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时光不渡两相思
时光不渡两相思

时光不渡两相思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短篇

时间:2021-07-27 10:46:29

沈时清 穆彻时光不渡两相思小说结局是什么?此书名叫《时光不渡两相思》,网络作家文学功底非常的棒,主要内容讲的是而这时,她听到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三楼是不可能有人的,想必是李姨有事过来了吧。但当她听到那沉重的呼吸,闻到空气中弥漫的酒气时她已经感觉到有个庞大的身躯迎着黑暗走了过来。穆彻没有开灯,重重的身子扑在床上,闷哼一声,沈时清颤着双手想把穆彻拉起来,结果反被穆彻压在身下。“你……你想干嘛?”沈时清的眼神里满是恐惧,因为穆彻的大手已经在她的身上游走,她的上衣已经被褪去了一半。
展开全部

时光不渡两相思:同处一室

可此时的沈时清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穆彻的大手正揽着方恬的腰肢,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像久别重逢的新婚夫妻,甜蜜而又温馨。

这一刻,自己才像是个外人。

自己的丈夫当着自己的面揽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而这个好妹妹还怀了自己老公的孩子。

她的尊严在这一刻被撕碎摧毁,所有的信任和隐忍也变得不堪一击。

而她竟也无可奈何。

苏恬很合时宜地插话道:“姐,是穆彻看我自己住不安全,才把我接过来的,如果你看我不顺眼,那我走就是了。”说着她便眼角湿润,眼看就要掉下眼泪来了,让人我见犹怜。

“该走的人可不会像你这么自觉!”穆彻把目光放在沈时清身上,盯得沈时清浑身不自在。

孩子没了,她的全世界都塌了,可是明明失去孩子最痛的人是她,为什么其他人都要一下又一下地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沈时清的双腿仿佛不听使唤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看方恬一口一口吃完一小碗粥,而她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或许是哭得太多了,连眼泪都干涸了,可是她的心还在痛,痛到她快不能呼吸了。

“姐,你也想吃吗?”方恬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

这一声姐传到沈时清的耳朵里,她仿佛被电击了一般,她分不清方恬的这声姐是要平分她的亲情还是平分她的老公。

穆彻公然把方恬带到家里来,摆明了是要承认方恬的身份,这下沈时清在这个家里更是无足轻重了,甚至可以任人宰割。

沈时清没有理会她,只是身子颤了颤,险些没有站稳,她的小手紧紧攥着,指甲深入肉里也浑然不觉,她转身走到楼上,走到自己的卧室面前。

她想打开房门,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打不开,拿出口袋的钥匙一看才发现门锁已经被换过了。

“这是怎么回事?”沈时清冲楼下的方恬问道。

“哦对了,姐,忘了告诉你,现在那里是我的房间了,你的东西找人给你搬到三楼了。”方恬一脸无害地说着,温顺得不像话。

而在沈时清眼里看来,她现在得意得很,她正是在戏里面前耀武扬威。

“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沈时清有些恼羞成怒,但仍旧耐着性子冷冷地问道。

“我做什么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朝楼梯口直直走过来的男人那磁性的嗓音在四周响起,一刹那,沈时清在心里建筑的城堡轰然坍塌。

她站在穆彻面前,被伤得体无完肤。

“彻,如果姐她真喜欢那间卧室,我们去楼上住也可以……”在楼下看好戏的方恬很识趣地插话道。

沈时清的鼻息一窒,静静地等着面前这个男人会如何决断,即使她早知道结果会如何。

“还不快滚到楼上去。”许是因为方恬那略带“心酸”的退让的话,让穆彻一下子动了怒,眼神满是锋利的火苗。

沈时清的鼻子一酸,看着眼前这个无比熟悉又如同陌路的男人,她竟然没了想哭的冲动,只是想笑,笑自己以前的无知,竟不知道他的心可以狠到这种程度。

她决绝地转身上楼,拖着满身的疲惫和伤痕。

而似有若无的,耳边还回响着楼下两人的嬉笑声。

明明自己是穆彻的合法妻子,却总是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她在三楼最角落的一间卧室安置了下来,她想离他们远一点,不想听到他们之间的任何一句甜言蜜语。

而三楼空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她的心也空空荡荡的,顷刻间她所拥有的都灰飞烟灭。

过了一会儿,李姨轻轻叩响了房门,轻声细语道:“沈小姐,下楼吃饭了。”

是穆彻不允许李姨叫她太太的,一想到这,她的心又紧了几分。

“这就去。”她哪儿还有什么胃口啊,可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要去,她不能这么任人宰割。

她用十几分钟的时间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还挑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一字肩短裙穿上。

她缓缓下楼,目光正对上刚换了家居服的穆彻,穆彻刚洗完澡,额前的碎发还挂着几滴水珠,有几分魅惑人心的滋味。

沈时清深吸了一口气,昂首挺胸地走下去,而方恬却阴阳怪气地问道:“姐,你打扮这么漂亮不会是要去见什么人吧?”

