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劫天帝
劫天帝

劫天帝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2 12:59:25

小说《劫天帝》主要讲的是:陈老刀怒了,直接跟黄老虎挑明了目的。黄老虎只是静安区的地头蛇,势力没有陈老刀大,但是也并不完全是陈老刀的手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群狼猎食,报团取暖而已。所以黄老虎不一定非要听从陈老刀的命令。当然了,陈老刀好歹是他们名义上的老大,所以能不当面违抗,就尽量不要当面违抗,不然大家面子上过不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但是这一次,当着陈老刀的面,黄老虎却是果断道:“如果刀爷非要这么做,黄老虎恕难从命!”
展开全部

18-一句忠告

陈老刀怒了,直接跟黄老虎挑明了目的。

黄老虎只是静安区的地头蛇,势力没有陈老刀大,但是也并不完全是陈老刀的手下。

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群狼猎食,报团取暖而已。

所以黄老虎不一定非要听从陈老刀的命令。

当然了,陈老刀好歹是他们名义上的老大,所以能不当面违抗,就尽量不要当面违抗,不然大家面子上过不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但是这一次,当着陈老刀的面,黄老虎却是果断道:“如果刀爷非要这么做,黄老虎恕难从命!”

“黄老虎,你特么长本事的是不是?刀爷的命令都敢违抗,想造反吗?!”金钱豹怒喝一声,十几个描龙画虎的壮汉,提着片刀和棍棒冲进包厢,把黄老虎团团围了起来。

“怎么,想动我吗?”黄老虎见状,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黄老虎,你觉得我不敢动你吗?”

陈老刀冷笑一声,手腕一翻,一把森寒的匕首便出现在了手中。

“想动你还不简单?都不需要这些人出手!”

黄老虎有些紧张了,他知道陈老刀是出了名的快刀手,飞刀更是厉害异常,说句不夸张的话,此时的陈老刀只要一翻手,就能要了他的命。

是否要屈服?

黄老虎满心纠结,但是一想到背后的那位爷,他立时坚定了信心,直接掏出一把手枪,瞄准了陈老刀。

陈老刀和金钱豹都有些惊住了,没想到黄老虎来参加兄弟聚会,还随身带着枪。

飞刀再快,也不可能赶得上子弹。

陈老刀不敢轻举妄动。

“黄老虎,你要做什么?还不快把枪放下?大家都是兄弟,有话好好说!”金钱豹换个脸色,开始假模假样地劝解黄老虎。

“刀爷,我们都是兄弟,兄弟我也不想得罪你,但是兄弟还是送你一句忠告:林霄这个人,绝对不是你们能动的,你们要是不听的话,一定会因此而后悔的!”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黄老虎说话间,一边用枪指着陈老刀,一边往包厢门口退了过去,最后叫过手下的打手,在他们的掩护下,快速离开了会所。

“天狂先生,陈老刀收了杨家的好处,要对林先生动手……”

从会所出来之后,黄老虎第一时间拨通了天狂的电话。

“知道了,你保持警惕,等我的命令。”天狂的声音很淡定,似乎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

“吗的,黄老虎这家伙越来越不像话了!”

会所包厢里,金钱豹依旧在大骂黄老虎。

“刀爷,要不我们今晚就把他的老虎帮给灭了吧,留着这家伙,早晚是个祸害。”

金钱豹对陈老刀建议道。

陈老刀皱眉道:“不必,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搞定林霄,黄老虎那边有空再说。”

“那我派人盯着他,他要是敢乱来,就把他们干掉。”金钱豹说道。

陈老刀点头道:“对,先盯着他,我倒要看看这个林霄头上到底长了几根角,居然让黄老虎这么忌惮。他不让我动,我就偏要动动看,老子还不信了,一条落水狗也能咬人?”

“刀爷,杨家好像要活捉林霄,他们似乎是想让林霄给杨钦守治病,这倒是不大好办了,抓住林霄容易,但是让他乖乖听话却很难,听说这家伙是个典型的硬骨头。”金钱豹担心道。

陈老刀眼角露出寒光,冷笑道:“这还不简单?把他的未婚妻兰卿蝶绑了,不怕他不屈服!”

“好主意,那我马上安排下去!”金钱豹嘿嘿一笑,脑海中浮现兰卿蝶诱人的身姿,不觉心痒难耐,抓过一个陪酒女孩按到了沙发上。

……

“老大,杨家找了陈老刀,陈老刀约了黄老虎,让他对付您,但是被黄老虎拒绝了。”

吃完午饭,林霄开着兰卿蝶的小夏利,载着她赶往兰氏风投公司,中途就接到了天狂的电话。

他没有开那辆布加迪超跑,因为那玩意儿太贵了,兰卿蝶若是看到了,肯定又要问来问去,林霄嫌麻烦,爽当把它雪藏起来了。

“黄老虎很识时务,”林霄使用非洲土著语回道。

“是的,这家伙处事很圆滑,他和陈老刀谈完之后,第一时间给我打了电话。”

