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遇见晨昏的雨
遇见晨昏的雨

遇见晨昏的雨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09:18:52

林雨茉 苏亦辰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遇见晨昏的雨》:挂断电话之后,林雨茉将手机放在一旁,两手揉搓了一下脸,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没想到,脑海中挥之不去小时候那留着鼻涕还天天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孩,那时候她和蒋年很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不过自从父母出事以后,关系渐渐的没有小时候那般亲近了,多了份莫名的隔阂,甩了甩脑袋,甩去脑海中那可能会让自己的复仇功亏一篑的儿女私情,她清澈的眼神渐渐变得深晦不明,直勾勾的盯着随风摇摆的窗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展开全部

遇见晨昏的雨:有其女必有其母

苏老爷子的七十寿宴结束之后众人便缓缓的离开,苏亦辰并没有叫上自己的挂名妻子一起乘车回去富人区的私人别墅。

从离开苏老爷子的视线就被人冷落的林雨茉无所谓的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回到了自己租住在a市那不起眼的小区里。

她知道现在自己在苏亦辰的心里就是一个借子上位的心机婊,所以从没想过这个只是逢场作戏的男人会因为她在七十大寿上表现乖巧而青眼相加。

不过对于她来说,现在的已经在往好的地方走了,虽然手段有些不耻,但若是能搭近苏家,那就算付出再多也愿意。

站在楼下,她抬头仰视被夜幕笼罩的天空那一瞬,清澈的眸子中让人琢磨不透的神色一闪而过。

紧了紧身上苏亦辰专门让她换上的晚礼服,眼中忽的闪过一抹厌恶,继而又是一抹疑惑。

厌恶是多年来想到苏家这两个扎人的字眼便不自觉就会出现的情愫,但她在疑惑,疑惑为什么见到苏亦辰这个仇人之后,心中对与苏家,除了厌恶,还多了一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的感觉。

“见鬼的一见钟情?”林雨茉微微蹙眉问了问自己。

自嘲的笑了笑,她叹气又道:“仇人还是仇人。”玩弄着纤纤玉指,嘴里哼哼着母亲未去世前天天给她的唱的童谣上楼,她许久之前很孩子气,没心没肺,一些事情早已记不清楚了,但唯独这童谣与仇人记得清楚,刻骨铭心。

风吹草动铃儿响——

少年骑牛放白羊——

虽是稚子颜,但却白发暮苍苍——

林雨茉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自己所租房间门口,她向后微微勾起腿,轻轻的撕下了贴在脚踝上的创可贴后,才打开门进去。

她租的房间不大,一居室,适合她这孤家寡人居住。

慵懒的躺倒了沙发上,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从桌子上拿起放在家一天的手机,拨通了唯一一个存着的电话号码。

嘟嘟两声,电话被人接通。

“雨茉,你和苏亦辰已经......”

“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并且正是时机,他已经带我领了结婚证,现在我算是他名义上的妻子。”林雨茉的语气有些讽刺,是在讽刺自己,讽刺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正大光明的报仇,只能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电话那头的蒋年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长久无语。

林雨茉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到:“年年,我知道你的心思,但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我非做不可,父母的死,我实在忘不掉。”

“我明白了。”蒋年回答了一声。

他又怎会不知道林雨茉打这个电话来是什么意思呢,不过只是知会他一声,这几天不要去找她。

“对不起。”

蒋年突然一笑,释然道:“我会在你身后的,一直都在,就像小时候那样,虽然有些自不量力,但我还想说,我能够办到的,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

“谢谢。”

挂断电话之后,林雨茉将手机放在一旁,两手揉搓了一下脸,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没想到,脑海中挥之不去小时候那留着鼻涕还天天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孩,那时候她和蒋年很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不过自从父母出事以后,关系渐渐的没有小时候那般亲近了,多了份莫名的隔阂,甩了甩脑袋,甩去脑海中那可能会让自己的复仇功亏一篑的儿女私情,她清澈的眼神渐渐变得深晦不明,直勾勾的盯着随风摇摆的窗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雨茉伸手轻轻抚摸在肚子上,自言自语道:“信吗?”

