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

作者:

状态:断更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5:12:56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太过激烈,裁判无法将两个女人分开,一番撕打,安晓兔的右脸肿的老高。由于身体原因,她力气耗尽,那妞论体力、年龄、身高都占优势。噗!安晓兔被突如其来一拳打掉两颗牙,直接撞向擂台柱子上。由于力道被打的太猛,又被网弹了回去。刚转身,又被打一拳。唔啊啊啊!“上啊,给我起来打啊!”“小白兔,干掉那骚货。敢叫老子输,小心老子找机会强了你!”“哎,我以为有多厉害,还特妈冠军。我呸!”
展开全部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第2章试读

安晓兔脸色刷的变的苍白,杏眼圆睁,“还要三十万啊?”

南宫绝严肃的点点头,“晓兔,这笔钱我带你出,我不许你再作贱自己。”

“不,这钱我来想办法。”安晓兔说完走进病房,看着命悬一线的弟弟,她激起一抹绝然灿烈的笑。

小夕,你放心,姐姐一定会救你!

她不顾南宫绝的叫唤,跑出医院。

该不该再找楚墨羽?

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帮她!

该不该把事实真相告诉他?!

或许他会原谅她,然后帮她度过难关。

不!她不能这么自私,所剩的日子不多,她情愿他恨她,也不愿意他以后独自这么难过!

安晓兔停下脚步,她蓦然发现自己身处一幢别墅前,这正是她亲生父母的家。

这时,一辆凯迪拉克停下,一个穿着名牌的中年男人下车,在看到小兔后眼神暗了暗。

这个男人正是晓兔的父亲。

“你怎么来了?”男人声音低沉,明显不悦。

“爸,我想问你借点钱。是借,不是给。”晓兔生怕父亲生气,特意说清楚。

安德青沉默了几秒开口,“给那小孩换肾?”

“小夕换肾的钱我已经有着落了,但后期需要大量医药费,爸,我希望你能街我三十万,等我工作,会尽快赚给你的,好吗?”

面对双胞女儿晓兔的恳求,安德青一口回绝,“又不是你的亲弟弟,只是你养父母的小孩,有必要为个没有血缘的小孩到处借吗?”

“爸,他们虽然是不是我的亲生父母,但毕竟是把我养大的。小夕我一直把他当亲弟弟看的。爸,我求你了,你就借给我吧。我一定还你!”

安晓兔焦急的拉住安德青,“爸,我求你了。”

“公司生意不好,没赚钱,还亏,哪来的钱给你?”安德青黑着脸说完推开她。

这时,安尘欣走下车,一身名牌,大包小包,显然才血拼回来。

同样的姐妹,妹妹从小养尊处优,被亲生父母宠爱。

姐姐从小就被送去养父母家,从没得到过亲生父母一点爱,被送走的原因都无权得知。

“爸,你能给妹妹买这么多东西,给她穿一身名牌,这出门也有上十万,你就不能先借我给弟弟看病吗?那是一条年轻的生命啊。爸,我真的求求你。”

安晓兔流泪跪地苦苦哀求,安德青被她拽着衣脚,“爸,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你就帮一次,就当是对养父母把我养大的回报好不好?”

安德青想甩开她的手,安晓兔死死的拽住,父亲的帮助是她现在唯一的一根救命草!

“我从没把你当女儿,我说的很清楚了。”安德青说完掏出一只皮夹,把里面一叠钞票狠狠扔在地上。。

“拿着这些钱给我离开。”安德青说完走进别墅,头也不回一下。

安晓兔眼泪在眼框中打转,为什么她的父亲会无情到这种地步,她也是他的女儿啊!

