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作者:诗梦茶花

状态:已完结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11 11:16:09

作者诗梦茶花给大家带来了《冥婚:错惹腹黑鬼夫》的主要情节:之前的自己总想着可能这辈子可能就这样过去了。之前的我就这样,在悦生的宠爱下,在我小心翼翼的手足中......曾经的我自卑而谨慎地活着。可现在,好像全因一个男人,一切都改变了。“吴香香。”我看向周围,空无一人,以为听错了,便继续向前走着。良久,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到空落落的。听到一声叹息,“娘子。”我愣住了,娘子......是......容止吗?“你执意要这样做,为夫也没有办法,你会明白的。为夫的苦心。”
展开全部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第9章试读

之后我才明白,容止真的狠心把他打下了地狱十八层,他不愿再重生,可又舍不下我。就这样待在了容止身边,找好了机会,再次与我重逢。

我看楚悦生陌生的脸庞,觉得很不是滋味,发紫的嘴唇,宽厚的额头,黝黑的皮肤。

“阿生。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落得这样的后果。真对不起。”我低下头,泫然欲泣,开始腹诽起那个自大又高傲的容止了。

楚悦生不在意地笑了笑,“你在我身边就好了。容止一定还会找机会把我和你分开。他迟早都会知道的。香香,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也没关系。我变成这样,你害怕吗?”

见他这么说,我于心有愧,便摇了摇头。

“阿生,是我对不起你。阿生,我一直都爱你,真的。”

“行了!看你一脸严肃。”他温柔地揉乱我的头发,我也跟着笑了笑,原来阿生真的还在。真的还在我身边。

小时候他都不嫌弃自己,现在这样的自己,何来的资格去嫌弃阿生呢?

只要两颗心相爱就好了。看着楚悦生的侧脸,突然就有了好多肺腑之言想告诉他。

想告诉他,我还爱着他。

之后的日子,我和楚悦生一直不间断的联系。

容止百密一疏,并不知道身边的人是阿生,一直对我们俩很放松,我和他也就一直在秘密的幽会又秘密的恋爱。

“小米,你看门口那是谁啊?怎么老是在附近晃悠?”

洗干净手出来吹风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在门口左逛逛右逛逛,身上披着大毛裘衣,扭着腰肢照着镜子。

“哇噻!”小米瞪大了眼睛突然惊叫起来,“那不是侯露莎吗!当红小花旦唉!我说吴香香你不看电视的嘛!不过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侯露莎?没听说过。

我也学着小米的样子踮着脚看了看,挺漂亮的,侧面看上去,有点像只动物,优雅美丽却不是特别友好的那种,可偏偏不知道如何猜测。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侯露莎突然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咯噔咯噔地走了过来,“你们谁是吴香香?”

不得不承认,她的声音真的很妩媚,黏黏腻腻的,像在撒娇一般。

“我是。”我清清嗓子,不明所以地望着她。侯露莎绕着我前前后后走了几圈才回到原地把玩着头发不满意的摇摇头,“切,就你这样还想当鬼王妃,不自量力。真讨厌。我是侯露莎。我们就算认识咯。”

侯露莎微微透着粉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我,水波荡漾,“吴香香。”

她又默念了一遍我的名字,不屑地发出一声嗤笑,这才离去。

“天咯香香,你认识她呀?怎么侯露莎那么不友善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狡猾的狐狸。”

小米看着侯露莎越走越远,不满的嘟囔着。

是了!就是狐狸!狡猾聪明却又危险美丽的狐狸!我看着她越走越远,思绪万千。

她怎么会找到我头上来?最近事儿可真多明明我只是个普通的人啊!先是容止……等等!容止……

她刚刚说,鬼王妃?莫非她喜欢容止不成?然后以为我抢了容止?

哎哟,肯定是这样的。这侯露莎也太傻了,肯定以为我和容止有什么了!

