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惜梦
惜梦

惜梦

作者:墨香

状态:已完结分类:青春校园

时间:2021-01-24 13:50:30

作者墨香给大家带来了《惜梦》的主要情节:“同学,你好,我找你有点事。”“什么事,你说吧?”雪凝坐直了身子,看着他,心里却在想,他来找她会有什么事?“是这样的,我今天来找你只是为了一件事情,希望你可以帮忙。”夏威坐在雪凝身边,恳求着。“什么事情可以让你这个堂堂的公司老总屈尊降贵的来求我啊!”雪凝取笑地说。程菲笑着凑了过来,“呵呵!你是薛雪凝,薛小姐吧!”雪凝按耐着脾气,扬起一抹笑,“是啊!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展开全部

惜梦:一切都还清了

“爸,你找她有什么事?”

“唉!现在只有她才能够帮我们了。”

“爸,到底是什么?”

夏威走到雪凝身边,轻声说,“同学,同学。”

雪凝最讨厌有人打扰她睡觉了,说话的语气不免有些不耐烦,“谁啊?”

“你就是薛雪凝?”

雪凝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放大了的熟悉的脸,他怎么会在这里?反应过来的时候,还要装作不认识他,“你是?”

“同学,你好,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你说吧?”雪凝坐直了身子,看着他,心里却在想,他来找她会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今天来找你只是为了一件事情,希望你可以帮忙。”夏威坐在雪凝身边,恳求着。

“什么事情可以让你这个堂堂的公司老总屈尊降贵的来求我啊!”雪凝取笑地说。

程菲笑着凑了过来,“呵呵!你是薛雪凝,薛小姐吧!”

雪凝按耐着脾气,扬起一抹笑,“是啊!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不过现在我们不就认识了吗!”

看着那张虚情假意的笑脸,雪凝就是一肚子的火,却还不能表现出来,“我不这么认为哦!我能不能帮到你们还是一回事。”

程菲脸上觉得面子过不去,心里已经把雪凝讨厌了多少回了,“呵呵!瞧你说的,一回生二回熟嘛!”

雪凝正色看着她,想要从她眼里看到些虚假,“是吗?可是我并不希望,还是说说你们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吧?”

“我想知道为什么贵公司要撤出对我们的公司的投资还有合同?”

雪凝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对他们出手了,“你等一下,什么时候我们撤出了对你们公司的投资了?”她怎么不知道他们与云翔公司有商业往来了。

“你不知道吗?云菲公司于你们的合作,”

“等一下,云菲?”不是云翔吗?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云菲公司?”夏威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为什么听到云菲这个名字这么大的反应,“有什么问题吗?”

雪凝等了一会儿,打断他,问,“等一下,你说的云菲公司以前是不是叫做云翔?”

轩诧异的看着雪凝,他怎么知道的?几年前的事情除了他们,还有谁会知道,为什么她会知道?

“你,你怎么知道?”夏威颤抖着指着雪凝。

“我吗?只要是我想知道的就能知道。”雪凝转过身,不让他们看见自己,“那现在叫云菲,是因为你的妻子吧?才改成现在的云菲?”

夏威幸福的看着程菲,满眼的深情,“是啊!就是这样的。”

雪凝握紧了拳头,为了她?你连这个也忘记了,也要全部忘记吗?

“呵呵!你们真的很恩爱啊!真是让人羡慕。”

雪凝皮笑肉不笑的说。

“谢谢你这么说,其实我们也不是这样,只是相互关心而已,彼此有个伴儿。”程菲说着还表现的满脸的娇羞。

哼!你们是有伴儿了,可怜了我的母亲,郁郁而终,一想起这些这些心里就来气,你们这么对我们到头来还要我帮你们,天下间有这么好的事吗?

