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

作者:方希微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6:52:59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主要说的是凌烟祁煜的事情,看看方希微是怎么讲的:至少比起钟晋那样的渣男,他很不错。窗外,夜风吹着树叶摇晃,她觉得有些饿,也有些困,最后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祁煜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他睡在自己那张专门定制的大床上,那么柔软,那么舒服,可他才稍微一动,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坐在地板上的,他的后背,正靠在一具柔软的身体上。是凌烟,祁煜脑子里瞬间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情。
展开全部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大醋缸2

“做错了什么?”祁煜走到她面前,“凌烟,别忘了,我们已经领证了,在你跟前夫搂搂抱抱的时候,我请你好好想想你的身份。”

“我没有跟他搂搂抱抱。”凌烟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之前还因为他来就她而对他感激万分,谁知道这个男人是因为她被钟晋强抱而动怒,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凌烟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走!

岂知她才转身,手臂就被人抓住,他力道大得惊人,抓住她的同时将她往回拉,瞬间导致她跌入他的怀中,他结实的胸膛撞得她鼻子生疼。

但是不等她伸手揉揉鼻子,他的大掌已经用力地捏上她的双颊,声音充满警告:

“凌烟,我只警告你一次,你是我的妻子,你能做的,只能是忠于我们的婚姻,再让我看到你跟钟晋或者其他男人搂搂抱抱……”

“你眼瞎是不是?”凌烟伸手重重拍在他的手臂上,“你没看到是他在强抱我吗?那种恶心的男人,我见一次恶心一次,更何况是被他抱了,你要是真当自己是我老公,就有点做老公的样子,别只给他不痛不痒的一脚之后就把气撒在我身上!”

凌烟的话,让祁煜愣住,他捏着她双颊的手,力道也少了许多。

凌烟向来是个见机行事的,这个男人今天晚上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她还是少惹为妙,趁着现在他控制她的力道少了些,赶紧推开他的手开溜!

祁煜哪里会不知道她的目的,他真要钳制住她,她那点挠痒痒的力气,哪里能挣脱得了他?

但是他真的怕自己在盛怒之下伤了她,和当年一样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便顺着她的动作放了手,看着她咚咚咚地逃向楼梯。

凌烟对这栋别墅并不了解,但是能猜测第一个房间肯定是主卧,这是他家,主卧肯定是他的,凌烟脑子被驴踢了才去第一间,所以她非常有见底地跑到最后一间房间,打开门躲了进去,甚至还把房门反锁,这才放下心来。

别墅一楼,祁煜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看着楼梯旋转处凌烟消失的方向,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悔意袭来,五年前痛心疾首地情绪排山倒海而来。

他伸手在自己头上狠狠捶了几下,最后落寞地伸手解开外套的扣子,把西装丢在地毯上,扯掉领带,也丢在地毯上,解开了衬衫上的两颗扣子,迈步去了一楼的吧台处,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威士忌,伸手在头顶悬挂杯子的地方拿下一个酒杯,拧盖,倒酒,仰头就喝。

脑子里回忆着五年前的一幕幕,初遇微儿,爱上微儿,误解微儿,伤害微儿,找微儿……

现在终于可能找到她了,他又要再伤害她一次吗?

祁煜把口中的酒咽下去,甩甩头!

不能了,再不能冲动地没听她解释,就误会她了!

五年前的大错,已经让他后悔愧疚了这么多年,现在失而复得,怎么可以还这样?

祁煜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将手中的杯子往吧台上一推,就转身朝楼梯走去,只留下那个被他推到的高脚杯,在吧台上慢慢滚下去,却因为地板上的地毯非常柔软而并没有摔坏!

二楼有四个房间,最大的是主卧,最小的是他办公的书房,对面两个是为孩子准备的儿童房,祁煜率先打开主卧大门,里面乌漆嘛黑的,根本就没开灯。

祁煜按下门口的开关,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冷清,根本就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他瞬间慌了,胃里原本隐隐作疼的痛感瞬间增强了不少,祁煜快速退出主卧,走到旁边的书房,打开门,依旧是空荡荡的,只得打开对面最里面的那间儿童房。

但,门把不能扭开,显然是被反锁了。

这别墅里除了他就是她,显然那丫头是怕他会对她怎么样,所以躲了进去!

祁煜心里后悔万分,可以想象自己刚才的样子有多可怕。

“小烟!”祁煜伸手在门板上拍了拍,“你开门,是我,祁煜!”