回到家中的叶清逸坐在纯白的沙发上,纵使身边的佣人叫了好几遍小姐也没有回神看一眼,好看的杏眼空洞无神。

叶氏集团的夫人李菲雪走来,对沙发一旁一直候着的佣人打了一个手势,佣人走后,她轻轻的坐在发愣的女儿身边,看着叶清逸的侧脸,李菲雪轻轻叫了一声。

“清逸。”

叶清逸猛然回神,仿佛大梦初醒,她咽下一口唾沫,疑神疑鬼的四周看了看,小声道:“妈,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吓死我了。”她轻轻拍了拍胸口,略有些幽怨的看了母亲一眼。

李菲雪对女儿的眼神视而不见,有些嗔怪的问道:“想些什么呢,那么出神,连妈什么时候来都不知道。”

“没想什么,就是在寻思今天苏亦辰带来的女人。”

李菲雪不屑的哼了一声,讽刺道:“真不知道从哪个疙瘩角落里蹦出来的贱人,竟然能勾搭上苏家那个目光清高出奇的二少爷!狐狸媚子!”

“我也正奇怪呢,我都盯着苏亦辰好长时间了,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苏家二少跟人结婚了,而且还有了孩子!,外面谁不知道这个姓苏的不近女色,怎么会这么快就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

她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个苏家二少已经名花有主了,毕竟她可是盯着这颗摇钱树盯了五年了,好不容易用人脉找出了之前腻在苏老爷子和苏母面前的秦落薇的把柄,才把这碍眼的人弄得身边名裂,现在却突然又钻出了一个怀了苏亦辰孩子的女人,并且苏亦辰本人还承认了孩子是自己的!

“这件事确实有点古怪。”李菲雪点头,她隐约觉得事情很不对头。

叶清逸挑起那双柳叶眉,纠结道:“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那个女人真的怀了孩子,但矛盾的是,苏亦辰不应该会从街上随便拉一个路人过来,撒下这弥天大谎来搪塞苏老爷子的呀,到时候怀胎九月该怎么办?他苏亦辰难道还会瞒着所有人去医院里领养一个儿子出来,再来蒙混过关骗他这半截身子入土的爷爷?”

李菲雪若有所思,问道:“你要等一段时间来让着谎言不攻自破?”

“不行!”叶清逸当即从沙发上弹起来,像是被人拔掉毛的兔子,惊乍道:“日久生情这词也不是空穴来风,我心里慌得很,害怕真的会出现什么意外,我得先下手为强,无论孩子是真是假,是不是苏亦辰的,这女人是不是跟苏亦辰有关系,我都要把她除掉!苏家这条大船我已经等了五年了,实在是没时间等下去了,宁可杀错也决不能放过!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必须消失!”

叶清逸那张妩媚动人的脸蛋渐渐变得有些狰狞,眼中也流露出骇人的狠辣,有其女必有其母的李菲雪也一脸的阴狠,她道:“处理那么一个小蚂蚁轻而易举,过不了两天,必让她消失!”

遇见晨昏的雨: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第二天,林雨茉早早的醒来,起床洗漱之后,她换上了自己的休闲装。之前那身苏亦辰给她的晚礼服昨晚就被扔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她琢磨一番,是该像个办法继续接近苏亦辰了,决不能让这个男人把她当成一个生下孩子就能遗弃的物品,她必须进去苏家,成为苏家的夫人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无利不起早这句话用在林雨茉身上极为合适,出门她便去了苏氏集团在a市的总部,装作不知道这是哪的样子,偶遇的碰到了作息极度规律的苏亦辰。

她摸清楚了这个仇人的习性,任何细节她都铭记于心,有时她想过,之前若是父母没有发生那种触目惊心的惨状,她又有针对仇人所下的毅力和决心的话,那早早的就不负所望考上了MBA之类的名牌大学,现在家庭一定美满的让人羡慕。

可是苍天不佑善人,父母身死,她变成了一个小时候最不想与之接触的人,虽然算不得阴险狡诈,但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了。

尽快的让眼中恢复了清明,她两步迎了上去,懵懂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苏亦辰淡漠的扫视了一眼林雨茉,清冷道:“我想去哪就去哪,难道还用的着提前跟你打招呼?”

林雨茉反驳一声:“苏二少可真是过河拆桥,我昨天可是为你挡下那么多可以凌迟的目光,你不感激就算了,还这么冷漠,实在是不像对待恩人的样子。”

“得寸进尺。”苏亦辰冷哼一声,向前走近两步,对她附耳说道:“等你生下孩子了,拿着钱离开我的视线,不然哼哼。”

“不然你想干嘛?”林雨茉往后退了两步,避免与其过于暧昧。

苏亦辰不以为意,吓唬道:“夫妻之间,你说我能做些什么?”

