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绝世妖妃醉倾城
绝世妖妃醉倾城

绝世妖妃醉倾城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0:50:23

《绝世妖妃醉倾城》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鄢月斜睨了他一眼:“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银面男低声笑着:“好吧。那我问你,你真情愿嫁给那个傻子?”鄢月沉下脸:“这关你什么事?”“我好奇。以你这么聪慧的人,怎么会甘心嫁给一个傻子?”“谁说傻子就不好了?这世上我若一定要嫁,那就嫁他。至少,我会过得开心。”“你……认真的?”银面男眼神复杂的看着鄢月,“若你是迫于皇家严威而不得不答应,那我可以带你走。”
展开全部

绝世妖妃醉倾城第10章试读

这天夜里,鄢月正睡着,突然感觉有人站在床边。她心下一惊,伸手就抽出枕边的短刀。

“别动手,是我。”一低沉的声音传来。

鄢月一愣,眯着双眼仔细看去,原来是之前闯入她房间的那个银面男人。当即自嘲:这月府的守卫还真成了摆设,任由他来去自如。

“你的警觉性还真高,我这才进来没多久啊。”

鄢月坐起身:“你来干什么?”

“找你聊聊。”银面男说着,扬了扬刚在书架里找到的那张三皇子画像,“你怎么能把人画得这么像?跟谁学的?”

“我为何要告诉你?”鄢月挑眉,“你都不以真面目示人,凭什么来问我这个?”

银面男呵呵一笑:“现在不是时候,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的。”

“那你叫什么,是什么人?难道这也不是时候让我知道?”

“聪明。”银面男打了个响指,将画像放回书架。鄢月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你这丫头,会功夫,会碳画,还会即兴歌舞,到底跟谁学的?怎么以前一点都没显露过?”

鄢月斜睨了他一眼:“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

银面男低声笑着:“好吧。那我问你,你真情愿嫁给那个傻子?”

鄢月沉下脸:“这关你什么事?”

“我好奇。以你这么聪慧的人,怎么会甘心嫁给一个傻子?”

“谁说傻子就不好了?这世上我若一定要嫁,那就嫁他。至少,我会过得开心。”

“你……认真的?”银面男眼神复杂的看着鄢月,“若你是迫于皇家严威而不得不答应,那我可以带你走。”

“啊?”鄢月诧异万分,“带我走?”

“是啊,这样你就不必委屈的嫁给那个傻子了。”

鄢月给了他一个冷眼:“张口傻子闭口傻子,傻子怎么了?我就情愿嫁给他,不用你多管闲事!”

“你……”银面男瞪着鄢月,许久收回目光,轻笑一声,“好吧,没事了,我走了。你自己多加小心,似乎……有人在监视你。”

鄢月一愣,转念之际,人已离开……

翌日,有丫环前来传话,说月夫人想见见鄢月。

这月夫人一直卧病在床,自鄢月进入月府,都一直未见过,如今听说是身子好了些。

“小舞,苦了你了。”月夫人半躺在床上,消瘦蜡黄的脸上,带着一丝疼惜,“本来我和老爷是想让你做五皇子妃的,可没想到……”

鄢月心下一暖:“母亲,如今这结果,我并无任何不满,只要日子过得开心就好。”

“唉,苦命的小舞。”月夫人拍了拍鄢月的手,眼眶逐渐湿润,“你自小就没了娘,我心疼你,想养在身边,可终究因为这病,而不能照拂好你。老爷也疼你,本来想给你一个好的归宿,可现在……”

“我没关系的,母亲,最重要的是你要养好身子。医仙这段时间不是在府上吗,让他多来瞧瞧。”

“我这还有什么好瞧的,倒是你,我放心不下。”

鄢月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听到一丫环来传话,说是抓到了当初害月舞的凶手。鄢月一愣,匆匆辞别了月夫人,赶去大厅。

此时,厅中已然站满了人,几位主子都到了。鄢月一眼便见一三十来岁的男人跪在地上,而二姨娘则一脸惊讶。

“爹,就是这个男人吗?”

