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经房略地
经房略地

经房略地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24 14:08:46

《经房略地》以陈立 郑文远为中心,主要讲述了:在场的人除了周斌和赵阳,都是人精,当高卫国、钱万里见到陈立波澜不惊的样子,暗自猜测他的背景不会简单。高卫国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完毕,跟张浩然客气了几句,也退出了病房。这会儿,张浩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留在现场等候警察过来处理后续事情的司机刘胜强打来的。警察已经到了现场,经过简单盘查,发现劫车犯本就是在警局已经挂了号的通缉犯,竟然还敢在大学门口作案,只是很不巧刚下手想劫车,就被陈立发现端倪,非但没有得逞,还被义愤填膺的众人打断了胳膊、腿。
展开全部

经房略地第3章试读

“钱总?”

看到神色看似关切,眼角却敛着笑意的中年胖子,张浩然也是一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锦苑国际的董事长钱万里,但随即明白过来,钱万里今天应该是一直都跟他后面,只是他心里想着别的事情,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一辆奔驰轿车一直跟着。

“张秘书长,救人要紧!”钱万里看了眼张浩然收起了笑容,脸上急迫跟关切的说道。

虽然早有驾照在手,但这些年张浩然也很少有开车的机会,加上他初到商都市任职,对道路也不熟悉,虽然不喜欢钱万里极有心机的跟在他的后面,但这时候还是先将陈立送到医院要紧。

张浩然没有多说什么,吩咐了司机小刘几句,就抱着陈立,钻进钱万里的车里,让钱万里的司机,直接去商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群殴仍在继续,余惊未散的少妇抱紧了大哭不止的孩子哄弄安抚着,也寻找关键时出手拦住劫车犯的年轻人,就看见胳膊上血迹淋漓的陈立,被一个人抱上了一辆奔驰车急速离去,隐约听到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话语……

钱万里的奔驰车里,浓重的血腥味让张浩然很是不安,陈立却是淡定如常。

因为钱万里在,张浩然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陈立自己三个月前就随罗荣民调回到了商都,目前就在市政府工作,中午还打算到学校去找陈立,不曾想刚到校门口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陈立自小就在复杂的家庭环境里成长,对当今的官场及社会的种种认识,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他瞥了一眼在副驾驶上正襟危坐、不时流露出关切的胖子,以及从张浩然对这胖子的疏淡态度,多多少少能明白这胖子正急于讨好罗荣民身边的红人张浩然。

罗荣民这次再调回到商都市,怎么也应该是升职了吧?

岔到别的事情,胳膊倒不显得那么痛了,陈立心知张浩然看上去也就是正处级,但在罗荣民身边工作,又深得罗荣民的信任,那就意味着他在商都市的权力场上,从此拥有了一席之地。

张浩然调到商都市工作,陈立也很意外,他原本还想着在大学校园里悠然自在享受最后的两年美好时光,再考虑其他的事情,但如果罗荣民还是一个感恩图报的人,还记着姥爷当年对他的恩情,眼下未尝不是他的机会。

眼前这胖子,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要求到张浩然头上,又或者是盯住张浩然身后的罗荣民?

陈立从后视镜里能看到副驾驶那胖子眼里的迫切,但他也不会急着追问张浩然工作调动的事情,岔开话题聊些别的。

钱万里在副驾驶位上心中早已波涛翻涌,他是商都市地产企业锦苑国际的老总,在商都市也算是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跟亿万富翁,但他手中的银杏花苑一期项目,销售业绩惨淡,而银行贷款即将到期,一旦资金链断裂,整个锦苑国际就会被拖入绝境。

