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
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

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

作者:秦楼小竹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4 14:18:30

秦楼小竹的书《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以乾毓情慕子夕为中心,主要讲述了:“姑娘说是就是吧!”他的眼神仿佛要将人纳入眸中的旋窝,秦可儿选择忽视。好故作高深的家伙啊,她顿时面露一丝狡黠的笑容,不置可否的道:“那我就索要一些报酬吧!”什么报酬?未等二人反应,秦可儿行动如风的将月牙色的扳指收入囊中,驾着轻功一溜烟的飞走了。“公子,她、她是谁啊?”兔儿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女子,行为好似不修边幅,又是来去匆匆,奇怪的让人琢磨不清。
展开全部

晴空万里抢匪到

“铃铃铃--”一匹全身雪白的马儿发出了清脆了响铃声,牵着它的是一名盘着髻一副书童模样的打扮的幼童,他看上去约莫十二三岁,圆圆的脸颊尚带着些稚气。

马儿系着特有的金色铃铛,背上驮着几个包袱和书篓。单单是瞧书童的打扮和气质便知他的主人是何等的教养和修为,至少书香门第不在话下。那名书童嘟着嘴向侧前方的人问:“公子,还有多远啊?”

显然书童有些急不可耐了,脚步开始慢吞吞兼之有气无力的。在他侧前方的是身着一袭天青色衣衫的男子,那背影笔直如松,衣袂随风飘扬,并不属于健壮的身躯,看起来到无非便是书生之气,羸弱的很。

“兔儿。”年轻男子清远的声音恍如天籁,头微微侧了侧,露出完美深刻的侧脸,束着的发丝乌黑如墨,光泽晕人。

书童兔儿立刻停止了发问,自家主子的子他是了解的。侧目间,且听主子低声喃喃:有人来了。

此时,天空万里无云,碧空如洗。阳光微醺,唯有这块无拘无束的山丘上才可以享受到自由的呼吸,一时的宁静和安稳。但,只包括陇月山庄和醉仙峰以及其下的几个小镇。眼下,他们主仆二人正踩在脚底下。

“锵--”的两声拔刀的声音在宁静安和的山道上十分的突兀,与周围的景色形成强烈的反差。

兔儿正想问主子是谁来了,一眼望去,有两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壮汉横在了他们主仆外加马儿的面前,凶神恶煞的提着明晃晃的大刀,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打劫!”一稍矮的壮汉极为熟稔的道,看样子他精通此道多年。另一高些的壮汉亦不甘示弱补充道:“把值钱的东西全都交出来,我们决不害人命!”

说起来是谋财不害命,主仆二人应算是庆幸不已。

兔儿一阵突如其来的慌乱,护住自家主子,斥道:“你们是什么人?”听说这一带有一帮抢匪,难道他们的运气怎么就这么背,偏偏遇上了。

“废话,你说我们是什么人?”二人张牙舞爪的笑着,手中的刀举的半天高。

年轻男子闻言,动了动嘴皮,“不害人命吗?”兔儿诧异的望着自家主子,他说了什么?貌似是要投降就范?

吃惊之际,且听男子不以为然的继续道:“在下值钱的东西多的是,任君挑选。只是--”

“只是什么?”二人异口同声。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福气了。”

“岂有此理!”两名壮汉遇到反抗势力顿时恼羞成怒,这文文弱弱的书生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他们手下不留情了。二人提起大刀便冲了上去,对着目标劈天盖地的一刀挥下。

本来兔儿是不打紧的,可是望着刀与主子的距离快速缩短,他不禁脸色大变,“小心”二字失声在了口中。

而年轻男子却是一派镇定自若,波澜不惊,他是不惧生死抑或是害怕的失了反应?

“铿--锵--”齐刷刷的两刀相撞的碰击声渐渐远去,两名壮汉方如梦初醒,手上已是空空如也,疑惑的相对而望,刀去了哪儿?

兔儿瞪大了眼疑惑不解,饶是他专心致志的一直没眨眼,唯瞥见一抹金色迅速闪过,不见踪影。

“啧啧啧!”身后传来了轻悠长的女声,一个身着月白色衣裙,脚蹬同色靴子的女子俏然而立,灼灼其华。女子朝方才差点被劈中的年轻男子撇撇嘴道:“喂,你是脚抽筋了吗?”