沈时清冷哼一声,而原本不用正眼看她的穆彻也开始上下打量起她来,现在的她的确美艳非常。

时光不渡两相思:工具

沈时清特意涂了艳色的口红,微笑展开时犹如一朵盛放的玫瑰般娇艳动人。

“在沈家也不见你叫我一声姐,怎么在这,叫得这么亲?”沈时清不禁在心里一阵恶寒,这一口一个姐明摆着是在向她示威。

方恬已经在餐桌旁坐好,用足够两人听清的低音道:“那是沈家,我姓方。”

沈时清的手一颤,不禁想起自己十五岁那年,父亲突然领回来一个小女孩,瘦瘦小小的,说是自己的妹妹,自己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她,还拿出自己的最心爱的玩具。

可是面前这个想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人正是自己曾经真心实意疼爱过的妹妹。

她的心抽搐了一下,而对面的方恬见穆彻走了过来,扬起了一抹亮丽的微笑,她不施粉黛,反而打扮精致的沈时清却显得疲惫苍白,像个小丑一样。

穆彻冲方恬点点头,坐到了方恬的身边。

李姨把饭菜早已经摆好了,都是大补的食物,方恬不时让穆彻帮她剥虾和剔鱼刺,有时甚至不用她说话,只需她微微张口,鲜嫩的鱼虾就已经送进了她的嘴里。

沈时清看着满桌的美食,却味同嚼蜡,随意夹了几口菜,而对面又传来两人甜蜜的互相喂菜的声音,她有些忍无可忍,重重地把筷子摔在桌子上,起身斩钉截铁地说:“我吃饱了。”

到嘴边的愤怒和争吵却化做一句“我吃饱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坐下!”冷冷的声音兀地响起,一揽刚才温馨的气氛,此刻餐厅的温度降至冰点,沈时清屏住了呼吸,腿更像是灌了铅一般移不开半步。

穆彻面无表情,静静地看着沈时清,眼眸里满是打量的神色,喉结动了动,“怎么?也想让我喂你?”

穆彻微眯着眼睛,沈时清怒不可遏地瞪了他一眼,但随即还是乖乖坐下,她不敢保证惹怒穆彻后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天晚上,沈时清一个人闷在房间里,连灯也不开,蜷缩在床边的角落里,就这么抱着腿坐着,她不想听到任何关于两人亲热的声音。

好在方恬怀孕了,她不用担心两人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可是一想到方恬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心就又疼了。

身上的疼痛尚且有药可以医治,可是心灵的疼痛呢,时间一久,便会溃烂成脓,变得千疮百孔。

而这时,她听到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三楼是不可能有人的,想必是李姨有事过来了吧。

但当她听到那沉重的呼吸,闻到空气中弥漫的酒气时她已经感觉到有个庞大的身躯迎着黑暗走了过来。

穆彻没有开灯,重重的身子扑在床上,闷哼一声,沈时清颤着双手想把穆彻拉起来,结果反被穆彻压在身下。

“你……你想干嘛?”沈时清的眼神里满是恐惧,因为穆彻的大手已经在她的身上游走,她的上衣已经被褪去了一半。

她喜欢了穆彻这么多年,她当然想和穆彻真真正正在一起,可是她却不想要这样的屈辱。

而身上的男人嘴里喊的竟是“方恬”,她不顾被穆彻死死压着,奋力在他的肩头一咬,企图让他清醒一点。

而这招确实奏效,身上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撑起身子,沈时清能借着月光看清他微醺的侧脸,和他那黑曜石般闪闪发光的眼眸。

倘若在平时,沈时清早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周身一阵冰冷,仿佛置身冰窖一般。

“咬我?”又是反问的语气,藏着不容置疑的愠怒。

沈时清甚至能看清穆彻的眉头微微皱起,而身上的重量又在渐渐增加……

“别碰我!”沈时清强撑着吐出这几个冰冷的字,眼泪顺着眼角簌簌滑下,流进嘴里,和这句话一起流露出来。

“呵!沈时清,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但我今天,偏要碰你!”穆彻大手一挥, 沈时清的上身便一丝不挂地出现在穆彻眼前,沈时清顾不得掩饰自己的身体就被覆下来的大手钳制得动弹不得。

“你,也不过是我泄欲的工具罢了,如果不是方恬怀孕了,你觉得……轮得到你吗?”鬼魅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沈时清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便再没了力气,任由身上的男人摆布。

小说《时光不渡两相思》 第6章 同处一室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时光不渡两相思》这本书虽然只更了三十多章,但挺好看,希望作者继续加油努力更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