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少帅缠上瘾,夫人休想逃
少帅缠上瘾,夫人休想逃

少帅缠上瘾,夫人休想逃

作者:默菲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4:49:16

这本书《少帅缠上瘾,夫人休想逃》的主人翁战北昊景佳人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怎么了?”战北昊回过神,扶住了景悠然的肩膀,这才想起她伤口还没处理,当下不悦的吩咐旁人道,“你们都杵着干什么?还不去叫南泽医生?”小厮忙不迭的点头跑了出去。景悠然靠在战北昊的怀中,昏迷了过去,被他打横抱起出了屋子。景佳人望着门口那越来越远的身影,眼前似乎有无数个重影,唯有一道意识尚存。恍恍惚惚间,听到佣人问他,“少帅,那景大小姐要怎么安排?”
展开全部

再也不想见到这张脸-默菲

思及此,战北昊内心寒凉透底,喉咙中溢出吼声,“她算是什么东西?!一个连暖床工具都不配的女人,也敢对帅府的二姨太动手?”

凌空中响起他冰冷的声音,“我记得我说过让她滚出去,死在这里都脏了我的地,你们都聋了?”

战北昊看向景佳人的目光,只剩下了毫无掩饰的厌恶。

而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把尖利的刺刀,狠狠的刺痛她的心。

回想起那日在床榻上的翻云覆雨,他竟然用手给她……

当真是对她没有半分情谊了吗?

丫头仆从登时扑通跪了一地,吓得不行,少帅这人虽冰冷淡漠,却鲜少对下人苛刻,也鲜少会如此动怒,如今这景姑娘怕是凶多吉少了……

战北昊抬手抚上景悠然受伤的额头,清冷的语调内是少有的温柔,“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去置气。既然担心她的这张脸给你带来困扰,那便毁了,然后逐出府去。”

“……”此话一出,景佳人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有一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悲恸,死死地拽入了她的心。

景悠然内心暗爽,却做作出了几分心疼,“少帅,这样对姐姐,会不会有些太过残忍?”

可战北昊的眸底就连一丝波澜也不曾闪过,大手一挥,“拿刀来!”

小厮很快的便递上刀来。

景佳人立刻被四个男丁押住手臂,禁锢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匕首离她越来越近,景佳人泪容哀绝,“不……不要……”

战北昊的黑眸几不可见的微微一闪,他盯着景佳人的脸,脑中反反复复都是他大婚那日的难堪与绝望,他用手掐住她的下颚,示意小厮动手。

“本帅说过,再也不想见到你这张脸,如今既然又见到了,那便彻底毁了,也好绝了你的那点心思!”

冰冷又残忍的话,在景佳人的心口狠狠一剜。

“不……不要……啊!”她的脸硬生生的被人扣住,刀起刀落,一道血光闪过,从太阳穴划至嘴角,撕开肌肤的丑陋疤痕跃然脸颊。

鲜血直留。

景佳人的这张脸,彻底毁了,整张脸似烧起一般,压制着她的力道忽然全无,她瘫软在地,身子蜷成了一团。

“啊!!!”抬手抚上,满手都是鲜血,她甚至不敢摊开手去看。

战北昊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下,腾出的手搂住景悠然的腰,“如此,满意了?”

“少帅英明。”景悠然也没料到战北昊出手竟然比她还狠,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她看以后景佳人还怎么狐媚惑主卖弄风骚!

钻心刺骨的疼痛,激醒了景佳人。

曾经她是燕京才貌双全的女子,一张脸蛋不知让多少人倾倒,一双巧手更是能弹出这天下最动人的旋律。

他曾经说过,她是天下最完美无缺的女人,他爱她的巧笑倩兮,爱她的身姿绰约,爱她故作卖弄风情的小家碧玉模样。

可如今,却也是他亲手毁掉了这一切!

景佳人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点点爬到战北昊的脚边,“如此,是不是便可以解你心头之恨了?是不是互不相欠了?”

互不相欠-默菲

互不相欠?

战北昊眯起的黑眸中,闪着狂戾的光。

她欠他的青葱岁月,难道是她的一张脸便可以轻易抵消的吗?

“我的脸如今已经毁了,那我求求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留下我。我……”

我只想救你,只要你身体好起来,我愿意从此在你的视线里消失,找一个廖无人烟的地方安静的死去……

心里如是的想着,想说出口,可景佳人脸色越来越白,血流过多,隐隐有要昏厥的趋势。

“景佳人,你又凭什么觉得,我这里,就是你最后的容身之所?”战北昊低头睥睨着那卑微的身影,冰冷的声音如同一道魔咒。

“嘶,好疼!”生怕景佳人的嘴会说出什么,景悠然拧着眉惊呼一声。

“怎么了?”

战北昊回过神,扶住了景悠然的肩膀,这才想起她伤口还没处理,当下不悦的吩咐旁人道,“你们都杵着干什么?还不去叫南泽医生?”

小厮忙不迭的点头跑了出去。

景悠然靠在战北昊的怀中,昏迷了过去,被他打横抱起出了屋子。

景佳人望着门口那越来越远的身影,眼前似乎有无数个重影,唯有一道意识尚存。

恍恍惚惚间,听到佣人问他,“少帅,那景大小姐要怎么安排?”

“先丢到柴房去,等太太醒了交给太太处置。”他声音岑冷,不带一丝的感情。

丢下这话之后,他还不忘补充一句,仿佛是刻意说给她听的一般,“以后关于她的事情我一概不想听见。”

东厢房的暖阁内,一袭青衫长袍的温润公子,将正楷小字交给婢女,叮嘱道,“二姨太没什么大碍,只是失血过多,多补血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了。”

婢女道了一声谢,匆匆的随人出去采药。

南泽背起药包,这才注意到战北昊单手支颚的坐在碎花圆桌边,衣带恣意的半敞,“你身体未好,怎可轻易下床?”

“我有话要问你。”

战北昊眉心皱起,唤南泽到跟前,“我中的毒,到底何药可解?”

毒性发作时,他体内难受异常,便会吐血,在床上躺了足足月余,却依然未见好转,大夫们开的药他也悉数服用,依然无效。

所有人均说他是中了邪毒,今日他越想越发觉得不对,既是他中了邪毒,为何外府频频的将各种各样的女人送至他的榻边?

而更让他想不通的是,景佳人的言行举止,好像所有的一切只奔着一个目的。

“……”似是未料到战北昊会陡然问及这个,南泽愣住。

毕竟战老夫人严令禁止任何人告知少帅病情,怕影响病人情绪。

毕竟毒蛊凶猛异常,说成是邪毒尚好,毒蛊可是会吞噬人五脏六腑的啊!

可若是他不说,他想起了刚得到的消息:景佳人回来了!却因觊觎帅府夫人之位被打入了柴房!

想必也是因为佳人心思过急,想救他却又无法说清原委,毕竟他们之间还有那三年前的陈年旧事……

如此,南泽心思一转,犹豫道,“邪毒需与女子交合方能解除……佳人她应该是……”。

战北昊,景佳人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从卉少女点评:

喜欢男女主战北昊景佳人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古代言情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