看着散落一地的钱,她的心在滴血,比打在她脸上还难受。

安尘欣走到她面前,把地上的钱都拾起来塞她手里,“姐姐,你拿着,爸就那样。即使全家人都不认你,但我认你。”

安尘欣从包里取出一张卡,“姐,这上面还有三万。你先拿着,是我的零花钱。先应个急。”

“不,我不能要,这是爸给你的零用钱……”

她把钱推给安尘欣,“他的钱我也不要。根本不够的,我再想想办法吧。”

安晓兔转身就要走被她拉住,“姐,爸就那样,你别往心里去啊。我听楚哥哥说,他给了你一张拳击擂台的参与票,你可以试试啊。”

看着眼前这个接触不多的妹妹,安晓兔的心里暖暖的,她绝然灿烈的笑了。

“他回国你也知道吗?”安晓兔笑着问。

安尘欣点点人头,“你和楚哥哥分手不过半年,他又回国找你了,他说昨晚是和你在一起的。姐姐,希望你和他早点合好哦。”

看着妹妹握住自己的手,安晓兔动容的流下眼泪,“恩。我先走了。”

晓兔走后,安尘欣脸上的笑容一下消失,冷冷的盯着晓兔的身影,直到她上了公交。

——

两天后,安晓兔无奈之下,她出现在赢帝拳击赛场后台。

看看手表,距离比赛还有十分钟。

她吃下药,缓了一会。

平稳心绪,安晓兔吐出一口气,认真的看着镜子。

“安晓兔,你可以的!加油!”她戴好拳击手套,两掌对击了一下给自己加油。

晚上七点,擂台赛正式开启。

安晓兔被一群美男簇拥着走上擂台,她紧张的看向对面的敌手。

身高一米七五,足足高出她半个头,身材魁梧,满身肌肉的洋妞正鄙夷的看着她。

成分太高,那眼神根本没把她放眼里!

安晓兔心里划过不安,这场比赛根本没得打,但她必须要赢!

她眼尖的发现楚墨严正坐在人群涌动的最后一排高椅上冷冷的盯着她。

墨羽?

他也来了?是来看她的笑话吗?!

安晓兔本就紧张,一见他心脏莫名开始砰砰跳。

台下喧哗声一片,广播里开始简单介绍拳击手。

“大家好,今晚坐在我右边这位是具有‘东方小白兔’之称的美女安晓兔!曾早大学时期荣获全省拳击冠军荣誉。”

裁判举起安晓兔手的下一秒,全场喧嚣起来。

吼吼吼——

嗷嗷嗷——

台下一片口哨声,此起彼伏。

安晓兔围着台内举手转了一圈,眼角不时暗瞥楚墨严,他一脸波澜不惊,像王者般倨傲的盯着她。

全场哗然,台下很多人都看好安晓兔,都押她能赢这场擂台赛。

巨大的压迫感袭来,安晓兔一再平稳心绪,但心还是不听使唤的乱跳。

铛——

铃声一响,那洋妞站起来走向中央,一副迫不及待要把安晓兔打倒的架势。

“开始。”

裁判刚退一边,洋妞对安晓兔就是一拳,她受力倒地,顿时右脸一片青紫。

全场倒抽一口凉气。

“我还以为这妞多厉害呢,刚开始就被打了。”

“是啊,完了完了,我押的要赔了。”

台下议论纷纷,四周男人,有的朝安晓兔吹口勺哨,有的叫她赶紧起来反击,有的说风凉话。

只有楚墨严坐在最后一排,始终沉默。

“sit up!”洋妞挑衅安小兔,大叫一声,用手指勾她起来。

安晓兔咬牙,猛的一骨碌爬起来,对着洋妞就是一拳。

因为身体不好,这一拳力气不大,打在洋妞的脸上不痛不痒。

“打她,干她!把这骚货干倒啊!”

“上啊!把她大胸打平!打死这骚女郎!”

台下男人朝安晓兔叫嚣,说着下流话。

洋妞怒喊了句shit,冲上去对着安晓兔的鼻子就是一拳。

血瞬间喷涌,她捂鼻倒在一侧台柱上。

抬眼,楚墨严好整以暇的睨视她,一脸看耍猴的眼神。

羞辱感上涌,这才意识到,他不是帮,知道她需要钱,故意羞辱她。

因为知道她一定会来参加这场擂台赛!

