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年华不燥深爱正好
年华不燥深爱正好

年华不燥深爱正好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6:20:33

给大家带来了《年华不燥深爱正好》的主要情节:拿出笔,头也不抬的在支票上写了一串数字。旋即将整叠支票本都扔进了洛言沁怀里,冷声问道,“一千万够了吗?你跟御唯枫订婚不就是为了钱吗?这一千万,也够你花了吧!”洛言沁盯着扔到自己腿上的支票,一时间瞠目咋舌,几秒钟后反应了过来,质问道,“给我钱?你什么意思?”御墨琛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讥诮道,“别装傻了,这不明摆着吗?我的意思是——你立马把婚退了!拿着这一千万过你的逍遥日子去!”
展开全部

翻脸不认人

洛言沁苦笑,是啊,一旦婚约解除了,她的父亲真的会打断她一条腿吧,毕竟他是为了几百万就把自己女儿卖了的人!

洛言沁因这一番话沉浸在悲伤里,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话里威胁的意味。

“小洛,你嫁给我有什么不好,多少人巴不得往我身上贴,我连看都不看一眼,我还是娶了你,自然就会珍惜你的好。”

“我……”洛言沁想开口,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她的确没有底气,也没有资本再说出退婚的话。

她可怜的母亲,还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

她的确需要御家的帮助。

“好了,昨天你也累了,赶紧睡吧,好好休息。”御唯枫揉揉眉心,他也不想跟这个女人继续废话了。

洛言沁咬着唇,点了点头,“你也早点休息吧。”

连着折腾了两天,她的确累了,迷迷糊糊睡着了,可一早醒来看到周围尚不熟悉的环境,只觉得胸口空落落的。

她竟然就这么订婚了。

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她总感觉自己经历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就比如,此时眼前摆放的中式西式各类琳琅满目的早餐,不由地让她感叹起来御家是真的阔气也是当真规矩森严。

平时吃早饭她随便吃点就应付过去了,可眼前的餐桌上摆放的各式各样餐点,没有重样的,陈设整齐,就连碗筷的摆放也十分讲究。

身边的佣人已然退下了,此时餐桌上只有她和御唯枫。

御唯枫自顾自地吃着饭,动作十分优雅,连着洛言沁也低垂着头安安静静的吃着,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打破这片静默。

早餐美味可口,可这样的就餐方式,这样规矩的坐姿,让她原本就憋闷的胸口更感压抑。

饭后,洛言沁又在沙发上坐了会,终于还是忍不住起身,在别墅的后庭找到了御唯枫。

偌大的游泳池旁,御唯枫正躺在躺椅上晒日光浴。

他的身上挂着未干的水珠,腰间围着浴巾,矫健的身形暴露无遗。

早晨柔和舒适的阳光照射下来,即便是夏日,这样的阳光晒在皮肤上只会让人感觉无比舒适。

洛言沁心里不由得感叹,豪门公子哥到底不一样,这样养尊处优的生活,也太会享受了。

“御唯枫……我…….”洛言沁搅动着手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御唯枫两手放在后脑勺,头枕着胳膊,整个人慵懒又闲散。

墨镜后,他的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其实早在她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这么看着她了。

只是墨镜很好遮盖了他的目光,洛言沁还以为他在闭目养神。

她的眉头皱了又皱,还是上前用细弱的手指点了点男人手臂上坚硬的肌肉,小声开口问道,“御唯枫?你在听吗?”

御唯枫觉得好笑,他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这个女人柔弱又唯唯诺诺的样子,很好操控。

这也是他留下她的原因。

“有什么事,你说吧。”御唯枫开口。

“我……我想回家去……订婚很急,我也来的突然,很多东西在家我都没来得及带过来……”洛言沁咬咬唇,尽管眉目清淡,可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眉目间似有若无透着一股子柔软,乖顺,还有一点点委屈。

这模样任何人见了都不忍心拒绝。

御唯枫扯唇笑了,心里又肯定了一番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这次只是一时失手,以后一定有机会全盘赢回来!

