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时空 > 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
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

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

作者:原缺

状态:已完结分类:幻想时空

时间:2021-07-12 16:42:35

沈留白柳露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原缺的新书《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宁可玉碎,也不让这个败类得逞!可是我却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我甚至连懦夫都不如!眼里不断的往下流,一想到这公司里、这座城市甚至这世上,唯一的朋友,就这么惨死在了沈留白的魔爪之下,悲伤便在心头逆流成河。昨天如果刘艳没有送我回来,如果没有把我当成朋友,如果……可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对不起,刘艳,是我害了你。可惜,刘艳却再也听不到‘对不起’这三个字了。
展开全部

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第7章试读

十公分长刀刃,全部插入了沈留白的胸口,我敢肯定,已经刺入沈留白的心脏。

看着鲜血将沈留白的白西装染红,我突然觉得很兴奋,攥着拳头,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我绝不会再让你胡作非为,绝不!”

“就靠这个玩具?”沈留白瞥了我一眼,无动于衷的问道。

“玩具?”我楞了一下,明明已经刺入心脏,鲜血绽放,为什么他这么镇定?

在我不可置信的注视下,沈留白用手指头夹住刀柄,将小刀从胸口拽出来,放在手心轻轻一用力,小刀就被捏成了一团废铁。而沈留白左胸的伤口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顷刻之间便恢复如初!

‘吧嗒……’

被攥成一团的小刀掉在地上,发出一阵脆响,一同被捏碎的还有我的勇气和决绝。

沈留白一步一步朝我逼近,眼神犀利,脸颊冷酷。

我跌坐在沙发上,退无可退,看着冷酷无情的沈留白,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坦然迎接死亡的到来。

我的后颈被沈留白抓住,但是被扭断颈椎的痛感却迟迟没有传来,只是一股力量将我往前拉拽,等我睁开眼睛时,沈留白的脸颊近在咫尺,我们俩的鼻子几乎碰在一起。如此近距离的四目相对,我被沈留白眼神中的疯狂惊得浑身发寒。

“这就害怕了?看样子你给朋友报仇的决心并不坚决。”

此话一出,我像是被他狠狠地打了一耳光,除了畏惧之外,更多的是无地自容。

是啊,仅仅是一个眼神我就退怯了,还谈什么报仇?

柳露啊柳露,你可真是个懦夫!

我在心里咒骂着自己,除了自责之外,已经别无其他选择。

这个小插曲没有改变我的宿命,和以往一样,他瘫在床的另一边,巨大的狐尾盖在我的躯体上。

我和杀了自己朋友的凶手发生关系,却丝毫不敢有半点反抗,但凡是有点勇气的女人,恐怕在已经自杀了吧。

宁可玉碎,也不让这个败类得逞!

可是我却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我甚至连懦夫都不如!

眼里不断的往下流,一想到这公司里、这座城市甚至这世上,唯一的朋友,就这么惨死在了沈留白的魔爪之下,悲伤便在心头逆流成河。昨天如果刘艳没有送我回来,如果没有把我当成朋友,如果……

可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对不起,刘艳,是我害了你。

可惜,刘艳却再也听不到‘对不起’这三个字了。

对不起成了还不起,对不起成了来不及……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浸湿了床单,我把沈留白的尾巴当成手巾,不断的擦拭着眼泪。

整整哭了一夜,天亮之前,沈留白醒了,他看了一眼被我眼泪湿透的尾巴,眉头微皱,没有言语。

我已经没有勇气去公司,担心每一个接触过我的人,都会变成下一个刘艳。

可是想到刘艳在这座城市也没有朋友,她的遗物必须有人替她保管,因此我只能硬着头皮前往公司。

刘艳的事已经在公司传开了,三倍工资也无法抹平人们心中的恐惧,职员顷刻间少了三分之二,只剩下寥寥几个人分散在办公室之中,心惊肉跳的忙活着手头的工作。

我走到刘艳的位置,一件一件将遗物整理出来,在清理柜子的时候,一叠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因为第一张照片里的人就是我自己,可是我却不记得以前跟刘艳照过相。

仔细端详照片,我发现这张照片竟然是偷拍!照片的内容是我家窗户,我正站在窗边,朝着一个方向怒吼着。

我不禁眉头紧锁,越往下看越心惊,因为这些照片只有两个人,便是我和沈留白,而且无一例外是长镜头偷拍!