“你们今天来不会就是想让我看看你们有多恩爱吧!有事情就说,被拐弯抹角的。”雪凝有些忍耐不住了,看着他们就觉得眼睛酸涩,真怕我会一下子什么都说出来,还是早了结了好。

“你,”程菲有些气结,没想到这丫头软硬不吃,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雪凝你是薛氏企业的大小姐?”轩惊讶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想到骆今天居然猜对了,雪凝真的是。

灵一惊一咋的跑过来抱着雪凝,“哇!没想到我居然认识世界首富的公主,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没想到我今天还真的猜对了,呵呵!”骆有些兴奋,没想到我还真的猜对了。

雪凝有些略带歉意的看着他们,“不好意思,没告诉你们。”

“嗨!没什么,大家都是朋友讲究这些做什么,没关系的,就算你是薛氏企业的大小姐,我们也是朋友。”骆不在意的说。

“轩,你们认识?”程菲眼睛一亮,刚才他们说的话,她都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是啊!阿姨,我们几个是朋友。”轩对这个女人还是很尊敬的,就算是因为她,爸妈才分开的,但是只要她对爸好,就行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再说了,这些年她对他也算不错。

程菲心里乐开花了,太好了,现在他们是朋友,为了朋友,她应该不会太难为我们了,看来是有救了。

“薛小姐,你看,你和我儿子是朋友,那你可不可以看在他的面上,帮帮我们。”

一看到她,雪凝就没有好脸色,“就算我们是朋友,但是一件事归一件事,不能混为一谈,我也不能徇私舞弊,弄虚作假。”

本来还想靠这关系走走后门,但是没想到,她这么说,程菲面子上也过不去了,有些生气了,“没想到薛小姐这么的市侩,连朋友都不帮。”

“薛雪凝,这对你来说,不过就是举手之劳而已,帮帮我们又怎么了。”夏雨薇靠了过来,帮腔的说。

“对,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为什么我要帮你们,就算是朋友我也没必要牺牲自己的利益。”

“你,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冥顽不灵,说了这么多好话,你也不答应。”程菲指着雪凝生气的说,既然软的不行,只有来硬的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雪凝好脾气的看着她,心情不知道有多好,看着她生气她就高兴,“没想到你的忍耐性这么差。”

“你,你是故意的。”程菲恍然大悟了,指着雪凝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我没那么好的闲情逸致拿你们寻开心。”

“你,你这丫头你们爸妈没教你见到长辈要有礼貌吗?这么对我们说话。”

这话一传进雪凝耳朵里,心里的怒气再也按耐不住了,“哈哈!教养?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些,告诉你,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这样说我,唯独你,”雪凝手指指着程菲,眼神冷淡又让人觉得充满了怒气,是的,她愤怒了,最没资格的人今天居然这么说,“唯独你,没有这个资格,自己都没做到,还来要求别人。”

程菲脸一阵白一阵轻的,气得说不出话来,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自己,说话也开始不管场合了,“你,你怎么这么没有教养,真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

雪凝气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狠狠的盯着她,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寒冷,“我说过了,你没有资格提她,你自己的教养怎么样,你自己知道,你这个夏太太的称呼是怎么来的拥我在你提醒你吗?”

只是某人似乎很不识时务,趾高气昂的说,“怎么得来的,我当然自己,我和我老公是真心相爱的,关你什么事。”

“真心相爱?呵呵!你们的真心相爱就是破坏别人的家庭吗?”

“你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吗?还是你太单纯了?”雪凝戏谑的问。

程菲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么多,这样看来,今天自己倒会难堪了,“你。”

夏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怎么?说不出来了,还是心里有愧?”雪凝一步一步逼近看着她,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夏雨薇看到母亲受到刁难,冲了上去,就要给雪凝一巴掌,“你凭什么说我妈。”

雪凝伸手抓住夏雨薇的挥过来的手,冷冷的看着她的眼睛,“想打我?”

“对,我替你爸妈教训教训你。”

雪凝眼色更冷了,“替我爸妈?教训我?你父母都没有资格,你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夏雨薇第一次看到雪凝这个模样,有些被吓到了,说话也有些结巴了,“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这是想干什么?想打我?你够这个资格吗?”

