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冷酷总裁追萌妻
冷酷总裁追萌妻

冷酷总裁追萌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24 13:00:14

《冷酷总裁追萌妻》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站了一分钟,穆思修没有喊她吃了饭再走,纪歌也不好意思坐下,挪着就走到了门口。“吃了饭再走。”穆思修开口了,纪歌一下子就坐到了他的对面,速度快的让穆思修抬了抬眉头。“那就谢谢你了,我就不客气了。”昨晚吃的火锅完全不是滋味,肚子早就饿了,纪歌左手拿起了包子,右手往嘴里塞了个饺子,小嘴巴咬了一口包子,右手又去拿蛋糕。“你是多久没吃饭了,吃饭可不可以斯文点?”穆思修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化,她老公是怎么受得了?想起她已经嫁人了,穆思修的心里就很难受。
展开全部

5-发生什么事情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穆思修看到老黄独自一个人回来了问他。

“一个姑娘,说没事,硬是不用我送她上医院。”老黄简单的汇报了情况。

“没事就没事吧,走吧。”穆思修听说没事他也不想多事。

就在车驶过纪歌身边的时候,穆思修看到了她,立刻让老黄停车。

穆思修下了车,抱着纪歌就上了车,纪歌的心脏一阵儿的狂跳,当她看清是穆思修的时候,才拍着胸口,缓了一口气,她觉得她的人生观从今天起真的是要改写了,这些人,确切的说是这些男人,思维的确和女人不一样,做的事情完全都不按照套路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疯了吗?”纪歌捶打着穆思修的胸膛,她好好的走个路是招谁惹谁了,大半夜的。

穆思修把她按在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也不说话,任由她捶打着。

打着铁一样的胸膛,不一会儿纪歌的手就酸了,被抱着,闻着穆思修身体淡淡的烟草味,纪歌慢慢的居然睡着了。

“少爷,还要继续转吗?”司机老黄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绕着B市已经转了八圈了。

“好了,回去吧。”穆思修抱着纪歌,手和腿都已经麻木了,看着睡的香甜的面容,真不知道她是多久没有睡觉了,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她居然睡的着。

纪歌的手机已经被穆思修关机了,没有任何的吵闹,纪歌当然睡的香甜。

车停在了别墅的车库,穆思修让老黄先去休息,自己则抱着纪歌下了车,这一下车纪歌就醒了,她睁开惺忪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穆思修,一声响彻夜空的尖叫之后,纪歌摔在了地上。

“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刚看到自己在穆思修的怀里纪歌确实吓了一跳,可是现在被摔在地上,屁股很痛哎。

“本来抱了一晚上手脚就麻木了,你再一叫,吓到我了。”穆思修也没想拉纪歌起来,自顾自的活动了一下手脚。

“是不是男人,居然摔女人,再麻木也不能摔女人。”纪歌自己起来了,嘴巴嘟的高高的,满脸的怨气。

“是不是男人,难道你昨天没感觉到?”穆思修凑近纪歌的耳朵,在耳旁戏谑的问道。

“离我远点儿。”在穆思修的身边,纪歌总觉得很危险。

“你刚才睡觉的时候怎么不让我远点?用完就嫌弃,你们女人也真是的。”穆思修活动好了手脚就朝着房子里走去。

纪歌在背后做着鬼脸,“跟过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穆思修好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

穆思修的这栋别墅可真大,比宋浩明的要大好几倍,三层楼,巍峨的矗立在山腰,进了房子里面的客厅和周氏庄园的客厅差不多大小,左边是楼梯,穆思修上了楼梯,纪歌就站在客厅里,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外面的天还没有亮,要走也不容易。

“上来,去洗个澡换件衣服。”穆思修依旧没有回头,吩咐着。

看着自己身上皱巴巴的礼服,和一身的火锅味,纪歌觉得穆思修的这个建议不错,她接受,就跟着穆思修上了楼。

“你就在这里洗,洗了自己在衣柜里找衣服。”穆思修指了指一扇门,自己走到另外一边。

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挺细心的,纪歌稍微感动了一下,推开门,摸着房门口的开关打开了灯,纪歌捂住嘴想笑,房间里粉粉的,粉色的蚊帐,粉色的被子,粉色的地毯。不会是穆思修的女朋友喜欢的风格吧,好幼稚,这都是纪歌几年前喜欢的颜色了,如今她都只喜欢白色了。

房间特别的大,要折合纪歌的卧室两个那么大,旁边有个小门,纪歌推开看到里面是一间屋子,挂满了各种各样女士的衣服,下面还配着鞋子和包包,纪歌又有点羡慕穆思修所爱的那个女人了,

退了出来,来到卫生间,一个大大的浴缸,卫生间也都粉粉的,纪歌惊奇的发现浴室里的沐浴露和洗发水都是自己常用的牌子。纪歌是一个执着的人,一旦喜欢上一种东西,就会一直用,那个牌子她用了很多年,看到有自己喜欢的沐浴露,纪歌的心里就更加的高兴了,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她要好好的泡一个澡,清除一下 身上的晦气。

