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柔骨战魂
柔骨战魂

柔骨战魂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1-14 16:08:19

《柔骨战魂》主要说的是林小军 苏小曼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可是,几乎同时,他又看到了一个东西!界碑!是的,这是一个印刻着五星,标著者‘华夏’两个字的界碑。做为边陲省份的14集团军战士,从入伍第一天都学过疆界这个词的含义,毋庸置疑的说,石碑后面那就是外国,任何军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跨越那个石碑,跨越的后果很严重,搞不好会引起国家之间的外交纠纷,更有甚者,会引发两个之间的战争。这也就是为什么边疆附近会有各种武装势力和毒贩的缘故,因为一旦有了危险,他们只需要跳过国界,就能获得绝对的安全。
展开全部

柔骨战魂:第7章

天色完全黑了,在这样的黑夜,女军医也无法给林小军留下什么有用的提示,这加大了林小军追踪的难度,有时候他不得不走一些绕路。

有时候他也会莫名奇妙的跑到毒贩的前面,但不管怎么说,大方向林小军知道,这些人要返回缅北,这就让林小军能一直追踪下去。

他们一路打打停停,分分合合,追了好几个小时,一路上,林小军又击毙的对方几人,这段时间里,那个黑衣人没有任何动作,林小军想,刚才自己打中黑衣人的那一枪肯定让他丧失的射击的能力。

可以说,林小军给对方带来的极大的心理压力,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大头兵,就打的他们如此狼狈,这个大头兵比起他们过去遇到的所有华夏士兵都可怕。

甚至,那个黑衣人已经百分之百的肯定,他们遇到的是一个华夏特种兵。

假如他们知道自己遇到的不过是一个刚下连队一两个月的列兵,那他们会做何感想?

深林光线很差,微弱的月光很难穿透浓密的枝叶。

正在林小军跟丢了毒贩,彷徨不定的时候,不远处出现了一点亮光,似乎有人拿着手电筒路过,

林小军心头大喜,这个时候能在深林行走,绝对是毒贩,看来自己又跑到了他们的前面,林小军赶忙伏在地上,准备打个伏击。

刚趴下,却又不见了亮光,也没有一点点的脚步声,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怎么能这样?人呢?

林小军正疑惑着,身后却响起了呼呼的喘息声,林小军心头大震,抱着枪一个翻滚,转过身来,啊!一种刺骨的寒冷侵袭到胸口,因为他看到了一匹腾空扑下的恶狼,那饿狼口中腥臭的气息喷到了他的脸上。

来不及任何多余的动作了,林小军把头一缩,一把搂住了饿狼的脖子,用自己的头顶在了饿狼的下巴上,人和狼在地上翻滚着。

寂静的山野只能听到人和狼呼呼的喘息声。

这绝对是一匹饥饿已久的老狼,那漆黑的眸子里闪射出阴冷犀利的死亡之光,像萤火虫般的绿光闪烁着凶恶的光芒。那低沉的吼声中透露出无法抗拒的威严,它吐出那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那尖利的獠牙在黑夜中白森森的骇魂夺魄,足以刺破猎物,撕碎猎物,造成巨大的伤害。

森林中,它就是王者!它就是死神!

它努力的想要摆脱顶在自己嘴下的头,想要一口咬住猎物的脖子,对于猎杀,它太有经验了,任何动物,只要让自己咬住他的脖子,就能置他于死地。

可是它绝没有想到,林小军和它有着同样的想法,瞅着一个机会,林小军一口咬在了狼的脖子上,一刹那,滚热的狼穴流进了林小军的口里,饥寒交迫的林小军,感觉周身有一股热流涌过。瞬间,四肢充满了力量。他继续撕咬着饿狼,大口的吞咽着熱呼呼的狼血。

“妈的,老子还没吃夜宵呢,正好拿你充饥!”林小军一面愤怒的想着,一面撕咬。

那只狼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可是它一点办法都没有,到后来,林小军实在是喝饱了,不想再喝了,才松开了口,而狼却慢慢的发不出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林小军借此机会抓住狼的一条腿,用尽全力向旁边的大树上甩去。这一下重击力量很大,使狼惨叫一声,脑浆崩了一地。

站起来喘几口粗气,擦擦嘴上的狼血,林小军又继续爬山了。

在这片充满死寂的丛林里,林小军更为小心,他知道,在某个角落里杀机正蠢蠢欲动,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一颗子弹便会穿过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打开地狱的大门。

一路走来,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被荆棘刺开的伤口,腿上不断的滴血。

好久都没有看到毒贩的踪迹,彼此也没有再发生枪战,林小军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难道自己选择的路线不对?

可是从月亮的位置来看,自己是在往缅北的方向在追啊!

