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步步婚宠:季少追妻不要停
步步婚宠:季少追妻不要停

步步婚宠:季少追妻不要停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0:04:30

季城舒 冷念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步步婚宠:季少追妻不要停》:犀利的眼神睥睨了身后的男人一眼,季城舒起身,低声道:“我让你问过医生,她的情况如何?”见季城舒认真起来,上官霖也不再开玩笑,而是严肃起来。“没什么大碍,都是一些皮外伤。她的命还挺大的,出了这么大的车祸,居然毫发无损。”“嗯。”季城舒点头,凛冽的脸庞上蒙上一层冰霜。如果不是刚好路过看见这场车祸,他大概也见不到她。冷念,三个月前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
展开全部

惊天阴谋

“嗯——”

男人骨节分明的双手抚上她精致小巧的下巴,他低下头来,菲薄的双唇封住她的,毫不犹豫的开始攻城掠地。

冷念紧闭双眼,嘴角溢出一丝嘤咛。她柔弱无骨的双手攀上男人的胸膛,努力的迎合着男人的动作,颤抖的睫毛在此刻看来竟然是如此的动人。

“墨宁——嗯——”

“小姐,冷小姐?您怎么睡在这儿了?”

有人在推搡自己,冷念脑海里的东西突然消失不见,等她彻底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是在庭院里,而佣人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清凉的晨风吹来,吹乱她鬓角的长发,她抬手将长发捋向耳后,想起刚才的做的梦,脸颊微红。

“现在什么时间了?”

“是下午四点,您要去医院吗?”

佣人低头,恭敬的回道。

“嗯,我去叫上哥哥一起。”

冷念起身,因为肚子里有个孩子,所以她小心翼翼的起身,缓步朝楼上走去。

“对了小姐,李律师来了,在楼上和少爷说话呢。”

佣人小心的搀扶,冷念却皱了皱眉头。李律师来了?难道是爸爸他——

想到这儿,冷念抬脚,加快速度往楼上走去。到了冷傲门前,她叫佣人先下去,刚想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的对话。

“冷少,我今天去探过医生的口风,董事长他,怕是不行了。”

听到这里,冷念的心一紧,爸爸不行了?为什么没人告诉她?

“哦?”冷傲缓缓转过身来,一张俊朗的脸庞上此刻却露出一种得逞的笑容,“终于不行了,李峰,你知道这天我等了多久。”

“我明白冷少的意思,不过有些话,我还是希望冷少能够明白。您是董事长的私生子,按理说遗产的首要继承人应该是大小姐,所以——”

“哼,私生子?如果冷念死了,我是不是就是唯一的继承人了?”

“轰”的一声,如同五雷轰顶,冷念整个人石化在原地。她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她听到了什么。

冷傲,她最信任的哥哥,居然想要她死?

心脏突然收紧,冷念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迅速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想给沈墨宁打个电话。

沈墨宁是她的未婚夫,他们即将结婚。虽然这场婚姻是父亲安排的,但是她对他的印象也极好,所以并不排斥。

三个月前,他们在一次家庭酒会上不小心发生关系,她有了他的孩子。

柔弱无骨的右手覆在微微隆起的小肚上,冷念居然觉得十分紧张。

“喂?”

“墨宁,是你吗?我——”

“我现在很忙,待会儿找你。”

话还未说完,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冷念心生焦虑,想要重拨,身后的房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念念,你在干嘛呢?”

听见来人的声音,冷念的瞳孔猛然放大,她慌乱的将电话藏在身后,看向冷傲的神情也十分的不自然。

“哥,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我的乖妹妹在干什么。”冷傲笑着靠近冷念,他用极其温柔的目光看向冷念,一双宽厚的手掌落在冷念身上,说话的语气极好,“怎么样,最近孕吐严重吗?”

“还好,谢谢哥的关心。”

冷念低着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但是冷傲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她紧张到身躯都觉得僵硬。

“走吧,墨宁在楼下,准备接你去医院呢。”

话锋一转,冷念惊喜的抬头,“真的吗?墨宁在楼下?”

