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鬼针武医
鬼针武医

鬼针武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1 10:46:22

这本书《鬼针武医》的主人翁王健忠 庄纯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医科大医院。内部病房。房间中只有王健忠和白露二人。王健健忠谈的很,不过嘴却是太贱,一下午的时间,弄得白露一会儿脸红一会儿脸青。她现在已经后悔答应照顾这贱种,按照王健忠的伤,最少得10天才能基本恢复,她已经再想这10天怎么才能熬过去了。病房外,敲门声响起,算是救了白露一命。她忙起身开门,可刚打开房门,她却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门外站着6、7个人,最前的是一个唐装中年,她并不认识,可唐装中年身后的青年却正是许少。
展开全部

不贱对不起老爹!

刚刚晨尿加晨勃的尴尬,彻底被王健忠抛到九霄云外了。不过他用另一个尴尬来化解尴尬的方式,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耻。不过王健忠心中却是擅长自我安慰:“我都贱种了,不贱对得起咱家老头给俺起的名字吗!”

远在千里之外,王健忠的老爹一个劲的打起了喷嚏。他给王健忠起的名字,绝对是对家道最好的表达:健泽天下,忠我中华。可是这宝贝儿子非得给他弄出来更直白的含义。

病房里,除了王健忠一脸坏笑的看着尴尬非常的白露、大起两人,没有半点动静。过了许久白露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转开这个“梦中情人”的话题,直接说道:“你们兄弟先聊,我先出去一趟。”说着,白露好像是逃荒一样,红着脸跑出病房。

赵大起已经听不到白露的脚步声,猛地站起身来,指着王健忠的鼻子说道:“贱种!你什么意思!你怎么说那个……”

王健忠却无辜的贱笑着,“大七,你有点良心成吗?老子是在帮你表白!”

“我艹!”赵大起抡起拳头,就像王健忠比划过来,王健忠却是一副可怜的婊子像,“天地良心呀,我给你安排了研究组的名额,救了你的梦中情人,中了枪伤,卧床不起,你还要打我……”

“艹!”赵大起深吸一口气,他的当真这贱种没什么办法。迟了一瞬,赵大起冷声问道:“我进来之前,你们干嘛了!两人都是大红脸!”

王健忠的贱笑收回了一瞬,随即又嬉皮笑脸起来:“那啥,真没啥,我这不残了吗,上不了厕所,就……”

赵大起也是学医的,自然知道病人动不了时,护士会怎么做。当时牙关紧咬,握着拳头,声音颤抖的说着:“你……你难道……你让白露……”支支吾吾半天,赵大起终于仰天长啸一声“我的女神呀!”

王健忠一脸无辜的看着赵大起,心中偷笑。而赵大起则将心一横,咬着牙道:“老子回去再学校论坛发帖,你看看有多少屌丝要跟你玩命!你不是毁了我的女神,你是毁了T医大数万屌丝心中的女神!”

对于赵大起的威胁,王健忠的回答只是一脸贱笑。对于这个室友,他是了解的。听着赵大起又发了半天的牢骚,王健忠还是问起了赵大起上午在研究组是否适应。话题转移到这上面,赵大起对王健忠的怨气也少了许多,对于贱种不贱的时候,还是很令人信赖的。

两人正说着话,病房门再一次被打开。开门的是白露,在她身后,则跟着两名身穿制服的民警。

两个民警都年轻的很,但却显得很礼貌。“王同学,我们要对昨天的事情为你做个笔录,你现在方便吗?”

王健忠一脸贱笑,看着两个警察,开口道:“算了,做什么笔录!形式主义,反正你们也不办不了开枪那小子!”

虽然这事民警心理清楚得很,在凌晨的时候,当他们做完白露笔录,回到派出所的时候,所长听到当事人的名字,已经把牙都快咬碎了,可却一脸无奈。可这话被一个大学生直接说出来,还是令这民警脸上有些挂不住,一民警说道:“你要相信公安机关!”

