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冥鬼女友
冥鬼女友

冥鬼女友

作者:尘1

状态:已完结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10 12:55:55

《冥鬼女友》的主要情节是:蒙娇脸上带着娇羞,见我在门缝里看她,伸手竖在嘴上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然后把我拉了出来。回身轻轻地掩上门,蒙娇拉着我进了另一件屋子。这是要有激情的节奏么?蒙娇的手很凉,她的手摸在我的手臂上让我有一种颤栗的感觉。屋里没有开灯,显得很黑,只有从外面大街上映射进来一些光亮把屋里渲染的朦朦胧胧。“你喜欢我么?”朦胧的环境里人会产生更多浪漫的情绪,蒙娇一开口就把这种浪漫推向了极致。
展开全部

蒙娇的生日

我扫视了一眼四周,房子还是房子,弟弟还是弟弟,我还是我。

原来是做了一场梦,我常出一口气,心扑通一声掉回到肚子里。

“哥,你是不是梦到被鬼掐了,看你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弟弟我老觉着他是恶灵转世,他最喜欢的就是看人家打架或者自己去打架,再就是山猫野兽一般地淘气,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这厮要是长大我很怀疑他会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

“去去,你才被鬼掐了呢!”

“那你哭啥?哭得像老娘们似得,把我都哭醒了。”弟弟说完,吧唧一声又倒在炕上,又去睡觉了。

这是梦吗?我看着打开的窗户惊呆了,我记得清清楚楚睡觉前我把窗子关得严严实实。弟弟肯定是打不开,因为他个头小绝对够不到窗户上沿的插销。

我来到窗前望着窗外,借着清晨的一抹霞光看着外面。

我家的院子里种着一些晚秋季的蔬菜,我分明看见那些蔬菜有被践踏过的痕迹。

我又看向墙头。

我们这儿的墙都是石头垒成的墙,墙头是用泥巴糊上的,上面还插着一些带刺的树枝和玻璃碴子什么的,主要是防备有人从墙头进来偷东西,可是这些树枝和墙头的泥巴都脱落了不少,有个地方甚至已经露出了泥巴下面的石头。

这说明昨夜确实有东西从墙头上经过,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

我心里糊涂了,昨晚的经历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有一位作家说过现实和梦境就像白天和夜晚,有时你身在现实却宛如处于梦境,而有时你明明在梦境中徘徊却又身处现实。

当初看到这段话,我直接就放弃了这本书,一个精神病写得书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可是现在我却弄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一连几天我感觉我就像生活在现实和梦境之间,有时我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清醒还是浑浑噩噩地活着。

我想我应该要变成神经病了。

也怪,这几天我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时间里,我身边却什么也没发生,太平的让我疑惑。

今天是蒙娇的生日,早晨去学校的时候我告诉妈妈我今晚不回来了,同学过生日请我去给他庆生。

当然我没告诉她是女同学,我母亲是个开明的母亲,但绝对不会开明到允许十六岁的我处对象的程度,虽然农村早婚的情况屡见不鲜,但那都是不上学的人才干的事情。

我母亲还希望我整个清华北大什么的好光宗耀祖,那里会允许现在就想男女之事。

开明的母亲不但没有阻拦反而还给了我五十块钱,说同学庆生也不好空着手,买点礼物是必不可少的。

钱我收下了,却不代表我要买礼物,因为礼物蒙娇已经给我准备好了。

自从那天我们拉了一下手后,我感觉我们的关系好像有点微妙起来,似乎有点超脱了同学之间的纯洁关系。

下午放学后,蒙娇的老子那个给我很嚣张印象的中年人派来了一辆商务车,将受到蒙娇邀请的同学拉到了她家。

蒙娇的家位于镇中心地段一座三层楼的别墅,离他家不远镇中心那条宽敞的马路边有一座叫帝皇的酒店,那也是她家的产物。

蒙娇的生日就在这座酒店里举行。

受邀的男生一共有四位,除我之外还有几个家在镇内住的同学,其余全是女生。

生日举行的很热闹,首先由蒙娇的父母致词,一顿花团锦簇的语言后随着掌声便进入酒席阶段。

大人们坐一桌,他们可以葡萄美酒夜光杯,而我们就只能喝饮料。

面对山珍海味我有点窘迫,有些菜肴我竟然连怎么吃都不知道。

我右边就是蒙娇,今晚她客串了一次老师,教我如何吃东西。

酒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在大家嘻嘻哈哈的笑声中结束。

下面的仪式就是唱生日歌,切蛋糕,许愿吹蜡烛。

这一套程序下来又是一个多小时,整个仪式结束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帝皇酒店的某间练歌厅里充斥了鬼哭狼嚎一般的歌声,我们班的张翰上去一嗓子就应验了宋丹丹小品里的一句话: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呀!