“嗯,说起来,这还是二姨娘的远亲呢。”月霄说着,眼神凌厉的看向二姨娘。

二姨娘神色一变,指着那男人道:“老爷,他是我远亲不错,可、可他伤害四小姐绝对与我无关啊。”

月霄不为所动,冷冷道:“有人见他拿着一个上好的玉镯去当铺,途中不小心说漏了嘴,说是因为他替你办了件事,所以才得了那镯子。”

“不,我没有,我没给过他任何东西!”二姨娘矢口否认。

那男人听罢,猛然抬起头:“二姨娘,你这么能这么说,明明是你要我办的事,事后还给了我一个玉镯,说是奖赏给我的,怎么能说没有呢?”

“你……你胡说!”二姨娘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揪着那男人的领子,“是谁,是谁要你来陷害我的?”

那男人从怀里拿出一通体碧绿的镯子:“这明明是你给我的啊,什么陷害?”

二姨娘一见那镯子,顿时瞪大双眼:“这……怎么会在你手里?你什么时候偷去的?”

“二姨娘,没想到你有胆吩咐我去做,却没胆承认啊?没事我去偷你镯子干嘛?这是你赏给我的啊。”

“不……不是。”二姨娘拼命摇头。月茹和月晴杵在一旁,不敢支声。月齐扁扁嘴,噙着眼泪怕怕的缩到了月茹怀里。

鄢月瞥了眼月画,见其一脸平静,全当看戏。

“那当初,是你将我掳走,毁容丢河里的吗?”鄢月紧盯着那人,问。

那人点头,爬到鄢月脚边不停地给她叩头:“是,是小的做的,四小姐,是小的一时糊涂,见钱眼开,听从了二姨娘的吩咐,差点害死你。小的对不起四小姐,还请四小姐看在小的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饶了小的死罪吧。”

鄢月定定的望着他,幽幽开口:“既然如此,你且告诉我,当初,你用刀子在我左脸上划了几下,在右脸上划了几下?”

说完,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月画,却见她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当即心下冷哼。而秦泰亦是愣了愣。

“这……”那人犹豫着,“当时小的心里也害怕,实在、实在不记得划了多少下。对不起,四小姐,小的、小的糊涂,做下这等恶事。”

“那你用刀划了我额头吗?”鄢月继续问。众人皆一副不解的神情:事到如今,还问得这么仔细做什么?

“这,小的不、不记得了,当时、当时真的害怕,只胡乱划了几下,没注意划到哪里了。”

鄢月勾唇:“你是不记得,还是……根本就不知道?”声音,骤然转冷。

月霄讶然:“舞儿,你的意思是,不是他做的?”

鄢月点头。秦泰挑眉,眼眸含笑。

二姨娘双眼一亮:“老爷,四小姐都说了,不是他,那、那更不会跟我有关系了。”

月霄不耐的看了二姨娘一眼:“若不是他,也不能认定,就与你无关。”

“我……”二姨娘咬了咬唇,又瞪向那人,“你说你,不是你做的,你承认个什么劲?还拉上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做的,是我做的,四小姐,真是我做的!”那人似乎急了。

鄢月冷笑:“一般凶手被抓,首先就是极力否认吧。还有,既然我都说了不是你,可你看起来……怎么一点都不惊喜,反而让人感觉,很想担下这笔罪呢?”

“我……证据确凿,我否认不了。”

“是吗?若说你不记得在我脸上划了多少下,可你总该记得用什么凶器划的吧?”

那人诧异不已,脱口而出:“不是刀子吗?”

话音一落,鄢月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而月画,袖下之手开始颤抖。

秦泰轻咳一声,说:“不好意思啊,当初我救下月舞小姐时,她的伤口看起来,应该是被尖锐的石头划伤的,而不是刀子。”

此话一出,众人反应各异。鄢月上前,一把揪着那人的衣领,冷喝:“说,是谁让你来顶罪的!”

