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万战宗师
万战宗师

万战宗师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0 14:31:10

席撒 陈妃在《万战宗师》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哼!”撒拉冷哼,继而冷笑,眼眸渐渐变的冷漠。一众强盗见她这种神情无不暗自担忧,却又都不敢劝。撒拉很强大,也很冷酷决绝。她是极为罕见拥有妖族最高深法术的修炼者,目前唯一能够完美将内力和魔法精神能量融合一体,自由转换的无上高明绝技,从来只有两妖族身份最高贵的人才能修习。大凡修习这种绝技的妖族都被人称呼为妖精族带刀祭司。他们可能是以武道为主修方向的战士,又同时能够使用各种让人无法确定属性的精妙高深法术;也可能主修炼高深法术同时又拥有战士般强韧的身体和反应。
展开全部

万战宗师:死性不改

转而又见她抬手招呼黑岳近前说话。“小岳,这回离开不知何时才再回来,可舍得你的小妮子相好?“白衣少年这才敢踏前半步,与他们并肩而立,俊美的脸上展开灿烂笑容,一副未失天真,毫无心机模样。”区区一个女子的私情哪里及得上跟大伙日久积累的感情,如有一分不舍得她,就有十分不舍得大伙。“

撒拉面露微笑,以示嘉许。一众盗匪无不喝彩叫好,黑叔满脸喜色,十分替他这番话自豪。席撒却觉有气,轻踢黑岳一脚,责备的瞪去一眼,只怀疑他有心相帮义母。

“小岳说的很好,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识得轻重,能分清那些该舍,那些不能舍。席撒,你呢?嗯?舍得若儿那小妮子么?“话锋一转,落他身上,虽似问话,眸子中却透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光。

白衣少年十分担忧的看着他,连使眼色,似在劝他小心说话。席撒却早下定决心,料定义母早有估计,说什么也难以躲避,只能硬起头皮。“我当然也舍不得义母和诸位兄弟。不过,正所谓男儿志在四方,此番随义母去黑骑王寨,尽管凭义母威风能得一世无忧。

但这么一来也就失却历练机会,不能长期行走于暴风雨中又如何能有大成就。再者跟若儿约定的时间已近,她如今想必已通过魏国学院考核,再不必怕分心影响学业不敢相见。倘若就这么往黑骑王寨就得拖后两个余月才能相见,所以……”

白衣少年只觉他无可救药,满脸无奈之态的叹气摇头。

“所以什么!”撒拉语气变的不善,透出压抑不住的愤怒,手里的钢鞭虚空挥甩一击,‘啪’的声响竟大如惊雷,只吓的周遭山林飞鸟惊起,走兽奔逃,一众强盗痛苦的抬手堵上耳朵,心里直在叫唤‘天啊,大姐又发作了’。

“所以要去见她?我跟你说的话都没放在心上吗?嗯?那丫头出身高贵,当初你救她回寨子我也不说什么,你喜欢她也可以。但你偏不听我话,不拿她当奴隶看待这也罢了!还色迷心窍答应完成她梦想,一意孤行的送她进魏国王家学院。

你以为她半年前跟你说什么要专心攻学避免分心的鬼话是真的?她不过是怕有人察觉你身份,更不希望你的存在影响她在魏国与众多王公贵族的交往。你怎么在这种事情上脑子就变的这么苯!当年就叫你别在外头单干买卖,你也不听,结果招惹了魏国二公主被追杀整整五年,最后只能诈死避祸。

不能对人类女人太好,鞭子加甜言蜜语控制在手中比什么都实际。现在就跟我走,只当从来没认识过那丫头骗子,安心在黑骑王寨当强盗联盟的少主,我绝不会生子,日后强盗联盟立国后你就是王位继承人。如果仍旧忘不了她,迟些寻个机会将她抓来当妾,多余事情做多又有何用!”

撒拉痛斥一番,旋又冷冷警告。“别跟我说你相信她不会这种话,否则一鞭子把你抽成两半!从今天开始再不准想她,想也不准提,明白了吗?”