偏偏这厮还是个麦霸,攥着麦克就不放手,他全然不顾大家的感受一首接一首地制作噪音。

这厮要是进入鬼音圈,绝对是旗帜一般的人物。

我们像是面对狮子时瑟瑟发抖的兔子一样捂着耳朵,面带恐惧地望着台上那个摇头晃脑的身影。

我很怕这家伙把鬼招来,本身我身上的麻烦就够多的了,他这再插一杠子我特么还活不活了。

我和另两个男生鬼鬼祟祟地交换了几个眼色后就冲了上去。

于是,张翰被禁声了,我们给他的条件是吃可以喝可以去卫生间也可以但是不许说话。

张翰不干了:“你们这是法西斯的行为,不让我唱歌也就算了,怎么连话也不让说了?”

我说:“经过刚才你歌声的洗礼,现在我们听到你的声音就过敏!”

我也唱了一首歌,唱得是一首梦回云南,不想竟然获得了大家的掌声,蒙娇兴冲冲地冲上来要和我合唱。

在同学的起哄声中我们合唱了一首知心爱人。

歌厅里的灯光只能用昏暗来形容,但蒙娇的眼睛里却是亮晶晶的,那看向我的眼神仿佛一泓清泉。

一直唱到半夜时分,我们从歌厅出来有跑到网吧去打了两个多小时的游戏,等从网吧出来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多钟的光景。

从网吧到蒙娇家的别墅有近四百米的距离,我们嘻嘻哈哈地往回走。

道边一盏熄灭的路灯下,有人站在那里仿佛一座雕像。

我们在他身上留下了我们的吐槽。

“这人大半夜在这儿站着干嘛?”问话的是一个女生,说话的同时还往张翰的身边靠了靠以显示自己的娇羞。

张翰虽然唱歌五音少了四音,但说话还是中气十足的:“蛋疼呗!”

另几个女生吃吃地笑齐声骂张翰流氓。

张翰就又郁闷了:“我不过就说了句蛋疼,你们就说我流氓,我知道你们没蛋,但你们也不能嫉妒我呀!”

于是,张翰的身上瞬间就留下了好几道九阴白骨爪的痕迹,幸亏她们的功夫都是师娘教的,要是梅超风的亲传弟子,张翰现在就成一副骨头架子了。

旖旎之后是惊变

我也看到了那人,因路灯下很黑并且他和我们的距离较远,所以,我根本就没看清那人的模样,只是看到一个轮廓。

本来我没在意,可是走过路灯之后,我总觉得那是一个我应该见过的人。

我一边走一边想,他是谁呢?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丝毫的线索。

我身边的蒙娇碰了碰我:“想啥呢?”

“奇怪,那人我总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是谁。”

“那人?那个人?”

“就是路灯下的那个人。”说话间我还回头看了一下已经在我们身后的那盏路灯。

咦?路灯下空空如也,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我往路灯的前后左右仔细地看了一遍,没有任何那人的影子。

走了?走得真快!

我摇摇头,不再理会这件事情。

蒙娇家的别墅有三层,一楼是客厅,她家有两个四十多岁的佣人也居住在一楼。

二楼是蒙娇的父母居住,而她当然是住在三楼。

我们回来的时候是她家一个蒙娇管她叫李婶的佣人开的门。

蒙娇的父母在蒙娇的生日仪式结束就去市里了,好像是参加一个合作伙伴的什么应酬,今晚不回来了。

整个别墅就我们这些学生和两个佣人外加她家院子里那个铁笼子里的藏獒。

我和张翰还有两个男生被蒙娇安排在二楼一间屋子里,蒙娇和那些女生都住在三楼。

我和张翰他们住的屋子明显是一间客房,里面的摆设算不上奢华却也不是寻常百姓家能购置的起的。

屋子里正好有四张床,这样好,省的拼床了。

我们关闭了灯,抹黑在床上天南地北地聊斋。

可能是因为熬夜的缘故,张翰他们三个没聊上五分钟就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张翰这个混蛋唱歌的时候已经灌了我一脑袋噪音,这睡觉时还不让人清闲,那鼾声用夏天的惊雷来形容也不为过,而且还带着抑扬顿挫的韵律。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我那里还会有睡意,只能睁着眼睛望着天棚。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在我出于混沌之中马上要见周公的时候,门上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敲门的声音很轻,轻到你会认为这是一种错觉。

我知道这不是错觉,因为这敲门声响了好几次,而且比较有规律。

我看了看鼾声如雷的张翰和另两个男生,只好自己下了床。

这个时间谁会来敲门呢?

