才知道角色已经易主的。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导演,睥睨着各个演员选择角色,即使是大牌,也需要和他们讨好关系来获得一个出彩的角色。别提她了。

她也明白,有这样的后果,大概是她真的惹烦了杨帆。虽然杨帆有些背景,但也并非完全是杨帆有多大的面子,让这些导演全部听他的,更重要的她自己明白。是她还不是一个值得人看重的明星,捧她没有好处,又何必为了她反而得罪杨帆?只是替换掉一个随时可以替换的女演员而已,反而说不定可以得到杨帆的好感,就又是一个朋友,谁不会乐意这么做?

像这样导演因为各种缘故要封杀某位明星的事情多了,不是只有她一个。前段时间不就有一个大导不满一位男明星总是迟到而封杀了吗?虽然现在这个男明星开始火了,但却也是因为那位大导而浪费了那么多年。

她也不怨那些挂她电话或者推掉她片约的导演,因为怨没有用处,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快换好鞋子,赶到片场。只要自己一直坚持,要上场试试,说不定导演会被自己烦的答应了下来。一个机会就足够自己开心并继续坚持下去了。

安月白在的士上,看着陆子建因为担心发来的许多信息,笑了一下:“没关系,没什么大事情。”

她收起手机,忐忑的心一直上下跳动着。

希望不要像之前在杨辉的片场那样吧。

但是事实总是不如想象中完美,甚至是残酷。那个导演冷漠地看着她,一看到她的名字以后就没兴趣对她再多些了解,包括那些助手们,也嫌弃她碍事,甚至她还想继续呆在那里,带点半乞求的意思,却还是被耐心比较少的人礼貌而冰冷地请了出去,说是:闲杂人等不要进入片场打扰他们。

闲杂人等……

安月白自嘲地笑笑,原来自己已经是闲杂人等了吗?

这时,她发现旁边还有一个片场在拍戏,刚刚灭下去的希望又被点燃了。

还有一个?那也就是还有机会!也对,就不信自己真的会被完全封杀掉。

安月白给自己打打气,拖着越来越疼的脚,走向片场。

这个片场和其他所有拍戏的片场一样,人又多又杂乱,助手们到处跑着准备。这个片场是在拍古装戏。远远就听见导演喊了“卡……”一声,她想,自己机会到了。没想到这么好运。

她快步走向导演所在的位置,导演的身形微胖,在人群簇拥下她根本无法靠近,只有这么个大概的印象。

“导演!导演!”她不顾形象地大喊起来,挤开人群往里面挪,正有个声音,和她一起叫着“导演”。两人的声音重合,且这声音有些熟悉。但是安月白正挤在人群中间,连头都没法抬起来。

她的耳朵被挤在谁的衣服那贴着,导致她听的不是很清楚,但大致听到导演说什么“这个戏要好看……脱……尺度……把握……”之类的。这时大概是要换幕,大家最忙的阶段,所以这里来来回回的人很多,才导致这么挤,要是平时,就算人多也会小心控制层次,毕竟很多导演讨厌被围的水泄不通。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太多身不由己

她终于挤了出去,耳朵被粗糙的布料磨的痛,脸被闷的通红,头发估计也乱的不成样子了。但好歹她挤到了导演的跟前。

她终于有机会了。

“月白?”之前那个她就觉得耳熟的声音响起,这时一听,总算确定了。她抬头震惊地看着那人,那人也同样震惊地看着她,“你怎么来这里了?”

“沫沫?”转眼安月白就想明白了,林沫沫之前提过的,她接到的女主演的片约,这估计是她演女主角的片场吧。

“哟,我说是谁啊?原来是大……演员安月白小姐啊!”听着就让人有点腻的声音响起,安月白震惊地转头看着导演的座位。她之前光顾着看林沫沫,忘记仔细看导演,现在才发现,说话的人是韩老板,他圆滚滚的啤酒肚仿佛要卡在椅子的扶手之间,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看着她。

他旁边那个就是她之前在人群缝隙中看到的微胖的身影,戴着眼镜,小眼睛的杨帆。

杨帆站起来,脑袋晃了晃,冷笑道:“怎么,你是来找片约的?”

安月白脸上的通红一直没褪去,她盯着眼前的二人说不出话来,喉咙仿佛有什么堵住了。她看了眼林沫沫,心里更像有块石头压住,喘不过气来。

“对了,听说大……演员安小姐最近找不到片约啊?”肥腻的声音响起。

安月白尽量不去看韩老板那张油腻的脸,可是无论是韩老板还是杨帆都似乎不打算放过她。

安月白不想说什么,她不想看见韩老板,不想看见杨帆,更不想看见林沫沫。她转身就要走,手臂突然被一只布满薄茧的厚厚的手掌握住。

“那天我没说出来的话就是: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为你的任性付出代价。安月白,别以为你长得清纯,就真当自己是玉女。告诉你,玉女是不会在这个圈子混的。在这里混,就要随时做好准备脱衣服。你别不同意,即使一开始会坚持着不做那样的事情,这个圈子的也足够把任何一张白纸染黑。你想做莲花吗?告诉你,不可能。你别太小看人性的黑暗了,这个圈子有的是污泥把莲花扯在泥底下,不能被同化,就要被当做垫脚石。”

安月白不想听杨帆这些话,却被他牢牢抓住手臂无法挣脱。听到他最后的话,她想起了李鸣。在绝望中失望的李鸣,提着行李落寞离去的李鸣,因为不甘心做污泥而被挤出的李鸣。

她很想义正言辞地回头告诉他,不,这世界上有例外存在。但她做不到。就连她自己,现在恐怕都怀疑起自己来了。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坚持,怎么有立场去指责他的谬误?