“我、我……”没等那人说出口,只听闷哼一声,那人后背被一道有毒暗器击中,当场吐血而亡。

鄢月猛地抬头,只见一道倩影闪过。秦泰飞身跃出大厅,紧追而去。

鄢月脸色阴沉,看了眼月画,目光落在那枚暗器上,拿出手绢将其收起。

“爹,看来府里怕是混进了刺客,您让人好好查一查所有家仆,说不清来路的,一律赶出府。”

正好,借机除掉监视她的人。至于那几个混进来的天玄宫人,也可以趁机离开。否则,呆久了,恐怕会暴露身份。反正她已知是谁害的月舞,只要顺着她那条线去查就可以了。

片刻后,秦泰回来了:“是新来的丫环绿桃,大姨娘院里的。如今已服毒自尽。”

“没问出什么?”

秦泰摇头,脸色严肃。鄢月冲月霄一点头,拉着秦泰离去。

“定与月画有关,荷清那边可有消息过来?”

“嗯,当初买歌的,是一名年轻女子,但不是月大小姐或者她的侍女,那首歌,荷清卖了一千两。”

鄢月挑眉:这个时空的一两银子,差不多相当于现代的400块钱,一千两也就是40万。呵,还真是下血本了。

“一千两,不是个小数目。大姨娘的娘家并不富庶,而府中掌管银钱的为二姨娘,大姐自己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银子。看来,果真有人在帮她。”

“那会是谁?那绿桃的功夫可不低。”

鄢月拿出那枚有毒暗器,若有所思:“大姐的价值,就是五皇子妃,莫非,是皇族中人?对了,荷清那边有没有查到这段时间大姐是否与可疑的人接触过?”

“查到了,这也是我刚想说的,就是绿桃。”

鄢月眯了眯眼,将那暗器递给秦泰:“你帮我带给荷清,让她去查一查这个。”

“哦。等会儿,我怎么好像成了你跑腿儿的?”秦泰瞪着眼,似才反应过来。

鄢月勾唇一笑:“以后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尽管说。”

秦泰顿时眉开眼笑:“好。”

绝世妖妃醉倾城第11章试读

深夜。寂静的房间,两身影隐约可见。

“月画姑娘,事已至此,我家主子说了,别再招惹那个月舞,小心坏了他的计划。”一冷漠的女声低低响起。

“可她已经开始怀疑我了,若我什么都不做,不是等着被她报复吗?你不知道,现在的她,完全不像以前那么好对付了,她……”语气中,终于不复平日里的淡然。

“既然只是怀疑,那就没有证据,她能把你怎样?怎么说你也是未来的五皇子妃。而倘若你再去惹她,被她抓住了把柄,你就真的完了。眼下,主子不允许你对付她,所以,你还是安分点!”

“知道了。”带着一丝不甘,陷入沉默……

自那场宫宴后,穆珩青就时常来找鄢月玩,拉着她张口闭口“亲亲娘子”,开心的好似吃了糖的小孩儿。这不,又来了。

“亲亲娘子,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鄢月翻了个白眼,表情无奈:“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这样叫!”

“可是,你就是我未来的娘子啊,为什么不能这么叫?还是说,你不想当我的娘子?”穆珩青说着,扁起嘴,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鄢月扶额:“可是我还没嫁给你,现在这样叫,别人听到会笑话的。”

“谁敢笑,我打他!”穆珩青瞪着漂亮的双眼,转而拉着鄢月的手,晃了晃,似撒娇般,“亲亲娘子,我们不要再讨论这种无聊的话题了,走吧,我带你出去玩。”

无聊?鄢月斜睨了他一眼,搞得好像自己太斤斤计较了。算了,随他去……

两人上了马车,来到城北一处景色宜人的山水之地。穆珩青率先跳下马车,未等鄢月出来,便听得一激动的女声:“二殿下,你怎么来了?”

鄢月挑眉:是沈碧云?

