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临渊沐情
临渊沐情

临渊沐情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9 12:57:12

《临渊沐情》主要说的是宋薄情 林瑾渊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我并没有想跟他纠缠,是他先找上我的……”宋薄情声音微弱,更让人觉得她好欺负。果然,一群人都嗤之以鼻。于辰微微勾唇,宋薄情说的明明是实话,却如此地没有底气。“你说什么?我先找你的?”于辰重复道。不等她回答,宋母就撇撇嘴,“没有教养的丫头,把我们宋家的脸都丢光了!”宋朝阳嘴唇动了动,想挖苦宋薄情,眼神一瞟,却看到她身后,有一个男人正朝着这边走来,于是住了嘴。
展开全部

14-婚姻协议

几十万的债务、母亲的医药费……宋薄情握紧了拳头,忍耐着不让自己的伪装崩坏。

“我说过拒绝了吗?”

林瑾渊的声音响起。

“我答应你。”

宋薄情一怔,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她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如果不是林瑾渊,她接下来的生活会永远陷入一片黑暗。

幸好他及时出现,在崖边拉了她一把。

“过来。”林瑾渊说。

宋薄情听话地转身朝他走过去,她显得局促不安,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柜子第三层的蓝色文件夹,里面有一份文件,拿过来。”林瑾渊淡淡命令。

宋薄情走过去,书柜上有很多书,但是第三层只有一个蓝色的文件夹。

她把文件夹打开,看到里面赫然躺着一份文件,几个大字醒目,“婚前协议书。”

宋薄情扭头看了一眼林瑾渊,林瑾渊正喝着咖啡,没有看她。

她打开文件,林瑾渊已经在上面签好字,只等她来签字了。

“你早就准备好了。”她轻声说道。

“我说过,你总有找我的那一天,也如同我预料之中的一样快。”

他说话时,嘴角微微上扬。

而这样的笑容,足以让宋薄情羞愧而死。

“签字吧,婚礼我会让助理去准备,你只要安心做你的新娘。”

宋薄情抿抿唇,说道:“我提的条件……”

“自己加上。”丢下四个字,林瑾渊便不再看她。

他做了这么多退让,宋薄情已经很感激他了,但是有些底线,不能碰触。

宋薄情一直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如果不是家里实在是情况复杂,她不会不要脸地提出这样的要求的。

但她明白,林瑾渊没有欠她的,这些都不是他该做出的让步。

他们签订好协议,宋薄情却坐在沙发上迟迟不走。

“协议会拿去公正,你可以放心,还有事吗?”林瑾渊见她还坐在那里,问道。

“那个,钱……”宋薄情难以启齿道。

林瑾渊抬头,认认真真地看着她。

这一刻,宋薄情恨不得夺门而出,不再接受他这样打量的目光。

“稍后会给你。”林瑾渊说完,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走到宋薄情身边,拉起她的手。

“哎,干什么?”

他没说话,把她拉到房间,宋薄情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那套礼服。

林瑾渊拿起礼服往她身上比了比,勾了勾唇,说道:“去试试。”

宋薄情半张着唇,脸色绯红又迷茫,林瑾渊定定地看着她,眼神深暗。

她忽然浑身一个激灵,拿着衣服就溜进了洗手间。

林瑾渊感觉到她像兔子一样灵活,从自己身边溜走,属于她的一股幽香萦绕在自己鼻尖。

他情不自禁地就笑了,扭头看向紧闭的洗手间的门。

宋薄情把衣服穿好,拉开门的时候,看到林瑾渊就站在门口,正在等她。

“这衣服是不是不太适合我?”她扭了扭,问道。

“别动。”林瑾渊的声音在她耳后传来。

宋薄情立刻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接着她感觉到有温热的大手在身后的肌肤上轻轻摩擦而过,瞬间让她背脊僵硬。

“喂,林先生……”正想说话,感觉到他无比温柔地把她披在肩上的头发握在手里,然后迅速把肩上的袋子绑成蝴蝶结。

衣服一下子就紧了一些,宋薄情吁了口气。

“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出来了,将来怎么带孩子?”林瑾渊说道。

宋薄情脸色通红,林瑾渊又说:“你刚刚叫我干什么?”

她抿抿唇,没接话。

林瑾渊按了按她的肩膀,“知道你怀孕了,我还没到这么饥渴的地步。”

宋薄情把头都低到胸口了。

浅紫色的雪纺长裙,水晶亮片闪闪发光,宛如仙子。

虽然没有化妆,也没有做头发,可是这样的宋薄情,已经很美。

衣服很适合她,只是这个傻女人没穿好罢了。

“到底为什么这么穿?”宋薄情伸手摸到后背的一块镂空,有些不自在地问。

“今晚有个晚会,你陪我去。”

她一听,连忙摆摆手,“我不去!”