“明白了。”撒拉脸色刚好看些,又听他道“明白归明白。但如不试,往后的生命中只会不停为今天的选择猜测,后悔,怀疑,那样的自己不是我所希望和需要,也不是义母所希望看到。义母虽出自关心,但我太年轻,许多事情没有经历体会过实在无法坚信。况且,我有我选择。”

“哼!”撒拉冷哼,继而冷笑,眼眸渐渐变的冷漠。一众强盗见她这种神情无不暗自担忧,却又都不敢劝。撒拉很强大,也很冷酷决绝。

她是极为罕见拥有妖族最高深法术的修炼者,目前唯一能够完美将内力和魔法精神能量融合一体,自由转换的无上高明绝技,从来只有两妖族身份最高贵的人才能修习。

大凡修习这种绝技的妖族都被人称呼为妖精族带刀祭司。他们可能是以武道为主修方向的战士,又同时能够使用各种让人无法确定属性的精妙高深法术;也可能主修炼高深法术同时又拥有战士般强韧的身体和反应。

众强盗尽管跟随撒拉多年,也没有人知道拥有这种绝技的她为何会当强盗。但所有强盗都知道她很强大,放眼强盗联盟的厉害角色都没有谁敢对其稍有冒犯,纵使不提强盗联盟盟主黑骑王对她苦苦追求多年的顾忌,若干年前撒拉领众纵横天下四处劫掠时,就从没遇到过敌手。

她发怒当然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席撒被收养至今,强盗们都记得遭受过的那些非人的,近似虐待般的惩罚。

比如四肢捆绑沉重的巨石,垂吊于足不沾地的崖外;比如绕武当山不停跑个几百千来圈;又比如在烈阳下赤身裸体不吃不喝的站上十天半个月任由风吹雨打烈日暴晒;又比如身无一物的被扔进极北大陆的魔化森林……还有诸多对最可恶仇敌才使用的可怕酷刑等等。

强盗们一直很佩服少寨主的坚韧,能在无数残虐惩罚中活到今天,仍旧活蹦乱跳,根本就是个奇迹。正当心之眼的强盗们暗自担忧猜测又是什么样的惩罚时,黑岳竟意外大胆的跪拜地上,一脸豁出去般的坚决神态,执言相劝。

“师傅,徒儿有话说。“便就地磕头一记,才继续劝阻。”少寨主与若姑娘相识七载,两情相悦,自幼便已有海誓山盟,不比寻常。少寨主那五年中不惜陷身危境,拼尽全力的在如今易之女王日夜不停追捕中买卖。用血换来的多少财物没舍得用自己身上丝毫,全给了若姑娘,可见他们之间感情何等深厚。

少寨主此举绝非重色,只是他向来志向高远,更不希望作为师傅义子一生无所作为的只能顶戴光环让人耻笑。本也只想见过若姑娘后将她接往黑骑王山寨安顿,仍旧独自外出历练。还请师傅念在少寨主与若姑娘的深情,容他们先得相见!“

席撒听他这番话,总觉有些不对劲,义气倒是尽到,怎就觉得这番话的效果只让人心惊肉跳,不得安慰呢?

“闭嘴!这种事情不需要也不允许任何人多嘴!“撒拉执鞭一指黑岳,怒喝斥责,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并显露出妖精族特有的吸收自然能量现象,覆上层暗红光亮。众人都知她已怒极,白衣少年也被惊的连连磕头告罪,头伏在地上再不敢抬起。

撒拉眼也不眨的凝视席撒,信步绕走,目光上下来回的将他从头到脚反复打量,口中的话说到后来时语气越来越平静,言语却越来越冷酷。

“很好,很好。你已经长大,我不希望再看到如孩子般卷缩在我怀里,痛苦的同时还需要我帮你舔抚伤口,你的童年早已经结束。既然已经长大,有自己的选择,就该独自去承受风雨无情的洗涤,生活冷酷的折磨。席撒,你听好,二十年内绝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杀无赦!”

“啊……”一干强盗无不惊叫出声,旋又在撒拉冰冷的注视中低垂下头,再不敢做声。

席撒脸色瞬间苍白,绝没有想到会是这番话。自幼孤儿的他曾险些被部落抓回去成为奴隶,若非撒拉收养教授本事,他绝没有今天。撒拉严厉,待他却很好,从不视他为培养出来的得力助手和工具,自来允许他有决定人生的权力,绝不会如许多人般,霸道的认为他的一切都是她给的,便需放弃一切惟命是从。

群盗无人敢劝,一旁默默听着,大多都希望头领能改变主意,又很清楚撒拉说出来话从没有改变的可能。

“义母,多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和教导!”席撒跪拜地上,狠狠磕下五个响头。他比别人更清楚撒拉的决定不容更改,也比别人更清楚此刻最应该说的是什么。

