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都市逍遥狂兵
都市逍遥狂兵

都市逍遥狂兵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4 14:35:40

《都市逍遥狂兵》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方杨才摸出车钥匙,准备开门,耳边就传来“兄弟,你惹了不该惹的人,他让我们废你一只胳膊帮他出气!”方杨老气横秋的说“呵呵,报复心理就这么强啊,我还以为他会多准备准备呢!现在的年轻人,太冲动啊!”说完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的十来个混混,方才说话的是一个刀疤脸,看样子像是他们的老大。刀疤脸对方杨歉意道:“没办法,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能委屈兄弟你了。”说完就招呼兄弟,准备开打。
展开全部

混也是一种境界

西装男带着副金丝眼镜,身高接近一米八,相貌英俊,身上的西装烫的没有一点皱褶,看西装工艺和剪裁就知道肯定价值不菲。

西装男扶了扶眼镜“谁能这么荣幸和曹小姐,刘秘书两位佳人一起吃晚餐啊。”说完看着曹晚晴。

“白斌,他是我的朋友,方杨!”曹晚晴回答的很敷衍。

刘美则是完全没有理会他,表情说不出来的厌恶。

“晚晴,早上我就说了要为你接风,你却不肯赏脸。反而现在和这位方先生,在这里共度晚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我白斌有什么地方惹得你不高兴了?”说完就看着在哪里狼吞虎咽的方杨。

“老板,能叫服务员来点饭吗?光吃菜不吃饭我有点不习惯!再有几碟咸菜的话那就更好了。”方杨说完抹了抹嘴,完全没注意到白斌那双快要杀人的眼睛。

曹晚晴白了方杨一眼“咸菜这里没有,你就先将就吃点炒饭吧!”说完招呼服务员点菜。

白斌气的都快要发狂了,他堂堂一个白家的少爷,竟然被人当成了空气。

“你究竟有什么背景底细,宜海上层圈子里没有你这号人物!”白斌对方杨说到。

“白斌,够了,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走,我们不在这里吃了。”曹晚晴说完招呼方杨和刘美离开,对站着的白斌没有丝毫的顾忌。

眼见他们几人要走,白斌赶紧拽住曹晚晴手腕,不让她离开。

“晚晴,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我对你—”白斌看着曹晚晴,深情的说。

“啪”

“松手”曹晚晴甩了他一巴掌。

这边的动静引来不少顾客的围观。

“啊,白少被女人给打了,那个女的真是白痴,连白少这样的温柔谦逊的高富帅都舍得打。哎,要是我是白少的女朋友就好了!”

“你懂个屁,知道打他的美女是谁吗?那可是曹晚晴,曹女神。”

“打得好。他妈的,敢打我女神的主意。”

“快看啊,刘秘书也在呢!今天这饭吃的值啊,一下子看到骄人的两大女神!”

白斌摸着自己被打的脸:“曹晚晴,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吗?我白斌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可是这么多年来却始终苦苦的追求着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曹晚晴扯了扯自己被白斌抓住的手。“你给我放手,弄疼我了,别给我打深情牌了,你是什么人,我从小到大还不清楚吗?”

“先生请把你的爪子从我老板手上拿开,你也有权利继续抓着,要是等会被打出个什么来,你要去医院报销的话,请找骄人公司,我只是一个保镖!”

白斌看着这个自称保镖的男人,满脸轻视“一个保镖,呵呵呵,哈哈哈!”

“难道在你眼里我连一个保镖都比不上吗?”白斌眼神绝望的对曹晚晴说。

“啊”白斌感觉手上一股剧痛传来,不得不松开抓住曹晚晴的手。

原来是方杨正用手抓住他的手腕关节。那只手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仿佛能把他的手抓断了一样。

“老板,轻伤还是重伤,你说吧!反正钱都是你给。”方杨开口询问自家老板。

曹晚晴看了一眼脸都被疼的扭曲了得白斌,叹了口气“算了吧,我跟他也算是发小!小美我们走吧,换个地方。”

白斌对着方杨的背影眼神阴沉的可怕,恨恨的说“方杨,你有种。”

方杨当然没有理会他。

一行人结账离开酒店,就随意的找了个餐厅。

刘美跟曹晚晴主要是想找个地方坐下商量一下方杨的具体工作安排。而方杨当然是为了吃饱肚子,刚才才西餐厅没吃爽呢!