屋内的凌烟正蜷缩在玩具熊形状的单人沙发里睡觉,她今天中午不敢去食堂,只在办公室里吃了点饼干充饥,这会儿人早就饿惨了,饿得难受了,她就只能一面揉着肚子,一面要求自己快点睡着,睡着了就不会觉得饿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拍门的声音,隐隐还有祁煜的声音在说话,她要求自己努力睁开眼睛,等她完全清醒的时候,周围又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凌烟皱眉,忽的听到门板上传来咚的一声,声音很大,她惊得从沙发里站起来,死死盯着房门,那里却再没有任何动静。

凌烟有些不放心,朝门口走去,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门才开出一条缝,突然就有一股很大的力道把门往屋里推,凌烟本能的地想要逃,退回房间内。

“咚!”的一声,那个倒在门上的人,就倒在了地板上,正是祁煜。

原来他胃疼得晕过去,身体重重地砸在门上发出了之前的声响。

凌烟一愣,这才注意到,祁煜正捂着自己的肚子,似乎很疼的样子,就连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

这是要多疼,才能出这么多汗?

这都疼得他晕倒在地了,凌烟哪里还敢怠慢,连忙走过去将他扶起来,用手抹去他额头上的汗珠,有些慌乱地问他:“祁煜,你怎么了?肚子的哪个地方疼啊?家里有没有药。”

“一楼的杂物柜里应该有个药箱,你去看看有没有胃药。”祁煜忍着胃里剧烈地绞痛对她说。

“你等我一会儿!”凌烟连忙站起来,快速跑向一楼,视线在一楼的客厅里扫了一圈,看到一个白色的柜子,连忙走过去,一个个拉开抽屉,终于看到家用医药箱,凌烟连忙拿出来打开,翻出一盒胃药。

有了药还缺水,凌烟拿着药瓶去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瓶水,找不到热水壶,遂倒了一杯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然后拿着温水和胃药冲回二楼。

“祁煜,我把药找来了。”凌烟蹲在他身边,竟发现他已经双眼紧闭侧躺在地板上,吓得凌烟连忙将他扶起来,先伸手在他的额头上探了探。

她的手感非常准确,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只要她一摸额头,测出来的体温就能跟温度计没什么差距,就如此刻,凌烟也知道他会晕倒是他胃疼得厉害,又躺在地板上才会失去意识,若是将他扶起来,他很快就会转醒。

凌烟让他靠在自己身前,把手从他额前移开,又看向他的胃部,他的手还留在上面抚着,可见他的胃还是很疼。

“祁煜,祁煜,你听到我的声音吗?”凌烟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整个人着急得不行。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大醋缸3

“胃疼……”他没睁眼,但口里却说出模糊的话,“药……”

“这里,药在这里!”凌烟连忙拧开瓶盖,将上面封瓶口的铝纸撕开,看说明倒出两片药放到他的口中,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杯,“这是水,我温过了,你放心喝!”

祁煜是听到他的声音的,但是他不能吞下那么大一片药片,只得忍着药片难吃的味道咀嚼了几下,再喝水咽下。

吃了药,祁煜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但依旧紧闭着眼睛,凌烟怕他躺地上不舒服,遂一直扶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但祁煜怎么说也是一米八八的大高个,看着不胖,可身上哪一处不是结实的肌肉,这样的人重量可不轻,加上又是没意识的状态,更是重重地压在凌烟身上,她差点就支持不住,只能靠在墙上,让他依靠着。

周围一片静谧,凌烟背靠在冰冷的墙壁,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祁煜。

吃了药,他的胃痛似乎缓解了些,脸上的五官也放松下来,只是皱着眉头。

看着他不怎么安稳的睡颜,凌烟伸手在他的皱成结的眉心上揉了揉,脑子不由地想起他今晚的样子。

脑子里回想着他今晚说过的每一个字,凌烟这才发现,他很介意她跟钟晋有交集,但是他还是能听进她的话的,虽然她感受得出来他很生气,但是他还是很理智,在她挣扎要逃开的时候,他放开了她。

凌烟很清楚,他要是不放开,她那点力气,根本就逃不掉。

看着他此刻皱眉沉睡的模样,凌烟再也气不起来,也不再怕他。

因为他很肯定,他不会伤害她,他很理智地在控制自己的怒意。

一个能控制住自己脾气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

至少比起钟晋那样的渣男,他很不错。

窗外,夜风吹着树叶摇晃,她觉得有些饿,也有些困,最后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祁煜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他睡在自己那张专门定制的大床上,那么柔软,那么舒服,可他才稍微一动,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坐在地板上的,他的后背,正靠在一具柔软的身体上。

是凌烟,祁煜脑子里瞬间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因为看到她和钟晋在小花园里搂搂抱抱,所以生气地把她带回来,质问她,把心里因为背叛而腾升出来的怒意,都发泄在她身上,被她反唇相讥。

看她那副不服气却又害怕至极的样子,祁煜很理智地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五年前那样不分青红皂白把怒气撒她身上。

五年的悔恨,已经够了,所以他松手,让她逃走,他自己为了冷静,不得不喝些烈酒,企图让自己忘掉那股因为觉得她背叛了他而腾升出来的怒意。

却没想到,他因为空腹喝酒而突发胃痛,这一次疼得太凶猛,让他疼晕过去了,好在她还在他身边。

祁煜动作缓慢地从她身上起来,转身看着背靠在墙上睡着的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所以她睡着的时候,还砸吧了几下嘴巴,饥饿的睡相看上去很可怜。

祁煜微扬嘴角,笑容里带着心疼,他伸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入怀中,站起来,动作轻柔谨慎,深怕自己会弄醒她。

他一路将她抱回主卧,放在柔软的大圆床里,盖上薄被,看着她睡得无知无觉的样子,祁煜忍不住,俯身在她额前亲了亲,最后又忍不住轻啄了下她的唇,这才起身离开!