不知为何,容止开始和侯露莎频繁地在我面前出现。

有时早,有时晚。

容止不再天天缠着我叫娘子长,娘子短的。我也乐的快活。

这侯露莎也不闲着,除了天天和容止郎有情妾有意还跑到了殡仪馆找我化妆!

一馆的人都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她恐怕是真疯了,可我才刚准备帮她卷头发,她就开始骂骂咧咧。

说什么头发那么干燥怎么不抹点护发素,大姐啊,你头发顺滑的都可以游泳了!好吧,抹就抹。

又说这粉底磨的不好,磨的不好抹起来就不均匀,就达不到美白的效果。

一堆女化妆师在我背后气的牙痒痒,不停在磨牙。

这小姐用的化妆品可贵了,比死人用的高出三位数,光买就够呛,她还这么多要求,这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些什么,明明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却口水比茶多。

可尽管如此我都已经好声好气迁就着她了,她仍不能满意,仍有一千种方式折磨我。

她不知为何找到了我的地址,天天抓怀孕乐的母老鼠放在我的床上下崽,别提有多恶心了。

不仅如此,还有可怕的小恶鬼,房间到处都在飘着。

我已经不止一次被吓到流泪,不过习惯了,现在胆子好像还变大了。

她做过的坏事,容止一样也没管过。

我还真是看明白了,他们俩就是要秀死旁人嘛,缠缠绵绵的一对狗男女。

“香香,看他们天天在你面前这样,你不会生气吗?”当第n容止带着侯露莎在我面前晃悠的时候楚悦生终于忍不住说了。

我摇摇头,“这倒不会,只不过他们也太明目张胆了。”楚悦生看我这么肯定,反倒失笑。

说道,“这侯露莎,是狐狸精化成的人形。之前因为和容止谈过一年的恋爱,所以一直以为容止喜欢她,总来找容止,学了一身狐狸媚术。真是恶心。”

“哦!”我点点头,了然的说。

没想到容止又搂着她过来了这边。

一手捏着那盈盈一握的细腰,一手在衣服里四处抚摸,长腿紧紧夹着侯露莎的两条细细的长腿,胸膛紧紧的贴在一起,嘴唇密不可分,热烈的边吸边吻着。

我想这男人也太不节制了。不过这也就算了,这侯露莎不是说是个知名花旦吗?好歹留意一下四周好吗?

等会被发现了可多尴尬啊,可他们俩人偏偏一副难舍难分,如漆似胶的样子,女方可享受了。

我听到身边的悦生倒吸了一口冷气,定睛一看,都忍不住要爆粗口了。天呐,这两个人不带这么玩的。

侯露莎衣服已经半褪,细长的腿缠在容止健壮的腰上。

门口记者渐渐多了起来,都在跟踪侯露莎,而这女人的狐狸尾巴雪白雪白的突然冒了出来,在容止下体不断摩擦。

容止可不管那么多,还是衣冠楚楚,一副君子的模样。

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动情,双眼总是是不是抬起来看看自己……

不不不,怎么会……可能手机自己想多了吧。他爱动情就动情,和自己没半点关系,只要悦生在身边就好了。

楚悦生一直没说话,我却觉得挺安心的,轻轻依在他旁边。

突然一个身姿娇小的记者冲了过来,高高举着话筒四处找侯露莎。

我不敢打扰他们,只能不停小声提醒,“你们去厕所避一避吧,去隐秘点的地方做那种事情呀,有个人进来啦!”

容止的眼神像冰一般射了过来,害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没说什么啊……我是在好心提醒他们啊。

侯露莎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要贴上去,容止却已经不想再继续。

本来就没怎么脱的衣服现在随便整理下都干干净净。

他一身清高地推开侯露莎,兀自整理衣服。

侯露莎软软的贴上去,却被一把推开。那一双勾人的眼波柔软的盯着容止放电。

可容止可能是吃饱喝足了吧,一眼都不肯给她,直直地越过她走了过来。

我本来该带侯露莎去换衣服的,容止一双冰冷的大手却把我拽了过去。

天,刚刚还在做那种事情,手怎么一点都不烫呢……

侯露莎不甘心的跟着楚悦生走了,用一双透红的眼神狠狠的瞪着我,甚至露出了少点尖牙。

我疑惑的抬头,“你怎么留侯小姐一个人呀?不陪陪她呀?”