太好了,墨宁在楼下就好了,她要告诉墨宁,冷傲想要她死。

“你看你,听见他来了,比看见哥哥还要高兴。”

冷傲嗔怪她,冷念却只能敷衍的笑笑,“没有啦,我看见哥哥也很高兴,那我就先下去了。”

移动的车厢里,沈墨宁神情专注的开着车,坐在一旁的冷念不安的搅动着双手,她想开口,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墨宁,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

沈墨宁的语气里有些许的不耐烦,但是冷念却什么也没听出来,她焦急的说道:“我哥哥想置我于死地,他想要拿到冷氏的股份,想要爸爸所有的遗产。”

“刹——”

她的话音刚落,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沈墨宁显然是一脸惊诧的看向冷念。该死的,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你怎么知道?”

“我亲耳听到的,墨宁,你一定要帮我,我——啊——小心车——”

一辆车子迎面而来,直直的撞向沈墨宁的车。“砰”的一声,车身受到巨大的撞击,刺眼的灯光亮起。

冷念脸色惨白的抓住身上的安全带,她想提醒沈墨宁小心,但是迎面而来的车子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而是后退几步后继续猛然撞击她们的车身。

冷念迅速反应过来,这是冷傲安排的,他居然真的这么绝情。

沈墨宁用力握住方向盘,想要躲过直面而来的车子,但是车子的攻势太猛,他根本躲不掉。死死咬住牙根,车子很快失去控制。

这个冷傲可真狠毒,居然想连自己一起杀!

“墨宁!”

一声凄厉的尖叫,强劲的力道袭来,车子不受控制的撞上一旁的防护栏。一阵昏天黑地,沈墨宁彻底晕了过去。而冷念的头部也受到了重击,她逐渐失去所有意识。

再次醒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全身都痛,空气中满是消毒药水的味道。她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却看见一个男人背光而立。

她动了动干涩的嘴唇,想要开口说话。

“你是——谁——”

“醒了?”

站在窗边的男人虽然背着光,但是从冷念的角度看去,却能看见他刀锋般棱角分明的眉眼,他身形修长,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息。

冷念知道,这个男人她并不认识。

“我的孩子。”

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肚子里的孩子,冷念满脸惊恐,生怕孩子没了。

“放心,你的孩子还在。”

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响起,他终于转过身来,一张精致挺立的五官完完整整的展现在冷念眼前。

呼吸一窒,冷念看着眼前的男人,呆滞了半晌。

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人,她以为沈墨宁是她见过最好的男人,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好看的有些过分了。

他死了

对了,墨宁呢?沈墨宁在哪里?

“和我一起的那个人呢?他在哪里?”

“死了。”

菲薄的双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似乎那个人的生死与他无关,所以他显得十分冷漠。

但是这样的冷漠对她来说,却像是在用刀子狠狠的剜割着她的心。

“死了?你说他死了?”

她惊恐的看着他,原本有些血色的脸庞瞬间苍白如纸。她摇头,眼泪夺眶而出,“不,他怎么会死?我和孩子都没死,他怎么会死?该死的人应该是我才对,他怎么能死?”

她的身子因为伤心欲绝抽泣到不断抖动,她哭的动容,他站窗边的神情却冰冷到了极点。似乎不喜欢她为别的男人哭泣,所以他冷硬的转身,沉声道:“冷小姐,你的身体还没恢复,我劝你最好不要太过激动。”

她悲怆的躺在那里,眼角的泪水逐渐停止,泪水凝固在眼角。而她朦胧的双眼也逐渐失去焦点。

“他死了,是我害死了他,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死。”

她开始喃喃自语,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木偶,沈墨宁死了,她现在该怎么办?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哭着哭着就累了,她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季城舒看着在床上熟睡的女人,好看的眉头紧拧。他在床边坐下,伸手想去将她眼角的泪痕擦尽。

但是还未接触她干涸的泪水,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咳咳——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见季大少爷对哪个女人这么温柔。怎样,看上她了?”

上官霖修长的身子倚在门边,看着季城舒的眼神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闭上你的嘴。”

犀利的眼神睥睨了身后的男人一眼,季城舒起身,低声道:“我让你问过医生,她的情况如何?”