“安月白,你是混不下去的。”说完最后一句,杨帆心满意足地放开手。安月白没有回头,强忍着脚伤跑着离去,不愿在他们所有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受伤了。

等她跑出那个压抑的仿佛在尖笑的片场,她终于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这时左脚上的伤痛了起来。

“月白!”她正准备走,却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

她转过身来,看着慢慢走近的林沫沫。林沫沫满脸愧疚:“对不起,月白,你知道我在片场地位很低,所以刚刚导演那样我也……”

“没关系,我能理解。”也许她们这个圈子就是要有很多身不由己吧。“你接了这个角色,挺好的,是一次机会。”

“谢谢,我会把握住的。”林沫沫说着,眼里透着决绝,而后化为同情,“我刚刚才听说了你最近的境况,你没事吧?”

“恩……没事……“安月白看着林沫沫眼里的同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逃开,远远的逃开。

她没聊多久就让林沫沫回去专心演戏,自己带着点慌乱逃开了。

没走多久,左脚的伤口越发痛起来,她看到旁边就有个公园,强撑着挪了过去,坐在最近花坛边的石砖上。

揉着脚,思绪却不经意地发散开。这些天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

这两年的努力一幕幕在她眼前掠过。她有过在一个片场等自己的一个镜头等一天,最后导演说,她的那个镜头明天拍;也有过在好几个片场之间来回窜,只为了哪怕有一个镜头可以留下来,不在后期过程中被剪掉;也有过被导演嫌弃表情不够到位;被助手们嫌碍事而骂一顿;被大明星当做打杂小妹指使着做这做那,最后发现误会以后,得到的确实一个轻蔑的眼神,好像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些她都不在意,她都可以把这些磨难甘之如饴。

但是,晚宴上的韩老板,还有杨帆,他们的眼神,她却无法不去在意。

为什么……她只是还混迹在这个圈子下层而已,为什么就要把她当出卖身体的女人来看待……想着,安月白感觉到一阵委屈,鼻尖一阵泛酸。

她真的没有想到,那次的晚宴,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她真的没有想到,拒绝了韩老板,会让自己失去了一切。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接到任何片约,连跑龙套的机会都没了。

也是从那之后,李鸣也放弃了她和他自己。李鸣走后这十几天,她才真正理解了经纪人的辛苦。即使李鸣他没有带出超级明星,在她眼里,他都是最好的那个。

李鸣他,是预见到了今天这一幕才心灰意冷走掉的吗?

其实……都是自己的错吧?自己断送了自己的路,却也连累别人,断送了李鸣的路。

安月白心里狂风暴雨,咆哮着,却喊不出声来,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无力。最后只能把头埋下去,深深地埋在臂弯里,啜泣起来。

这时,一辆极其低调的黑色车停在了路边,车窗上映着这个城市的夜色,和坐在花坛旁哭泣的安月白。车窗慢慢摇下,随之传出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安月白?哭了?”

她颤了一下,停止了啜泣,在臂弯里胡乱地抹了泪,抬起脸对着车里的越铭强撑着笑说:“我、我只是在酝酿剧本的感情。”她说出自己都不信的鬼话,本以为会和他有点纠缠才能打发他走,却没想到越铭只是点点头,移开视线,摇上车窗。

黑色的车子缓缓开走。

安月白低下头,又埋进了手臂里。心里还是委屈,却哭不出来。

没多久,她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她身边,站了一会,坐在了她旁边的位子上。她没有理会,直到那只温暖的大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是谁?谁会来?

她惊讶地抬头看了过去,正对上越铭幽深的眼睛。他是背着光坐着的,加上她哭了很久导致的暂时性视力减退,她觉得他的表情没那么严肃,反而带着点罕见的温柔。

越铭看着她哭红肿的眼睛,有些心烦,不禁皱了皱眉,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稍用力,便将她揽在了怀中,也不去理会她的挣扎。

这样,就不会看到她哭了。

不一会,越铭就感觉到在自己怀中的安月白开始啜泣起来,渐渐地哭声变大了。怎么又哭了……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自己为什么又哭了啊,为什么要在他怀里哭啊,又被他看见了,自己这么丢脸的时候……他为什么要回来啊……

安月白越想停止哭泣,却越停不下来,越想越压抑,而身子也随之颤抖起来。

越铭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得不像他的声音:“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其实哭出来哪里会好些,只是止不住哭罢了。但她还是身子顺着越铭的抚摸停止了颤抖。

伏在越铭温暖的胸前,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哭出来了。

安月白, 越铭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书錦少爷点评: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总裁豪门小说,人物安月白, 越铭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