“你特么也太好心了,陪个屁!”容止猩红着双眼一个拳头就超我身后凹凸不平的墙捶去,一声天崩地裂,我想去看看他的拳头有没有流血。

才刚碰上就想起来,他怎么会受伤呢,他是鬼啊……

可他却不让我后退,拽住我的手把我拉进了怀里。我闻着他怀里还残留侯露莎有些刺鼻的香水味,有些厌恶的用力起来。

他干脆把外衣脱了,邪魅的瞟了我一眼,勾了勾嘴唇,“娘子,我想要你。”我不满的瞪大了眼睛,“容止,你真恶心,刚要完侯露莎,又来找我!”

容止显然被骂的不爽了,眼睛泛着冰冷的光,但我可能习惯了,也知道他不会伤害我,越发嚣张跋扈。

半晌,容止突然笑了出来,“娘子刚刚在吃为夫的吗?”我憋屈的瞪着他,“好啊,容止,你是不是故意和侯露莎搞关系来玩弄我的!?”

他闷笑,不说话。

我是真生气了,急匆匆跑了上楼,没看到他暗笑的表情。可才刚跑到半路,就感觉小腹收紧,一阵阵的疼,也没管太多,干呕了几下便上楼了。

容止凝望着这栋大楼,没再说什么,一脸纵容的笑容,直到站了很久,嘴角还凝固着一丝笑意。

“露莎小姐,我该带您回去了。”楚悦生此时面色不善,语调平平的提醒眼前气的发抖的女人。

侯露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拉了拉身上的大裘,正想走近容止又被一只有力的手拽了回来,“露莎小姐,请吧。”

侯露莎愤恨地盯着他,正打算一巴掌打上去,就被楚悦生死死的捏住手腕,动弹不得。这狐狸精,连香香半点都不如。

“我自己会走!”侯露莎痛的脸色发白,高跟鞋在地上留下了一串脚印。

冥婚:错惹腹黑鬼夫第10章试读

不止是那晚容止强硬带我回家后的不适,连连几个夜晚我都忍不住会恶心。

一般运气好可能就吐两下,运气不好的时候......

不仅会连连做诡异的梦,而且会不断惊醒,呕吐不断,呕着呕着还可能突然昏倒。

这就算了,之前至少还留了一撮挺好看的头发,本来就不多,看起来还顺眼。现在反而越来越少,稀稀疏疏的,像个小老太似的。

好险好说歹说让容止把满脸的雀斑给消掉了,不然可真就更老了。

突然又算了算,这月的大姨妈应该是要来了的......

还有点纳闷呢,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米打了电话来,说又接到了几单怪异的要求化妆的死人家属。

既然如此便没想太多,正要急急赶去殡仪馆。

谁知这会更过分,肚子一阵阵发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来蠕动去,小腹不断收缩抽搐。

吓得我缩在沙发角落,不敢再动了。

躺了一会还是准备叫某个游手好闲的“人”出来问问。

“可疼了!肯定是你们冥界的事情,我可管不着了,疼了我好久了......”我瘪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一脸自如的容止。

这家伙,天天说什么为夫娘子的,看吧,到关键时刻还不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嘛,明明都这么可怜兮兮的去求人家了......

谁知当他本很无所谓地把手搭在自己肚子上时,表情猛地变了,怔怔地望着我的肚皮发呆。

我可没见过这样的容止,从来都没有。

认识的久了,也就差不多摸清了他的性格。平平淡淡,但是自大清高,不会在乎什么,对征服不了的东西会死缠烂打......