“你怎知道?”男子的语气让人感觉到他有些假装的诧异,侧着头,看不清他的容貌。

众人把目光对准了半路杀出的程咬金,那女子约莫十岁的模样,眉目如画,清淡悠远,五官精巧的很,但第一眼让别人注意到的便是她那双半分轻慢半分皎洁,熠熠生光的眸子,仿佛似黑夜里的星辰那么亮闪闪。而她脸上的浅笑则带动着一个浅浅的酒窝,多了几分活泼之气。

她本就是随口一说,如果不是脚抽筋,干嘛不避,莫非是等着自己出手吗?但若是普通人,定不会感应到自己刻意隐藏的气息。

“哪里来的黄毛丫头,敢管老子的闲事?”此时矮个子壮汉努嘴颇为不悦道,眼神凶狠的要吃人。

女子显然对此不恼,反倒是微微一笑,挑了挑飞扬的眉毛,懒懒的道:“闲人管闲事岂不是天经地义?”

年轻男子侧目打量着她:垂直的如瀑布般的发丝听话的束在了脑后,额前横系着一颗玉色的宝石,简单的发髻透露着主人的简单和干净。纤纤玉指中一根金色的鞭子俨然便是她的武器,亦是将刀卷走的元凶。

只是一瞬间,他的眸中闪过一丝异样,极轻极淡。那女子的声音,似乎没来由的觉得熟悉,闲人管闲事吗?也许她算是个闲人吧!

矮个子壮汉恼羞成怒,对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愤恨不已,坏他们的好事。他们哥俩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一只肥羊,自然不能被她搅局。

反观高个子壮汉亦如是,他先是露出了同样的表情,紧接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手摸半脸的胡须,猥琐的笑道:“你这丫头长得不错,想必能买上一个好价钱!”

女子显然耐心好的很,并没有把二人的挑衅以及狂妄话语给激怒,她只是努了努嘴,挑眉道:“想卖我,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说罢,高矮盗匪齐齐的转移目标,摩拳擦掌的直奔女子。此时,女子的身影在二人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纤细和渺小。但是,面对体积是自己的两倍,她依然是轻松自如的表情。

微微一个优美的倒退,身姿轻盈,轻功根底扎实,月白衣袂浅摆,似乎毫不费力避开了二人的追逐。

二人遂默契的抄起了地上的大刀,对方像是泥鳅一样的滑溜,他们也就顾不上所谓的江湖道义,一哄而上,乱刀劈去。

女子只是轻轻的闪避着,并没有出招,只守不攻。在旁人看来,更像是一种戏弄和游戏。二人顿时追逐着气喘吁吁的,却是无用功。两厢对视,心下发了狠,各自从左右两侧围攻。

谁知女子脚尖轻点,优美的身姿向上高高跃起,右手一摆,再度将二人的兵器勾起,高高的掷下,“乓”一声落在了不远处的青草地上。而二人的魁梧的身体重重的相撞,脑袋对上脑袋,触不及防的撞个晕晕乎乎。最后摇摇欲坠的双双落了地。

痛快啊!四国的女子要么是一板一眼的端庄,要么就是刁蛮任的千金小姐,再来就是庸脂俗粉的青楼,眼前这个女子却有一种令人心情爽朗畅快淋漓之感,她的容貌不是最美的,却是最让人过目不忘的。

见主子没有反对,兔儿自作主张的上前,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作揖:“多谢姑娘!”小小的年纪非要装出一股浑然天成的成熟劲来。

女子转过身,爽朗的一笑,如清风拂面,她的视线落在了那个书童身上,贼兮兮的道:“长得好可爱啊!”