最后的结果就是,方杨成了曹晚晴的贴身保镖,除了睡觉上厕所之外,老板到哪他就到哪。

方杨当然没有意见,自己的目的本来就是这样。

大家吃饱聊完,准备打道回府。

谁知在停车场遇到了点突发事故。

方杨才摸出车钥匙,准备开门,耳边就传来“兄弟,你惹了不该惹的人,他让我们废你一只胳膊帮他出气!”

方杨老气横秋的说“呵呵,报复心理就这么强啊,我还以为他会多准备准备呢!现在的年轻人,太冲动啊!”说完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的十来个混混,方才说话的是一个刀疤脸,看样子像是他们的老大。

刀疤脸对方杨歉意道:“没办法,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能委屈兄弟你了。”说完就招呼兄弟,准备开打。

刘美看着这群手拿武器的混混,扯着想要打电话报警的曹晚晴向方杨的背后站去。

“交给他就行了。”刘美看着方杨的背影,语气充满信任的对曹晚晴说。

曹晚视线在方杨和刘美两人之间不停切换,想要搞清楚这个从来对男性都冷淡异常的闺蜜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兄弟,抱歉!”刀疤脸说完就提起砍刀一马当先的朝方杨冲了过去,身后还跟着一群张牙舞爪的小弟。

“有烟吗?”方杨想起那包扔了的黄金叶!向刀疤脸问到。

刀疤脸挡住后面还在往前冲的兄弟们,从包里摸出软云,递了根给方杨。

“给,兄弟,快点抽,我们还等着去较差呢。毕竟事业还在起步阶段,所以任务紧,负担重,这边砍完还有下一轮呢。”

“我说大哥,砍倒完事了,整那些干啥?”一个黄头发小弟有些不解。

刀疤脸一拍黄毛的脑袋,有点怒其不争的说“做混混也得讲究道义,懂吗?他跟我们无冤无仇的,我们收了雇主的钱来砍他,道理上,我们说不过去!人家有什么小要求,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老大不愧是老大,连当个混混都能当的这么有水平!”一个小弟拍着刀疤脸的马屁说。

刀疤脸享受着小弟的恭维,说“这点道理都不懂,还怎么在黑道上混,你他妈回家去混吃等死还差不多!”

方杨听着刀疤脸说的话,冲他笑着说:“完了,赶紧来吧!”说完把烟头一弹,欺身而上。

还没等刀疤说句开战宣言呢!就见方杨左一拳,右一腿的,三下五除二,自己这边的人马就只剩自己一个还能站着的了。吓得两条抖的都快坐到地上去了。

“兄弟,烟不错,好好混,你能行的。我下手比较轻,你的兄弟等下还可以跟你去砍下一轮。”方杨说完拍了拍了他的肩膀,让两位领导上车走人。

只是方杨不会想到,今天这位被方杨吓得两条腿抖的不停的人,日后会成为宜海黑道上的一个神话。

这个黑道大神人送外号“烟男”,之所以会这样称呼,是因为他每次打架砍人,就会给对方发烟,受皮外之苦的就给一包,断手断脚的就给一条,如此作风,被人引为一时佳谈!此为后话,暂且压下不表。

暗流涌动

方杨先开车送刘美回家,看她安全进了小区,就发动汽车往曹晚晴家,也就是未来自己的家驾去。

“你是不是知道我哥哥的事情?”曹晚晴坐在后座等着方杨的后脑勺问。

方杨叹了口气说:“知道,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只是我暂时没有查清楚根源,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查清事实真相以及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谢谢,请你有了线索之后一定要告诉我,虽然我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但是你的复仇计划也应该有我的加入,毕竟那是我的哥哥!”曹晚晴语气异常坚定。

“你只要开心快乐的活着就行,上刀山,下火海是我们男人该干的事!”说完方杨就听到背后隐隐的传来一阵抽泣声。

方杨靠边停车,转过身去揉了揉曹晚晴的脑袋。

曹晚晴双手掩面,哭着道:“哥答应过会回来的,,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违背过我们的约定!今年还说好要陪我去爬雪山的。”

“老鹰答应你的事情,我会替他来完成,不管什么雪山,就算是尸山血海有我在,也能背着你走个来回!”方杨说完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抚着她思念亲人的心灵。

自己也不由的想起那个沉默寡言的老鹰,心里一痛,“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哥哥,如果当时我要是能在小心仔细一些,说不定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曹晚晴看着方杨眼里的痛苦以及悲伤,知道伤心的或许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许这个男人的心只会比自己更痛!只是他不习惯在外人面前展露自己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

作为特种小队的队长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的倒下,最后自己反而活了下来,方杨自认这是自己军旅生涯的一个污点,不管之前的履历是如果的光辉耀眼,失败永远就是失败,就像倒下的兄弟们,永远不会再站起来!