真正让他忧虑的不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还是政府那边的动向。

钱万里能在商都市的地产行业混出一些名目,身后也是有靠山的,但他的靠山三个月前就突然从金水区区长的位子调离,直接导致锦苑国际失去最重要的支撑。

原本不是问题的银行贷款,眼看就要成为卡在锦苑国际脖子上的夺命索,偏偏新项目的销售又极其惨淡,资金回笼极其不畅。

当年从国企辞职毅然投身商界的钱万里,自然不愿束手待毙。

他知道要怎么摆脱眼下的困境,只要能在商都市再找一个更强硬的靠山。

金水区这边,因为之前靠山的关系,钱万里也得罪了不少人,只能将视野放到更高一层的市里寻找建立新关系的机会。

罗荣民这几年主要在外省工作,与本地官场牵扯甚少,刚回到商都市,就有让商都市焕然一新的架势;而作为新调任过来的常务副市长,大家都传言罗荣民很可能直接会在换届时执掌市政府。

钱万里是想在市里建立新的关系,以摆脱当前的困局,但他同时也希望新的关系,能将锦苑国际的发展拉上一个新的平台,因而刚到商都市工作、看上去都还没有站稳脚的罗荣民,就成了钱万里的首选目标。

钱万里不觉得他这时候就有资格能直接搭上市委常委、正地市级的罗荣民,这段时间来,他借着锦苑国际参与商东新区新规划方案征集的机会,千方百计的想着与罗荣民的身边人、同时调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张浩然建立关系;只是张浩然对钱万里的热忱,一直都很疏淡。

今天得知张浩然陪同几个投资商到商东进行实地考察,钱万里就带着司机守在考察团的必经路线,寻找接近张浩然的机会。

到了中午,发现张浩然没有和考察团共进午餐,钱万里也是坐车跟在后面,想着多了解张浩然一些情况,更方便下手,然后就也在中原大学门口目睹了今天的劫车案。

钱万里不知道张浩然和陈立具体是什么关系,但张浩然所表现出的关切跟焦急却是实实在在的,再看陈立的相貌、谈吐,加上事情发生在中原大学的校门口,钱万里猜测陈立倘若不是张浩然家的亲戚,也极可能是哪个领导家的孩子。

所谓“往来有鸿儒、谈笑无白丁”,钱万里从陈立与张浩然的谈话里,也能听出这年轻人的家世不凡,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放弃眼下亲近张浩然的机会。

在钱万里的催促下,司机完全放开了手脚,路遇红灯挡路一律直闯不停。

同样是火急火燎,钱万里希望的是用自己办事的效率和速度表明态度,从而搏得张浩然的好感。

张浩然的火急火燎,还是担心陈立会出现什么意外。

他有过类似的经历,当年的车祸,要不是陈立的父亲果断帮忙垫付医疗费,又亲自帮他动手术,他的一条腿可能就废了,哪里会有今天的成就?

若是陈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事情,张浩然都没有脸再回青泉去面对陈立的父亲了。

张浩然比受伤的陈立还要紧张,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兜里拿出手机,顾不得手上的血迹弄脏了白衬衣,直接找出电话簿打了出去:“喂,廖局长,对,我是张浩然,这边有个朋友受了点伤。恩,是的,我们正在赶往第一人民医院,算是车祸吧,有点严重,受伤的是胳膊,这个事情还请你帮忙联系啊……好,好,有劳廖局长了。”

要说世上最不愁没生意上门的那就属医院了,不分淡旺季,谁都离不了。

此时张浩然带着陈立要赶去的商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是中原省最顶级的几家三甲医院之一。

这种地方平常人想要看个专家号难如登天,住院排队等床位更是常态。

张浩然这时候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正值中午,要是找不到坐诊的专家,自己就算亮出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头衔,也使不出力。

为了确保陈立能得到最好的治疗,与地方上关系还比较疏淡的张浩然,只能直接打电话找到了市卫生局局长头上。

廖嘉良这时候刚刚坐上了饭局,突然接到张浩然的电话顿时有些愣神。

新上任的常务副市长罗荣民就分管商都市的卫生系统,廖嘉良想要向罗荣民汇报工作,都得通过张浩然联系,但他此前和张浩然的熟悉也仅于工作上,还没有深交的机会。

廖嘉良第一反应,就是要秘书亲自跑一趟,联系第一人民医院的值班领导提前准备一下急救措施,但秘书前脚刚走,廖嘉良想到下一届政府班子换届选举的传言,还是有些坐不住,中午饭也不吃了,直接后脚就跟了出去,往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经房略地第4章试读