他就是要看到她痛苦不堪的表情,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下场!

愤怒上涌,不知道安晓兔是和自己过不去还是恨自己没用。

“哪怕今天死在这个台上,我都要赢!”

安晓兔咬牙,冲上去就和对方扭打成一团。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第3章试读

太过激烈,裁判无法将两个女人分开,一番撕打,安晓兔的右脸肿的老高。

由于身体原因,她力气耗尽,那妞论体力、年龄、身高都占优势。

噗!

安晓兔被突如其来一拳打掉两颗牙,直接撞向擂台柱子上。

由于力道被打的太猛,又被网弹了回去。

刚转身,又被打一拳。

唔啊啊啊!

“上啊,给我起来打啊!”

“小白兔,干掉那骚货。敢叫老子输,小心老子找机会强了你!”

“哎,我以为有多厉害,还特妈冠军。我呸!”

“打她打她!”

不同的男人朝安晓兔声撕力竭的狂喊狂叫,人声鼎沸。

场内气氛这时已经达到高潮,一片嘈杂,叫嚣声不断。

安晓兔睡在地上迷蒙的睁开眼,她身上脸上全是伤,成了血人,不忍直视!

她试图从数不清的男人中找到那抹身影,但肿起的眼睁不开,视线越来越模糊。

裁判看安晓兔半天不起,开始倒计时。

“一。”

我不能输!

“二。”

我要站起来!

“三。”

她终于艰难的爬起来,喉咙忽然涌上一股腥甜。

鲜血噗的喷了那洋女人一脸。

洋妞暴怒,对着安晓兔的肚子就是一击。

这一拳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安晓兔在倒地的一瞬,用仅剩的力气朝那妞的眼睛给予最后一击。

那妞猝不及防,被打成了熊猫,后退几步,眦牙咧嘴,疼的直甩头。

安晓兔捂着肚子爬起来,满嘴血,朝那女人笑了,“我一定要赢你!这钱,我拿定了!”

她的笑彻底触怒女人,女人怒吼朝她挥来,晓兔闪过数下,还是被打到。

血顺着额头滴落,她被打的已经头晕目眩,摇摇欲坠。

安晓兔力气耗尽,只能看着对方给予最后一击。

她闭眼绝望等待重伤或死亡……

但预期的疼痛并没出现?

安晓兔睁眼,头顶赫然一只手稳稳的抓住那洋妞的手腕。

那女人虽不服气,但不敢还手。

居然是楚墨严?

当然,她看成了楚墨羽!

他不是坐在后面吗?怎么会在擂台上?

楚墨严的气场太大,一出现利马引起全场骚动。

台下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楚墨严和安晓兔的关系。

“够了。”

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暴风雨前的压抑,裁判吓的赶紧点头,铛的一声,结束了这场比赛。

当裁判宣布获胜方是那个女人时,安晓兔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

输掉比赛她保住残命,可三十万就此落空。

没有了钱,她拿什么给小夕交费?

“不,没有停,就算我死在这里,我也要拿到钱!”安晓兔对于楚墨严的阻止并不领情。安晓兔揪住裁判的衣领,“我还没有被打趴下,你还没喊到三,比赛就不能停止!”

裁判为难的看向楚墨严,见他不说话,会意后赶紧解释,“你、你输了。”

安晓兔气的说不出话,楚墨严的脸阴的可以滴出水来。

这个女人就这么爱钱?为了钱命都可以不要?!

“已经结束了!”楚墨严甩开她对裁判的钳制,把她推到边上。

安晓兔咬牙,“请你不要管我!”

“你就这么喜欢钱?”

楚墨严想到她是为了钱卖初夜,为了钱和他弟分手,面容变的狠戾。

“是!我需要钱,正好三十万!”她昂脸掘强回应,一脸坚定。

“是你要我来打这擂台赛的,不是吗?我还没被击垮,胜负还没结束!”她冲他大声嚷嚷。

楚墨严一把捏住她下巴,“好,我给你机会,只要你脱。我就送你三十万!”

