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凤凰山下雨初晴
凤凰山下雨初晴

凤凰山下雨初晴

作者:字云舒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1:49:08

《凤凰山下雨初晴》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字云舒为大家带来了百夏茉玄玥倾的故事:大家被百夏茉的话震惊了,一个奴才还想讨价还价,死就死了还要什么公平。玄玥晖懒得与她说话,眼神示意小厮去砍了百夏茉的脑袋,森焱却道:“这个有趣,本世子想知道她要个怎样的公平。”百夏茉先是磕头,后道:“谢谢主子们给奴婢这个机会。今日是奴婢坏了你们游戏的雅兴,而且也坏了玄府的规矩,所以奴婢甘愿受罚。但是,奴婢也想有个活下来的机会,希望你们能成全我。这样吧,你们中选一人在背后朝奴婢射箭,假使奴婢被射中那也是奴婢的命运,假使奴婢逃过了,希望你们给奴婢一条生路。”
展开全部

公平死法

玄玥倾翻身下马对玄玥晖道:“三哥,你们玩吧,我对这个游戏没什么兴趣。”

玄玥晖有点不快,今日玄家兄弟就来了三个,此刻自己人怎么能拆他的台,他想讥讽玄玥倾一番,玄玥鑫却在玄玥晖发脾气前温和地安抚道:“三弟,五弟看不惯这些残忍的游戏,还是咱们这些人玩吧。”

圣霏不阴不阳地说道:“你们老五这会子装什么菩萨心肠,那次剿南蛮子时,他可是屠城者啊,我没记错他那会儿才刚满十二岁吧,说起心狠手辣谁比得上他。我可听说老弱妇孺没有一个躲过他的莲玥剑!”

也就是那次剿南之战,玄玥倾才彻底引起他父亲的注意,他在家族中甚至在整个帝都贵族中地位才得到彻底的改变。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没有本领和才干,即使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玄玥倾没有理会他们的言语,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他将缰绳扔给贴身护卫沧山自己进了临时搭建的避风大帐篷。

玄玥鑫对一旁有些迷糊的森焱道:“叫世子见笑了,老五的脾气怪了些,你不要在意。”

“也许人家不屑跟我们玩呢,你们玄家真是高攀不起啊!”森焱还没说话,珩世子笑地人畜无害地说。

珩世子是镇南王最宠爱的小儿子,自那次南边发生混乱,金圣殿的那位就开始提防镇南王,紧接着又是常胜王叛乱,令那位更不省心,所以,不久前他将镇南王的世子接进凤阳城,名义上说是与众皇子一起学习,其实就是个人质。而新来的仓北王的孙子焱世子,也是名质子,即使仓北王与那位是亲兄弟。

森焱拉好风帽,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玄玥晖顺着话茬说:“马上开始!”

不远处的奴隶们被飞舞的长鞭一抽都四处逃窜起来,他们以为躲过长鞭就没事了,哪里知道这只是恶梦的开始。

密集飞逝的利箭呼啸而来,一箭箭有力地穿透孩子们的身体,孩子们更加害怕,他们只能东逃西窜,可是这样却无法改变什么。

圣霏见一个小女孩的眼睛被他的利箭穿过,心里顿时更加兴奋,疯狂开弓。显然玄玥晖经常玩这样的游戏,与射穿奴才们的身体想比,他更喜欢击落别人的利箭。场地里奴隶们惊恐的哀呼声响彻天际,马背上的狙击者却更加狂野和兴奋。

眼见珩世子的箭要射在自己身上,百香茉估计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等待死亡的来临,哪知突然从别处飞来一只利箭将刚才那支即将射穿她身体的箭打飞,她登时喜出望外,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奔了过去,玄玥晖厌恶地看向夏香茉,嘴里骂道:“这可恶的奴隶,是要寻求我的庇护吗?痴心妄想!”

言罢,拿出一支箭射向夏香茉。

“不要!”这时,百夏茉骑着小马飞奔到场内,她大喊一声,希望能阻止这噩梦一般的现实。可惜还是太迟了,瞬间利箭凶猛地穿过百香茉的胸膛,百香茉那单薄的身体如纸片般倒在了地上,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哪里来的奴才在这放肆!”玄玥晖怒声吼道,“哪个大胆的放她进来的?”