夏雨薇心虚的看着雪凝,“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妈最清楚不过了。”说着意思的看了她一眼,“你说是不是?夏太太。”

程菲别过头去,她很清楚那年,要不是她硬要回来,就不会拆散他的家庭,只不过她这话意思是不是说,她连那些事情也知道?

轩迷茫的看着雪凝,现在他脑袋一片混乱,为什么她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为什么她会对他们这样的态度,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是为什么?

“薛小姐,你就帮帮我们吧!”夏威为难的看着她。

“就是,雪凝,你就帮他们这一次吧!”灵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开始为他们说话了。

骆走到雪凝身边,“雪凝,看在轩的面子上,就帮他这一次吧!你也不愿意看到轩家道中落吧!”

开始有些犹豫了,是啊!要是不帮他的话,轩就会受到影响,那是自己也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一方面也不愿意帮忙。

“雪凝,算是我欠你的,就帮我们家这一次吧!”轩为难的看着雪凝,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让人家帮忙。

“好,就这一次,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了。”雪凝说完就打电话回去了,“喂!舅舅,是我沫沫,对了,前段时间你们是不是把云菲公司的业务全部取消了?···是这样的,你给他们一次机会从新启用吧!我在这里也观察了,他们的实力不错我们不会看错的···嗯!好吧!就这样,有时间我会回去看你们的,好了,就这样吧!再见!”

夏威紧张的看着雪凝挂掉电话,“怎么样?”

“好了,舅舅答应我了,以后会继续和你们合作的,但是你们必须好好做,要是在出现这样的请况,我们再也不会网开一面了。”雪凝不想再看他么了,转身离开了教室,走到门口说了一句,“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希望你记住了,就算有事,我也决不会帮你们了。”

“知道,谢谢你,薛同学。”夏威很感谢这次她的帮助。

“不用,这次是看在轩的关系上我才帮忙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说完没有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就离开了。

程菲挽着夏威的手,“老公,现在问题也解决了,我们走吧!会打扰他们上课的。”

“嗯!”夏威从思绪里拔出来,转过身看着轩,“轩,今天晚上你回家一趟,我有事想找你谈谈。”他很在意这个薛雪凝,她知道的事情远远多过他们所猜想的,看来有必要问一问。

“嗯!我知道了。”其实从爸的眼睛里就可以看见他这次叫他回去的原因,只是他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雪凝要这么说?为什么她见到阿姨反应会这么大,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按照雪凝的年纪也不应该啊?这些谜团都围绕着他,他也想弄清楚。

在薛家,雪凝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薯片,怎么看怎么悠闲。

天昊好奇的看着如此好心情的雪凝,觉得很奇怪,“沫沫,发生了这样的事,为什么你还这么高兴?”

“当然了,今天让程菲出了这么大的丑,心情能不好啊!”雪凝口齿不清的说,“心里的那股气总算是少了很多了。”

“就因为这个?”天昊从袋子里拿出一片薯片塞进嘴里,“不是这么简单吧!”

“还有,在今天该还清的已经都还清了,我们谁也不欠谁了。”雪凝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天昊,“昊,我这样做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爸爸。”

“不是,你早就该这样做了,既然给了你这样的机会,就应该好好把握,”说着还很轻松的靠着沙发,“这样我们就不用再担心你会被他们抢回去了,永远都是我们的沫沫了。”

“呵呵!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雪凝没想到他们的想法居然是这样的,只是担心她会被他们抢回去,但是,这个可能吗?他已经有一个女儿了,哪还记得另外还有一个女儿啊!“这次,不用再担心了吧!我会是你们永远的沫沫了。”

“对。”天昊骄傲的说,“沫沫,你好像很开心?”

“当然,你不开心吗?”