“咦,碧云,你也在呀?我带亲亲娘子过来玩的。”穆珩青说着,小心翼翼的拉过鄢月。

“亲、亲,娘子?”沈碧云顿了顿,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

鄢月抬眸看去,只见一身着鹅黄色衣裳、温婉可人的美女站在跟前,白净的脸上,正露着一丝略显勉强的笑:“月四小姐也来了。”

鄢月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便开始打量四周。前方,是一大片的河水,旁边有一座八角凉亭,一条石子路穿过一片盛满鲜花的草地,附近还栽了不少的桃树。

“亲亲娘子,这里好看吧?之前碧云带我来过几次,我觉得好好玩。”穆珩青兴奋的笑着。

鄢月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沈碧云:难怪这副表情,原来,是她带他来过的地方。

“亲亲娘子,那里好多漂亮的花,我再给你编几个花环吧?啊,还有还有,那河里好多鱼的,我们去抓鱼吧,待会儿就烤鱼吃,好不好?”穆珩青开心的拉着鄢月,往草地跑去,几步之后,又回头看了看神色黯然的沈碧云,“碧云,你也是过来玩的吧?一起呀。”

“哦,好。”沈碧云愣了愣,嘴角微微牵起,跟着两人过去。

穆珩青的两个贴身随从陈河与陈滨,则开始准备烤鱼的东西。这两人,虽说是亲兄弟,长得也十分像,可一个外向活跃,一个内敛沉静,完全两样。

这边,穆珩青挽起裤腿和衣袖,兴冲冲的跳到河里抓鱼,鄢月拗不过他,只好一起下去。沈碧云也随后跟上。一时间,只听得穆珩青那孩子般的笑声。

“哇,亲亲娘子,你看你看,我抓到了好大一条鱼,哈哈哈哈。待会儿给你烤着吃。”

“好。”鄢月望着对方那发自内心的笑,不由得勾了勾唇。

“那亲亲娘子也抓一条给我。啊,不对,亲亲娘子是妹妹,还是我自己抓吧。”穆珩青自言自语着,又低头开始认真寻找目标。

一旁的沈碧云看在眼里,眸光转暗。

鄢月用脚划了划水,那微凉的感觉缓缓流入心底。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只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穆珩青正抓得起劲,忽然听见一声惊呼,扭头看去,只见沈碧云摔在河里,极为狼狈。

“碧云,你怎么了?”

鄢月立刻扶起她:“没事吧?”

“还、还好。”沈碧云皱着眉头,双手微微颤抖。

穆珩青顺势看去,才发现她的双手都破了皮,出了不少血。

“呀,怎么受伤了?陈河,快拿伤药来,碧云的手伤着了。”穆珩青边喊边扶着沈碧云上岸。鄢月跟在后头,一言不发。

穆珩青接过伤药,小心翼翼地替沈碧云处理包扎:“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亲亲娘子比你小,都没摔倒。”

沈碧云尴尬的笑了笑:“刚才,只顾着抓鱼,没看清脚下。”

“下次注意了,你看都出血了。”

“好。”沈碧云应着,眼眸含笑。

待烤好了鱼,穆珩青把最大的那条,给了鄢月。接着给沈碧云时,她犹豫着没有拿。

“碧云,拿着呀。”穆珩青一把塞入她手中。随即听得一声轻呼。“怎么?弄疼你了?”

沈碧云扯了扯嘴角:“没事。”

“对哦,你手受伤了,怎么拿?”穆珩青挠挠头,“啊,要不我喂你吧。”

沈碧云眼眸一亮,看了看鄢月,随即微微点头。白嫩的脸颊,泛起一丝红晕。

鄢月冷眼看着穆珩青坐在沈碧云身边,一口一口喂给她吃,暗自挑眉:好歹她这准二皇子妃坐在旁边吧,这“恩爱”秀的……

吃了几口,鄢月便将手中的鱼放下,起身朝那片花草走去。

“亲亲娘子,你怎么不吃了?”