百夏茉翻身下马将百香茉抱在怀里,她悲恸地哭道:“姐姐来迟了,姐姐来迟了!”

百香茉刚一开口一股鲜血从嘴里涌了出来,她咳嗽几声,吃力地说道:“你来了,真好。”

百夏茉红着眼睛,她强忍住泪水,怎么可以在这群牲口面前哭泣,她愤恨地看向马上的高声大喊的男人,玄玥晖,是直接杀死百香茉的元凶,她一定不会叫他好好活着。所以,她现在还不能死。

百夏茉深吸一口气,调解好自己的情绪,对马上几人道:“请各位允许奴婢送妹妹最后一程。”

“这不是五弟内院的小丫鬟么?”玄玥鑫问道。

玄玥倾此刻也走了过来,他对百夏茉的出现的确有些惊诧,但更多的是淡漠。

圣霏冷笑,“玄老五你调教出来的丫鬟怎么这般没有礼数,是不是奴才随了主子呢!”

百夏茉给马上几位磕头,边磕边说,“不关主子的事,是奴才自己不懂规矩……”

玄玥晖残忍地哼道:“我们玄府的规矩你竟然不懂,现在我告诉你,不懂规矩的奴才都得被活活打死。今日,看在你家主子的面子上我给你恩赐,你自尽吧。”

言罢,玄玥晖的小厮扔来一把匕首,示意她可以去死了。

百夏茉见自家主子没有搭救自己的意思,她也明白,主子没有必要搭救一个没有用的奴才,她拿起匕首,对玄玥晖说道:“奴婢想叫三爷给个公平的死法。”

大家被百夏茉的话震惊了,一个奴才还想讨价还价,死就死了还要什么公平。

玄玥晖懒得与她说话,眼神示意小厮去砍了百夏茉的脑袋,森焱却道:“这个有趣,本世子想知道她要个怎样的公平。”

百夏茉先是磕头,后道:“谢谢主子们给奴婢这个机会。今日是奴婢坏了你们游戏的雅兴,而且也坏了玄府的规矩,所以奴婢甘愿受罚。但是,奴婢也想有个活下来的机会,希望你们能成全我。这样吧,你们中选一人在背后朝奴婢射箭,假使奴婢被射中那也是奴婢的命运,假使奴婢逃过了,希望你们给奴婢一条生路。”

玄玥鑫笑道:“是个有趣的。”

圣霏问道:“那由谁射呢?”虽是疑问,他的目光却落在玄玥倾的身上。

焱世子道:“今天的发起人是玄家三少爷,由他来好了。”

玄玥晖却谦虚地说道:“还是五弟来吧,今日他没与我们玩乐,这会儿就该把最好玩的机会留给他。”满眼恶毒的他不怀好意地朝玄玥倾看去。

下不为例

玄玥倾眉头一皱,这个玄玥晖时刻给他难堪。假使他射中这奴才,大家更要传他残酷无情,尚未进朝堂就得顶着这样不雅的名声,对他将来的仕途大为不妥。假使他没射中,大家又要说他偏袒包庇一个小奴婢,不仅颜面受损还被大家质疑他的武功。即使这样,他还是翻身上马,自己的奴才必须由自己亲手解决。

玄玥倾对百夏茉淡漠地说道:“给你个机会,你先跑百步,我再放箭。但是你要知道,我不会偏袒任何人,而且,我会三箭齐发,一旦瞄准从来没有猎物从我手上逃离。”

百夏茉从来没想过这个冷面主子会怜悯她给她一条生路。但,能不能将她射中是他的技术,而能不能在他的箭下活命就是她的本事了。

她飞也似地往外跑,待百步过后她的体力有些不支,但她强忍着,开始不规则的移动起来。玄玥倾没想到一个九岁的小丫头还有这等智慧,他拉满了弓瞄准百夏茉,在放箭的一刹那却没将手指快速地松开箭弦。

就这小小的偏差,却起了很大的作用,给了百夏茉这个单薄的身体一个活路。也就是这小小的偏差,造就了将来他们二人敌对却又纠结的人生。命运就像飞驰旋转的轮盘,没人预测的了这个轮盘在什么时候减速在什么时候加速,也没有人看清轮盘上刻着的揭示人生的珠玑。

百夏茉预感到利箭已飞驰而来,呼啸的风似乎要将她吞灭,她凭借上一世丰富的经验与超强的预感,在利箭近身时,她突然一个侧身避开了一支,右手一挥,将另外两支弹飞。

这个力道……

百夏茉心里知道,玄玥倾这个冷面少爷终究还是给她放水了。她咧嘴浅笑,就当欠他个人情。她尚沉浸在侥幸逃脱的欢悦中,嘴角依旧保持上扬的样子,这时突然一支利箭朝她脸颊呼啸而来,她根本来不及避开,只得顺势将瘦弱的左胳膊挥了过去,登时肉骨被穿透的声音传了出来,百夏茉强忍着疼痛放眼望去,原来是玄玥晖放的暗箭。真是卑鄙小人!