商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急诊楼前早已准备就绪的医生护士摆足了架势,院长出国考察,今日本该值班的行政书记家中有事,便着落了副书记高卫国替他值班,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事儿。

高卫国紧赶着来到了现场,已是有些站不住了,一个劲儿给躬立在旁边的急诊室主任打着眼色,这样的场面急诊室主任也只是满头生汗的悄悄点着头,时不时的望向身后整装齐备的医护人员。

从接到廖局长身边秘书电话开始,高卫国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急诊室这边做好接诊准备;虽然在市卫生医疗系统,高卫国也享受副处级待偶,但就是多了个“副”字,官低一级只能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他就得亲自出面走一趟。

张浩然虽然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却也不是普通的角色,更关键他们并不知道是谁受了伤。

他赶到急诊楼前,刚好遇见廖局长的秘书急匆匆赶来,这会儿见廖局长都亲自到了,心里更是忐忑,心想莫非是市里的谁受了伤?

不多时,一辆黑色奔驰急速驶到了急诊楼前。

看到张浩然先从车里下来,心领神会的急救医生马上冲到了前面,第一时间查看了陈立的伤势,并且简单询问了受伤时的情况,几个身强力壮的护工直接把陈立抬上了移动病床。

见陈立被推进了急诊室,张浩然悬了一路的心算是落下了一半。

没想到廖嘉良也在,张浩然直接迎了上去:“大中午的,还劳烦廖局长亲自跑一趟,实在是太不好意思。”

“张秘书长您客气了,抓好卫生工作,是我份内的事。”廖嘉良混迹官场多年,这里面的门道也玩的娴熟,与张浩然客套的说话,也不问受伤的青年与张浩然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让高卫国赶紧按排医护人员给治疗。

陈立几乎是被“绑架”着送到急诊室病床上,只能听天由命的任由一群白大褂摆弄了起来。虽然双氧水冲洗伤口的感觉并不好受,可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是太勇敢,而是不敢皱……

刚才一个小护士在擦拭伤口血迹时,不小心触到了他被刀划开的伤口,陈立忍不出抽了一口气,小护士立刻被人叫了出去,换上了个满脸严肃、有经验的中年护士,再看周围一圈医护人员如临大敌的样子,陈立心知他们是误会自己的身份了。

擦拭血迹的消毒棉球每一次从陈立胳膊上划过,中年护士都要抬头看一眼陈立,哪怕是一个微小的颤动,都会让她立刻停下手中的清理工作,赶忙询问着陈立的感受。

因为家里的关系,小时候陈立没少在医院厮混,清理外伤的场面也见的多了,老爸带学生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干外科的一定要心狠手辣。”

这话乍听起来有些渗人,可细想一下也确实如此,外科接诊的病患受的都是外伤,血里呼啦的场面每天都要见,那样的场面放在常人眼里,就算没疼自己身上,也感同身受了,可大夫不行。若是过度关注病人的感受,势必要拖慢工作效率,把精力都放在病患身上,那处理一个简单外伤,所耗费的精力基本不亚于一场小型的外科手术。

可今天这样的场面连混迹医院多年的陈立也是第一次遇见……

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了血迹,中年护士的脸色也已经白了一片,连腿都站麻木了。

因为是被刀子划伤的,所以创面细长,裂开的口子虽然已经基本止住了出血,可还被汽车带着拖了一下,所以简单缠了几层纱布之后,陈立就又被架上了病床。

原以为是要去拍X光,可直接就被送进了CT室,陈立也是很无奈,在熙熙攘攘中被架上了CT机,他都觉得困乏,就索性闭目养神由他们去折腾。

这时候,一墙之隔的影像监控室内里,气氛才稍稍松缓一些。

“他胳膊上被划了一刀,又被车窗卡了胳膊,后来车子还撞上了花坛。医生你确定真的没事儿吗?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诊断结果出来后,张浩然还是有些担忧的问了一连串问题。