“鱼刺太多,麻烦。”鄢月头也不回的说。

“可是,你才吃这么一点,会饿的。”穆珩青拿起鄢月吃的那条鱼,嘟囔着。随后似想到什么,将沈碧云吃的鱼递给陈河,转身追上鄢月:“亲亲娘子,我帮你把鱼刺剔出来好不好?”

鄢月讶然,瞟了眼沈碧云,嘴角一勾:“好。”

穆珩青喜笑颜开,拉着鄢月坐在桃树下:“亲亲娘子,我帮你剔鱼刺,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

鄢月抬眸看了看他,见其正瞪大双眼,仔细挑出鱼刺,不禁莞尔一笑:“好。”

“牧笛扬,吹出一曲春来早

春来到,清风一缕似剪刀

……

桃花舞,晕纸伞白衣沾

桃花酿,醉踏歌剑挽流年……”

“哇,真好听,亲亲娘子,我好喜欢你哦。”穆珩青晃了晃脑袋,起身“吧唧”一口亲在鄢月脸上。

鄢月一怔,正欲开口说什么,一条没有鱼刺的鱼横在她面前:“亲亲娘子,我弄好了。”

“嗯。”鄢月望着他那眉开眼笑的模样,还是提醒道,“以后不准随便亲我、抱我。”

穆珩青扁扁嘴,明亮的眼中,似有水雾,许久带着一丝鼻音点头道:“亲亲娘子别生气,我不亲就是了。”

鄢月嘴角一抽:看这样子,我还欺负他了?

沈碧云望着桃树下的两人,那和谐中带着丝丝幸福的场面,深深刺痛了她的眼。不顾疼痛,袖下之手,紧紧握起……

一行人又呆了一会儿,便返回了。此后,穆珩青依旧三天两头往月府跑,和鄢月,也越来越亲近……

这天,月画约程又灵去灵音寺上香,顺道叫上月茹、月晴和鄢月一起。鄢月本不想去,不过想着程又灵在,而之前的事还没好好谢谢她,便同意了。

到了灵音寺,人不少。而寺前,除了程又灵,竟然还有柳青青、江蕴涵、连依依、沈碧云等千金。鄢月不禁暗自蹙眉:早知道就不来了。

她不知,她们是看在程又灵的面上,才过来的。而这些人,除了程又灵,早已在心里疏离了月画,只不过,月画还不知道。

只见柳青青也不看月画和鄢月,只跟月茹和月晴打招呼。江蕴涵对她们四个都不理,连依依则是一直瞪着月画。而沈碧云时不时看向鄢月,眼眶泛红。鄢月扶额,再次后悔来了。

“程姐姐,上次的事,还没谢谢你呢。”鄢月一把拉过程又灵,避开沈碧云那“炙热”的目光。

“没什么,举手之劳。不过,我真佩服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能按着节拍跳得那么好。而且,那身舞衣也准备得非常合适。”

鄢月笑了笑,没有说话。在舞蹈方面,她算是有点天赋。而即兴起舞,她在现代玩过很多次,所以没什么。至于舞衣,她从秦泰口中得知,照顾程又灵长大的奶娘为异族人,所以程又灵平日里最喜弹那一类的曲子。是以她有此准备。

一众千金在寺中上完香,便三五群在客院赏花、闲聊。鄢月正一人坐着喝茶,突然月画匆匆而来:“四妹,程姐姐想去前头看看,我们一起过去吧。”

鄢月微微转眸:“好。”

两人行至偏殿,却不见程又灵的身影。

“奇怪,刚才还在这儿呢,四妹,我们到处找找吧。”

“嗯。”鄢月瞥了眼月画,见她神色焦急,嘴角浮出一丝冷笑。之前借故支开小丫,现在又带她来这儿,这月大小姐到底打什么主意?

鄢月(月舞), 穆珩青完本试读结束。

子荧小娘子点评:

作者的这部《绝世妖妃醉倾城》,总有出奇巧妙的构思,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读起来很流畅。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期待宇宙大爆发!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