“开心,只要你开心我们就开心。”

用手中的权利和金钱买断了亲情,雪凝一心只是想要和他们断绝关系,却不知道这只是她自己骗自己而已,浓烈的血缘关系又怎么会是这么容易买断的,在以后的日子里,她看到的感觉到的会是更加撕心裂肺的伤痛,亲情就好像是一条鱼一样,当鳞片被一片片剥下来的时候,那种连着心的疼痛,让她想哭也哭不出来,身心都在淌血,直到把自己染红,当最后一片鳞片被无情的剥下来的时候,就算没死,心也死了。

惜梦:祸从口出

晚饭后,夏威把轩叫到了书房,两父子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柔弱的灯光撒在他们身上,淡淡的温暖,眼前是很和睦的两个人。

“爸,你找我回来是有什么事情?”最终,轩还是打破了这没声的气氛。

夏威走到书桌面前坐下,随手抽出一支烟放到嘴里,从荷包里拿出打火机,点燃,慢慢的吐出一个烟圈,才慢慢开口说,“轩,你和薛小姐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又会成为朋友的?”

“爸,雪凝是才转到我们这个班的转校生没多久,最开始的时候认识雪凝的人是灵,是她介绍我们认识的,慢慢的我们就成为朋友了。”轩把他们之间是怎么认识的全部都说了,“爸,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说着低头想着什么,“对了,轩,她为什么要说从此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还以为她以前认识你们,是在还你们人情。”轩不明所以的说。

夏威吸了一口烟,摇摇头,“没有,除了这次,我跟本就没有见过她,有哪有什么人情债要还。”

轩坐在一边怎么也想不透,两父子相对无言坐了很久。

“我们很久没这样坐在一起说话了。”夏威突然开口看着轩说。

轩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很明显没有适应,过了很久才说话,“嗯!爸。”

“嗯?”

“你有没有后悔过?”其实他很久以前就想问了,只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他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装作不明白,“你指的什么?”

“你知道我的意思,有为什么要装作什么也不明白。”轩有些自嘲的笑着说。

夏威狠狠的把烟头碾碎在烟灰缸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轩,你怎么又提起这件事了?”

“为什么不能提?要是不提的话你是不是早就把她们给忘了?”轩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有提起过,要不是今天雪凝提起,他真的会以为他得了健忘症。

“轩,你这是做什么?我知道我亏欠她们的,太多太多了。”夏威手捂着脸,声音有些沉重。

“对,你是欠他们的,爸,这些年来,你就没有想过找她们吗?”

“找?怎么找?找到了该怎么办?现在我已经有程菲了,把她们找回来又该怎么办?”夏威颓废的倒在椅子上,闭着眼睛。

轩生气极了,为了她们,就要抛弃妹妹和妈妈吗?“爸,你就实话告诉我,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要找她们回来?”

夏威沉默了,没有说话,轩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失望的闭上眼睛,淡淡的说,“看来是没有想过了,爸,我真的很失望。妹妹和妈妈在外面过得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到处打听她们的消息,还是一点信息也没有。”

“我知道,但是,当年我和你妈认识到结婚,离婚也一直没有见到过她的父母,就连她家里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爸,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些,就算不知道妈妈的身世又怎么样?这么多年了,妈做过伤害你的事吗?没有,一点都没有,全都是你在伤害她,你知不知道。”轩激动的站了起来。

“我知道,是我的错。”

看着他这样,轩也没有再说什么了,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忏悔。

“雪凝,今天我们出去玩好不好?”灵把手以树袋熊的姿势抱着雪凝。

雪凝合上书本,淡淡的笑着,“不行,今天我要和昊一起逛街。”

“什么啊!我们可以一起啊!”灵撅着嘴,不高兴。

“不行,我早就答应了昊了,要单独陪他一天的。”其实,只不过是要和他一起去给月熙买礼物,这件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们,所以只好说谎了,雪凝在心底给他们说了声对不起。

“哎呀!人家两个人要过二人世界,我们去当蜡烛啊!”骆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

雪凝淡笑不语,静静的看着窗外出神。

冬天已经到了,云城的冬天出奇的寒冷,现在已经是零下了,在屋子里还不觉得冷,外面就不一样,树枝上已经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了,整个云城变成的冰雪的世界,白茫茫的,看着眼前的美景,有些惊叹,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云城了,从那次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这次看到觉得真的很美,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觉得。

轩看着如此痴迷的雪凝望着窗外的景色,“真的有那么好看吗?”