……

安晓兔整个如遭电击,她以为自己听错。

全场人倒抽一口凉气。

局面急转直下,转变太快,快到楚墨严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会提这这样荒唐的要求。

“你叫我脱衣服?”她结巴起来。

楚墨严扬唇冷笑,“是。”

只要看她备受屈辱的模样,他就爽。

安晓兔摇摇欲坠,脑袋一片空白。

全场沸腾起来,楚墨严是G城的首富,在商业场上的名望早盖过他的金钱,

显然,他说的话比金子还贵!

此刻,场内的男人荷尔蒙开始飞扬,都起哄起来,

“脱啊,楚少都叫你脱了,不用再被打就能拿到钱,还考虑什么!”

“看比赛不如脱衣来的精彩,快脱啊,只要脱了我们也送钱给你。”其中一个男人看楚墨严这么对待安晓兔,不由的大胆跟着闹起来。

“是啊是啊,脱啊!送钱也算我一个。”一个满脸肥油的男人朝台上扔出几张红票子,龌龊的笑起来。

帝王拳击场内的治安这会有点控制不了局面了,喧哗声淹没了安晓兔的声音。

楚墨严抬手,全场瞬间一片寂静。

“都叫你脱,脱了三十万我给你。”楚墨严冷冷的盯着她,她觉得他的报复才刚刚开始。

安晓兔吐掉一口脏血,“你是特意来羞辱我的!”

“你这么喜欢钱,怎么?这会又不想要了?和钱过不去了?”楚墨严眼带挑衅,锐眼如鹰的扬唇笑了。

……

姐姐,等我好了,我还下你喜欢的雪菜面给你吃噢。

想到弟弟小夕的话,她咬牙下定决心。

“你就这么喜欢我当众脱给男人看?好!我脱!”安晓兔把手套卸下来,开始解上衣扣子。

她的干脆,是楚墨严没有料到的!

那洋妞在楚墨严身侧媚眼如丝的甜笑,想引他注意,抱他大腿,但分明没入他的法眼。

看着眼前女人正一颗一颗解开上衣扣子,楚墨严的脸越来越黑,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

你就这么贱吗?没钱就不能活吗?!

楚墨严紧握拳头,看着她胸口渐渐露出的春光脸色越来越冷。

“滚!”他朝身旁大着勾上他肩的洋妞暴怒出声。

那女人吓的脸色苍白,屁滚尿流逃也似的退到一边。

“够了!”

就在安晓兔衣服彻底解开时,被他制止。

一声暴吼,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出。

安晓兔看着她,掘强的不让眼泪流出,对他绝然灿烈笑了。

“怎么?这不是你想看到的吗?”

楚墨严虚眯着眼危险的看着她,不说话。

刚转身,他的膀子被轻轻拉住,接着伸出一只小巧的手心,“楚少,您的钱还没给我。”

云淡风轻几字,若不是碍于人多,楚墨严恨不得上前掐死她。

这时——

“姐,你怎么能这么做?”安尘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擂台下,冲安晓兔怒喊,满眼愤怒。

安晓兔没料到她妹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一脸生气,不明所以。

场内被安尘欣这声叫嚷一下安静下来。

她走安晓兔跟前上去给了她一巴掌,“姐姐就算你是想从那些人手里买回视频,也不用这样以这样方式拿钱啊!你怎么能这样龌龊?”

“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视频?!”

她一头雾水,搞不明白安尘欣前后态度怎么会变这么多。

安尘欣甩出一个监控器扔在地上,“姐,这是你和其他男人苟合时被拍的视频,我帮你买回来了。本来我不想告诉爸,但你到底是来打擂台赛的还是来表演脱衣服的?姐,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自己,对得起楚哥哥?”

小说《故用情深,引我入局》 第2章 你就这么喜欢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蝶mm丶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总裁豪门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