若是放在普通病患家属的身上,或许这种质疑诊断结果的话刚出口,早已招来了大夫的白眼,可此时急诊室主任也只能略显委屈的再次解释了起来:

“除了刀伤外,手臂和腿都是软组织挫伤,伴着肌肉拉伤,骨头没有大碍,卧床休养一下就能痊愈的……”

确认陈立受的只是些皮外伤,张浩然也是长吁了口气。

因为赶着查看有没有骨伤,陈立被划开的刀口只是做了初步的止血和清创,这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CT室,还要给陈立做进一步的包扎。

重新坐回到包扎室外的候诊椅上,张浩然忙乎了半天,整个人都有些脱力的感觉;跟着跑前跑后的钱万里,这时候将司机招呼过来,吩咐了几句,司机就一路小跑的窜了出去。

又万分小心翼翼的折腾了小半个小时,陈立总算是走出急诊室。

看到他安然无恙,张浩然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陈立,感觉怎样?”

陈立看到现场有许多人,这时候周斌跟赵阳都从学校赶了过来,还有卫生局局长和医院的副书记高卫国,更有那一群跟了一路的医务人员,这排场,着实有些大了。

张浩然动用了这么大的能量,陈立不想表现得过于轻松,那样会让张浩然显得太小题大作了,眉宇皱起来,说道:“胳膊还是疼的厉害,抬起来都有点困难。”

“恩,去病房歇着吧,这几天哪儿也别去,就先在医院养着。”

张浩然话刚一出口,旁边的高卫国立刻就站了出来说道:

“我已经让将人病房准备好了,先在医院观察几天。我们这里的医疗条件在省里都是顶尖的,也有省里最著名的骨外科专家,张秘书长尽管放心。”接着又在前面引路,领着大家往住院部走去。

急诊室主任说陈立伤势无碍,眼下他本人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儿,张浩然就不想再劳烦廖嘉良再跟着到处走动。

该做的事做了,该给面子也给了,再留下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廖嘉良也就不客气什么,带着秘书先告辞,蜂拥了一路的医务人员此时也就散去,只留下与陈立相熟的人,跟着高卫国往医院深处的僻静之地行去;钱万里颇有些尴尬的紧紧跟上了众人的脚步。

高卫国在前面带领下,穿过一大片环境清幽的花园草坪,走到一座覆满了爬山虎的三层小楼前才停下脚步,葱郁的叶片随着清风“沙沙”作响,不经意看过去只当是这花园的一部分。

小楼门外上了三层步梯台阶,就是典型九十年代风格的木框玻璃推拉门,虽然风格过了时,可擦得一尘不染的玻璃与闪着亮光的门漆却也看得出有人时常打理。

迎面锦绣山河的屏风后就是楼梯,高卫国却转身进了走廊,走廊中水磨石的地板干净润洁,没了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反而是两米置一花架,盛开的鲜花散着淡淡花香。

原以为是要被安排住在一楼,却被带着直接来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竟藏着架电梯,看着众人惊奇的眼神,高卫国脸上也稍稍露出了几分自得:“设施还算完备。”

给陈立安排的病房在三楼,进门就是诺大的会客室,低调奢华的真皮沙发,排列在大理石茶几的两侧,往里是一个古朴厚重的办公桌,甚至后面还竖着一个宽大的实木书柜。

办公桌的一边是一个木门,里面才是病房。说是病房,和酒店套房一个样,席梦思大床,沙发茶桌,小型办公桌一应俱全,还有跑步机和几个健身器材。

身处其中周斌和赵阳脚步都带出了些僵硬,一路走来这座小楼随处都带着时代感,可谁能想到房间里会是五星级酒店套房的效果。

看的周斌和赵阳他们还不知道张浩然的背景,看病房里如此奢华,都忍不住咋舌。

陈立却很淡然,毕竟姥爷退休后也享受高级干部的待遇,这点世面还是见识过的,心知这一切都是卫生局局长廖嘉良的面子,说到底还是张浩然的面子,他走到里间的病房躺下,让护士给他扎上点滴消炎。