可这一刻,我还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了。

“容止?容止?容止!”伸出手使劲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他脸上猛然出现喜悦的神色,转过头眼睛里是我从未见过的狂热与快乐。

他几步就跨了过来,突然就把我抱了起来。

时而爱怜地一下又一下亲吻着我的面颊,时而又抱着我不停的转圈。我就这样愣着由着他折腾来折腾去。

结局是......我实在受不了了!

“呕......呕......”伏在洗手台不断的干呕,却什么也呕不出来,这种感觉真是......

用冷水漱了漱口后,才走了出去对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局促的男人一顿大骂。

“容止你真是要我死是吧!你......”容止却一把把我搂了过去。

我以为他还要说些什么欠扁的话,谁知他幽幽说了一句,“娘子,你有孕一月半了。”

我完全呆住了,脑袋里重复着一句话,“我和容止有孩子了......我和容止有孩子了......我和容止有孩子了......”

咽了口口水,惊吓却一瞬间竟然没了什么感情,想到了什么,木木的看着搭在肚皮上的那只手。

“他......是人是鬼......”我不由得问出声,那一刻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异常平淡。

我感觉到容止身体一僵,搭在我小腹上的那只手蓦地变得如往常那样冰冷,没再做声。

“哦。所以,我才会只在晚上孕吐,所以,一个小小的孕吐,才会把我搅得死去活来吧。”

我的声音就像往常那样,毫无变化。

他还是没说话,我滑下他的腿,干脆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我知道如此伤了他,他那么高兴......可是......没办法。

我有家人,有父母。身怀所有人的期望,只身在外,不可能来年带只鬼回家。

“容止,我妈妈不会同意的。”我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目光变得呆滞而又冰冷的男人。

“我也......不会同意的。”

可谁知他却泛起冷笑,眼神泛红,身体居然萦绕起冰冷的黑色气息,“娘子,这个孩子你必须得生,不管你如何。他是本王的,要死,也是死在本王手中。”

我看着这样的他,一瞬间乱了神志,却还是平静下来,下意识摸了摸肚子。

确实......

他还小......不知道世事......不知道发生的一切,却......就要离开。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容止冰冷的看着我摸着肚子的手,又看了看房子,递给我一把秀气的木符,“带着它,不会有鬼敢侵犯你。”说完便走了。

就这样走了。

我看着他有点僵硬的背影,一时说不出什么感受。

又看了看手中的符,认真的塞进了包里。

“馆长,我就请一次,下次绝不请假了!”

“绝不请?吴香香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了,这个假我不准!”

“馆长!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请假的。就准这一次吧!拜托了!”

“你干脆辞掉算了!”

“馆长......”

“薪水减半!”

“......好。”

“滚!”

慢慢走去医院,看着清澈的天空,想起之前悦生还在时的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

之前的生活平静而美好,就算生活实在拮据,就算鬼魂不断缠绕身边,就算父母也远离身边,不闻不问,可也没像现在这般糟过。

之前的自己总想着可能这辈子可能就这样过去了。

之前的我就这样,在悦生的宠爱下,在我小心翼翼的手足中......

曾经的我自卑而谨慎地活着。

可现在,好像全因一个男人,一切都改变了。

“吴香香。”

我看向周围,空无一人,以为听错了,便继续向前走着。

良久,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到空落落的。

听到一声叹息,“娘子。”

我愣住了,娘子......是......容止吗?

“你执意要这样做,为夫也没有办法,你会明白的。为夫的苦心。”

听着他像老头一般的话语,忍不住想笑。

可还没来得及笑。

一阵飓风吹过,我知道他离开了。

鬼就是好啊,来没人知道,想离开也就自在的走了,也不用管谁。不过......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呢?