见季城舒认真起来,上官霖也不再开玩笑,而是严肃起来。

“没什么大碍,都是一些皮外伤。她的命还挺大的,出了这么大的车祸,居然毫发无损。”

“嗯。”

季城舒点头,凛冽的脸庞上蒙上一层冰霜。

如果不是刚好路过看见这场车祸,他大概也见不到她。冷念,三个月前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

对他来说,她给他的印象深刻。

“那个冷傲可真狠,这可是他的亲妹妹,他也下得去手。听说她爸爸也死了,这件事情估计她还不知道呢。”

上官霖“啧啧”叹息,现在的人太可怕,为了荣华富贵,可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冷氏的董事长死了,最大的继承人也消失了,冷傲应该很快便有所行动。”

“嗯,你猜对了。”上官霖走近季城舒,点头道:“我刚刚看的新闻,他已经在媒体上宣布了冷念的死亡。”

“那辆车,你处理干净了吗?”深沉的目光扫过上官霖俊朗的面容,季城舒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冰冷如铁。

“你交给我的事情,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上官霖抿唇,眉头微皱,“不过,沈墨宁的尸体我没有看见,我想他应该还没死。”

季城舒闷哼一声,看了看床上的女人后,他突然心生烦躁,准备出门。

“喂,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上官霖将他叫住,他很好奇啊,季城舒居然对一个怀孕的女人如此温柔,难道说,这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或许是我的。”

“噗!”差点没被自己呛死,上官霖不敢相信的看向季城舒,“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什么时候?”

“三个月前的事情了,是个意外。”季城舒转身,眯起眸子看向上官霖,眸底尽是威胁的气息。“我还没问你,三个月前冷氏举办聚会,你在哪,我被人下药,你都不知道?”

“难道,你们——”

上官霖瞪大了眼睛,却只能无奈摇摇头,“太戏剧化了。”

“她的肚子刚好三个月,不出意外就是我的。”

说到这儿的时候,季城舒冰冻般的脸色突然柔软下来,他低头看向床上的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等她醒过来,大概会有一场仗要打。”

“嗯,这倒是真的。”

上官霖点点头,跟着季城舒走出房间。

一觉醒来,已是黑夜。冷念睁开干涩的眼眸,双眸动了动,看向窗外。

窗外月色明亮,隐隐有水光波动,楼下大概有个泳池。微风拂过,窗边的树影摇动,在落地窗上投下阵阵剪影。

忍着身上的疼痛,冷念径自下了床。

她站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脑袋里一片空白,她很难受,很想哭,泪水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滑下脸庞。

她蹲坐在地上,双手抚上自己肚子,一想到沈墨宁,她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怎么会这样?明明昨天他们还在商量婚礼的事情,为什么今天他就不在了?为什么原本对她那么好的哥哥却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竟然狠心的想要她死。

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冷念低声抽泣,双手环住膝盖,整个人缩成一团。

她好冷,她也好累,她好想跟着沈墨宁一起,就这么去了。

“咚咚——”

昏暗的房间里,有人推门而入,一阵光亮偷跑进来。紧接着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冷小姐,您醒了吗?少爷让我来请您下去吃饭。”

头顶的水晶吊灯被人打开,整个房间陷入一片光亮之中,冷念抬起头,巴掌大小的脸庞上满是泪水。

“呀,冷小姐,您的身体还没好,怎么能光着脚坐在地上呢?”

佣人匆忙将冷念搀扶起来,顺手拿了件外套给她披上。

“冷小姐,我们家少爷在等您吃饭呢。”

说着,就想搀扶冷念下楼。冷念将眼角的泪水擦尽,一脸茫然的跟着佣人往楼下走。

她知道,佣人口中的少爷,应该就是今天早上她看见的那个男人。

他是谁?他们并不认识,为什么他会救她?

“现在感觉好些了没有?”

面前的男人不动声色的用着餐,说话的时候也并没有抬眼看冷念一眼。

对于眼前的美食,冷念食之无味。

“谢谢,已经好多了。”

回答的同时,她将手中的餐具放了下来。从开始到现在,她都没有吃下一口东西。心里像是有什么堵住了似的,她没有胃口。

似乎看见了她的动作,一双狭长的双眼扫视过来,深沉如海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剑眉紧拧,他沉声开口:“如果不吃饭,怎么会有力气报仇?”

小说《步步婚宠:季少追妻不要停》 第1章 惊天阴谋 试读结束。

小澎湃吖点评:

爱而不得是凄美,失而复得是完美。得而不爱是壮美,切记珍惜眼前人。珍爱上天给予的一切。感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