“席撒,我只说最后一次,二十年内不要出现我眼前,无论因为什么我都会杀了你!”撒拉一头散放光亮的长发恢复原状,似乎怒气已平,但众盗都知道,此事已成定局,便是黑骑王亲来说情,怕也不能改变。

磕罢头的席撒狠狠压下心中对离别的不舍,起誓。“我也只说一次,二十年内绝不会见你,即使你我之间有一人垂死也不例外!“

万战宗师:谁比谁决绝

“留下该留下的,带走该带走的。“

席撒一言不发的卸下甲兵,仅留下礼物性质从撒拉处得到的头带,旋又将坐骑血爪龙身上的护甲尽数卸落,最后取下弓箭,龙枪,刀剑,暗器。最后将一包让义母过目检阅后的衣裳塞进坐骑配备的行囊,自觉可以离开时,又被撒拉叫住。

“钱袋。“席撒愣了愣,颇不服气。“那些都是我在买卖后所分得!“

“心之眼的规矩由我定,不是由你。“当即,钱袋也被放落地上。撒拉这才满意的点头,目光又落在地上物品中的火之纹章,嘴角挂起抹古怪的冷笑。“火之纹章不属于心之眼所有,既然你自作主劫来就带上它走。“

席撒心下一惊,终究依言收起。这种纹章相传不止一枚,均为两妖族的神秘宝物,据说收集齐全后能获得惊天动地的可怕力量。任何人拥有哪怕一枚也能利用其施放法术,晨曦国公主所以能释放火焰球,全因如此。

晨曦国所以能得与魏国结为联姻,全因无意自森林妖精部落得到这枚纹章献上之故。所谓怀璧其罪,带它在身等若在身上贴张纸,写‘我有无上贵重之物,有本事就来杀人夺物吧’这种字样。

这趟买卖前,撒拉本有交代不动此物。席撒本想夺回按价分笔钱财,如今撒拉有意如此,便是明知不该,还是决意硬撑。于是再无二话,只抱拳冲强盗们一圈告辞,最后又朝正不舍注视自己的黑岳深深望眼,转身跃上血爪龙坐骑,头也不回的奔寨而出。

“大姐……“心之眼的二把手,被称呼为黑叔的健壮汉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阻。话未说罢,身上已被毒蛇般的铁鞭狠狠抽中,顿时铠甲迸裂,一道血肉翻飞的鞭痕赫然醒目的出现身上,其它本欲一齐站出来的群盗哪里还有人敢说话?

“我们母子之间的事情,谁也不准多嘴!“这工夫,席撒已经奔出山寨。心有不舍的强盗们无不眺望目送,直到他和坐骑的身影彻底消逝在视野尽头,才肯回头。

撒拉扫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挨受一鞭的二把手黑叔身上,淡淡道:“温室中的花朵能成什么气候!弟兄中你算最疼爱他的,难道希望他顶戴心之眼之名,永远在我们庇护中长大?希望他成为一个无力独自迎接暴风雨洗礼的废物?“

黑叔一喜,明白大姐并非恼少寨主如此。“大姐,可是那孩子从来不曾让大家失望,何必非要用这般方式……“撒拉抬手打断他话,冷冷扫视众人一眼,恨恨责骂。

“我早有严令,任何情况下都不许你们替他分担危险。结果你们还是偷偷在战斗中替他挡刀挡剑,每一次都让他以毫发无伤的完胜者姿态回来。让他以为自己真有多了不起了!这也叫从不让人失望?嗯?要不是你们这群蠢货多事,我们母子何必有今天的分离?都他妈的听清楚了!

今天开始席撒跟我们心之眼,甚至整个强盗联盟再没有任何关系,谁敢再说认识他这么一个人,又或给他什么帮助,我若不把他活活抽死就不叫撒拉!你们这群王八蛋乘还没挨抽之前都少他妈的废话,立即整备出发!“

群盗静默,哪还敢为此再提一个字,只能在心里祝福那可怜的少寨主别像一年前那样变成众矢之的,无立足之地。

……

离开心之眼的席撒尽管一身极品甲胄尽失,连把防身的武器都没有,但心里却十分高兴。片刻前的离愁早已消散,这不是他第一趟离开大家,撒拉不是个拖拖拉拉优柔寡断的人,席撒也不是。

该分别时就分别,哪怕何时再相见?