“一个小奴才敢跟主子讨价还价,真是活腻了,不给点教训怎么行!”玄玥晖对玄玥倾训诫道。

玄玥倾只是静静地看了玄玥晖一眼,并未说话。玄玥晖却是一副“我就替你做主了,你把我怎么着”的表情。

焱世子见二人有点硝烟弥漫的感觉,赶忙说道:“三少爷,咱们接下来还有什么节目?”

玄玥晖立即笑道:“见过美人跳舞,见过不穿衣服的美人跳舞,但你们有见过不穿衣服的美人和猛兽跳舞的么,咱们一起去看看可好?”

圣霏一乐,道:“要说会玩,整个凤阳城没几个比得上你。赶紧带我们去开开眼!”

玄玥鑫知道这个弟弟惯会哗众取宠,整天好吃懒做无所事事,要不是他生母的娘家有钱,他还能靠钱挥霍,否则哪来这么多所谓的“朋友”,人家只不过当他人傻钱多罢了。

众人在玄玥晖的带领下欢快地离开,玄玥倾自是没兴趣与他们同去胡闹。他站在原地好奇地看了一眼一脸苍白强忍疼痛的百夏茉。

是个有意思的,小小年纪有点能耐。

玄玥倾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对身边的小厮道:“将她的利箭拔出来,把这药给她敷上。”

小厮毫不迟疑,几步走到百夏茉身边,利落地将利箭拔了出来,小厮力道大出手快,看样子是个练家子。百夏茉在箭拔出来的那一瞬间痛的差点晕厥,她虚弱地站在原地只见鲜红的血不停地往地上低落,小厮很快将药敷在伤口上,接着从自己身上撕下一缕布条将她的伤口包扎。

小厮将小瓶又还给了玄玥倾,玄玥倾此刻已经转身离去,他淡淡说道:“赏给她了。下不为例!”

百夏茉知道最后一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是在警告她。

其实,“下不为例”也是玄玥倾自己告诫自己,不用对一个奴才那么好。今日这瓶药是那个奴才自己争取的,并不是他大发慈悲。

他的确是个别扭的少年。

晚膳过后,玄玥倾悠闲地修剪着前天正院分发的皇帝的赏赐——遗珠,这可是终南山万寿寺的镇寺之宝,每十年进贡五铢,没想到今年皇帝给玄家赏赐了两株,而五大家族也仅仅是玄家接到赏赐,可见金圣宫那位准备开始行动了。

五大家族向来利益盘结复杂,虽然之间多有联姻,但是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利益去拼搏,但凡五大家族的利益被皇上忌讳,那么总会出现一两个倒霉的,皇上借此杀鸡儆猴。要说权力,谁比得上皇上。这次看似皇上重视玄家赏了两盆遗珠,实则玄家成了众矢之的,间接逼迫玄家忠心皇上一人,以皇上的利益为重。

至于为什么选玄家,玄玥倾嘴角挂起一丝冷笑,韦家权大却从不踏及皇上底线,皇上既忌讳他的权力又抓不住把柄;丹家一代不如一代,不用皇上动手只要病重的丹后一薨丹家迟早会被代替或者灭亡;段干家是皇上故意培植的打击丹家和韦家的利器,一时半会儿皇上不会拿他们怎么样,除非他们自己不懂分寸得寸进尺;墨家就更好理解了,安国五块虎符,由皇上和除了墨家之外的其他四大家族共同掌控,墨家只是掌控整个大安的商业和农业,远离兵权,皇上对他还算放心,暂时是不会动他。唯独玄家,不算最好也不算最差,皇上就会想办法打压甚至收服。

小说《凤凰山下雨初晴》 第12章 公平死法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字云舒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