泡了一会儿,纪歌觉自己的精神好多了,裹着浴巾才想起刚才自己忘了拿衣服了,大概的擦了擦头发,朝着衣帽间走去,她看着那都没有拆掉标签的衣服,那风格也和自己几年前一样,不过自己以前到底什么样已经记不清了。

选了一件酷奇的碎花吊带长裙,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针织外套,尺码也正好,看了看价钱,有点儿咋舌,不过再看了看其他的也都不便宜。想着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就泡汤了。

穿好了衣服天也麻麻亮了,纪歌掏出手机,手机已经关机了,重新打开里面居然有几十个未接电话,还有很多的短信。有宋浩明的也有自己的闺蜜段炼的。

纪歌忽略了宋浩明的电话和短信,把段炼的短信打开看,原来是宋浩明回家没找到自己,打电话也没接,就打到段炼那里去了,段炼也急的要发疯了,纪歌就拨通了段炼的电话。

“死妮子,你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的?”电话一接通段炼就一口气的数落着纪歌。

“段小姐,对不起,昨天事发突然,没来得及跟您老汇报。”听到闺蜜生气了,纪歌低声下气的赔着不是。

“对了,你家那个昨天怎么那么急着找你,是不是以为那个什么圆圆怀孕了,他欲求不满啊?”段炼的嘴巴向来很毒,她一直都不喜欢宋浩明。

“段炼,别瞎说了,他宁可用左手也不会来找我的,对了,段炼,你能给我讲讲三年前的事情吗?”纪歌求着段炼。

“怎么了宝贝,你就只是出了个小小的车祸,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了?”段炼的声音明显有点儿躲闪。

“我为什么觉得这戒指对我很重要,而且我看到一个男人,觉得他很熟悉。”纪歌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谁,你碰到谁了?”段炼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一个男人,不过我还没问他的名字。”纪歌捶着头,一天下来她居然不知道人家的名字,还在人家里,还在人怀抱里睡了一觉。

“宝贝,你快出来,我来接你,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段炼的声音慌乱了起来,纪歌报了地方。

打完了电话,纪歌走出了房间,正好碰到走出来的穆思修。

“谢谢你,对了,你是叫什么名字?”

“穆思修。”穆思修说完迈着大长腿朝楼下走去。

“穆少爷,这衣服的钱我会给你的,你给我个账号,哎,穆少爷,穆先生,穆思修你给我站住。”纪歌追着穆思修的后面。

“一套衣服的钱我还出的起,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可以不穿。”穆思修说完就下楼了。

纪歌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说生气就生气了,楼下的保姆做好了早饭,那餐桌也太大了,上面摆满了早餐,有面包、蛋糕,牛排还有饺子,包子,纪歌咽了一下口水。

站了一分钟,穆思修没有喊她吃了饭再走,纪歌也不好意思坐下,挪着就走到了门口。

“吃了饭再走。”穆思修开口了,纪歌一下子就坐到了他的对面,速度快的让穆思修抬了抬眉头。

“那就谢谢你了,我就不客气了。”昨晚吃的火锅完全不是滋味,肚子早就饿了,纪歌左手拿起了包子,右手往嘴里塞了个饺子,小嘴巴咬了一口包子,右手又去拿蛋糕。

“你是多久没吃饭了,吃饭可不可以斯文点?”穆思修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化,她老公是怎么受得了?想起她已经嫁人了,穆思修的心里就很难受。

“哦,好。”嘴里塞的满满的,纪歌只能说最简单的字。

果然纪歌放慢了速度,小口小口的啃着。一个包子吃了半天都还有一半。

“算了,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吧,别噎着就行。”看着纪歌眨巴着圆圆的眼睛,穆思修就投降了。

“好嘞。”话一说出口,半个包子没了。

一桌子的早餐被纪歌吃了个七七八八,穆思修只吃了很少的一点儿,周围的保姆都惊呆了,少爷带的这个女人真是与众不同。

6-我自己来

“吃饱了?”穆思修看着一嘴油的纪歌,嫌弃的扯了一张餐巾纸细心的给她擦着。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纪歌抢过纸巾自己胡乱的擦了擦。

电话响起来了,纪歌拿出一看,是段练的电话,正要接电话没电了。她求助的望着穆思修,“穆少爷,可以把电话借我用一下吗?”想敖段炼的暴脾气,纪歌背上有点儿凉。

“拿去。”穆思修优雅的擦了擦嘴,把手机递给了纪歌。

纪歌接过电话迅速的拨通了段炼的电话,“喂。”