兔儿不禁脸颊微红,倒是头一次有女子这么称赞自己。谁知,脸红的瞬间,那女子非人般的移动了位置来到自己身前不由分说的捏上了自己的脸颊,实在是让他瞠目结舌。

女子使劲的捏搓揉摸,丝毫一点也没有男女有别的意识,喃喃的道:“肤质果然比想象的好!”此时,兔儿毫无反抗之力,任之为所欲为。

“姑娘是喜欢在下的书童吗?”男子莞尔问。

“喜欢怎样不喜欢又怎样?”女子口而出,微微打量书童的主人,但只是这一瞬间,她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乌黑如墨的发丝高高束起,长眉入鬓,深蓝的眼眸与湛蓝的天空相呼应,深邃神秘。鼻梁直挺,唇色淡红,肤色白皙而有光泽,笑容谦谦有礼而温和,一袭天蓝的衫衣透着儒雅而清贵之气。

她一时间竟忘了将出口的话,暗自自嘲,原来自己亦不能免俗。双眸怔了怔,直直陷入了对方深不见底的蓝眸之中,恍然出神道:“比起书童我更喜欢你。”

“什么?”他疑惑的问。

女子如梦初醒,心虚的掩饰了过去,脸上多了几分窘色。幸好都没听清楚,可不能让他们听到她刚才说的混账话。

他的身形虽单薄,却是长身玉立,微微偏白的肌肤不禁让人觉得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让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她那一时的发怔,便无端端的招来了横祸。

原本倒地的二人此时清醒了过来,恢复了神智,趴在地上,其中一人肥大的手指猛抓了一把碎石,嘴角险一笑,奋力一扔,这对象吗自然是害了他们的罪魁祸首。

“小心!”兔儿迟到的一声疾呼已经阻止不了什么了。

女子迟疑着侧过身,数颗石子不可避免的往她的脸上身上袭来。这一次真的是沟里翻船了!原因是害人!

她如羽扇的睫毛随着一阵风声颤动着上下浅摆,耳畔风声鹤唳,眼前如风驰电掣般的玉影一晃,紧接着摩擦撞击声不绝入耳,过后,她循声望去,那些石子被激的粉碎,惨然落地。风一吹过,尘埃散尽,痕迹全无。

她不禁哗然:好快的手法,好深的内力!地上赫然多了一个月牙色的扳指,色泽通透,名贵的紧。她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脸色微微难看了些,这扳指的主人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无疑。拿稀罕的扳指当作暗器,亏得他说什么没有值钱的东西,撒谎不眨眼睛!

“你会武功?”她翻了翻白眼,并且实力不浅。

男子似笑非笑的反问:“我何时说过不会了?”

“呃--好像也没有。”她挠挠头,不过是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还真被自己的那句话噎着了,闲人一枚。女子眉眼明显怔了一下,然后目光纯然的道:“那就是真的抽筋了吗?”

带着几分笃定的神色,实则秦可儿心中抑郁,此人分明是早已发觉了自己会出手,故而一动不动,心思着实重了些。

“姑娘说是就是吧!”他的眼神仿佛要将人纳入眸中的旋窝,秦可儿选择忽视。好故作高深的家伙啊,她顿时面露一丝狡黠的笑容,不置可否的道:“那我就索要一些报酬吧!”

什么报酬?

未等二人反应,秦可儿行动如风的将月牙色的扳指收入囊中,驾着轻功一溜烟的飞走了。

“公子,她、她是谁啊?”兔儿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女子,行为好似不修边幅,又是来去匆匆,奇怪的让人琢磨不清。

男子深蓝的眼眸方从草地上转移到她消失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的道:“江湖传言女侠秦可儿武艺超群好管闲事,果然如此。”

听自家主子这么一说,兔儿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她就是秦可儿啊!那个潇洒自由的侠女。让他值得深索的是秦可儿真的如传闻中般的嗜酒吗?

醉仙峰上醉人心

醉仙峰,位于乾、楚、慕、白四国的正中心,它的地理位置与陇月山庄靠的极近。但是,它远远没有陇月山庄来的有名气。因此,到是鲜少人知。

醉仙峰傲然独立,直冲云霄,似要将诸峰踩压脚下,众星拱月。它高而挺拔,地形险要,其中被人为开辟了一条陡峭的台阶,勉强可通人行,不过亦须一定的体力。渐近顶峰,空气稀薄透凉。峰上终年云雾缭绕,树木苍翠欲滴,秀丽茂密。