他心里七上八下的,爬上了一座山峰,一下睁大了眼睛,他几乎难以置信的看到了山坡下有一堆隐隐约约的篝火,他还看到了篝火边被绑在一棵大树上的女军医。

林小军眼中杀意顿生,给老子来圈套?你们太小看我了,就算是刀山火海,老子也要创一创。

可是,几乎同时,他又看到了一个东西!

界碑!是的,这是一个印刻着五星,标著者‘华夏’两个字的界碑。

做为边陲省份的14集团军战士,从入伍第一天都学过疆界这个词的含义,毋庸置疑的说,石碑后面那就是外国,任何军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跨越那个石碑,跨越的后果很严重,搞不好会引起国家之间的外交纠纷,更有甚者,会引发两个之间的战争。

这也就是为什么边疆附近会有各种武装势力和毒贩的缘故,因为一旦有了危险,他们只需要跳过国界,就能获得绝对的安全。

林小军看着界碑呆了几秒,牙一错,管它娘的什么界碑,老子说过,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救出女军医,给芋头他们报仇,至于以后会不会受处分,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他提着枪,跨越了界碑,动作敏捷的往山下移动。

黑衣人刚哥真的是疲惫不堪,奄奄一息了,从早上到现在,十多个小时他是没吃没喝,一路逃亡,肩头还中了一弹,他也没时间好好的处理,血水浸透了他大半个身子,伤痛和饥饿让他再也无法坚持,但总算到了和另外一队毒贩会和的地点,而且已经走出了华夏的地界,他长出一口气,坐在了地上。

他也懂得华夏军人的纪律,知道他们再凶悍,也绝不会跨越国界。

他的嘴里这会咬着一截树枝,一个属下正拿着一个烧的通红的匕首,按在他的伤口上,帮他临时止血。

‘刺啦啦’的一股青烟,夹杂着浓浓的焦臭味都冒了出来。

黑衣人大叫一声,疼的用头把身后的树干撞的咚咚响,好一会,他才恢复平静。

“水,给弄点水。”

“大哥,我们好久都没水喝了,那个大头兵追的我们好惨。”

“哎,总算把他甩掉了,有3个小时没见到他踪迹了。”黑衣人虚弱的说。

“是啊,是啊,不过刚哥,这样点上篝火该不会把那个大头兵招来吧?”那个属下问。

“不点上篝火,那队和我们会和的人也找不到我们,放心啊,华夏嘛!嘿嘿,是一个崇尚忍让的,喜欢和谐的国家,他们的军人是不敢跨越国界的。”

“大哥,就怕万一……”

这个属下的话还没有说完,‘砰’的一声枪响,他就被爆头了。

离他们只有十几米的地方,林小军举着枪,从树后走了出来。

“你说的不错,我们是喜欢忍让,但忍让不代表软弱,胆敢犯我河山者,杀无赦!胆敢伤我战友者,杀无赦!”

而另一个毒贩被林小军的突然出现吓破了胆,他领略过林小军的枪法,已经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绝望。

他不想留在这里了,扭身就想往森林立钻。

‘咻!’一粒子弹准确的命中了他的后脑,他连叫都没有叫一声,一头扎在了草丛中。

篝火把林小军的脸映照的格外冷酷,他缓缓的放下了枪,从腰间摸出了步兵匕首,冷冷的看着黑衣人,显然,黑衣人已经不能再射击了,几个小时前,林小军那一枪打碎了他的右肩骨,他右手根本抬不起来。

“跪下!”林小军大喝一声。

黑衣人刚哥用桀骜不驯的阴冷的看着林小军,动都不动。

“跪下,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大兵,你最好不要杀我,这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黑衣人冷色的说。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想吓唬老子,你以为你是谁?老子不仅要杀你,还要你死的很难看!”

“何必呢,大兵,听说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吗?我们天天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不也是为了这些吗。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

林小军摇摇头,眼中充满了悲愤和肃杀:“当你对着我的战友开枪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没有你存活的可能了,钱帮不了你。”

林小军走上前去,抓住了他的头发。

黑衣人的伤势很重,又被追了十多个小时,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但他依然冷静地说:“等等,等等,我这有一百万美金,还有好多根金条!都给你,都给你。”

林小军露出了一抹狂戾的狞笑:“弄死你之后,我自己会拿!”

一刀刺进了黑衣人的刚刚止血的肩头,血水顺着刀上的血槽流了出来。

“你知道吗?被你狙杀的那个战士是我在部队唯一的,最好的哥们!”