王健忠一脸嬉皮笑脸,“相信,我相信!这么好了,你们随便写一个笔录,我按手印就行了!不过你们要是愿意帮忙,就直接把这案子消了吧,顺便把我同学的笔录也撕了。我的伤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我怎么生出你这个儿子

一个民警刚要开口,却被另外同来那人拦住。两个警察走到病房外,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似乎又打了一个电话后,才走回了病房。民警开口问道:“王同学,你刚才说的……”

没等民警说完,王健忠便收回了贱笑,正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就这样吧!不过我替你们省了麻烦,也希望你们能帮我转达一句话,让他别再找我和我同学的麻烦。否则下次报警的会是他!”

王健忠的说话声音很低,可这平淡的话语,却令和他无比熟悉的赵大起和刚刚认识的白露都是一怔。从王健忠的声音中,他们听到了一种与“贱种”这个词完全不搭边的气势。在这一瞬,王健忠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两个民警,似乎对这种气势更为敏感。他们几乎不相信这话是从一个学生口中说出,这是一种典型的身处上位的威严。可他们怎么会知道,一些在电视上频频出现的头面人物,逢年过节都会到他家客客气气的拜访。

民警来的快,去的也快。对于王健忠请求警察撤回白露的笔录,白露并没有什么不满。她自然知道,这事情如果闹大,对她的影响会更不好。

龙腾大厦,28层,董事长办公室。

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人,靠在老板椅上,面对着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就不能少给我挣点气!我今年花这么多钱,想把你送进区政协,你怎么这么没溜儿!玩女人就玩女人,你还在市中心动枪了!你知道一旦涉枪有多麻烦吗!”

那年轻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声,支支吾吾说着:“他伤了龙堂四个兄弟!我这不才……”

唐装中年人正要继续开口,手机却响了起来,中年人看了看来电显示,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对着青年说道:“公安局长又来电话了!你就给我找事吧!”

说着,他接起电话,刚刚那狠戾的语气,瞬间变得热情温婉起来,“赵局,您看,我家小杰有给您添麻烦……”

听着电话中的话,唐装中年脸色越来越舒展,最后竟笑了起来,“太好了!谢谢赵局了!过两天我登门拜访!”“您放心,这事我会做!”

电话刚挂断,青年便紧张的问道:“爸,怎么了?”

唐装中年长出一口气,“你小子运气好,被你伤的那小子想息事宁人,把案子撤下来了!”

青年听后,一怔,随即又是一副傲然神色,说道:“艹,还以为是个硬骨头,这不也软了!算他懂事,不过……”

话没说完,中年冷哼一声,“不过个屁!别那么多废话,跟我去医院赔礼道歉去!我怎么艹出来你这么个儿子,30了还让我给你擦屁股!”

医科大医院。内部病房。

房间中只有王健忠和白露二人。王健健忠谈的很,不过嘴却是太贱,一下午的时间,弄得白露一会儿脸红一会儿脸青。她现在已经后悔答应照顾这贱种,按照王健忠的伤,最少得10天才能基本恢复,她已经再想这10天怎么才能熬过去了。

病房外,敲门声响起,算是救了白露一命。她忙起身开门,可刚打开房门,她却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门外站着6、7个人,最前的是一个唐装中年,她并不认识,可唐装中年身后的青年却正是许少。

王健忠并看不到门外的景象,他只看着白露紧张的神色,便猜出一二,直接开口道:“是许先生来了吗?请进!”

这话,不止让白露一怔,就连门外那唐装中年都是一惊。自己身体没有进入门口一步,根本也没有开口,但屋内的人,似乎却是在等着自己。

白露脸上的紧张没有消失,而唐装中年和许少已经迈步走了进来。唐装中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王健忠,满脸笑容。而王健忠那招牌式的贱笑,几乎已经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没人开口,唐装中年便已经做到了王健忠床边,开口道:“王先生是吧!我叫许世豪,是家杰的父亲。”

王健忠脸上谄媚的贱笑越来越甚,好似要起身一般,说道“哎呦,原来是许总,幸会幸会,我可是见到咱渤海市的大企业家的真人儿了,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站在许世豪背后的许少,却是一脸傲然,发出一声冷哼。

王健忠, 庄纯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嘉良点评:

《鬼针武医》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