天狂继续道:“另外我打听清楚了,老大,杨家不光要对付您,还想要挟您给杨钦守治病。”

“早知道他们会这么干,”林霄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坐在后排兰卿蝶,心里已经大约猜到杨家要做什么了。

“地煞那家伙这段时间快闲出病了吧?这次就由他出马吧,负责保护卿蝶,但是不要光明正大的来,暗中盯着就行了,你还是负责居中统筹。”

林霄挂了电话。

“你在跟谁打电话?说的话怎么这么奇怪?”兰卿蝶好奇地问道。

“一个非洲朋友,想来华夏旅游,刚才打电话跟我问路,”林霄随口回道。

“非洲朋友?是不是特别黑的那种?”在兰卿蝶的印象里,非洲人都是自带暗夜隐身技能的。

林霄笑道:“这没办法,他们天生就长这样,不过我这个朋友为人很厚道,而且家里超级有钱,开钻石矿的。”

“那倒是可以多结交一下,对你有好处的,以后说不定可以给你投点资,”兰卿蝶说道。

林霄暗笑,心说我随口乱说的,你还当真了?

不多时,两人赶到了兰氏风投公司。

风投风投,顾名思义就是风险投资,也就是说,这家公司是专门负责帮兰家花钱的,所以它的油水很大。

兰卿蝶之前主政这家公司的时候,公司账上常年躺着好几亿的资金。

“欢迎兰总回归!”

大厅里,几个部门经理和公司骨干站成一排,似乎早已知悉公司的人事变动。

兰卿蝶扫眼看了一下,禁不住好奇道:“兰玉凤为什么不在?她不是要跟我交接工作的吗?”

几个部门经理互相看了看,都是低下了头,似乎有难言之隐。

“何萍,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兰卿蝶看向何萍问道,这是她的秘书,为人不错,算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

“兰总,那个,凤总中午的时候就来过了,交接的事情她已经安排好了,您只要签字接收就可以了,包括股权转让书,”何萍回道。

这下兰卿蝶倒是有些好奇了,按照她的印象,兰玉凤嫉妒心极重,绝对不会顺顺当当把公司交给她,一定会给她找一些麻烦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爽快了?

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

兰卿蝶迅速反应过来,看向财务经理张鑫:“张鑫,公司账上还有多少钱?”

“兰总,公司已经没钱了,账上只有一百来万,都不够发下个月工资的,另外公司欠了银行三千万抵押贷款,还有七天就到期了!”张鑫回道。

“什么?!”

兰卿蝶一惊,禁不住大声质问张鑫:“张鑫,你给我说清楚这都是怎么回事!我离开公司的时候,账上明明还有五亿资金,怎么一年不到就全都没有了?你们都把钱弄哪里去了?!”

19-临走挖坑

“哼,兰卿蝶以为她得胜了,殊不知我给她挖了一个更大的坑!”

兰卿蝶正在清点公司资产的当口,兰玉凤和孙克笑也开心地碰了碰杯。

“媳妇,还是你更聪明,直接来一招釜底抽薪,给她一个空壳公司,还有几千万债务,这下看她怎么办!”

孙克笑竖竖大拇指,随即又有些担心道:“可是那毕竟是几亿元的资金,兰卿蝶会不会趁机告发你?”

“你这个软骨头,被他们整了一次,胆子都被整没了?!”兰玉凤瞪了孙克笑一眼,哼声道:“他们这次把你搞得这么狼狈,你就不想报仇吗?”

孙克笑讪笑道:“我当然想报仇,可是也不能急于一时嘛。”

“我就要急于一时,我这人就这样,有仇必报,”兰玉凤哼声道:“兰卿蝶那个妖精想压我一头,门儿都没有,我就要跟她斗到底,看她能拿我怎么样!”

顿了一下,兰玉凤继续道:“再说了,她凭什么告发我?那笔资金是走正规程序投到大伯的建筑公司的,他有本事去跟大伯要钱呗。”

“大伯是个厚道人啊,给我们一亿回扣,这才是自家人嘛,”孙克笑开心道。

兰玉凤一脸得意,哼声道:“他自己经营公司亏了钱,连贷款都还不上,都已经山穷水尽,马上就要被爷爷发现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求我,回扣不给高一点怎么行?”

原来兰庆德宣布把风投公司交给兰卿蝶管理之后,兰玉凤立刻找到兰海山,和他串通一气,二一添作五,把风投公司账上的钱全都转走了。

这些钱名义上是给兰海山管理的兰氏建筑公司投资,但是最后能不能收回本金都是问题。

也就是说,现在的兰氏风投公司是名副其实的空壳子,甚至还欠着大笔的贷款。

兰玉凤这一招的高明之处在于,这些钱是花在家族内部的,就算兰卿蝶发现了,也没有办法。

跟兰海山要钱?

那就要得罪兰海山,而且以兰海山的财迷性格,这些钱绝对不会还回来。

跟兰庆德告状?