祁煜来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各种食材都有。

他今天送她去学校之后,就想过晚上要把她接到这里来,因此让秘书派人把这里整理了一下,该添置的东西,也都添置完毕。

只是,看着厨房里的这些食材,祁煜头疼了,他根本就不会做菜,看着厨房的大冰箱里塞着的各种荤素食材,他脑子里突然想起微儿五年前曾经说过的一段话:

“什么时候我能吃上你做的饭,哪怕是一碗白水煮面,我也欣慰了。”

“白水煮面,应该不难吧!”祁煜从冰箱身前离开,打开一旁的储物柜,拿出面条,脑子里,仔细回想了一下平时他吃的面里有什么。

嗯,西红柿似乎是有的,鸡蛋也是有的,还有葱,蔬菜,火腿之类的,应该都有吧,他一一把记忆中面碗里应该出现的东西拿了出来,洗干净,放到锅里开是煮。

凌烟是被饿醒了,实在是太饿了,她原本很累,觉得自己躺在一张跟云朵一般柔软的大床上,实在是不愿意醒过来,可她实在太饿了,口水呛得她睡不着,只得不情不愿地醒过来了。

一睁开眼就是陌生的环境,吓得她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借着窗外的路灯光,他能清楚看到房间里的摆设,脑子里也很快想起来,自己被祁煜带到了一栋别墅里,而他……

凌烟连忙跳下床,却不知道开关在哪里,鞋子也不穿,摸着黑就直冲门口的方向,打开门直接出门去。

他记得祁煜胃病犯了,还疼晕了过去,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凌烟出了主卧,直接就先去了原来那个房间,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只得又下楼去,下到转角处,终于闻到了一些面条的香气,瞬间把她肚子里本就叫嚣的馋虫招惹得越发疯狂。

凌烟本能地快步下楼,循着香味直冲厨房。

这栋别墅的厨房与餐厅之间,是隔着一块落地玻璃的,目的是为了隔绝油烟,又能让厨房与餐厅的人都能看到彼此。

凌烟远远地就看到背对着自己站的灶台前的男人,连条围裙都不系,他到底是在煮什么面?

“醒了?”听到脚步声,祁煜转过身来,招呼人过去,“过来,我给你煮了面,很快就能吃了!”

“谢谢!”凌烟道谢,往面锅里一看,差点没吓死,她指着面锅,“这……这是什么面?”

“应该叫西红柿鸡蛋面吧,我加了火腿和蔬菜。”祁煜回答,语气有那么一点像是小孩子在跟老师汇报成绩,很期待老师的表扬,却又害怕成绩不如意。

“噗……哈哈哈……”凌烟实在是没忍住,终于笑出来,指着面锅对他说,“大哥,西红柿鸡蛋面,不是这样煮的,你到底会不会做饭啊?”

“我……”祁煜本能地就要回答“我不会”,却想起微儿当年说过的话,便改了口,“我会学,我很聪明。”

“再聪明的人,也有学不会的事!”虽然他说的那么诚恳,凌烟还是坚信他学不会,遂伸手推了推他,“闪一边,虚心接受批评。”

祁煜笑了,乖乖退到一旁,却发现她赤着脚,嘴角扬起的微笑无奈又宠溺,转身出了厨房,在玄关处的鞋柜上找了一双室内拖鞋拿过来,放到她的脚边。

“先穿鞋!”凌烟这才想起来,她都饿得连自己没穿鞋都忘记了,连忙把莹润好看的脚塞进拖鞋里,继续手中的动作。

祁煜则站在一旁虚心看着。

“西红柿鸡蛋面,不是这样煮的。”凌烟找了汤勺,把两个整个的西红柿捞出来,又把四个带壳的鸡蛋也捞出来,还有她手臂那么粗的火腿,叶子上还带着小虫子的蔬菜,被他用手扯断的葱……凌烟无奈地把汤勺放下,“我拯救不了。”

“那重新煮一锅,我看着。”祁煜把火关了。

“还不算是厨房杀手,知道怎么开火关火。”凌烟毫不吝啬地表扬一句。

祁煜顿住,决定不告诉她,为了打火,他专门请教了自己的秘书。

她的表扬,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反正刚会而之前都会没什么区别,他就“虚心”接受表扬了。

小说《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 第11章 大醋缸2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威威mio点评: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方希微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