“刘艳在监视我?”

我被惊得目瞪口呆,捂着嘴,不让自己失声尖叫出来。

我将照片放在一边,仔细翻找柜子,果不其然,在杂乱的柜子深处发现了一个长镜头照相机。

这种相机俗称‘大炮’,拥有近乎‘望远镜’一般的功能,可以清晰的拍到很远处的景象。

相机里面还有很多没有‘洗’出来的照片,无一例外,全都是我和沈留白的内容,甚至还有几张,是我被沈留白压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场景!照片中,沈留白的九条大尾巴清晰可见!

从一开始,刘艳就知道沈留白的身份,也知道我被沈留白缠住了?!

沈留白发现以后,便将她杀掉?

短暂的错愕之后,我隐隐感觉真相似乎并不简单。

我仔细观察照片,发现照片的镜头都是同一方向,应该是我家对面的那栋楼,而且能够清晰的找到客厅地板,以及我卧室的床,那么证明,拍照的楼层,应该比我家高一到两层!

想到这,我胡乱的将刘艳的遗物收好,向新任经理请了个假,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小区。

我家在四楼,那么刘艳拍照的房间应该就在五楼或是六楼,我问了一下物业,果不其然,对面的五楼西户近期租出去了。

而且五楼西户的所有窗户,全都被窗帘遮掩着,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情急之下,我只好以‘刘艳’亲戚的身份,联系到房东,要来备用钥匙。

在推开房门的刹那,一股浓烈的‘烟酒’味迎面扑来,熏得我一个踉跄。

由于房间里全都是遮光窗帘,因此里面昏暗一片,直到我拉开窗帘,光线洒在房间里,我才看清楚里面的情景。

满地的空酒瓶和烟屁股,尤其是正对着我家的窗户,除了一个三脚架之外,便是堆积如山的空酒瓶和烟蒂。

真没想到,平常吴侬软语,杏花烟雨地长大的南方丫头,背地里竟然是个抽烟喝酒‘五毒俱全’的女汉子。

这形象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无法联想到扎着马尾辫,带着近视镜的刘艳,一只脚踩在窗台上,左手拿着酒瓶,右手夹着烟,用照相机偷窥我和沈留白的云雨之事!

如果只是偷窥也就算了,我在三脚架旁边发现一个记事本,上面竟然清晰的记载着我和沈留白的日常生活。

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第8章试读

沈留白几点出现,几点走,我和沈留白几点‘干炮’,没错,笔记本上用的就是‘干炮’这个词,看得我连连皱眉,再一次印证了‘人不可貌相’的真理。

除此之外,房间里再无其他值得关注的地方了,我离开出租屋,将钥匙还给房东,心里却惴惴难安。很显然,刘艳的死不简单,而且刘艳本身就是个‘秘密’,至少普通上班族不会偷拍他人的生活,还记载的如此详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突然,我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是个未知号码,接通以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女性嗓音:“你好,请问您是柳露吗?”

“我是,您是?”

“我是刘艳的姐姐,听说你代为保管刘艳的遗物,能交给我吗?”

没想到刘艳的家人这么快就露面了,而且还是姐姐,以前可从来没听刘艳说她有个姐姐。

虽然疑惑,但我还是满口答应了下来:“好,约个地方吧。”

“老味道。”

老味道离我们公司不远,直线距离只有两三百米,是一家东北菜馆,由于物美价廉,是附近写字楼的公共‘食堂’。

我赶到时已经是下午三点,没在饭口上,因此里面显得有些冷清,只有角落坐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二十来岁的年纪,黑直长发,穿着一件蓝色碎花裙子,背上还背着一个草帽,乍一看之下,脑海中直接浮现出‘清纯、美丽、朝气’等词汇。

可是再一看,所有的美好瞬间崩塌,这个青春靓丽的美女,竟然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边扣着脚趾头,一边对着电话吴侬软语:“亲爱的,人家最近真的很忙了啦,对不起了啦,人家向你赔罪好不好,不要再生气了。对了,上个月的零花钱已经花完了,能不能再给我打一点钱呀,好老公,么么哒。”

放下手机,草帽美女扭头冲一旁目瞪口呆的服务员‘咆哮’道:“操,老娘的地三鲜还没做好啊?”