“你谁呀,纪歌,你这是用的谁的电话?快出来,我已经到路口了。”纪歌没有把确切的地址发给段炼,只是说了个大概的位置。

“一会儿见面再告诉你,我马上出来。”纪歌说完挂了电话,狗腿的递给穆思修。

“谢谢,谢谢啊。”站起来,纪歌就朝门口走去,走了几步有转过身。

“穆少爷,我就不打扰了,从昨天到今天,我都谢谢你。”说完纪歌逃似得就想往外走。

“记得还我一百块钱。”穆思修“好意”的提醒她。

这货还记得这事,纪歌胡乱的点着头,想起宋浩明给了自己几百块,就打开手包想一次结清,可是当她打开手包的时候,别说宋浩明给的几百块了,就是自己留着打的的一百块都没了,身份证和卡也不见了,纪歌傻眼了,算了,回去再说。

一路走都有佣人给纪歌开门,终于走出了别墅,外面的风景也是美好,道路两旁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地上是青草和野花,要是能住在这里天天看到这些儿小花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纪歌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怎么想到别人家来住了,不能看着穆思修长的好看就犯花痴的,一路走下去,到了路口就看到了段炼看着她那强悍的路虎。

“宝贝,这里。”段炼也看到了纪歌,对她招着手。

纪歌上了车,段炼一轰油门车就飞了出去。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纪歌是不会让段炼来接她的,段炼开的车,纪歌每次都觉得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回。

段炼开车是不说话的,纪歌也不说,因为她怕她一张嘴就吐了出来,两人就一路沉默的到了段炼的小公寓。

停车,开门,下车,段炼一身中性装扮,看着格外的帅气。

纪歌可就狼狈多了,扶着车门慢慢的下了车,还靠着车大喘气。

“纪歌,你需要多段炼,你看你的小体格,坐这么点的距离都跟要了命一样。”段炼嘴上嫌弃着,还是过来搀扶着纪歌。

“我又不是赛车手,你开一百五十码在城里跑,不晕才怪。”想起段炼的那些什么漂移,抢道,超车,纪歌就觉得腿软,她在市区也只开五十码左右。

“好了好了,走,今天要好好的交代你的问题,说不服我你就等着受罚吧。”段炼把纪歌搀着就进了电梯。

段炼就是那种不拘小节的女人,看她开的车就知道了,轿车什么的都入不了她的眼,她要开的就是霸气的车,她住的公寓也是最霸气的,首先是最顶层,然后屋里完全没有一丝女儿的迹象,装饰品都是狼牙,犀牛角,绿松石等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进了藏族文化馆。

“喝什么?矿泉水还是啤酒?”段炼的家里只有这两种可以称之为解渴的,其他的都是烈酒。

“矿泉水。”纪歌瘫在了沙发上,总算感觉有点儿踏实的感觉了。

段炼给纪歌拿来了矿泉水,自己则开了一罐啤酒,坐在纪歌的对面,等着她的解释。

咕嘟咕嘟的喝了半瓶矿泉水,纪歌才平复了那颗驿动的心,也主要是早餐吃的太饱了,现在有点渴了。

“说吧。”段炼一瓶啤酒完事了,又开了一瓶。

“段炼,我昨天去周氏庄园的慈善,想拍下那枚戒指,可是却被别人拍走了,不过现在那枚戒指在我的手上,你看。”纪歌把手朝段炼挥了挥。

段炼看着那枚祖母绿的戒指,立刻放下了啤酒,仔细的看了看,又狐疑的看了看纪歌。

“你是不是晕了?纪歌,被别人拍走了为什么又会在你的手上?”段炼也有点儿被饶晕了。

“事情的结果就是这样,过程我给你说……”纪歌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吧唧吧唧的全都告诉了段炼,段炼的眼睛是越听越大了。

“纪歌,你是遇到贵人了吧?宋浩明的脑袋是被门夹了吗?”闺蜜就是闺蜜。

“段炼,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和我从小长到大的闺蜜,那你告诉我,三年前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知道这枚戒指?”纪歌按倒了段炼,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段炼冷不妨被纪歌按着,眼神一虚,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你发生的就是你父亲让你从法国回来结婚而已,你出了车祸你是知道的,那戒指可能是你在哪个地方看到的吧,我怎么知道。”段炼推开了纪歌。

纪歌坐回了原位,她不敢深度去想,一想头就痛,三年之前的事情她也记得一些,可是总觉得是哪里遗漏了什么。

“你的那个贵人叫什么名字,长的帅吗?要不你和宋浩明离婚了,就嫁给他好了,他对你挺有心的。”段炼见纪歌陷入沉思,就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说什么呢,就是我看的起他,他也未必看的起我,我可是一个结过婚的人,那人看起来挺高端的。”虽然才和穆思修有一天的接触,纪歌却觉得他有点熟悉。

正说着段炼的电话响了起来,段炼一看,把手机递给了纪歌:“你家那口子。”纪歌接过电话,看到上面显示的是——没良心,对着段炼会心的一笑。

小说《冷酷总裁追萌妻》 第5章 发生什么事情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嘉良点评:

《冷酷总裁追萌妻》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