‘噗!’又是一刀,这次是刺进了黑衣人的脊椎,这个位置是人体神经最多的部位,刺疼的感觉也最为强烈。

黑衣人忍不住惨叫了一身。

林小军拔出刀来,手腕一抖,血光一闪,割掉了他的一支耳朵。

“你真不该杀了芋头,他今年就要退伍,他说他在陕北的老家还有一个没过门的婆姨在等他,两人定亲了,但连觉都没睡过。”

“唰”,又是一刀。

“他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妹子要他照顾,他每月的津贴都舍不得化,都寄回了老家,你不该杀他,真的不该……”

林小军哭了,一面哭,他手里的刀一面飞舞,又割掉了黑衣人的另一只耳朵和鼻子,但刀子没有停顿,继续的飞舞,继续的刺杀……

柔骨战魂:第8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小军手里的刀已经找不到可以刺下的位置了,黑衣人完全变成了一团血肉,他的血也喷洒的到处都是,林小军自己也感到全身虚脱,没有了力气,这时候,林小军的耳边似乎传来了一些声音,他晕晕噩噩的扭过头去。

是那个被绑在大树上的女军医在说话,起初他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还在神游中。

后来渐渐地,他听清了她的话。

“嗨嗨,他已经死了,你可以住手了……”

林小军愣愣的看着她,懵然中,也停止了无谓的刺杀。

做为人的感觉也逐渐地回到了他的身上,这时候,他有些惊讶,篝火映照中,他看清了这个给他备过皮的女军医。

林小军差点忍不住惊叫一声,天,给自己刮毛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女孩,她是那样的年轻,应该只比林小军大上一点点,她还很美丽,美的让人窒息,美的让人心跳,大而明亮的双眸,如编贝般的牙齿,再配上小巧而挺拔的鼻子,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风采!

恬静中带着无限的温柔,妩媚里多了份感人的清纯。

在她的肩头,还扛着一毛二的肩章。

“你,你没事吧……”她说。

“首长,我没……没事,没事,我没事。”他有点结结巴巴的说。他的确有点不知所措。

“你刚才的样子好可怕,不过这会看起来好多了,你能解开我的绳索吗?”

“啊,是是,对不起,对不起!”他脚步踉跄的跑过去,用刀割开了绳索。

“啊,你,你是那个磨档的新兵小同志,天啊,是你一路追杀着这十多个毒贩?”她感到绝对的震惊,以她对部队的了解,追杀这样一伙凶悍的毒贩,至少也应该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特种兵。

“额,求你了首长,不要提磨档的事情好吗,我本来都忘记疼痛了,你一说,又疼起来了。”

女军医被林小军的话逗笑了。

“好好,我不说了,谢谢你救了我。”

“为人民服务!”

“嘻嘻,给我也喊口号啊。”

女军医好奇的看着有些囧态的林小军,此刻的他根本就不像那个让人恐惧的枪手,他有着华夏男人标准的伟岸和帅气,短短的黑发只一眼就让人产生了黑玉的错觉,在那双冷峻的双目中,透着一股子张扬与霸气,但羞涩起来,又让人感到他依旧有着憨厚和诚实。

她一时也有点呆了,她无法准确的来判定眼前的这个男孩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性格,她看不透他,或许这样的神秘更让她心动。

有那么一会,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这个女军医最先反应过来:“对了,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我听他们谈话,还有一队毒贩会在这里和他们会和的。”

“啊!还有一队?靠,那赶快走,对了,你体力没问题吧。”

‘我能坚持。’

“那就好,快撤。”

说着话,林小军就过去用枪拨弄几下那堆篝火,希望他们能熄灭,可是远处传来了几声喊话:“刚哥,是你们吗?”

林小军一看,黑漆漆的树林中,正有一堆人往这面走来。

“我了个去,这么多啊,快跑啊。”

林小军一把拉住了女军医的手,就往山上跑,跑了两步,他想到了刚才黑衣人说还有很多钱,他又停下了脚步,反身回去抓住了黑衣人身边的那个背包。

“嗨,你在干什么?快跑啊?”

“跑跑,这就跑。”

他带着她从新往山上跑了。

一面跑,女军医一面问:“你是去拿钱了?”

“是啊,你没听那家伙说,有一百万美金呢,那能买多少袋方便面啊。”

“用一百万美元买方便面,真亏你想的出来。”

“咻咻咻!”

“哒哒哒!”

身后传来了密集的枪声,林小军他们身边的树木,树叶被打得簌簌颤抖。

他们只能玩命的往前跑,不去管身后的子弹,还好是夜间,对方的射击并不准确,但他们却跟在后面追过来了。

“跑,跑,快点!”