别说是服务员,连我都整个人愣住了。

台湾腔和东北咆哮口音自由转换,碎花裙子搭配上凉高跟鞋,一切都那么美好,可是抠着脚指头的手指,却毁了一切。

草帽美女的视线无意间落在我的身上,见我一直盯着她,本来有些暴躁,不过看到我手中的遗物以后,她立刻换了张笑脸,连连冲我招手。

“柳露是吧?我就是刘艳的姐姐,赵小倩。”

我的脑袋有些不够用,木讷的坐在赵小倩对面:“刘艳姓刘,你姓赵……”

赵小倩冲我摆了摆手:“嗨,忘了说,表姐。”

原来如此,我将刘艳的遗物推到赵小倩面前,恭恭敬敬道:“东西都在这了,你看看。”

赵小倩冲我眨了眨眼睛,随手把遗物推到一边:“你是刘艳的朋友,我还能信不过你?”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赵小倩将扣着脚趾头的手,往裙子上蹭了蹭,冲我伸过来,似乎要和我握手。

我一阵尴尬,硬着头皮和她握在一起,她刚才抠脚抠的那么爽,也不知道有没有脚气。

握完手,赵小倩从旁边的精巧别致的手包中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扫了一眼,赵小倩,星光日报主编。

原来是个记者,本来我没放在心上,可是当我的视线落在刘艳的遗物,那个非常专业的‘大炮’上面时,我猛地意识到什么,惊呼道:“刘艳也是记者?”

赵小倩丝毫没有因为刘艳的死,而产生丝毫的悲哀,脸上甚至挂着淡淡的笑意:“没错,她是潜伏型的记者,本来是想去挖蓝龙公司的内幕,结果没想到碰上了这么档子事儿。啧啧啧,灵异现象,惊人惨剧,三天三命,这若是挖出背后的惊天秘密,可比蓝龙公司那些烂事儿有卖点多了!”

听到这话,我猛地站了起来,愤怒道:“刘艳死的那么惨,你竟然还想着销量!”

说完我转身便走,结果刚迈出去步子,身后就传来赵小倩气定神闲的嗓音:“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沈留白的身份?”

我猛地停下,转身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小倩:“你……你知道沈留白?”

“废话,不然我来找你干什么?”赵小倩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热气腾腾的地三鲜,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含糊不清道:“自打接到刘艳的报告,我就一直在调查沈留白,啧啧啧,九尾大妖狐,你叫柳露对吧?柳姑娘,你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不由自主的坐下,看着赵小倩,震惊无比的问道:“你究竟知道多少?”

“肯定比你多。”赵小倩毫无半点淑女气质,两条腿大开大合,裙摆夹在两腿之间,两条大白腿露在外面,丝毫不在意旁边服务员的垂涎:“跑了这么多年新闻,什么人我不认识?我专门去请教过高人,这个沈留白,可是一只了不得的狐妖,被他缠上,必死无疑!”

“怎么说?”

这么久过去了,我不敢跟任何人提起沈留白的事儿,而如今终于有人相信这世间存在狐狸精,我像是找到了组织,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一切。

“听高人说,狐狸精只要长出第二条尾巴,就算是成精了。尾巴越多,越凶,沈留白有九条尾巴,你也不想想,他凶到什么程度了?蓝龙公司死了那么多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是啊,那些惨死的画面,到现在还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你就不怕惹火烧身?”我看着大喇喇的赵小倩,忧心忡忡的问道。

赵小倩挥了挥手中的筷子:“我跟刘艳说过,别离得太近,狐妖的嗅觉很敏锐,很容易被发现,可惜她非不听。我可不傻,才不会去招惹沈留白呢,我只想得到这第一手资料而已。不如咱俩合作如何?”

“合作?”我眉头微皱。

“你帮我搞到沈留白是狐狸精的证据,等我出名了,好处肯定少不了的。”

“没兴趣。”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并不是我不爱钱,而是不想拿生命去冒险,不只是我的生命,还有眼前的赵小倩。

小说《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 第7章 被偷窥了 试读结束。

山白少女点评:

《结爱,狐仙妖夫的初恋》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原缺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