我承认我邪恶了,我以为一定是蒙娇。

我拉开门缝,借着走廊的灯光往外看。

我们所住的屋子外面是一条走廊,走廊两边都是屋子,走廊的尽头就是通向三楼的楼梯。

我拉开门缝,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门外站得果然是蒙娇。

蒙娇穿着一件很省布料的睡衣,露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和肩膀。

睡衣能做出这种款式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是农家弟子根本就没有睡衣,即便我没穿过睡衣,也认为睡衣不该是这个样子。

蒙娇脸上带着娇羞,见我在门缝里看她,伸手竖在嘴上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然后把我拉了出来。

回身轻轻地掩上门,蒙娇拉着我进了另一件屋子。

这是要有激情的节奏么?

蒙娇的手很凉,她的手摸在我的手臂上让我有一种颤栗的感觉。

屋里没有开灯,显得很黑,只有从外面大街上映射进来一些光亮把屋里渲染的朦朦胧胧。

“你喜欢我么?”朦胧的环境里人会产生更多浪漫的情绪,蒙娇一开口就把这种浪漫推向了极致。

我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还没用脑子思考,嘴就自作主张地说出了喜欢两个字。

蒙娇一下就投进了我的怀里,两手圈住了我的脖子。

蒙娇的个头似乎高了不少,几乎和我一米七六的我一般高了。

“吻我!”黑暗中蒙娇说了一句话。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的很剧烈,这不能说我没出息,单就从没和异性有过接触的人来说,搁谁身上也不会比我强多少。

我颤巍巍地搂住了蒙娇的腰,慢慢俯下头。

按理说接吻这种事儿要闭上眼睛才有味道,也不知道我是没接过吻还是不知道该闭眼,反正我就是睁着眼睛凑上去了。

谁知道蒙娇竟然也是睁着眼睛,贴切点是眯着眼睛,因为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幽光。

这幽光好像是绿色的!

这还不是恐怖的,在我的嘴唇离蒙娇的嘴唇还差一公分左右的距离时,我竟然借着大街映射进来的灯光看见蒙娇的嘴是血红的,那不是红色的唇膏涂抹出的红色,而是比鲜血还要鲜艳的猩红。

而且在那微微张开的红唇里,我还发现了两颗獠牙!

人绝对不会长出这么两颗獠牙,也就是说蒙娇不是人!

仿佛一桶水浇到我的头上,我瞬间就惊醒了。

但是我没有慌乱,这可能和我最近的经历有关,已经被历练出来了。

我不但没有一点慌乱反而还出奇的冷静。

我右手的拳头毫无预兆地就擂在了蒙娇的心口窝。

小时候无数次的战斗让我知道人的心口窝是最不经打的地方,一旦被击中会呼吸困难并浑身无力,要持续好几分钟时间才会恢复。

可是被我一拳打中的蒙娇竟然只趔趄了一下就直起了腰。

她脸上的娇羞不见了代之以狰狞的笑,而且她脸上的皮肤像风化了一样开始脱落,那情景说不出的恶心加恐怖。

我转身就跑,这是本能的动作。

幸亏刚才的门只是被带上了并没有锁上,这让我很容易地跑到了走廊上。

我也没顾得上看路,只是顺着走廊就跑,幸运的是我跑下了楼梯还跑出小楼。

蒙家别墅的院墙有两米多高,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儿,我一个小跑接一个跳跃竟然就翻上了围墙。

跳出别墅我还是没命的跑,我感觉蒙娇就在后面追我,我不敢回头慌不择路地一直往前跑。

当我跑不动的时候,我倚着一面墙壁大口地呼吸,并在呼吸的同时观察了一下四周。

我好像是跑到镇北头来了,要不就是镇子的西北,镇西北这个地方以前全是些工厂,我还真就没看过几次这地方,对这个地方我很陌生。

不过陌不陌生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蒙娇没有追上来,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小说《冥鬼女友》 第17章 蒙娇的生日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光霁小姐姐点评:

《冥鬼女友》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