这样跑了一个小时的样子,他们爬上了山峰,回到了界碑跟前,可是身后那一伙毒贩并没有停止追击的样子,枪声还在响着,喊声依然不断。

看的出来,女军医有些脱力了,也难怪,一个女孩,在这山上折腾了十多个小时,没吃没喝的,肯定撑不住。

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小同志,要不你先跑,我给你掩护。”

林小军二话不说,一下将女军医扛起来,疯狂的又开始下山了。

“哒哒哒……哒哒哒……”

身后的枪声响个不停,林小军在扛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将全身所有的潜能充分发挥出来,如一直猛兽般朝前玩命冲刺,同时,他还要充分利用身边的树木,石块,土堆等等不停的做出各种战术规避动作,他可不想在大仇得报,救回美女的这个时候被流弹打死,那他娘的才叫冤枉。

林小军玩命般向疾奔。

有人说: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

那么人急了又会怎样呢?

人是最高级的生命体,人若是在应急状态激发出来的那种潜能更加壮观和不可思议。

但就算是这样,人体的潜能也有极限,跑着,跑着,林小军的步伐就慢了下来,每跑一步,都感觉是那样的沉重。

“小同志,你放我下来,你背着我跑不掉,我会拖累你。”女军医说。

“跑不掉也不能扔下你。”

“你给我一杆枪,我可以帮你掩护,你快离开这里。”

“扯,我能丢下你?那我还是人吗?从知道你被他们抓住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天涯海角也要追过去把你救回来了。”

“你……为什么救我?”

再跑半个小时,就觉得后面追击的毒贩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

后面的毒贩似乎也是决心要抓住他们,这次他们的损失惨重,唯一能做的就是血腥报复。

这样的状况女军医自然也看的很清楚,她觉得这样根本逃不掉。

“小同志,我命令你,放我下来。”

“你给老子闭嘴,我不归你管,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到一块,丢下你自己逃跑,我还是带把的男人吗?”

“可是这会搭上你的命……”她的口气柔软了许多。

“有钱难买我愿意,你管的……管的着吗?”林小军气喘吁吁的说。

他真的有些跑不动了,此刻唯一让他继续坚持的那就是一种意念,一种绝不放弃,绝不抛弃的意念。

女军医眼中充满了感动的泪水。

林小军努力的跑着,看不到有多少子弹从他们身边飞过,也听不到多少子弹飞行的呼啸,他唯一能够看到身边的树枝和茅草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击打得叶飞茎折,林小军才不管这些呢,只要子弹打不到他们身上,打不断他的腿,他就不会停下脚步。

战争本来也就是如此的残酷,灼热的子弹绝对可以做到夺命无情。

但是,战争也还存在有趣的一面,一个人越是怕死,那么他的死伤的概率会更大,反而是那些迎着枪林弹雨的人,有时候却往往能绝地逢生,毫发无损。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命运之神在起作用吧。

就像此刻,奔跑中的林小军一抬头,看到了山崖上有一个洞口。

他停住了脚步,放下了肩上的女军医:“首长,上面有个洞。”

女军医随着林小军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真有一个不大的洞口。

“行,你看看。”

林小军顺着藤条三两下就攀爬了上去,一看,洞里黑漆漆的,应该不小:“快把藤条绑在身上,我拉你上来。”

女军医被拉上来了,他们把垂落在地面的藤条都收回了洞里,在洞口又拉过一些茅草,简单的伪装了一下,应该能暂时安全了。

两个人靠着洞壁上,大口的喘气。

等呼吸稍微匀称了些,林小军觉得胳膊上有些火辣辣的痛,歪着头看了看,胳膊上那个伤口崩裂了,粘糊糊的血流了很多。

“你,中枪了。”

“没事,擦破了一点皮,这不算什么,我脑袋还中了一枪呢,狗日的黑衣人枪法真准,我被他打中了两次。”

女军医赶忙抱着林小军的头检查,可不是嘛,在林小军的头顶,茂密的头发中间紧贴头皮的位置出现了一道手指粗细的沟,现在没流血,可看上去血迹斑斑。

女军医倒吸了一口气:“天啊,真够玄的,再往下一点你的脑袋就被爆了。”

话音刚落,洞口外面就是一道刺眼的闪光,随即就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还有密集的枪声,子弹在洞外咻咻的飞着,石壁上迸射出串串火星。

林小军把枪提起来,打开了保险,伏在了洞口,正要还击,却看到下面有一群的人一面奔跑,一面在胡乱的放枪。

靠,他们并没有发现自己,那不管他们,老子真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他悄无声息的伏在洞口,静静的观察着外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山洞外面的毒贩就跑着离开了,枪声也逐渐地停止下来。

一但枪声停下来,夜幕浓重的山野变得异常寂静而落寞。

侧耳倾听,鸣叫的虫鸟声在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尽的空气中传播着一种与战争的火药味截然不同的安详,好美的夜色啊!

林小军, 苏小曼完本试读结束。

庚子小娘子点评:

很好看的一本历史军事小说,很温馨很搞笑 赞赞的,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