林雨茉再退。

苏亦辰冷笑,讥讽道:“别担心,我对你提不起一点兴趣,上次的事情完全是意外,你之后求我要你,我也不想多看你一眼。”

他玩味的上下打量了一眼穿着青春靓丽的林雨茉,擦身而过时轻声嘟囔了两声。

“品味还行。”

林雨茉眼角跳了跳,她转身看着男人挺拔颀长的背影,暗自腹诽苏亦辰是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原地小女生般的跺了跺脚,快步的就跟了上去。

只要能达到目的,付出再多也无所谓了。

她颇有些厚颜无耻的跟在苏亦辰屁股后面说道:“我没钱了。”

苏亦辰斜视了她一眼,问道:“这跟我有关系吗?”

林雨茉言之凿凿:“跟你儿子或者女儿有关系,我可不想他们生下来就比寻常人瘦几斤。”

“你可真看的起自己,如果不是你耍阴在先,我爷爷催婚想抱孙子在后,你觉得你有几条命能在我眼前这样撒野?”

“总裁好!”

两人一前一后迈进苏氏大厦,两侧站立的靓丽迎宾便齐声喊道,苏亦辰只是点点头便快步的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林雨茉有些拘谨的对大厅内围观的众人笑了笑便马上的跑到了电梯内。

“出去。”苏亦辰淡漠扫了一眼她。

“我是你妻子,基本上整个a市都知道了,包括你公司的下属,如果苏少要是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个挂名妻子留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四处撒野,让人知道你娶了我这么一个悍妇,或者我就告你强·奸,我想去打孩子你不让,反正苏爷爷都已经知道我怀孕了,他老人家可是着急抱孙子呢。”

苏亦辰微微皱眉,这个女人所说的话虽然有些威胁的意思,但事实好像就是如她所说这般,现在,他竟骑虎难下了?

他感觉胸腹中隐隐燃烧起一股无名火,强压怒意后,咬牙切齿道:“你应该庆幸,你这个意外只有一次,也只会是最后一次。”

“下次苏少是不是就记得带些措施了?”林雨茉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苏亦辰有意要跟她对着来,不顾颜面道:“那是自然!”

“渣男!”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苏亦辰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嘴角微微抿了一抹笑意,一瞬便又恢复,他与郁闷的想到,自己不该是有什么癖好吧,明明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句句都是针对他,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他微微低头侧身看了看林雨茉,心中石头落下,还好刚才这女人没看他。

林雨茉躲着苏亦辰,她嘴角的抽搐和眼中的讥讽不想让这个男人看到,她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无耻至极。

不过也好,对渣男下起手来可比对正人君子下手时心中好受的多。

她心中阴霾一扫而散,潋滟一笑,替天行道。

苏亦辰去总裁办公室,林雨茉跟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就是站着,期中无论是谁进来,林雨茉都是投以微笑,弄得公司上下进来过总裁办公室的总监、助理、秘书人心惶惶,各个都是觉得这笑不同寻常。但又不知总裁夫人来公司的用意,上下人手都私自猜测可能是来查岗的,所以早上来了一波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几个女人进来了,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老婆查岗可是更甚之,进来个姑娘来给总裁送文件时,竟连头也不敢抬高几分,生怕被这总裁夫人记住脸,更害怕多看了两眼帅气多金的总裁被发现,然后被炒鱿鱼,所以进门时还摔了一跤,但总裁夫人却热心的过来扶了她一把,并没有其他,再者她一个新员工也不敢看总裁夫人的脸,更别说琢磨什么公司上下人人说的总裁夫人那“不怀好意”的笑了,匆匆的送到文件就跑了出去,一趟下来连总裁办公室长什么样子都没记住,出去之后她暗自抚慰自己长得相貌平平,总裁夫人肯定不会把她当成“小三”看待的,连连说了几声“相貌平平,福气福气,没事,没事”后心中惶恐才平复下来。

林雨茉, 苏亦辰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遇见晨昏的雨》的文章不够生动,细节描写有点少。故事本身还是不错的,继续努力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