峰顶依稀有一座道观遗世而独立,仿若那九天上的宫殿神圣而不可侵犯。仿佛住在里面的都是仙人一般的人物。

那恢宏而大气的门楣前,分别守着两个身着道服的年轻弟子。令人称奇的是如此庄严的道观,大门前的牌匾上却是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醉仙观”。奇怪的不是它的名字,而是题下这副墨宝的主人,笔锋随意洒,挥洒的草书着实难以辨认,颇有几分散漫之意。但客观评价确实写的不错。

此时,稍稍驻足倾听,便闻观内已是一片嘈杂谈论之声。

一深衣男子气息凝重有序的踏着步伐,听声便知他的内力深厚,而在他身前的男子身着玄色衣袍,目光尖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观门前,二人停了下来。

深衣男子立即拿出一张红色的帖子,左侧的道童接过之后,瞅了几眼之后,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随即玄衣男子负手一派风度的踱了进去,深衣男子紧随其后。任谁都瞧的出来,那玄衣男子必定身份尊贵,而深衣男子显然是他的下属,两人的仪表皆是属于气宇轩昂的那种。

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古木之上,隐隐倒挂着一块月白色的纱布。由于雾气四处悬浮的关系,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一双皎洁如星辉的眼眸暴露了原来是一个人。

“邀请函吗?”秦可儿似语非言的道。只怪醉仙观的院墙太过高耸,瓦砾上居然附带着一排密密麻麻尖锐异常的钉子,不禁让她望而却步了。突然,她耳朵一紧,眸子向山下一转,眉眼一松,如惊鸿掠影般的往朦胧的山下飘然而下,脸上却是如迎春花开的浅笑。

一炷香的时辰过后,醉仙观内花香扑鼻,热闹非凡。

偌大的观内院中身着各种袍子衣衫的男子,老少年轻,约有数二十来人,将整个院子装点了几许色彩,他们谈笑吟诗津津有味期间笑声不断。除了大门迷惑世人之外,其余的则压根儿没有一点道观的模样,倒像是一般人家的宅子大院,颇有几分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墙院之外的景物则尽数掩映在浓浓雾气之中,背景全然虚化,虽在说话,不觉让人有如临仙境之感。常言道:登醉仙峰如临神仙之地。这话一点不虚。

“诸位请静一静。”几步台阶之上,一身着道服的约莫四十开外的中年男子两手推开,清了清嗓子,目光对着众人。

不明白的明白的都该知道了眼前的此人便是这醉仙观的观主,也就是江湖人称“酒圣”的陆由胜是也。他道服随意的拢着,头发也是漫不经心的披着,几许白发隐隐可见,但脸色十分红润,中气十足的样子。他自然是心情不错,三年一度的赏酒大会可是让他上心的紧呢!

众人的谈话声戛然而止,静静的听着。

彼时,上前几名道童在宽敞处摆放了半人高的一连串的案几,然后是两大坛子的酒,紧接着便是不计其数的杯子被一一置于端盘上,每个端盘上约莫有二十多个杯子。

顿时酒香四溢,陆由胜再度开口:“感谢诸位同道中人莅临陆某的赏酒大会,陆某在有礼了!”说完,深深的鞠了一躬。紧接着,他用响亮通透的嗓音道,“就请诸位将各自的珍藏全都展示出来吧!”

陆由胜眼中尽是笑意,他笑眯眯的从台阶之上下来,步入了人群之中。

酒坛纷纷奉上,众人包括陆由胜皆沉醉不已,他作为东道主一声道:“诸位一道品评吧!”

端盘上的美酒像一样在招手,每人各自兴致的取了一杯,细细品茗。不时地,便有“好酒”“好香”“好醇厚”的字眼蹦出来,更有甚者开始吟诗歌唱抒怀。

这些细碎的声音都比不上接下来的清越的女声来的振奋。陆由胜及众人只见身着月白色衣裙的女子行动如风,如浮扁掠影般的迅速掠过案几上的酒杯。一个眨眼的功夫,唯见那女子俏立一侧桂花树下,左臂持平,上面四平八稳依次排列着十几个酒杯!