早就料到她会拒绝,林瑾渊眉峰一挑,语气微微有些不悦,“去看看婚前协议,除了你提出的三个条件,其他的都得听我的。”

宋薄情一想到自己要和林瑾渊出双入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可她盯着林瑾渊深邃的眸子,知道她没得拒绝。

五千万,一个巨大的诱惑。

15-前夫的羞辱

当晚,她便出现在这星光熠熠的晚宴上。

这里有许多庸脂俗粉,在这群浓妆艳抹,穿着前卫的女人中间,她是一股清流。

明亮的灯光下,她的头发宛如海藻,肌肤吹弹可破。

背影已是十分美丽,正当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林瑾渊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小姐,你没有男伴吗?”

声音很耳熟,她的脑袋瞬间像被炸开了一样,气愤和难堪通通涌上来。

宋薄情没有回头,而是加快了速度往前走。

可是裙子太长,不小心踩到裙摆差点被绊倒,一双手握住她的手肘,扶住了她。

“你没事吧……”

那人话音刚落,就看到了宋薄情的脸。

“竟然是你?”于辰看到她,颇为吃惊地说道。

躲是躲不掉了,还不如从容面对。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说着,又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还穿成这样。”

“不关你的事。”宋薄情伸手推开他,想离开。

这时,有一个穿着黑色蕾丝裹胸长裙的女人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她。

“宋薄情……”

这人就是她的妹妹宋朝阳。

这俩人,最希望她难堪,最喜欢落井下石。

宋朝阳看到于辰,自动和他站到一排,问:“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能是跟哪个老男人好上了吧,毕竟她妈妈还吊在医院呢!”

于辰的嘴唇一张一合,说出来的话讽刺难听。

他又补上了一句,“除了这样,她还有什么办法能筹到这一笔钱?”

以前她从来不向宋家伸手要钱,可是妈妈的情况不容乐观,她别无他法,这却成了这些人耻笑她的理由。

宋薄情感到十分为难,她皱眉,愤怒地拽着裙摆,“你们住嘴!”

在他们的眼里,她就是一只乌鸦,永远不可能变成凤凰,也不会变成真正的千金小姐。

“宋薄情,你结婚第一天就给我戴绿帽子,这笔账我还没有跟你算清楚的。”

宋薄情瞪着杏眼看着于辰,这还是她心中所爱吗?

毫不怜惜地把她踩在脚下,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来形容她。

没有人听她解释,所有人都只相信宋朝阳。

因为她是个穷人,而宋朝阳是公主。

“你想怎么算?”宋薄情咬着唇,问道。

于辰正要说话,忽然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于辰,朝阳,你们怎么还没过去?”

是宋父的声音。

又要和他们碰面,宋薄情觉得十分难堪。

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

“碰到熟人了,说几句话。”于辰漫不经心地说道。

宋父和宋母一起出现,宋夫老当益壮,精神矍铄,宋母温婉大方,风韵犹存。

可是在他们看到宋薄情的时候,眼神就从平易近人变成了厌恶。

“宋薄情!谁允许你来这里的?”宋母尖锐地说道。

“姐,你跟于辰已经离婚了,能不能别再纠缠他了?”宋朝阳挽着于辰的手臂,用有些厌烦的语气说。

她这么一说,宋母和宋父的脸色立刻就黑了。

“真是不知廉耻!”宋父一句话,就让宋薄情脸色铁青。

“我并没有想跟他纠缠,是他先找上我的……”宋薄情声音微弱,更让人觉得她好欺负。

果然,一群人都嗤之以鼻。

于辰微微勾唇,宋薄情说的明明是实话,却如此地没有底气。

“你说什么?我先找你的?”于辰重复道。

不等她回答,宋母就撇撇嘴,“没有教养的丫头,把我们宋家的脸都丢光了!”

宋朝阳嘴唇动了动,想挖苦宋薄情,眼神一瞟,却看到她身后,有一个男人正朝着这边走来,于是住了嘴。

“一定是没钱了吧!还是你那个穷酸的舅舅又去赌了?”宋父无比烦躁地问。

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了,他恨不得狠狠地抽宋薄情一顿。

“爸,我……”宋薄情上前一步,刚想说话,宋父就不耐烦地说道:“别废话了,看见你就烦。”

“没有邀请函,你进不来的,赶紧出去,免得别人问东问西!”宋父挥了挥手,示意她识趣地赶紧离开。

宋薄情咬着薄薄的两篇唇瓣,她本来也是不想进来的,可是……可是她答应了林瑾渊的。

“宋薄情,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的身价上涨了吧?”宋朝阳看着越走越近的林瑾渊,勾唇对宋薄情说道。

“朝阳,别跟她说了,现在她跟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于辰搂着宋朝阳的腰,语气凉凉的。

宋朝阳依偎在于辰的怀里,她知道宋薄情那天晚上是和林瑾渊上了床,但是她绝对不会相信,林瑾渊真的会维护这个有过一夜情的女人。

“你还不肯走吗?是不是要叫保安?”于辰脸色冰冷,有些蛮横地说道。

“怎么了?这么热闹。”林瑾渊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后。

宋薄情, 林瑾渊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诗雯点评:

这本书《临渊沐情》非常值得一看,文笔很好,感情描写很细腻。构思巧妙,我看了几遍,还是很喜欢看。非常棒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