那兰玉凤也有正当理由,就说是兰海山求她的,她只是顾及亲情,给他帮个忙而已。

总之兰玉凤算准了兰卿蝶只能吃哑巴亏,才敢这么干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去看看竹石哥。”

兰玉凤喝完杯中的香槟,招呼孙克笑去探望兰竹石。

孙克笑支吾道:“去看他做什么?他这才刚醒过来,万一再提起之前治病的事情,多尴尬?”

“笨球!”

兰玉凤哼声道:“你在兰家呆了这么久,还没看清形势吗?爷爷对大伯、二伯,还有我爸都看不上眼,唯一喜欢的就是兰竹石,也就是说,兰竹石是铁定的未来家主继承人,你想在兰家呼风唤雨,首先就得跟他搞好关系。之前的事情算什么?早就翻篇了,爷爷都不追究了,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咱们现在反正有钱,多买点礼品过去,保证他拿你比亲兄弟还亲!”

孙克笑眼睛一亮,点头道:“对对,更妙的是,逼迫兰卿蝶嫁给柳苟浪,就是兰竹石出的主意。他当时应该就是想用这个法子换取柳家对兰氏建筑公司的投资的。”

“没错,现在这个事情被林霄搅黄了,兰竹石身体恢复之后,决计饶不了他们,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从中取事!”兰玉凤得意道。

“哈哈哈,媳妇,您简直就是卧龙转世呀,这计谋耍得太溜了,走吧,咱们赶紧去跟兰竹石套近乎,他不是喜欢跑车吗?我们直接给他送一辆兰博!”

……

另外一边,兰氏风投公司。

兰卿蝶问明情况之后,顿时泄了力气,怔怔地瘫在了座位上。

“兰总,对不起,是我们不好,没能阻止兰玉凤,可是她当时还是总经理,她要转账,我们也没办法。”

何萍等人看着兰卿蝶,一脸愧疚地说道。

“不怪你们,是我大意了,我应该第一时间赶过来的。”

兰卿蝶叹了口气,挥手让何萍等人先出去,接着却是双手支着额头,陷入了苦恼之中。

“这茶不错,谷雨毛尖,应该是兰玉凤留下的,这娘们很会享受啊。”

林霄坐在沙发上,有滋有味地品着茶,仿佛没看到兰卿蝶的苦恼模样。

兰卿蝶有些气愤地瞪了他一眼,皱眉道:“你能不能出去喝?我想安静一会儿。”

“安静什么?安静就可以变出五个亿来?安静就能还上三千万贷款?”

林霄看着她问道。

兰卿蝶不悦道:“莫非你有办法?”

林霄当然有办法,他随手就能拿出几亿元的资金来。

但是综合考虑之下,他还是摇了摇头。

不是他故意为难兰卿蝶,而是要兰卿蝶认清楚兰家人的真面目,找回失去已久的斗志。

“我也没什么办法,不过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苦恼。”凌霄对她道。

“为什么?”兰卿蝶有些好奇。

“这事明显是兰玉凤在给你挖坑,你为什么还非得跳进去呢?”

“不然还能怎样?”

“简单啊,直接走人不就行了吗?”林霄耸耸肩,笑道:“交接的文件你还没签字呢,也就是说,现在这家公司理论上还不是你的,你大可以撒手不管,让兰玉凤自己回来处理这个烂摊子呀。”

“好主意!”兰卿蝶眼睛一亮,随即又摇头道:“不行,这么一来,就是拱手放弃这个机会了,家族里正好找到借口把我边缘化了。”

说到底,兰卿蝶还是想得到家族的认可。

“那你先把公司的情况如实汇报给家族,起码让他们知道兰玉凤干了什么恶心事,”林霄规劝兰卿蝶道。

兰卿蝶苦笑道:“最多也就是跟爷爷说一下吧,告诉其他人,估计他们只会看笑话。”

“那就先和老爷子说一下吧,看看他怎么说。”林霄叹了口气。

兰卿蝶点点头,拨通了兰庆德的电话,把公司的情况跟他说了。

结果可想而知,兰庆德压根没有追究兰玉凤的意思,反而对兰卿蝶道:“我把公司交给你,那就由你全权管理,你管不好,那是你的能力问题!”

还真是包庇地明目张胆,没有丝毫遮掩啊。

林霄笑着摇摇头,看向兰卿蝶道:“既然你不想放弃这个机会,那我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还有什么办法好想?”兰卿蝶叹气道:“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大伯把钱转回来一部分了。我去找他谈谈看,正好你刚救活了他儿子,希望他看在这个事情的份儿上,能够给我个面子。”

“他们应该都还在祖宅,我陪你一起去吧。”林霄说道。

兰卿蝶点点头,有些无力地站起身,准备出门。

“叮铃铃——”

正在这时,兰卿蝶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一下号码,立刻就给按掉了。

“怎么了?”林霄察觉到异常,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一个朋友而已,我现在没心情理他,”兰卿蝶眼神有些躲闪,收起手机,快步朝外走去了。

林霄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最后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已经大约猜到刚才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了。

柳苟浪,终于轮到你出场了吗?

小说《劫天帝》 第18章 一句忠告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芷荷吖点评:

《劫天帝》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