在场的人除了周斌和赵阳,都是人精,当高卫国、钱万里见到陈立波澜不惊的样子,暗自猜测他的背景不会简单。

高卫国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完毕,跟张浩然客气了几句,也退出了病房。

这会儿,张浩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留在现场等候警察过来处理后续事情的司机刘胜强打来的。

警察已经到了现场,经过简单盘查,发现劫车犯本就是在警局已经挂了号的通缉犯,竟然还敢在大学门口作案,只是很不巧刚下手想劫车,就被陈立发现端倪,非但没有得逞,还被义愤填膺的众人打断了胳膊、腿。

周斌下手还是狠了些,两下就敲断了人贩子的胳膊腿,如果再来两下,恐怕半条命就要折在这里。

刘胜强看得出副秘书长张浩然之前就认识陈立,而且还对陈立极为关切,而周斌、赵阳又是陈立的同学,心想着他们未必就需要见义勇气的虚名,担心留下姓名、联系方式等线索,等劫车犯出狱后,有可能会找上门来报复。

再说了,周斌在劫车犯失去反抗力时下手还有那么几下特别狠,这时候劫车犯伤情还没有鉴定出来,为避免后续还可能会有不必要的纠缠,刘胜强就觉得没必要跟警察提及陈立、周斌,就说都是见义勇为的群众,大多数人已经散掉了,只留下几个人证协助立案就可以了。

刘胜强打电话过来,就是征询张浩然的意见。

张浩然自然知道陈立无论是从商从政,都有老爷子替他铺路,才不需要这种后续可能会有麻烦的虚名,心想刘胜强不跟警方提陈立的名字也好,省得一群人跑到医院来做笔录,打扰到陈立休养。

刘胜强在电话又提醒张浩然,下午4点还有场关于商东新区开发的会议,罗副市长还等着听他的汇报。

“好,我知道了,你先协助警方处理好案件,我过会儿自己打车回市里。”说完,张浩然就挂了电话。

陈立知道张浩然刚调来工作,没那么清闲,说道,“浩然哥,我这边现在也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回去工作吧。”

张浩然抬手看看表,现在快三点,很多事情耽误不得,说道:“下午有个会议,必须得参加,你现在这儿躺着,晚上有时间我就再过来,你也别乱跑。”

出了病房的张浩然,轻轻地将门带上,发现钱万里带着他的司机还坐在会客厅里的沙发上,陈立的两个同学也在,正谨慎地看着自己。

钱万里赶紧起身,说道:“张秘书长,吃点东西吧,这会儿肯定饿了。”

看着大理石茶几上放着许多快餐盒,张浩然心想这钱万里心思也够细的,他这么一通闹腾,午饭是错过了,但现在也顾不上吃了,摆摆手,带着笑意说道:“饭就顾不上吃了,我还有事,得马上回市政府,今天也是太麻烦钱总你了……”

张浩然的意思很明显,现在没事儿了,你钱总的好意我自会记在心里,我有事儿要走,今天没时间跟你详谈,你是不是也该走了?

钱万里哪能听不出张浩然话里的意思,但他也并不打算顺着张浩然的意思往下说,笑道:

“这样吧,张秘书长,您先去忙,这里先交给我看着,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市里,免得耽搁了你的正事。”

张浩然心里也有所触动,心想钱万里即便这时候遇到些困难,也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照理来说也算是功成名就,这时候三番五次的贴上去,换作一般人还真未必有这样的耐心。

张浩然心思稍微转了一下,说道:“也好,那就有劳老钱总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

钱万里将张浩然送出病房,要司机一定将张浩然送到市里。

陈立, 郑文远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威威mio点评:

的文笔写作凤格,我都挺喜欢的,让人一看就喜欢。总体来说《经房略地》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