方杨不怕死,但是怕死的没有意义。自己这条命是战友们保下来的,所以我不单单要活着,我还要除掉幕后主使之后还能拿着对方的头颅去祭奠兄弟们的亡魂。

此刻,在离宜海市不远的泰东市,正有一场围绕方杨的杀局正在酝酿。

泰东市斯威特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可靠?”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全神贯注的削着苹果。对于刚才手下的汇报,连头都没抬一下。

如果此时有高手在这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他削的苹果,多一分则带肉,少一分则带皮就连国际最顶级的厨师都没有这种手艺,可见其对力量的掌握以及刀法的运用。

“今天上午有组织上的人去宜海那边出任务,在机场的时后刚好撞见一起枪杀案!”

此人话说到一半,就看见墨镜男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了自己。

他赶忙止住话头,双手把苹果接了过来。

墨镜男擦了擦手上的水果刀“继续!”

小弟深知自己老大的性格,赶紧就把自己所得到的消息一字不漏的汇报了出来。

“那天杀业看到有人抬手一晃,连瞄都没瞄就在三百米之外用手枪把人群中目标的头打烂了,经过调查发现死的那个是杀手榜上的黑鹰,而出手的哪位五官轮廓经过杀业对比看起来跟您上次跟他交手后画出来的画像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说完看了看墨镜男,看到他还是在低着头擦拭着刀子。似乎没有想要跟他交流的意思。

“有趣!”墨镜男沉思了一会,放下手中的刀子,站了起来。

小弟小心翼翼的说到。“老大,接下来怎么安排?”

“第一:下次说话一次性说完,第二:我很讨厌别人问我问题!吃。”墨镜男拍了拍小弟的脸。然后指了指他拿在手上的苹果。

说完也不管在哪里汗如雨下,脸色蜡黄的小弟,自顾自股的开门离开。

门关上的一刹那小弟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不止,这个伤口很细,而且极深。

水果刀明明放在桌子上,而且墨镜男只是拍了拍他的脸,手指点了点苹果,根本就没有做其他多余的动作。可见其身法之快,武功之高。

方杨和曹晚晴此刻回到她位于市郊的别墅。

“你就住我隔壁吧,一楼都被其它保镖师傅住完了,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

进来就看见庞彪和李嵩以及猎豹三个人在一起斗地主。

双方打了声招呼,方杨就跟曹晚晴上了二楼。

“我方哥就是牛,一来就跟老板住一层楼,我猎豹为什么就没有这种待遇呢?”说完出了一把小顺子。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德行,哎!不对啊,你不是这段时间都在迷恋刘秘书吗?怎么才一会功夫就移情别练了。”李嵩敲了敲桌子示意他接不起顺子,让他下家的庞彪出牌。

“你们知道个屁,这叫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咱们哥几个就是保镖,人家方老大叫护花使者,有事保镖干,

方杨上到二楼就见曹晚晴吩咐了一声保姆张姨帮忙整理一下自己未来的房间,由于没有多余的被套床单了,就拿来自己的先给方杨暂时用着,让明天张姨出去采购的时候在买一套全新的。

见事情都安排交代的差不多了,曹晚晴就去洗漱睡觉了。

留下张姨和方杨两人打整一些细枝末节。

方杨躺在床上,鼻子嗅着曹晚晴用过的床单上传来的阵阵芬芳,看着张姨和自己收拾的一尘不染的房间,心里感慨万千。

方杨对家的记忆很模糊,从小到大他由于双亲早亡,都是辗转于各个亲戚家居住,对家没有任何的概念。

原来他在部队的时候,也有过家的感觉,只是现在他已经永远的离开了那个大家庭,也不想再次回到那里,因为那里有他不愿想起的事和人。

方杨, 曹婉晴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白少女点评:

这是一部全新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都市逍遥狂兵》非常值得推荐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