医院的灯要明亮很多,挂了号,我就拿起手机坐在一旁发呆。

医院明晃晃的灯射在手机屏幕上刺痛了眼睛,可心好像更痛。

“57号,吴香香。”“57号,吴香香。”

在那一刻,我想了很多,想到了容止发现我有身孕后的快乐,想到了之前第一次被他夺去时的恼怒到现在渐渐的不抗拒。

之前总是幻想自己会和阿生有一个可爱的宝宝,在自己身边一个劲的叫“妈妈妈妈。”

可现在......手又覆上肚子,那里仿佛有一颗看不见的心脏在砰砰砰砰地跳动,对不起,宝宝......

妈妈爱你。下一次,投到一个好人家吧。

“吴香香!”“再呼叫一次,57号吴香香,再不进来取消打胎流程!”

深呼吸,快步走进了辐射科手术间。

“吴香香,你决定好了吗?”“嗯。”

我只记得,下腹剧烈疼痛,可肚子还是如往常一样。

再来,我一口血呕了出来,晕在了手术床上,意识变得模糊。

再过了很久,我听到附近的人小声讨论时声音都在发颤,

“怎么会这样,打不掉啊......”

“她怀的是什么啊,怎么会这么顽固......”

“黄大医师打了好久,怎样打都打不掉,都吐血了......”

“太可怕了,这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怎么怀出这样一个孽种......”

“你说话小心点!回去拜拜老祖宗......”

......

在别人的讨论声中,怎么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感觉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我睁着眼睛愣愣地看着因为老旧白中泛黄的的天花板。

要是可以,真想就这样吧,不要再起来了。谩骂也好,诋毁也罢,他还在......

摸了摸肚子,你是鬼啊,你真的是鬼啊。

“娘子,别伤心。”

他没出来,我却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围绕在身边,不知为何,突然心安了。

“他是本王的孩子。是小鬼王。”

我听到他带有笑意低沉的声线,我闭上了眼,不说话。

我想我明白了他说那番话的意味。

他应该没再隐身不现,走了过来,他的手掌第一次不知为何变得温暖,紧紧握着我放在肚子上带有冷汗的冰冷的手,安抚着我。

“他不会死,我会陪着你们。将来,他是本王的继承人,他会是鬼王。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把他释放人间,让他快乐平凡的过日子。”

真温暖啊,嘴角总是想泛开笑容,可是却如何都笑不出来,他的身份不允许啊,尽管你爱他,我爱他。

他迟早会过得不一样,会很痛苦......因为,他是鬼。

这句话我在心中默念,没敢说出来。

之后我在容止的搀扶下慢慢走到了公园的长椅下坐着。

无意间看到小文拉着一个不苟言笑身材修长的男人有说有笑,男人虽然不怎么爱笑,但眼神中满满都是宠溺。

“唉!香香,你咋在这坐着呢,你旁边那个?”我一时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

我看那个男人微微朝容止恭敬地点了点头,容止还是一副臭屁的要死的样子,眼神冰冷,淡淡颔首,眼神闪了闪,就当回答。

我声音沙哑的不行,出于礼貌与疑惑,还是慢慢的发声,“小......文......你们?”

我看见小文一脸甜蜜地搂住男人的手臂,“我老公啦~对我可好了。不过......”她一脸黯然地低头,“我们先走了。”我才发现男人的声音低哑的过分。

男人把小文搂在了怀中,很快便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容止。他认识你?”

容止淡淡的点头。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他是......”

容止一脸默许地点点头。

我懵住了,那么,他也是......鬼。

难怪那男人对容止那么恭敬,难怪小文提起他那么伤心。可为什么,明明知道一切,他们却还是在一起了?

难道爱,真的能超越一切吗?

我不说话了,看着远方的天空出神。

容止搂紧了我的腰,也不再说话了。

小说《冥婚:错惹腹黑鬼夫》 第9章 狐狸花旦 试读结束。

邻家静欣点评:

作者诗梦茶花写的很好,很喜欢男女主吴香香性格,超甜超甜,支持作者,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