有主断的人往往不易因旁人意见改变决定,故而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武断。席撒虽然敬佩义母,但也许是本不喜欢王族,又或天生不愿旁人安排未来一切,早在半年前撒拉点头同意黑骑王的求婚开始,就琢磨着日后如何才能‘离家出走’。

那次是黑骑王对撒拉发起的第九十九次求婚。他对黑骑王这个义父并不如何认同,总觉得他也就武功和身份能勉强配上撒拉。对于他的个性实在不敢恭维,想到要跟这样一个人生活,往后的日子又全得听义母做主,甚至连婚事都早有安排,他当然不能忍受。

想到从此能得自由二十年,高兴之余却发觉坐下血爪龙频频回头张望,充满不舍。

“修罗啊修罗,别再想山寨里那头战死都有三年的母龙了啊!往后一定替你找头更漂亮强壮不那么容易被打死的当伴侣,有空也会带你回来看看它的墓碑,这总行了吧?“

席撒的白鳞龙坐骑名为修罗,舌呈紫红色泽。在血爪龙中虽非最高贵的极品,但撒拉当初看此龙天生斗志高昂,智慧又高,认为极具成长性,评价为一头不可多得的坐骑战斗龙,便送给他。

龙的自然寿命长达数百,甚至过千者也有。修罗自幼随席撒左右,早已心有灵犀,此刻显出听懂说话的模样,朝山寨方向最后一次深深投望,再不回头的载他奔离武当山。

夕阳西下时分,大地终于又熬过一天的炙烤,但干燥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降温过程中透出的腥味土气,让人难受的想跳进水里痛快洗澡。人如此,龙也如此。席撒的坐骑修罗早已喘着粗气,四面搜寻河流湖泊的痕迹。

背上的席撒只道晦气,大半天功夫连个鬼影都没有见到,本以为魏国必有军队搜捕心之眼踪迹以替联姻国晨曦报仇雪恨,也不知是没碰上,还是魏国也知道心之眼即将洗手不干,不想在这关头招惹无谓麻烦。

龙骑兵自有这番威震力,放眼天下,纯粹的战斗龙骑兵团怎么数也不过二十余支,其中一半不是战斗龙素质不高,就是训练不得法,又或骑兵素质太差。真正战斗力惊人的龙骑兵团只有八支,其名无一不威震天下。

心之眼与黑骑王两支若干年来一直雄踞榜首,强如魏国,在过去连番吃亏后,再也不敢招惹。更何况心之眼除却优秀的地龙坐骑本身外,还有一群为数四百余的一流高手,又有青磷飞龙坐骑十四数,更有威震天下的烈凤王。这种战斗力虽不足以颠覆魏国根基,但若一心报复破坏抢掠,便是魏国也绝难消受。

从多年前起,魏国与强盗联盟早有不成文的默契规则,某些不触犯界限的事情便睁只眼闭只眼,强盗联盟也自懂得把握分寸尺度,每年更以别的名义对诸多大国予以财物上的捐赠,便似缴纳税收一般。

此后一直相安无事,这回心之眼所以去触虎须,只因为强盗联盟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越具威名的强盗团在洗手退出时,越需要做一票符合身价的买卖。但干完这一票后,再不能以任何名义复出重操旧业。

席撒在心之眼长大,性情本就叛逆。若就那么随撒拉去了黑骑王寨,虽说日后衣食无忧,行处跪者如林,呼声如潮,但总觉成了废人,更不甘心年纪轻轻就得退出江湖,这也是早有离家打算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今终于离开,身无一物。本想在获得自由后的把第一笔买卖做的漂亮,结果找寻一天鬼影不见,自然倍感烦闷。

饿着的肚子需要填充空虚,辛苦背负他顶着烈日暴晒一天的伙伴更需要补充体力。龙的食量异常巨大,一天的饮食耗费可抵寻常人一月,最近的武当镇内没有钱可买不到吃的。

在那抢掠绝使不得,来往绿林中人太多,那类城镇都有道义上的规矩,谁也不能动,否则必成公敌。

席撒眼看伙伴修罗因饥渴越发显得疲倦,愧疚之余也不好意思再骑它,正待跃地步行,林道尽头缓缓现出一龙一人的身影。顿时精神大振,心意相通的修罗也一改疲惫之态,抖擞精神只等命令,为饱腹之餐大干一场。

小说《万战宗师》 第4章 死性不改 试读结束。

一只陶宁呀点评:

作者写的《万战宗师》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席撒 陈妃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