哇!人群之中顿时发出了阵阵惊叹之声,这年轻女子好生潇洒,好生俊的技艺啊!赞叹之余竟让人忽视了她的容貌,原是如此的清清丽人。

此女子舍秦可儿其谁?她眯着眼,左臂轻轻一动,距离她最近的杯中酒竟自动跳了出来,秦可儿淡唇轻轻一张,顿时酒入口中,回味无穷,一分一毫都未洒出,尽收嘴中。

啊!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纵使他们混迹酒坛多年,也未见过有此等喝酒的方法。陆由胜不禁眯着眼,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秦可儿,眸中尽是欣赏之意。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乘来琥珀光。”秦可儿舌尖敏感的一动,肤色粉红如桃,扬声肆意道。

紧接着,众人中有一人赫然的出声:“这是我的兰陵酒。”他紧盯着那只他亲手倒入兰陵酒的琥珀杯子,看来眼前的女子是同道中人。

秦可儿眼神非常专注于眼前的美酒,丝毫没有因为赞叹声而有所牵动,脸上笑意慵懒。随即众人又见她第二杯的酒入了腹中,津津有味的口道:“线惠不香绕桂酒,红樱无声浪花细。”

“我的桂酒。”有人附和。

桂花树下的女子另类的品酒,诗句信手拈来,与酒丝丝入扣分毫不差,着实令人心生敬佩和钦慕。纵使他们身为男子也没有如此的酒气和情怀。

“最后么,自然是‘葡萄美酒夜光杯’。”秦可儿饮下最后一杯酒之后,左手金鞭一挥一甩,那些被她掠来的酒杯奇迹般的回到了原位。唏嘘之声再度叠起。

“好特别的女子!”细小的声音自玄衣男子不算薄的唇角发出,他深刻的眉眼五官十分的英俊,天庭饱满,一看便知是人中龙凤。此时,身侧的深衣男子五官刚毅,他的眼角余光从秦可儿身上扫到了玄衣男子的眸中,瞥见玄衣男子眸中尽是欣赏之色,他眸子一垂,掩了些莫名的神色。

人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说的应是汝等女子吧!她出众的不是倾城的容貌,而是那一份闲然自得潇洒的劲儿,一般女子到了她的面前简直是不值一提。深衣男子暗自思付:恐怕天下‘四’见到她都会花容失色,失之丰采吧!

“牛鼻子老道,你就被遮遮掩掩藏着噎着了,快把你的好酒给拿出来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秦可儿一挑飞扬的眉毛,目光锁住人群中的陆由胜,慵懒的交叉抱着腹部。

这女子口气好大,竟然称呼大名鼎鼎的“酒圣”陆由胜为牛鼻子老道,不过,从现场的些微笑声中还真肯定了这个形象非常的称呼。

陆由胜也不恼,微微笑着漫步而出,朗声问:“你可是秦可儿?”

秦可儿!此问一出,众人皆露出了恍然大悟之感:原来是秦可儿秦女侠。此女自出道江湖以来便是四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简直是家常便饭。最重要的是她来无影去无踪,几乎成了江湖中的一个传奇女子,久而久之,人们倒也心照不宣,横竖对她的印象只有匆匆一瞥。

如今,能够见到鲜活的人,确实是三生有幸。

“牛鼻子老道住在深山到也不算孤陋寡闻。”秦可儿调皮的舔了舔嘴角,露出了难得的小女儿姿态,几分懒散,口中并没有诸多长幼辈分的规矩,仿佛连不敬的话语在旁人听来都是那么自然和理所应当。

陆由胜心中一喜,面上一温:“你这丫头到十分合我的脾气,来人,将我的‘三日醉’拿出来。”

秦可儿眯着眼,眸子顿时散发着迷离的光芒。

众人的目光由秦可儿挪到了自正堂而出的两名小童,他们步步谨慎的碰着一坛酒,上面的封条粘的紧紧的,这可是观主的宝贝,不容有所闪失。

陆由胜三两步上前揭开了束缚,顿时‘三日醉’浓厚的酒香强烈的冲击着每一个人的鼻息乃至全身上下无孔不入。他满意的遥望着众人陶醉其中的表情,未喝酒,闻香便醉。

秦可儿的两腮更加红润的滴出水来,果然是‘三日醉’,烈酒中的极品,连她有有那么些醉意了。她向来自封的‘千杯不醉’,今日可以一尝夙愿了。

乾毓情,慕子夕完本试读结束。

芮美小姐姐点评:

《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