“嗯!很久没看到了。”

“雪凝,上次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

“什么叫做没有关系了?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轩想了这么久,还是问了出来,这个问题憋在心里让他怎么也忘不了。

雪凝愣了一下,转过身,眼睛看着他,“为什么想到问这个问题?”

“请你告诉我,我很想知道。”

“这对你很重要吗?”雪凝心里也在忐忑,要是他继续追问该怎么办?自己真的可以做到什么也不说吗?

轩看见了雪凝眼中的犹豫,很坚定的点着头,

“是,我要知道。”

雪凝看着他的眼睛,动了动嘴巴,眼睛看向别处,“别的我不想说什么,可以告诉你的是,这是我欠你们家的,这次是还给你,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任

何关系了。”

轩继续追问,但是雪凝很明显的不想多说,只要算了。

放学后,雪凝依言和昊一起约会去了,灵半哄半骗的把翼拖了出去。轩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回了自己的公寓。

在广场,雪凝拉着昊的手从这个商店逛到那个商店,精心挑选着礼物。

昊跟在雪凝的后面,快没力气了,“沫沫,还要逛多久啊!我都饿了。”

“还早,都没选到合适的,你也想月熙高兴不是吗?”

“可是,我饿了,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嗯!好吧!我也有些累了,正好休息一会儿。”

两人来到一家西餐厅,找了个幽静的位置坐下,很快就有服务生过来,“请问,两位要吃点什么?”

昊看着菜单,翻了两下就放下了,开口说,“给我一份七分熟的牛排,然后一瓶红酒,给她一份九分熟的牛排,一杯鲜榨的橙汁,记住一定要是新鲜的水果汁,要是不是的话,出了事我要你们关门。”

服务生没有遇到过这么霸气的人,呆了一秒,很恭敬的说,“好的,先生请稍等,我们现在就为你准备。”

雪凝看着他,只是笑,”谢谢你了。“

服务生开始没注意都对面还有一位这么美丽的女孩儿,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

昊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不喜欢有人这么看着她发呆,“喂!看什么看,还不去,要饿死我啊!”本来就饿了,现在哪还有什么好心情好脾气,再说了,他的好脾气向来只对他在乎的人。

“昊,算了,你说你饿了,现在还有力气吼人家。”雪凝叫住他,这人,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脾气,这么暴躁。

“好吧!我不说了,你可以走了。”摆摆手,让他离开。

服务生如释重负,加快步伐走了。

两人用餐的动作都是这样的优雅,就好像是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美丽,服务生在一边好像是在欣赏歌舞剧一样,陶醉在其中。

“沫沫,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昊放下手里的刀叉,擦擦嘴巴。

“问吧!”

昊有趣的看着雪凝,“真的?那我就问了,你可不许不高兴。”

雪凝放下手里的刀叉,看着他,“你问都问了,现在这样做给谁看。”

“你,你自己说的,那我问了?”

“嗯!”

“要是有一天轩知道了真相,你会怎么办?”

雪凝手上一停,立刻又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怎么办?能怎么办?难道你们要我回去?”

“开玩笑,怎么可能,说什么也不给。”

“那不就得了,你们不让我回去,我怎么回去。”雪凝笑眯眯的看着他,“放心吧!我不会回去的。”

“可是,那终究是你的哥哥。”

“哥哥?我和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前的事情只可以是回忆,不能和现实混为一谈,我也不可以和往事纠缠在一起。”

“沫沫,你真的可以看得透吗?”

“早就看淡了,其实你们没必要担心,真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的后面坐着一个他们最讨厌的人,夏雨薇,他们的谈话她一字不差的全部听了进去。

怎么可能,薛雪凝是哥哥的亲妹妹?她不是很早以前就不见了吗?现在怎么又出现了,还成了薛氏企业的大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夏雨薇诧异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开。

薛雪凝,夏雨薇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为什么总是要和我过不去?

现在连哥哥也要和我抢,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薛雪凝完本试读结束。

昆锐小哥哥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青春校园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