“可以,你去吧,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向我汇报。”

御唯枫温润的声音不咸不淡,洛言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约觉得些微的不适。

她感觉御唯枫对于她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就连她对他说的话,他似乎也当做对待工作一样的态度,太过于书面话,听不出喜怒。

不过他既然同意了,她还是松了一口气,待在御家她很不习惯。

洛言沁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用力舒展了下胳膊。

扭扭脖子,又揉了揉手腕,心里微叹,这栋别墅的感觉就像牢笼一样,待在里面十分不自在。

抬脚正要走,却猛然瞥见了御墨琛。

男人一身高定的西服衬得身材极好,身材欣长,步伐稳健。

从洛言沁面前走过,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

“小叔?”

洛言沁唤他,可男人依旧迈着步子,头也不回。

“御墨琛!”

洛言沁撇嘴,小跑追上了他,小手不管不顾的拉住了男人的衣袖。

御墨琛回头,面色冷淡,一双黑眸更是冰冷如霜,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大手更是嫌弃的甩开了她的碰触。

“你……”

洛言沁只觉得心头一阵委屈,眼看着他又要走,于是直接只身挡在了男人打开的车门前,拉住车门,不让他上车。

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看着他,“你这么冷漠干什么?你难道想装作不认识我了吗?”

明明那么亲密无间过,甚至为了各自的名誉他们两人还合作过一回,如今这男人竟然翻脸不认人…….

御墨琛仍旧面无表情,下一瞬猛地把身前碍事的女人拽进了车里。

男人的大掌握住了娇软的胳膊,不分轻重,紧接着车门一甩。

洛言沁还没来得及呼痛,就听一声质问,“你想干嘛?”

他强势逼人的眸子,不耐烦的语气,就好像把她当成了罪犯一样,洛言沁虽然有些害怕他周身冷硬又强大的气流,还是强自镇定道,“现在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你难道想置身事外吗,你说怎么办吧?”

御墨琛闻言一声冷笑,利索地打开了副驾驶座的手套箱,从里面放置的物品中抽出一叠支票。

拿出笔,头也不抬的在支票上写了一串数字。

旋即将整叠支票本都扔进了洛言沁怀里,冷声问道,“一千万够了吗?你跟御唯枫订婚不就是为了钱吗?这一千万,也够你花了吧!”

洛言沁盯着扔到自己腿上的支票,一时间瞠目咋舌,几秒钟后反应了过来,质问道,“给我钱?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人

御墨琛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讥诮道,“别装傻了,这不明摆着吗?我的意思是——你立马把婚退了!拿着这一千万过你的逍遥日子去!”

他说着黑眸一眯,薄唇讥诮的弧度更甚,“你要是嫌这一千万不够,没关系,我继续加价!”

“你……”洛言沁面色涨红,胸口起伏不定,气得说不出话来,抬手就往男人脸上招呼。

她竟然被他当做了这样的人?竟然用钱羞辱她?

她怒不可遏,手上也用足了力气,毫不顾忌的打了过去。

然而她的动作尽在男人眼底,半空中,她的手臂就被御墨琛截住,即便她卯足了劲,可手臂被他拉住,她竟丝毫动弹不得。

她气极,也不管是在车里,就想站起身子,却不想身体一个不小心重心偏移,堪堪跌进了御墨琛怀里!

男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灌入口鼻,淡淡的古龙香水味混和着衣服上清冽的清香,一度让洛言沁慌了神。

夏日穿的单薄,男人坚硬的身体就这么如烙铁般熨烫着自己,洛言沁不禁红了脸,脑海里满是那晚燥热的画面…….

晃神的片刻,她就被男人嘲讽的冰冷语气,仿若冷水一样从头浇到脚,“怎么?动作这么娴熟?看来不是演技好,而是本身做惯了这样的事情吧?想跟我玩感情?”

御墨琛黑眸暗沉,嘴角勾起戏谑的弯度。洛言沁瞬间面红耳赤。

她挣脱着从男人坚毅宽厚的胸膛抬起头,坐直身子,气得骂道,“御墨琛!你个混蛋!你个衣冠禽兽!我要把那晚的事情告诉所有人!”

她不管不顾的大吼起来,胸口憋闷着一股子的怨气和委屈,她想借此全部发泄出来。

可泪盈盈的眸子丝毫没有得到男人的怜悯。

洛言沁就见御墨琛冰冷的深沉五官此刻更是冷上几分,似是附上了一层寒霜。

“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识相点!这件事情你要是胆敢抖露出去!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彻底身败名裂!”

他的一只大手狠厉地捏紧她的下巴,似是要把这小巧的下巴捏碎才甘心。

“你最好考虑考虑清楚!动动你的脑子想想,这件事儿不光是我,就是对于我那好侄子也是莫大的羞辱啊,你说,他们一家子会放过你吗?”

“你…….威胁我?”洛言沁痛的眼泪彪了出来,心里更是痛恨极了。

御墨琛继续缓慢且残忍的开口,“对,我就是在威胁你。我听说你有个好父亲呢,你自己不顾自己的名声也就罢了,怕就怕你的父亲也不会让你好过吧?”

洛言沁闻言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她终于是后怕的生出了一丝胆寒。

所有的一切的确都被他说中了,她终于是见识到了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御少的处事风格。

“你还……调查我?”洛言沁只觉得血气往面上翻涌,一张脸红彤彤的,染着怒气。

她拿起掉落在一旁的支票,直接三下五除二撕碎开来,边撕边怒骂道,“御墨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不!你不是人!你这个禽兽!”

御墨琛冷笑,“这钱,我可只给这一次,你这么做可别后悔!赶紧给我滚下去!”

“谁稀罕!有钱人就是仗着自己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还给你!破钱!”洛言沁一把将撕碎的支票统统扔到男人身上,随即麻利的开了车门下车。

关上车门的一霎那,她瞥到男人同样盛怒的眸子。

心里不禁暗爽一分,她这么做虽然解了一时之气,可是不禁还是后怕,这个男人太可怕了,简直冰冷的不近人情……

下一刻,几寸远的车身扬长而去。

明明是夏日,本该火热的天气,可黑色的兰博基尼迅疾启动卷起的风扑到她的身上,洛言沁不由自主的一抖。

“王八蛋!”洛言沁愤恨的跺脚,咬牙切齿朝着远去的车辆骂道。

骂完了,心里的恶气的确纾解了几分,可是很快更多的委屈和悲丧的情愫涌上胸口。

洛言沁就这样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家,整个人好像蔫了的茄子一样。

大门开了,洛父洛伟忠正在茶几旁品着茶,一眼看到失魂落魄的女儿回来了,他整个脸瞬间垮了下来。

还没等洛言沁走近,便大声质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不争气的东西!是不是惹你未婚夫生气了!你啊你真是太不争气了,我好不容易把你嫁进了豪门,你也不想想御家是怎样的人家,你倒好,这才订婚没两天,就哭丧着个脸回来,你给我说说,为什么要回来!”

洛言沁心里涩苦,原以为回家还能汲取一丁点温暖,可这一进门就被一通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

她到底还在期望什么呢?又能指望谁?

眼前这个一脸严肃的中年男人,就是他把自己当做物品一样卖给了御家博取钱财,还口口声声说为了她好。

那么她真想问问,他拿自己母亲的命来胁迫她,这也是一个身为人父所为吗?

尽管两人离婚了,母亲成了他的前妻,但是好歹也勤勤恳恳辛辛苦苦照顾了他大半辈子,可到头来竟被这般舍弃。

她替母亲觉得不值!

她的父亲洛伟忠不是没有钱来给自己母亲看病,至少自己踏进的这套不小的别墅也值不少钱,只是他不肯!他终究舍不得花他自己的钱来给母亲医治!

想着想着,洛言沁的眼神就带了几分怨气,不答反问道,“钱你到手了吧?我警告你!那钱你必须用来给妈妈看病!你必须要保证妈妈得到妥善的医疗!”

洛伟忠被她突然抬起的眸子里的怨气惊了一下,旋即气得指着她道,“混账东西!这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吗!别以为你和御家订婚了,自己就真的成了人上人了!你别忘了是谁捧你上去的!我能把你捧上去同样也能让你摔下来!”

洛言沁觉得好笑,反唇相讥道,“那我是不是该好好感谢你啊,爸爸?”

洛言沁, 御墨琛完本试读结束。

立群郎点评:

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